-

“你到底想要乾什麼,如果是針對我的話,就不要牽連到其他人的身上,如果你還是因為徐榮和約翰的死而耿耿於懷的話,你就和我光明正大的打一頓好了,就算是我死了也不會任何怨言,你這樣耍心計有什麼意思?”

在電話中的徐界‘噗嗤’笑了起來:“林昊,你剛剛說的那番話給我的感覺怎麼像孩子一樣天真?現在都什麼社會了,你還會以為我會當麵和你對峙嗎?說句不好聽的,如果不是到了一定地步,你覺得你會有機會和徐榮他們直接接觸嗎?”

“那你想要我乾什麼你纔會放過鬱雨晨?”

“我看這樣好了,今天你也蠻累的,我給你一晚上的休息時間,明天晚上我約定一個地點,到時候我會把地址發送到你的手機上,隻要到時候你到達指定地點的話,你就會看到你的鬱雨晨。”

“至於要怎麼樣纔會放了她,等明天我會再告訴你該如何做,不過我先把話說在前麵,你可不要通知其他人,否則你知道後果的。”

還未等林昊回答,徐界就掛掉了電話,聽著電話中的盲信,林昊氣憤的將手機摔在地上,憤怒的拳頭捶擊著柔軟的沙發,似乎心中的怨恨並冇有發泄很多。

到了最後,林昊坐在了沙發上,麵露愁容,雙手抱著頭部,看起來異常苦惱。

“不,我現在絕對不能因為鬱雨晨被抓就自亂陣腳,否則就中了徐界的下懷,我一定要冷靜下來,對,一定要冷靜下來。”

在驚人的控製力下,林昊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不過一想到鬱雨晨心中難免還是會有些失落,但為了明天即將到來的挑戰,林昊還是強製自己冷靜下來,躺在沙發上,開始休息起來。

與此同時,徐界一邊也在商量著林昊的事情。

徐界看著尚品說道:“我們已經把鬱雨晨抓了起來,相信林昊一定會準時到達我們約定好的地點,至於是不是一個人現在還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也應該得到了訊息。”

尚品點頭道:“主人說的冇錯,她應該也多多少少聽說了有關這件事情的風聲,也會想到我們要對付的人是林昊,這樣也就和我們的目的不謀而合,剩下的就要看看她會怎麼做了。”

“如果不是聽信你的話為了測試一下她的忠誠度,估計我也不會這麼早對鬱雨晨下手,雖然約翰和徐榮他們兩個人的死和鬱雨晨有著直接關係。”

“如果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也不想對她下手,不管怎麼說她也是我舊友的女兒,當初鬱雨晨的父親可是冇少給我提供幫助,如果不是因為林昊的話,或許事情也不會鬨到這一步。”

手下留情的徐界尚品還是第一次見,這也讓尚品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徐界看了一眼沉默了尚品說道:“你不要太在意我剛剛說的話,如果真的到了有必要的時候,我也會對她下手的,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還不至於優柔寡斷到這種地步。”

“剩下的就要看她的態度了,如果她真的做出了對我們不利的事情,主人打算怎麼辦?”

聽著尚品的推斷,徐界的臉上滑過一絲狠色:“如果她真的做出對我們不利的事情,那也冇有必要留著她了,雖然她蟄伏這麼長時間,也提供了不少有用的訊息,但這樣充滿潛在威脅的人根本冇有存在的價值。”

見徐界已經下了決定,尚品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把話題轉移到了梁幻的身上。

“主人,那梁幻又該怎麼辦?雖然他暫時替我們辦事,但畢竟不是自己人,如果他的要求在某一時間冇有達到的話,他很有可能也會認定我們為敵人。”

徐界冷笑一聲:“當時把他救出來無非就是利用他替我們做事罷了,我怎麼可能給他背叛的機會?他不是一直都追求刺激嗎?那明天和林昊見麵的事情就交給他好了,我倒要看一看他的瘋狂能不能和實力相配襯。”

“這梁幻的實力估計和我差不多,連我在滿狀態的情況下都不是林昊的對手,這個梁幻會是他的對手嗎?”

徐界笑著搖了搖頭:“按照實力來說,梁幻不一定會是林昊的對手,但是你想過冇有,林昊在麵對徐榮和約翰的時候也曾處於劣勢。”

“但是他最後還是獲得了勝利,你知道這是因為什麼嗎?不僅僅是因為有林明等人的幫助,更是因為林昊心中的鬥誌,才能讓他獲得勝利,對於梁幻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隻要我們投其所好,就會產生意料之外的結果。”

“還是主人想的周到,尚品佩服。”

“好了,你去把梁幻叫進來吧,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吩咐他。”

尚品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房間,並且準備的傳達出徐界的意思,梁幻似乎早就有所期待一樣,迫不及待的走了進去,發現徐界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心中暗喜。

見是梁幻,徐界親自站起來迎接,伸出右手道:“請坐。”

梁幻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徐界對麵的椅子上,問道:“徐先生,不知道你對於我今天晚上的行動是否滿意?”

徐介麵露喜色:“當然滿意,雖然你是第一次替我做事,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覺到你安穩的性格,以及對你辦事能力的肯定。”

“謝謝徐先生誇獎,不過我剛纔聽說徐先生打算利用鬱雨晨做籌碼,來讓林昊獨自前來解救,我梁幻雖然算不上光明磊落的人,但也不是耍陰謀詭計的人,恕我對於徐先生的做法實在不敢苟同,如果真的像電話裡我所聽到的一樣,恐怕我會將鬱雨晨放走。”

梁幻的話讓徐界大吃一驚,冇有想到麵前這個行事瘋狂的人竟然會有這樣光明正大的想法,好在徐界在短暫的時間內想到了應對梁幻話語的辦法,否則自己的計劃真的會被梁幻打亂。

徐界看著有些微微不滿的梁幻安撫道:“我並不是這個意思,我之所以剛剛那麼講,目的隻是想恐嚇林昊而已,你可能有所不知,林昊這個人一向詭計多端,不要看他雖然答應了我會一個人開,但說不定會有什麼樣的安排,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保證事情的穩定發展。”

梁幻也冇有多想,信以為真:“既然這樣的話,想必徐先生一定做好了極其周全的安排,否則也不會說的如此信誓旦旦,不知道能否告訴梁幻,我也好早做準備,以免耽誤徐先生的計劃。”

雖然梁幻所說的話聽上去是替徐界著想,實則是為了從梁幻的口中得到有用的情報,梁幻自認為天衣無縫的小把戲在徐界的眼中根本毫無隱遁之地。

徐界看著麵前的梁幻,心想道:“既然你這樣問了,我怎麼也要做到符合你的心意。”

“我的計劃能不能成功,還需要看你的態度。”

“我的態度?”梁幻一臉疑惑的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臉問道。

徐界堅定的點了點頭,故意做出一副為難的表情回答道:“是這樣的,林昊或許真的會一個人來搭救鬱雨晨,但也難以保證他會帶其他人來,這非常有可能,所以為了應對林昊的陰謀,我們需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徐界停頓了一句說道:“我的想法是這樣的,由你來和林昊見麵,我帶著尚品和尚晶埋伏起來,如果是林昊一個人固然好,如果還有其他人的話,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衝出來,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但想留住我們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聽到這裡,梁幻麵露喜色,心中甚至有一些激動,不過梁幻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徐界故意為自己所佈置好的陷阱,為的就是讓自己心甘情願的鑽進去。

一時不明的梁幻直接脫口而出的答應道:“我一直都想和這個林昊見麵,這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機會,希望徐先生能夠將這樣難得的機會交給我,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說到最後,梁幻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嚴肅認真的拱起雙手,用幾乎央求的目光看向徐界,希望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得到徐界的應允。

徐界將梁幻的表情全部看在眼裡,心中暗喜,卻故意做出一副為難的表情,最後說道:“其實這件事情有多麼危險就算我不說你也應該清楚,本來也應該由我和林昊交涉,但既然你強烈要求,我如果拒絕你的話看上去也多少有些說不過去,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吧。”

聽到這個訊息的梁幻激動的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連表情也不知道該如何做,最後隻能信誓旦旦的說道:“請徐先生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的計劃失敗!”

梁幻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我當然相信你的實力,不過有一點還是要提醒你的,畢竟凡事都有意外。”

“如果我擔心的情況最後還是發生的化,可能支援也不會那麼及時,還希望你不要在意,不過你也放心,我們會儘力保證你的安全!”

在梁幻看來,徐界能把和林昊交手的機會交給自己就已經是令自己非常滿意的事情,至於有冇有支援,那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能和林昊交手纔是自己最期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