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ti

gzha

g這顛倒黑白的能力也是古來罕見呀,不過我勸趙ti

gzha

g不要輕舉妄動。”蔣國淡淡的的說到。

“哼,保衛人民義不容辭,我是不會像你們屈服的,來人,將他們給我拿下。”

不知道的人聽見他說話興許還認為他是一個為人民服務的好官,設身處地的為人民著想,但是現在在場知道的人聽見他的話都感到一陣陣噁心。

趙ti

gzha

g可真是能裝,我都不得不佩服趙ti

gzha

g的臉皮了,果然能走到這一步的人都不簡單呢。蔣國此時也是強忍著怒氣。

“哼,愣著乾什麼給我上!”趙ti

gzha

g聽見蔣國的話也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大吼一聲。

周圍的防爆警察看到這種情況也隻能硬著頭皮向前頂,此時小劉牢牢護在蔣國的身前。

“吱——”

一陣刺耳的刹車聲傳來,三輛軍綠色的卡車停在飯店門口,從車上頓時跳下來一對對全副武裝,身上還帶著泥土的shibi

g迅速將所有人包圍起來。

一個排長見到蔣國被眾多警察包圍起來,這還得了,頓時大吼的下令:“全體都有,一級警戒,前麵的警察馬上放出首長!”

所有shibi

g聽見頓時端起槍,隨著一陣“卡拉拉”的拉栓聲音,所有的槍都上了膛,能夠隨時開火。

此時中間的警察腦袋上的汗都流了下來,一個個也是苦不堪言,隻能慢慢的讓開了道路。

而此時趙ti

gzha

g也被一隊凶悍的shibi

g給架住,而王長春想跑頓時被一個shibi

g一腳踢在腿上,王長春起來剛想罵,但是下一秒他就被兩隻黑洞洞的槍口頂著腦袋。

王長春抬頭看看shibi

g們冷峻的麵容頓時,將所有的話都嚥進了肚子裡麵。

而趙ti

gzha

g此時也是被兩個shibi

g麵容冷峻的用槍頂著腦袋,但是趙ti

gzha

g強裝鎮定的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要想好了,你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我可是國家的副廳級乾部!”

此時的林昊蔣國等人已經從包圍圈裡麵走了出來,三個排的排長小跑到蔣國麵前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喊道:“一排二排三排前來報到,請首長指示!”

蔣國點了點頭:“一排二排包圍所有人,三排負責警戒外麵。”

“是。”

隨著三人響亮的答應一聲,一排二排所有防暴警察和王長春趙ti

gzha

g都控製了起來。

三排的人則是來到店門口警戒。

王經理此時正在櫃檯後麵躲著,看見這一隊隊身上散發著凶悍氣息全副武裝的shibi

g,王胖子就知道今天王長春他們是踢到鐵板上了。

但是他的心裡暗暗高興,平時白毛就經常和王長春來這裡吃飯,而且還經常帶著趙ti

gzha

g,雖然每次都說要掏錢,但是卻從來冇有真正掏過錢。

所以王經理恨透了這幾個人,總是仗著手裡有點權勢就魚肉百姓,胡作非為。

趙ti

gzha

g看到蔣國理都冇有理自己頓時感覺臉上像是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臉上一陣發熱,但是隨即便惱怒了起來,在雲海市誰敢這麼無視他,現在蔣國竟然連理都不理他。

“你剛剛不是說你是王法麼,現在時候展現你的王法實力的時候了。”蔣國淡淡的看這王長春。

蔣國此時自然是不敢說話,隻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趙ti

gzha

g,這可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小子,我勸你做人留一線,不然等一會ti

gzha

g來了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趙ti

gzha

g此時隻能強撐著。

他猜想自己和ti

gzha

g這麼多年關係了,對方應該會站在自己這一邊,所以這時候趙ti

gzha

g也隻能賭一把了,賭一把ti

gzha

g會站在自己這邊。

蔣國此時和林昊他們就這樣靜靜的站在趙ti

gzha

g的麵前,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將蔣國氣到了,如果這個傢夥不說剛剛那句話,蔣國或許將他交給紀檢委,後續的事情自然有人接收。

但是這傢夥說的意思他們ti

gzha

g也是他的同夥呀,蔣國隻是斜著瞟了趙ti

gzha

g一眼說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的局長想讓我怎麼樣吃不了兜著走。”

但是很快蔣國的口氣變得陰森森的說道:“如果他不能讓我吃不了兜著走,那你就給我等著!”

聽見蔣國的話趙ti

gzha

g的後彆瞬間就被汗給濕透了,因為ti

gzha

g到底會不會幫他,他自己心裡也冇低,現在他完全是在賭,賭ti

gzha

g不會不顧多年的情意。

眾人就這樣在飯店裡麵靜靜的等著,過了冇有多長時間一輛黑色轎車停在了門口,一箇中年人匆匆忙忙的從轎車裡麵下來,但是卻被外麵守著的shibi

g給攔住了。

副ti

gzha

g看見這箇中年人頓時臉上一喜,急忙的大喊道:“ti

gzha

g,ti

gzha

g,我在這。”

此時蔣國也看到了這箇中年人在外邊,臉色著急的轉來轉去,但是卻被shibi

g攔住進不來,蔣國擺擺手,shibi

g讓出了一條路,那箇中年人頓時衝了進來。

副ti

gzha

g見到中年人進來了頓時大喊:“ti

gzha

g,趕快向上麵反應這個傢夥,這個傢夥私自調動軍隊,他可是……”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聲將副ti

gzha

g的話都給噎了回去。

副ti

gzha

g呆呆的看著打了自己一巴掌的ti

gzha

g,頓時愣了,但是很快雙眼通紅的看著他,你竟然敢打我?我可是副ti

gzha

g。

“閉嘴!你看看你都乾的什麼事,公安廳裡麵需要好好整頓一下了!”ti

gzha

g臉色鐵青的大喝一聲。

副ti

gzha

g頓時被ti

gzha

g的話給鎮住了,再也不敢多言。

“蔣上校,多謝你這次幫我鎮壓了這幾個無法無天的傢夥。”ti

gzha

g說著走到了蔣國麵前感謝的說到。

大家都是被這個ti

gzha

g的一係列動作給搞蒙了,副ti

gzha

g來了是不由分說的站在了王長春的那邊,ti

gzha

g來了則是直接站在了蔣國那邊。

周圍的人不禁暗暗咋舌,這巴結的也太明顯了,蔣國當然不知道蔣濤已經給他打過電話了,搞得蔣國現在也是一陣無語。

“ti

gzha

g,你來了都不瞭解一下過程看看視頻麼?”蔣國無奈的問了一句。

“啊,看,當然要看。”ti

gzha

g這時候纔有點反應過來,自己實在是太著急了,以至於辦事都亂了方寸。

在他們吃飯的上方正好有一個攝像頭,將這一切都錄了下來,甚至還帶著聲音。

ti

gzha

g越看臉色越難看,當聽到王長春那一句:“我就是王法!”的豪邁之言的時候ti

gzha

g的臉色簡直氣的鐵青,大吼一聲:“簡直是豈有此理!”

此時的王長春正縮著腦袋,本來還想著眾人能將自己忘了,但是現在看來忘是不可能的了。

ti

gzha

g此時看著王長春都是雙眼冒火,恨不得將他吃了。

“那蔣上校準備怎樣處理這件事。”ti

gzha

g看著蔣國問道,此時的他纔算是恢複了ti

gzha

g的本來麵目。

“這件事是你們公安係統內部的事情,所以我就不再插手,不過我希望ti

gzha

g能寬大處理,不要包庇。”蔣國淡淡的說到。

其實如果今天的事情不是把他逼急了,蔣國是不想調動shibi

g來圍堵警察的,因為在華夏可能一般人感覺不到,但是軍警矛盾卻是一直存在。

這是兩個不同的係統,但是有時候卻需要相互配合,當然有時候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會相互衝突。

兩個係統的人犯了什麼罪隻能有各自的係統來處罰斷定,這也就是蔣國不想插手的原因,不管他地位高低,這個事情是係統之間的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

“這點將上校放心,我一定會嚴肅公正處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不會放跑一個壞人。”ti

gzha

g臉色嚴肅的說到。

不論今天的事情他也感覺他們廳內部需要整頓一下了。

蔣國讓shibi

g放開這些警察,在ti

gzha

g的指揮下將防爆警察將王長春和副ti

gzha

g兩個人押上了警車。

看到他們都走了之後,蔣國對著shibi

g說道:“收隊!”

眾多shibi

g頓時整齊的上了軍車,之後迅速的離開了這裡。

但是小劉卻是說什麼都不願意離開蔣國的身邊了,這次是蔣國冇有什麼事情,要是蔣國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小劉可是要懊悔一輩子的。

蔣國見到小劉一臉的堅定也是無奈的點點頭,隻能讓他在後麵跟著,隨著一陣嗡鳴直升機也飛回了軍區。

今天的這場鬨劇也徹底落下了帷幕,林昊看了一眼滿地狼藉,對著王經理說道:“今天的事情因為我而起,你統計一下這些損壞的桌椅多少錢,我賠給你。”

此時的王胖子內心激動,他可是將一切都看在了眼裡,他怎麼敢要麵前這幾位大神的錢,那可是ti

gzha

g呀,但是到了他們麵前竟然連屁都不放一個。

“不用,不用,今天的事情是在我飯店裡麵造成的,影響了各位的雅興,我也要感謝各位替我解除了一樁大麻煩,諸位這是我們店裡的鑽石會員卡,隻要各位來我們店裡吃飯一律免單。”王經理麵色激動的看著他們。

其實他是真的很激動,每次白毛王長春,副ti

gzha

g來總是什麼好點什麼,他們拖欠的錢都夠普通人吃一輩子了。

王經理給了他們每個人一張會員卡,將周圍的人看呆,不過想了想換做是自己,自己也會這樣做,能和這幾尊大佛扯上點關係那就是送再多也值呀,今天出了這個事情誰還會這麼不開眼的來招惹這家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