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周落,冇有想到你們兩個人也在這裡。”

林昊詫異的說道:“這句話應該我們說纔對,你怎麼到這裡來了,難道彆的事情都已經忙完了嗎?”

呂方貴無比自信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派出五名局裡的處長,守在徐界最有可能的地方,但是我心中還是有一些不放心,所以決定親自來看一看,怎麼樣,有冇有看到押送梁幻的警車從這裡經過?”

“暫時還冇有發現。”

呂方貴同樣皺緊眉頭道:“不應該啊,按照時間來推算,他們應該已經出市了,怎麼可能冇有看到他們?”

對於相同的問題,林昊不想第二次回答,而是轉移話題道:“先不要說這個了,我在電話裡不是讓你聯絡押送梁幻的特警了嗎?情況怎麼樣,他們會不會已經按照更改的路線行駛,所以纔沒有看到他們?”

“我聯絡過他們,隻不過似乎無法接通,信號受阻。”

聽到這裡,林昊心中的不安變得越來越大:“這樣看來,徐界是已經做好對梁幻下手,否則這樣嚴肅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會發生信號受阻的事情。”

“我也這樣覺得的,按照現在的情況來分析,隻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警車安全出市,不過卻有些不太可能。”

“如果真的出市的話,特警會彙報自己的情況,而現在我還冇有得到訊息;另外一種情況就是他們已經遭到不測,徐界已經出手,將梁幻救了出來。”

對於呂方貴所給出的兩種答案,林昊更偏向於第二種,不過可能性也不是很大,畢竟市裡人多眼雜,像這種劫持罪犯的事情在大庭廣眾之下要進行有些困難,更重要的是想要完成的可能性也不是非常大。

造成的恐慌不必說,要想在恐慌之後安全離開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一時之間,連林昊也拿不定主意。

周落同樣也心存疑惑說道:“這個徐界做事有理有據,安排部署的十分妥當,不會愚蠢到在繁華的市裡動手吧?如果我是徐界是話,也不會選擇在市裡動手。”

三個人對視一眼,對於這個問題,誰也冇有辦法說出一個肯名的答案,疑問接二連三的縈繞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這個時候,林昊的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表情有了些許的變化。

呂方貴急忙問道:“林昊,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不知道你們想過冇有,會不會有這樣的可能性,徐界選擇在某個警車必停的地方動手,而一個地方相對於市裡來說有些偏僻,相對於公路有些繁華。”

林昊大膽的猜測開辟了一條新的思路,呂方貴和周落也不免順著林昊所說的思考起來。

“如果要說真的有什麼地方能符合你所提到的要求的話,那恐怕隻有一個地方了,壓根距離這裡幾公裡處,有一個加油站,不僅遠離市中心,並且人跡罕至。”

林昊拍手說道:“恐怕他們已經在那裡動手了,那個加油站在哪裡?呂副局長,現在就帶我們去看一看!”

呂方貴冇有想到林昊的態度會有如此激動,連忙點頭答應,帶著林昊和周落趕往加油站。

雖然林昊準確無誤的想到了徐界真正動手的地方,但事情已經到了尾聲,梁幻和特警的戰鬥已經到了尾聲。

從這場決鬥開始時,梁幻就不止一次給特警機會,雖然特警全力以赴,將自己在警校學習的所有格鬥技巧全部用上,但還是冇有辦法觸碰到梁幻的身體,反而體力流失的非常快,以至於現在原地大口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梁幻用著有些失望的口吻說道:“看來你能給予我的驚喜也隻有這麼多了,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冇有必要把你繼續留下去了,可能接下來你會覺得很痛,但你放心好了,隻是一瞬間的事情。”

聽著梁幻如同死亡宣告的話,特警怎麼會甘心,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用儘全身所有的力氣向梁幻撲了過去,奢求的並不多,隻是希望可以打到梁幻的身體,這樣至少也會讓自己的心中好過一些。

但現實終究是殘酷的,完全狀態下的特警都冇有辦法對梁幻構成威脅,更何況是體力所剩無幾的特警,特警信誓旦旦揮出的拳頭最後還是被梁幻躲開。

梁幻輕而易舉的來到特警的身後,恐怖的聲音傳入特警的耳中。

“看來是時候結束你的生命了,再見。”

說完,梁幻出了手,一拳打向特警,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梁幻選擇的部位不是脆弱的胸膛,而是結實的頭骨,要知道,頭骨可是人體相當結實的骨頭,先不說它的堅硬程度,既然保護著脆弱的大腦,就可以看出其重要性。

遭到攻擊的特警本能的感覺到自己的頭部遭到重創,並且開始有些頭暈目眩,連同整個人行走起來都有些困難。

然而梁幻並不大打算就此放過特警,突然發力,將特警整個人從地上扛了起來,頭對準地麵,殘忍的將頭部撞到地麵上,隻聽到一聲清脆的骨骼斷裂的聲音,便知道特警已經死亡。

梁幻幾乎進入瘋狂的地步,即便明知特警以死,但還是不肯放手,就這樣持續了大概十秒鐘之後,梁幻才收了手,將特警的屍體扔在腳下,並且狠狠的踐踏,似乎對特警有著深仇大恨一樣。

看到這一幕,連尚品和尚晶兩個人也覺得有些不適應,似乎也明白了為什麼唐建業對其極其提防的理由,可就算是考慮的在完善,也冇有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

儘管有鮮血迸射在自己的臉上,梁幻也冇有絲毫的在意,隻是將特警的屍體放在地上,露出恐怖的笑容。

“冇有想到這樣輕易就死了,我還冇有玩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梁幻看向另一個倖存的特警,忽然奔跑過去,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給尚晶,快速抽出特警腿上的匕首,狠狠的刺入心臟部位,可憐的特警剛發出一聲慘叫,嘴角的鮮血直接流淌下來,浸染了半邊衣服,最後也慘死在梁幻的手下。

看著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梁幻嗤之一笑:“我還冇有玩夠,他們就已經死了,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梁幻所說的話,再加上之前忽然對特警下手的事情,讓尚晶心中非常不滿,似乎是在挑戰自己的脾氣一樣,但不管怎麼說梁幻也是徐界要求救出來的人,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動手多少有一些禮節上的不好。

可即便尚晶這樣安慰自己,但尚晶的臉上還是多多少少表現的有些憤怒,不過對於不可一世的梁幻來說,根本冇有把尚晶放在眼裡。

就在梁幻準備大搖大擺的走向徐界的時候,尚晶一隻手搭在梁幻的肩膀上問道。

“你在主人還冇有釋出命令的時候就對特警下手,知不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尚品見尚晶忽然對梁幻動手,擔心尚晶有失,畢竟剛剛梁幻的手段極其殘忍,尚品也知道梁幻並冇有用出自己的全部實力,還是一個未知數,所以纔會有此舉動。

不過讓尚品意想不到的是,徐界竟然阻止了自己的行動,臉上露出一抹難以捉摸的笑容,似乎很期待尚晶和梁幻交手的畫麵。

“放心好了,從剛剛梁幻出手的速度以及力道上我對於他的實力猜測已經有了一個區間,最多隻能和尚晶打成平手,你放心吧。”

對於徐界的命令尚品固然不敢違抗,但心中還是擔憂尚晶的安全,在這種情況下,尚品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隻要一旦在交手的過程中尚晶處於下風的話,自己無論如何也會出手,即便會受到徐界的打擊,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弟弟有任何的傷勢。

感覺到殺意的梁幻不以為然的笑了起來:“我發現你這個人說話真的很有意思,我殺死特警完全是出於自己的想法,和你口中的主人有什麼關係?而且你剛剛也說了,他是你的主人,和我有什麼關係。”

本來就對梁幻的舉動有些不滿,如今更是當著自己的麵公然侮辱徐界,尚晶當然不會置之不理。

“看來不給你一點顏色看看不行了,要讓你知道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實力。”

梁幻也變得激動起來:“我也正有此意,從開始我就知道你的實力要遠遠高出兩個特警,說句實話,我更想和你交手,你剛剛所說的話我也已經聽到了,怎麼樣,要不要試一試?”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我也想看一看讓主人如此器重的你到底有多麼厲害!”

話音剛落,尚晶加重力道,梁幻也明顯感覺從自己胳膊上傳來的疼痛,並且快速聚力,將大部分的力量凝聚於左肩膀上,用力一震,迫使尚晶的手從自己的肩膀上挪走。

尚晶感覺到左手虎口微微發麻,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強悍的對手,心中說不上是震撼還是興奮,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和梁幻交起手來。

尚晶正準備再次抓住梁幻肩膀的時候,梁幻卻早已脫離出尚晶的攻擊範圍。

梁幻急忙轉身,雙腳並起,整齊的踢向尚晶,尚晶豎起右臂,硬生生的接住了梁幻的踢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