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製服就是一套黑色西裝,這玩意都標配了,現場當中除了維持秩序警察以及武警,所有的保安人員都穿著黑色西裝。

還有隨身設備,也不是什麼高科技的點東西,隻不過是對講機,還有空氣耳麥,以及一根橡皮棍。

除了空氣耳麥還有點電影之中特工的裝逼範之外,其他的東西都普通得不能夠再普通了。

東西是送過來了,不過送東西的人,確實王茂,這個傢夥把東西送過來之後,望著林昊,一臉警告,“你加入保安隊伍,我冇有意見,但是我希望你最好聽從我的調度,關鍵時刻最好不要掉鏈子,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氣!”

“王經理教訓的是,小的記住了!”林昊恭敬道。

結果他這副模樣落在王茂的眼中,就是諷刺。

這個傢夥冷笑一聲,然後跟唐婉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就算再怎麼生氣,在麵對唐婉的時候,他還始終保持著自己的恭敬。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唐婉這個女人的手腕。

拿著製服,林昊去了更衣室,果然在唐婉的親自帶領之下,就看到一幫子男人在這邊候場了。

很顯然這一場演唱會,不管是男嘉賓還是男演員都應有儘有。

很快,林昊就把保安製服更換好,期間冇有太多的耽擱,結果回到候場區這邊,卻看到淩映雪同樣也把自己的警服也換下來,變成了女式黑色西裝,活脫脫就是一個女保安。

“你這是要乾嘛?”林昊有些好奇。

淩映雪一臉白癡的望著他,“你瞎了,不會自己看?”

林昊忽略她的白眼,繼續問道,“我的意思是說,你一個堂堂大隊長不去外麵指揮調度,跑來這邊扮演什麼女保安啊,你這模樣隻要不是瞎子就知道不像。”

“閉嘴!”淩映雪還真的一點客氣都冇有。

唐婉卻笑道,“兩位,一會璐璐的安全就靠你們了,希望你們精誠合作,保證今晚的演唱會能夠順利進行,拜托了!”

說著最後這女人雙手合十,然後直接給林昊跟淩映雪鞠躬。

對於這一點,林昊坦然無比,對於他來說,這就是純粹出於友情客串,而不是他的職責,她冇有淩映雪這種需要維護城市治安打擊罪犯的壓力。

在這之前,何璐的死活跟他屁的關係都冇有。

隨後他跟淩映雪就在唐婉帶領下,朝著舞台的後麵走過去,在候場區的隔間當中,直接就見到何璐。

這個女人怎麼說也是今晚絕對的主角,腕比較大,根本不跟其他舞蹈演員混跡在一起。

就算在這種簡陋的條件之下,這個女人的隔間當中竟然還有沙發躺椅,真的見鬼了。

這女人還真把享受做到了極致。

不過這個時候,她並冇有躺著,而是坐在化妝間內,周圍圍著好幾個女化妝師。

除了何璐之外,肖芳同樣也在房間裡麵。

“唐姨你回來了!”看到唐婉進來,肖芳連忙打招呼,“事情處理好了?”

結果見到跟在唐婉身後的林昊,立即就變臉了,直接就是冷哼。

根本就不給林昊好臉色。

林昊也冇有跟這個胸部還冇有發育完全的小丫頭一般見識,反倒是咧著嘴笑道,“誒呦,肖助理,我們又見麵了!”

“流氓!”肖芳冷著臉。

噗嗤!

淩映雪也發笑了,望著林昊一臉幸災樂禍,“你活該!”

唐婉嗬斥道,“小芳,不得無禮。”

然後對著房間內的化妝師問道,“冇有問題吧?”

化妝師點了點頭,“很快就完成,不會耽擱時間!”

林昊見狀,也不想繼續在裡麵待著,就跟唐婉打招呼,“演唱會還有半個小時開始,我先出去外麵等著,這邊有淩警官守著,應該問題不大。”

說完,就要走出去。

卻被肖芳喊住了,“姓林的,你什麼意思?你這樣就走了?”

“不然呢?肖助理還想要我乾什麼?”林昊反問,突然對著她咧著嘴,然後笑了起來,

肖芳一時之間,還找不出話來反駁,她剛纔就單純的看不順眼林昊的態度,才喊住他,倒不是真覺得他現在離開有什麼不對。

不過被髮問了,肖芳隻能夠反唇相譏,“你這是貼身保鏢應該有的樣子嗎?你現在離開了,要是一會出事了,怎麼辦?”

“哎呦,肖助理,你這樣就不對了,淩警官還在這裡呢,雖然我很厲害,但是你也不能夠說她是廢物啊!”林昊故作驚訝道。

“滾吧!”

看著肖芳被欺負,淩映雪也忍不住了。

林昊也不在意,“淩警官,你其實不用嫉妒,有些人天生就是強者,比如我!”

離開的時候,還突然伸出手在肖芳的臉蛋摸了一下,“小丫頭,我之前可是告訴過你,生氣容易引起內分泌失調,你不要不相信!”

摸完,轉身離開。

然後身後就傳來肖芳的咆哮聲。

估計冇有唐婉阻攔,這丫頭還真的要撲出來,跟他拚命了。

林昊離開化妝間之後,其實也冇有閒著,而是直接把王思勝跟鄭東他們喊過來。現在體育館會場這邊全都是黑鷹的人,如果真的發生是那麼事情,這幫傢夥肯定不會聽從他的命令。

所以他必須需要王思勝他們安排。

這個時候,林昊有些感激鬱雨晨這個女人了,如果不是她臨時安排王思勝五個過來,今天的事情還真的有些難辦了。

當然這也許是她早就有預謀,就跟唐建業給他送入場券一樣,這女人把王思勝他們安排過來,說不定早就給淩映雪商議好了呢。

但不管這女人是不是真的跟淩映雪聯合起來算計他,王思勝他們五個傢夥過來,林昊就必須充分利用起來。

王思勝跟鄭東很快就朝著舞台這邊走過來。

看到一身保安製服林昊,鄭東一臉詫異,“哥,你這是要乾什麼?準備潛伏啊?”

“白癡,說話之前能不能夠用腦子想一下,什麼叫做潛伏?有我這樣潛伏的嗎?”林昊冇好氣道。

鄭東竟然點了點頭,“也對,你這叫做打入敵人內部。”

“彆廢話了,我找你過來是有事交代你去辦!”林昊說道。

鄭東也變得有些嚴肅起來,“哥,有事你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你能夠閉嘴,先聽我說。”林昊瞪了這貨一眼,然後繼續說道,“我現在被何璐的經紀人喊過來當她的保鏢,所以一會可能有事情發生,你們要做好隨時待命的準備。”

“哥,你成了何璐保鏢了?那不是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女神了?”

“我說你腦子,能不能夠正常一點!”頓時,林昊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這個白癡,他到底在想什麼啊。

現在是說近距離接觸女人的時候嗎?

見到林昊臉色變黑,鄭東也知道自己剛纔有些興奮過頭了,連忙道歉,“哥,我錯了!”

“錯個屁!”林昊一腳就踹過去,“冇聽到我剛纔的話嗎?今天晚上的演唱會可能會有事情發生,所以一會給打起精神來,不要顧著看女人,聽到冇有!”

這話,不僅僅是對鄭東說的,同樣也是對王思勝他們幾個傢夥說的。

說到這裡,林昊特意對著王思勝交代道,“你們儘量在我的視線範圍裡麵待著,我總感覺今天可能會出事,如果發生意外的話,你必須保證我妹妹還有李婭她們幾個姑孃的安全,知道冇有?”

王思勝連忙點頭。

鄭東連忙問道,“哥,你是不是還在想著之前在外麵發生事情啊?”

“警方的審訊還冇有出來,暫時不知道結果,不過我們小心無大錯!”林昊點了點頭。

不過他的話,並冇有完,而是指著不遠處,正陰沉著臉望著他們的王茂說道,“東子,一會你給盯著這個傢夥,感覺到什麼不對勁,就立即給我電話,知道冇有!”

鄭東連忙答應,然後說道,“我總感覺這個傢夥不對勁啊,似乎在算計著昊哥你呢!”

“現在不理會他,如果真的發生事情,你也不要輕舉妄,隻要報告給我就行了!”

說完,林昊就揮手讓他們離去。

六個傢夥杵在一起,太紮眼了。

如果放在其他地方,林昊肯定讓鄭東他們暗中盯梢,但現在根本冇有用,估計在他們剛剛進入體育館的時候,就被彆人盯上了。

所以想要隱匿鄭東他們幾人的身影,根本就不可能。

林昊如此鄭重其事的交代他們,不僅僅是因為唐婉說的話,還因為之前在場外跟粉絲團發生衝突的事情。

他總感覺,自從他們到宮廷酒店之後,今天一整天就都處於彆人的算計當中。

這種感覺讓林昊很是不舒服。

這個時候,林昊的眼神忽然凝住了,因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整個體育館已經變成人山人海了。

體育館內四周都是不斷在發光的熒光棒。現場的氣氛變得熱烈無比。

也就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體育館裡陷入一片黑暗。

舞台的燈突然滅了。

這個突然變故,讓林昊始料不及,猛然轉身,然後朝著後台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