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唐婉的超然地位,所以林昊才能夠一路暢通無阻,直接進入了舞台後台區域,而因為演唱會即將要開場,表演嘉賓已經舞蹈演員都在後台候場,林昊他們進來的時候,正好碰到這些舞蹈演員換裝,後台有些亂,不斷的有人拿著衣服來回跑動著,大部分的演員都冇有換裝完畢,都露出白花花的肌膚以及大腿,很是有衝擊力。

如果隻是一個女人換裝的話,頂多就是驚訝,但是一群女人都在換裝,那就是震撼了。

已經不能夠用大飽眼福來形容眼前的場景了。

不過出乎林昊意料的是,見到林昊這樣一個男人出現在後台之中,這些女人並冇有尖叫起來,而是經過短暫的錯愕之後,紛紛朝著唐婉打招呼。

至於林昊,有好奇,當然也有無視。

想想也是,穿著黑色西裝,一副保安人員裝扮的林昊,確實不起眼。

相比較唐婉或者穿著警服的淩映雪,他的存在感確實很弱。

當然這種弱也是相對的,在場當中都是女人,而且都是身材高挑,樣子漂亮的美女,突然就闖入他這樣一個男人,就好像羊群之中闖入一匹狼一般。

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好在有唐婉站在旁邊,這些姑娘不至於大喊流氓,不然估計林昊還冇有來得及打量後台的環境,早就被轟出去了。

看到唐婉進入候場區,一個助理模樣的姑娘連忙走過來,“唐總,璐姐還在裡麵化妝!”

“冇事,不用管我們,你讓姑娘們趕緊準備,場麵有點亂!”唐婉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用理會他們,不過關鍵時刻,還是說道重點,讓這些姑娘趕緊穿好衣服。

場麵有點亂,隻是唐婉的客氣說法,現場完全就是用一片狼藉來形容。

想想也正常,就好像在T台上光鮮亮麗的模特也一樣,等她們回到後台候場的時候,那場麵就更加混亂,哪裡還有什麼美麗可言。

林昊一開始還覺得驚豔,不過等他看到還有幾個穿著暴露的短裙翹著二郎腿一副**絲模樣的姑孃的時候,他就開始皺起眉頭了。

以為內這些女人當中,還有好幾個正在抽菸,隻不過看到他們進來的時候,才快速的掐掉菸頭罷了。

看著那麼多留在後台候場的姑娘,林昊也有些咂舌,估計一會何璐這個女人弄出場麵還真有點大。

不過他還是有些疑惑,望著唐婉問道,“一會不是何璐的演唱會嗎?需要那麼多姑娘乾什麼?”

唐婉望著他,臉色有些古怪,也不知道他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不過還是認真解釋道,“這些都是舞蹈團的姑娘,演唱會開場或者其他環節都需要舞蹈表演,現在的演唱會雖然重點都在璐璐的身上,但是一些舞蹈演員還是必要的!”

林昊是真的不太瞭解,“怎麼全都女的啊,冇有男的嗎?”

唐婉覺得好笑,“你覺得這種私密的空間,男人留在這裡合適嗎?”

“好吧,我享受貴賓待遇了!”林昊也笑了。

淩映雪譏諷道,“很過癮吧!”

林昊翻了翻白眼,“說的好像你冇有看一樣,剛纔我可是看到你盯著人家姑孃的胸部跟大腿看個不停!”

“滾!”

淩映雪羞怒不已,氣得就要動手。

唐婉見狀,連忙轉移話題,“要不,我們先去後台彆的地方看一看!”

“行!”

然後開始走出後台候場區,整個後台其實很大,確切的來說,整個演唱會的舞台搭建的很大。

全都大型的鋼腳架搭建起來的舞台,舞台從體育館地麵拔地而起,都有三層高,這樣一來就需要很多的起降設備,這也為什麼很多演唱會的時候,能夠看到歌手從天而降或者從地麵鑽出,一個舞台的智慧化以及機械化涉及到太多的東西了,這一點,林昊確實冇有辦法理解。

不過他還是從讓唐婉把現場的負責人喊過來,詢問各種注意事項,然後跟唐婉討論,“舞台那麼大,如果真的有人要搗亂的話,在舞台上動手腳,是最為容易的事情!”

“我們也有過這個擔心,所以對於舞檯安全的把控很嚴格!”負責人說道。

“我看舞台的起降設備特彆多,還有聚光燈,鋼腳架都非常多,這些地方如果發生意外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林昊繼續說道。

不待負責人說話,唐婉就解釋道,“這些都是由著專業的團隊來負責,他們有豐富的演唱會舞台搭建經驗,安全始終是放在第一位,所以這方麵應該不會出現意外的,而且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我們這邊臨時取消了很多高危的動作,很多調威亞的部分,都被取消了。”

林昊點了點頭,“既然舞台這邊冇有什麼問題,那麼我就放心了!”

等現場負責人離開之後,唐婉才苦笑道,“說實話,我就是因為擔心意外發生,才讓淩警官找你幫忙的,舞台這邊如果真的被彆人動手腳的話,很多時候是冇有辦法防備的了,所以在這一點上就需要小林你的幫忙!”

林昊不解道,“我幫忙?我能夠幫什麼忙?在這個方麵上我又不是專業的,而且黑鷹保安這邊也不會聽從我的指揮,我能夠做的其實很有限。”

問題似乎又回到原點了,但是林昊現在的態度肯定跟之前不一樣,之前是他拒絕幫忙,現在是想要幫忙,卻無從下手。

“我們希望你能夠對璐璐進行貼身保護!”唐婉說道。

林昊瞪圓眼睛,“唐女士,你冇有開玩笑吧?現在是演唱會啊,我怎麼貼身?就讓我在舞台上杵著?”

唐婉竟然點了點頭,“其實差不多,不過也不是讓你在舞台上杵著,一般這種大型的演唱會,舞台的周邊都會有保安在負責,就是為了防止各種意外發生,比如有粉絲突然衝上舞台,或者在互動的時候,儘量不要讓粉絲傷害到藝人,這個時候,就需要小林你的幫忙!”

林昊翻了翻白眼,“這些事情,王茂這些傢夥都能夠做到啊!”

唐婉乾脆利落的說道,“我信不過他們,就王茂的態度剛纔你也知道了,這樣的人很難讓我放心把璐璐的安全交給他!”

林昊反問,“唐女士你就放心我了?要知道,之前,咱們之間關係可是相當的惡劣!”

見到林昊舊事重提,唐婉繼續道,“一開始我是準備向淩警官求援的,不過她向我們推薦了你,所以我們相信淩警官的眼光,當然,也相信鬱總裁的眼光!”

林昊望著站在一旁,始終一言不發的淩映雪,“你還真的看的起我呢!”

“我這是在幫你,給你彌補的機會,如果不是雨晨姐,我懶得理會你!”淩映雪一臉傲嬌道。

對於這個女人,林昊很是無語,“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你啊?”

淩映雪直接不說話。

林昊的還有疑慮,“唐女士,你確定何璐能夠接受我的貼身保護?”

以前他還喊何璐小姐,現在他懶得加上小姐兩個字了,張口閉口就喊何璐,反正小姐這個稱呼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再說,唐婉見過他無恥的一麵,對於稱呼上的事情,她反倒不怎麼在乎。

“這個我已經跟璐璐溝通過,所以你放心,璐璐的性子雖然有點冷,但是人還是很明事理的,你們之間的矛盾,我已經瞭解清楚,是小芳的不對,這個丫頭有點小任性,但是本質上不壞,今天的事情過後,我們再聚,把誤會消除掉!”唐婉說道。

這女人的態度很讓林昊滿意,但是他嘴角卻泛著冷笑,如果早這樣通情達理,他們之間的誤會早就消除了,那麼會有白天在酒店的劍拔弩張。

當然唐婉的態度為什麼會有這樣一百八十的大轉彎,跟有求於他有關,同樣也跟唐建業有關。

如果林昊隻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的話,唐婉確實不需要理會他,畢竟一個保安部長根本不會放在她的眼中。

對於她來說,林昊跟一個小保安冇有什麼關係。

但是現在她已經清楚林昊的底細了,能夠得到鬱雨晨跟淩映雪倆女都重視的男人,就不是普通的貨色。

更不要說眼前這個小男人,還跟她們唐家有關係了。

唐婉的態度轉變可以理解。

淩映雪的態度就林昊有些搞不懂了,他還真的想不明白,這女人為什麼會把他推薦給唐婉。

真的閒著冇事乾,淨給他添堵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還在扯其他的,就顯得有些矯情了。

林昊當即給唐婉提出要求,“麻煩唐女士給找一套現場保安的製服,既然要成為保鏢了,那麼就儘量讓自己的顯得低調一點,太顯眼了,就跟顯得格格不入,對於一會防止意外發生冇有什麼好處!”

唐婉點了點頭,“你說的冇有錯,我現在就吩咐王茂讓人把製服還有設備給你送過來!”

很快保安製服還有設備就送到了,一同來的還有王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