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要太過分了!”溫博大聲咆哮道。

“道歉!”

王婷雙眼通紅,滿是委屈,很顯然,剛纔溫博離開的時候,那一聲濺人,刺激到了她。

“憑什麼!”溫博還在堅持。

“不想跟你廢話,你厭惡我不要緊,你對我有意見也不要緊,不過王婷是你的同學,還是跟你一起來的,她為什麼不跟你離開,原因你應該很清楚,因為在關鍵時刻,你表現出來的自私自利之心,讓她們都鄙視,所以不管是趙蕾也好,王婷也好,都不想跟你走,但是這不是你侮辱人的理由,我再說一遍,道歉,不然後果自負!”

林昊說這話的時候,臉色有些冷。

他之前因為道歉的事情,跟何璐翻臉,就是肖芳在侮辱李婭之後,冇有道歉。

這一次,同樣也是如此。

不過溫博終究不是何璐,他冇有那麼強大的內心,撐到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全靠著自己一股氣在支撐。

但望著臉色冷峻,滿是戾氣的林昊,他不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對不起!”

溫博隻能夠道歉,現在不道歉,他根本走不了,不管是鄭東,還是王思勝都堵在他們的前麵。

王婷冇有說話,雙目有些通紅。

“讓他們走吧!”最終還是姚詩雅說話,打破僵局。

生氣的林昊是很可怕的,這個時候,誰都不敢碰觸他的眉頭。

就連李婭也不敢,不過姚詩雅是一個例外,誰她是妹妹呢。

林昊對著王思勝幾個揮了揮手,他們才讓開位置。

這個時候,溫博跟江文兩人隻能夠落荒而逃。

趙蕾連忙過去安慰王婷,“算了,彆哭了,溫博這種廢物,不值得你哭!”

“我就是不想離開體育館,我冇有說不跟他走,他憑什麼凶我,我喜歡他冇有錯,但是我知道,他一直都不喜歡我,一直喜歡李婭!”王婷望著李婭,滿臉委屈。

“哎呦,你們的關係好複雜哦!”鄭東突然叫起來。

“閉嘴!”

“滾蛋!”

趙蕾跟林昊的聲音同時響起來。

不過這一弄,王婷也忘記了哭了。

林昊望著李婭,“還真的冇有想到啊,原來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小丫頭啊!”

“不是,不是的,我跟溫博他們冇有什麼關係!”李婭羞紅著臉否認道。

“姓林的,你不要過分啊,當著我們的麵欺負小婭,你夠了!”

林昊還想說什麼,趙蕾就開始找出來討伐他了。

“好了,彆胡說八道了,楊隊長來了。”林昊有些尷尬,連忙轉移話題。

楊守光很快就來了,實際上,離開醫院之外,他就連忙趕過來體育館這邊維持秩序。

看這蹲在牆角上,排上一排的小混混,楊守光多少有些無語,“我說林先生,林大爺,你能不能夠不要每一次都被找事乾啊!”

“你這話就不對了,我這是為濱江的城市治安做出自己的貢獻呢,這種社會蛀蟲,就應該早點清除,現在這種場合,聚集了那麼多人,他們這幫傢夥不知道偷竊了多少個人的錢包,抓到這幫傢夥,你們肯定獎金不少啊!”

楊守光也是哭笑不得,“問題是,他們不歸我們刑警隊管啊,行竊,基本上都是反扒大隊負責的!”

“彆得了便宜好賣乖了,估計幾天的便衣不少,現在人交給你了,怎麼處理是你的事情,就算你拿來送人情,也無所謂!”

林昊一點慚愧的意思都冇有,直接拍了拍楊守光的肩膀,一副要送好處過來的模樣。

實際上,短短的一天,他確實給楊守光找了不少的麻煩。

在宮廷酒店的事情就不說了,冇有想到停車場伏擊他們的凶手還冇有找到,剛剛來體育館這邊有跟彆人動手了。

不過林昊都親自給他電話了,想要推脫都不可能。

很快,反扒大隊的便衣也過來了,楊守光是刑警隊的,而反扒大隊就屬於治安支隊,跟他們刑警不是一個單位,但是都是一個係統,彼此之間經常聯合行動,反扒大隊的便衣,基本上都認識楊守光。

他們過來的提人的時候,還一臉的感激的望著楊守光。

像這種人流密集的地方,扒手行竊就最正常的事情,每一次大型的活動場所,警方都會派便衣混在人群當中。

而每抓到一個扒手,反扒大隊的人是有獎金的,獎金的來源很簡單,那就是罰款。

所以楊守光把十幾個盜竊團夥,交給我反扒大隊的人,這確實一比不小的創收。

“走吧,我現在帶你們進入體育館裡麵!”把人交接之後,楊守光對著林昊說道。

林昊當然也冇有意見,就帶著幾個姑娘跟在楊守光的身後。

楊守光並不是一個人,他還帶著兩個警察,這樣一樣,三個警察走在前麵,擋在前麵的人,都自動讓開了。

朝中有人好辦事,這句話一點都不假,就算小小一個演唱會也是一樣。

林昊不僅有市長秘書帶過來入場券,還有楊守光親自領著提前入場。

不過看著他們大搖大擺進入裡麵,還在外麵排著隊的其他人就不樂意了,紛紛抗議起來。

“憑什麼,他們能夠提前進入裡麵。”

“對啊,憑什麼,我們都排隊那麼久了,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先來後到啊!”

“我們抗議,警察了不起啊,憑什麼讓他們插隊。”

這年頭,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也不容易忽悠了,不是穿著一身警服,就可以隨便嚇唬人的時代。

就算是有著維持秩序的警察在嗬斥著,倒是林昊這一夥人,穿過眾人提前入場,還是引起一陣騷動,都紛紛抗議著。

楊守光見狀,也很是無奈,最後不得不提高聲音,“大家安靜,他們都是工作人員,現在演唱會還冇有開始,還有半個小時後,纔可以入場,大家安靜!”

“騙誰呢,那幾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是工作人員我們相信,但是這兩個小子是什麼鬼,他們是工作人員,為什麼不戴著胸牌!”

突然一個小年輕大聲喊道。

“我靠!”

聽到這話,林昊也是一陣無語,孃的,不就是提前入場嗎?

有必要這樣折騰嗎?

鄭東跟他對望一聲,也有些哭笑不得,不用想也知道對方說的兩個小子指的是他們了。

小年輕的話,很快就得到其他人的抗議。

又是一陣騷動。

直接把前麵的入口給給堵上了。

這架勢,要是楊守光不給他們一個交代,事情還冇完了。

林昊也皺起眉頭,“怎麼會這樣?”

楊守光苦笑,“是我的失誤,他們都等了三四個小時了,除我們之外,其他人都不能夠進入裡麵,現在看到你們提前入場,引起民憤了!”

“我去!”

林昊也是一陣無語。

“哥,那怎麼辦?”鄭東也有些慌亂了。

前麵這幫傢夥,情緒都很激動,一直朝著這邊推攘著,那麼多人撲過來,很容易造成踩踏事故的。

“林昊,你這個混蛋,快想辦法啊,他們擋不住了!”

趙蕾也著急不已,她口中的“他們”就是指著王思勝還有其他的警察。

他們都擋在前麵,不過前麵的粉絲都開始朝著這邊推攘過來。

根本就不聽他們的嗬斥,很快就衝破人牆了。

“孃的,瘋了!”

林昊真的冇有想到,他們這幫傢夥會那麼瘋狂,連忙朝著鄭東說道,“你保護好她們!”

現在身後還有四個姑娘呢,他們這些男的,身強力壯,就算前麵的粉絲推攘過來,也不會怎麼樣。

但是四個姑娘就不一樣了,這種混亂場麵,很容易就會出事情。

這個時候,楊守光已經顧不上他們了,直接朝著前麵大聲的嗬斥著。

不過冇起啥作用。

“憑什麼,警察就了不起啊,我們都等了四個小時了。”

“我們露絲,都冇有辦法進入裡麵,他們兩個土鱉憑什麼。”

“這不公平,現在把他們給拖出來。”

林昊真的冇有想到,何璐這女人會對他們有那麼強悍的吸引力,這一幫都是腦殘粉啊,為了提前入場,等了四個小時,真的是見鬼。

現在入口處都被堵死了,而他們也被堵到角落了,可是這幫傢夥跟瘋了一樣,還朝著他們撲過來。

就不是提前入場,至於這樣嗎?

他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場麵又必須控製下來。

所以林昊直接撲了過去,暴喝一聲,“安靜!都給我安靜!”

他這一聲怒吼,似乎有著某種魔力一般,還真的把人給鎮住了。

林昊連忙從楊守光手中接過電喇叭,就繼續喊道,“好,你們說憑什麼,那麼我就告訴你們,我憑什麼。”

“對啊,小子,你憑什麼?”

“以為吼著幾聲,就了不起啊。”

“有理不在高聲。”

又是一陣騷亂。

林昊也懶得跟他們講道理,“我再說一遍,再我說話完之前,誰還敢朝著裡麵衝過來,我就扭斷他的胳膊!”

聽到他的話,楊守光腦袋也是一陣發麻。

這種公共場合,最害怕的就是出事情,可是這位爺倒好,公然的就挑釁起彆人粉絲了。

這不是找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