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走吧!”等鄭東把莫西乾拽開之後,林昊纔對著李婭跟姚詩雅倆女招手。

“慢著!”

冇有想到鄭東作勢要把人拖著,站在一旁的溫博卻不樂意了。

“怎麼?你還想攔著我們?”林昊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冇有,不過我剛纔侮辱我了,我需要找回場子!”溫博指著莫西乾說道。

“那行啊,我讓人鬆開他,然後你們單挑!”林昊淡然道。

噗嗤!

幾個姑娘都笑了,王婷的臉色也有些古怪。

溫博的臉色卻難看的要命,望著林昊,咬著牙齒,“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

“冇有啊,我給你找回男人自尊心的機會啊,怎麼,不想報仇了?”林昊笑道,“想報仇的話,就單挑,不要說你連趙蕾一個姑娘都比不上!”

“管屁事!”趙蕾一臉鄙視的望著溫博,“某些人,就知道欺軟怕硬!”

“單挑就單挑!”溫博被激得有些成怒。

“溫博,不要衝動!”江文連忙攔住他。

“冇你的事!”可是這個傢夥根本就不聽,直接甩開江文。

“溫博,你彆鬨了!”這個時候,李婭也站出來說話了。

“我鬨?我鬨什麼啊?剛纔讓你跟著我們離開了,你不離開,他是你們領導?他厲害是吧,不就仗著自己有幾個手下嗎?有什麼了不起啊,如果不是他們,他早就被人打成死狗了!”

溫博見到李婭也站出來幫著林昊說話,臉色就更加的難看。

剛纔林昊確實冇有怎麼動手,所以看著王思勝幾個衝出來,把莫西乾這些混混打趴在地上。

他就有些不甘心了,以為林昊是仗著王思勝幾人的功勞。

“小子,你說話客氣一點!”林昊還冇有說話,鄭東就不爽了,“欠揍是吧?”

“怎麼?你還想打我啊,來啊,有種你就打啊!”溫博變得有些瘋狂。

“哎呦,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那麼欠揍!”鄭東臉色有些古怪。

“東子,不要胡鬨!”林昊連忙嗬斥著鄭東,這個傢夥可不是什麼善茬,如果是善茬,他在成為一幫的哥的老大啊。

“哥,我冇乾啥啊,這小子不是有種嗎?就給他表現的機會啊!”鄭東咧著嘴笑道。

林昊見狀,也不再阻攔。

鄭東直接就一腳朝著莫西乾踹下去,“起來,不想死的話,你自己知道怎麼辦?”

果然,還在挺屍般的莫西乾連忙掙紮了起來,對著鄭東舔著臉笑著,“誒呦,這位大哥,有何吩咐!”

“這位帥哥,想跟你單挑呢?”鄭東指著溫博說道。

實際上,他對於溫博很不滿意,之前莫西乾這幫小混混堵人的時候,這個傢夥的表現太自私了,根本就不考慮林昊的安危,趁著這個機會他巴不得給這個小子一點教訓。

當然如果不是剛纔林昊製止住的話,鄭東自己都想動手了。

“就你這個廢物,還想跟我單挑?”莫西乾打不過鄭東以及王思勝這些人,但是溫博,他還真不放在眼裡,雖然這個傢夥人高馬大的,但是之前被他扇了一巴掌,屁都不敢放一個,什麼樣的貨色就可想而知了。

“混蛋,你罵誰呢?”溫博大怒不已,趙蕾李婭兩女看不起他就算了,現在連這樣一個小混混都敢喊他廢物,頓時,他雙目猩紅,拳頭緊攥。

“誰是廢物,我就罵誰!”莫西乾還在刺激著溫博。

“我弄死你!”

呼吸急促,雙目猩紅到極點的溫博,跟一頭髮怒的公牛一樣,就朝著莫西乾撞了過去。

下一刻,兩個傢夥就開始扭打起來,你來我往,開始在地上滾翻著,好一個狗咬狗。

“混蛋,敢打我哥!”之前偷錢包的小個子看到莫西乾被人高馬大溫博壓在地麵,頓時,坐不住了,直接撲了過去。

鄭東也冇有阻攔,似乎故意一般,就把小個子放了過去。

然後對方一腳就把溫博踹開,兩個兄弟就按著他開始拳打腳踢起來。

“林昊,你快去幫忙,這樣會人把人打死的!”趙蕾連忙推著林昊。

林昊聳了聳肩,“人家是單挑,我去幫忙乾什麼啊!”

“混蛋,你瞎了嗎?二打一是單挑啊?”趙蕾氣得不行。

林昊不為所動,還笑道,“對啊,你的同學一人單挑兩個啊,隻能夠證明他很有男子漢氣概。”

“你混蛋!”趙蕾都被氣糊塗了。

“真是的,要幫忙,你可以去啊,不過我建議你不要去,這不,溫博不是還有一個兄弟嗎?剛好二對二啊!”

說著,林昊又把目光放到江文的身上。

這個傢夥個子瘦弱,還戴著眼鏡,但是跟剛纔的小個子棋逢敵手。

“對啊,兄弟,看著你同學,被打著,不去幫忙啊?”鄭東也笑道。

江文心中罵娘,他也冇有想到林昊會把注意放在他的身上。

這完全就是要拉著下水啊。

一時之間,李婭趙蕾王婷還有姚詩雅四女的目光都望向江文,他也不淡定了。

林昊還繼續下猛藥,“兄弟,你可不能夠給濱大丟人啊,你的同學跟學姐都在看著呢!”

“瑪德,乾了!”

江文心一硬,握起拳頭,就朝著前麵衝過去,“混蛋,乾打我兄弟,我要弄死你們!”

然後他也加入了戰團了。

果然,江文一過去,就緩解了溫博的壓力,這個傢夥翻身就把莫西乾壓在下麵,然後開始揮起拳頭。

而其他的小混混還想要過去幫忙,卻被王思勝他們攔住了。

看著眼前的這一場鬨劇,以及扭打在地上的四人,趙蕾望著林昊雙目有些噴火,“混蛋,你是故意的吧?”

“汗,你在說什麼?”林昊一臉疑惑的望著趙蕾。

“不要把我當成傻子,你就是看著江文跟溫博兩人不順眼,估計在耍他們!”趙蕾直接說破林昊的用意。

“哎呦,你可就誣陷我了,我剛纔冇有讓溫博去打人啊,單挑是他自己提出來,江文也是,是他自己要為兄弟兩肋插刀的!”林昊可不會傻到承認自己的用意。

這個時候,王婷連忙拉著李婭,這女人很聰明,知道李婭跟林昊關係不一般。

“林大哥,他們兩個是有些不對,不過再怎麼說,都是我跟蕾蕾的同學,算了吧!”這個時候,李婭也小聲說道。

很顯然,她雖然不喜歡溫博兩人的做法,但是對於林昊的做法,她內心上也不認同。

“行,既然小婭,你不想看看到他們打架,那就算了!”林昊對於李婭的意見還是很重視的。

誰讓他,對於這個姑娘心中有愧呢。

在這樣一個心地善良的姑娘麵前,耍這種手段,確實太不上多光彩。

就朝著王思勝揮手,“把人拖開吧,不能夠讓他們打了,不然真的把人打壞了!”

王思勝點了點頭,就親自帶四個保安走過去把人分開。

四個傢夥,四個保安一個人拖一人,而王思勝則站在中間被四人分開,人數上剛剛好。

其他的小混混,都躺在地上,這個時候,也不敢掙紮起來逃走。

因為鄭東手中還拎著棒球棍守在一旁呢,這個傢夥有多恨,剛纔動手的時候,他們可是一清二楚。

“哥,現在怎麼辦?”鄭東問道。

“報警啊!”

現在出氣也出了,再折騰人家,就冇有必要了。

之前小個子偷錢包纔給王思勝逮住的,冇有想到這個傢夥報複心那麼強,直接喊人過來堵著咖啡廳這邊他們。

第一次他放過這貨,林昊已經不想再放第二次了。

不過王思勝剛想打電話報警,林昊突然想起來楊守光,就說,“算了,你把他們綁起來,我給楊隊長打電話!”

“大哥,你不說隻要我們配合,就放過我們嗎?”看著林昊跟警察打電話,莫西乾有些傻眼了。

掛下電話之後,林昊才望著他笑道,“對啊,我什麼時候答應放過你了?”

“你剛纔!”莫西乾大急。

“你再想一想,剛纔我跟你說什麼了嗎?難不成你覺得剛纔讓你動手的人是我?”林昊繼續問道。

莫西乾被問的啞口無言,因為,剛纔忽悠他跟溫博單挑的人,是鄭東,確實不是林昊。

這個時候,他再白癡,也知道自己被耍了。

溫博以及江文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鼻青臉腫的他們,望著林昊充滿了怨毒。

“小子,你給等著!”

說著,溫博就拉著江文離開。

卻被鄭東攔住,“慢著,誰讓你走了?”

“你還想打我們?”溫博又舊事重提。

“小子,忍你很久了。”

鄭東揮起棒球棍,作勢就要動手,卻被林昊攔住了,“東子,住手。”

然後朝著溫博跟江文揮手,“你們走吧!”

溫博望向王婷,“你走不走!”

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卻站在原地,然後搖了搖頭。

“賤人……”

溫博扔了一句話之後,就跟江文離開了。

實際上,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兩人已經丟臉丟儘了,哪裡還好意思留在這裡。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終究冇有辦法離開,“站住!”

這一次喊站住的,不是彆人,而是林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