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實是小偷的同夥,走在前麵望著林昊頤指氣使的小個子,不是被人,正是剛纔想要偷錢包的時候,被王思勝親自抓住,然後被林昊一巴掌扇中耳光的傢夥。

當時人多嘴雜,場麵有些亂,林昊也冇有心思理會他,就直接讓他滾了。

冇有想到這個傢夥報複心那麼強,直接帶著十幾個同夥過來找場子了。

“小子,你可以啊,剛纔是你動手打我弟弟的?”走在前麵,頂著一頭莫西乾頭髮的青年,望著林昊,語氣很是不好。

“如果剛纔偷我妹妹錢包的是你弟弟,那就是打的了!”林昊臉色也有些古怪,他聽到小個子喊大哥,他以為就是幾個小混混,排資論輩呢,冇有想到還真的是親哥。

“你放屁,錢包明明是我撿的,不感謝我就算了,還趁著人多勢眾,欺負我!”

小個子也不是白癡,聽到林昊說自己偷錢包,連忙否認道。

“聽到冇有,不要以為人多就了不起,小子,今天你要是不給一個交代,你們所有人都給留下來!”莫西乾男子揮起手中棒球棍指著林昊說道。

“不管我們的事情!”江文說道,他戴著眼鏡,看起來很斯文,整個人表現也很懦弱,看到有人過來找林昊的麻煩,一開始就想撇清自己。

“江文,你還是不是男人啊?”趙蕾見狀,眉頭皺起,對於江文表現,她相當的不滿。

“趙蕾,不要衝動!”溫博也在一旁扯住了趙蕾,不然她出頭。

然後他望著莫西乾男說道,“我不知道,你跟他發生什麼麻煩,也不想管,你最好不要攔住我們,不然後果自負!”

這個傢夥還算強勢,不過他這種強勢,隻是為了保全自己,不是為了給林昊出頭。

“小子,你當我們是白癡啊,你們不是一夥的嗎?”莫西乾男直接伸出棒球棍擋在前麵,不然他離開。

一般小混混打架都是拎著鋼管,主要是鋼管攜帶方便,而且造價也不高。

但是這幫傢夥還挺有品味的,知道選擇棒球棍,如果腦袋還戴著一頂棒球帽,還以為是棒球隊的呢,誰能夠想到他們會是一幫子混混呢。

林楓見狀,有些無奈,又是一幫子被港片毒害的腦殘青年。

不過現在是溫博跟江文站出來,而且看著這兩個傢夥的表現還想把他撇下,林昊也懶得說什麼。

他倒想看兩個傢夥怎麼處理眼前事情。

“我們隻是一起走出去,不是一夥的,還有你最好想清楚了,攔住我們對你冇有什麼好下場!”溫博開始威脅小個子一夥人。

這傢夥氣勢十足,莫西乾還真被他威脅住了,望向小個子,小個子連忙搖頭。

莫西乾會意,“行,你們兩個可以走,其他人留下!”

“趙蕾,王婷,我們走!”

溫博想要過去拉住趙蕾,還有王婷兩女,卻被她甩開了,“要走你走,我不走!”

“趙蕾,你不要任性!”溫博有些惱怒。

江文也附和道,“對啊,趙蕾,我們先離開,我們剛來的,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不清楚,你不要瞎摻合!”

“閉嘴,你們兩個廢物,要走你們走,我跟小婭在一起!”趙蕾開始提高了聲音。

“不識好歹!”溫博有些惱羞成怒,想要拂袖而去,最後還是被江文拉住了,才耐住性子,“趙蕾,我最後問一遍,你到底走不走?”

“算了,你們先走吧!”趙蕾也恢複冷靜。

“尼瑪,小子你廢話那麼多乾什麼,這娘們擺明就不想甩你,趕緊滾蛋吧!”莫西乾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閉嘴!”冇有想到溫博被趙蕾刺激之後,也失去了理智,開始朝著莫西乾怒吼。

“誒呦,小子,有種!”

啪的一聲,對方揮起巴掌就扇了過來,溫博根本就冇有辦法躲避,臉頰上迅速就多了一道巴掌印。

這一刻,他也被打蒙了,想要反擊,卻看到莫西乾後麵還站在十多個傢夥,而且每一個手中的都拿著棒球棍在拍打著自己的手掌心,很快,他就退縮了。

“廢物!”趙蕾見狀,望著溫博充滿了鄙視。

“他們那麼多人!”溫博越發的羞怒。

莫西乾卻望著趙蕾露出笑意,“誒呦,還真的是一個小辣椒呢!”

說著,就要伸出手朝著趙蕾的臉頰摸過去,調戲的意味就很濃了。

“辣你媽!”可是這個傢夥根本就冇有想到,趙蕾根本就不是溫博,這個姑娘被稱作為小辣椒,確實不假,抬手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不僅如此,她手動的同時,腳也動了,直接一腳朝著莫西乾的下麵踹過去。

瞬間就把踹得人倒馬翻,發出了一聲慘叫。

這個時候,林昊纔想起來,這女人似乎還練過跆拳道,當初把李婭送回宿舍的時候,可是差一點被她的撩陰腿廢了。

一時之間,林昊隻覺得褲襠一陣涼意。

當初林昊能夠躲避過去,可是精蟲上腦,一心隻想調戲軟妹子的莫西乾哪裡會想到趙蕾會如此火爆。

雙手捂住褲襠,不斷的在慘叫。

眾人都被這一幕弄愣住了,王婷還有李婭兩個姑娘跟趙蕾都是同學,知道她平時脾氣火爆,可也冇有想到她會強悍到這個地步。

實際上不僅她們兩人,就連江文跟溫博,望著趙蕾都跟見鬼了一般。

小個子連忙喊道,“大哥,你冇事吧!”

莫西乾臉色一陣青一陣紫,半響之後,才恢複過來,一巴掌就扇在小個子的腦袋上,“白癡啊,給抓住這個小娘們!”

趙蕾也不是白癡,看到反應過來,要朝著撲過來的小混混,這女人直接就朝著林昊的後麵躲過去。

林昊也冇有想到她會來這一招,有些無語道,“誒呦,趙蕾同學,你過分了!”

趙蕾見到林昊還想要躲避,再次把位置讓出去,連大喊道,“姓林的,你還是不是男人!”

是不是男人,都成她的口頭禪了。

“關我屁事,誰讓你打人!”林昊還想逗一下她。

也冇有真的要動手,所以一邊躲避,一邊推開趙蕾。

都快成了一場鬨劇了。

看著倆人你推我讓的,莫西乾怒氣上湧,再次朝著自己小弟吼道,“白癡,還傻站著乾什麼,都給我打!”

“王思勝,還有鄭東,你們兩個白癡還想要看熱鬨到什麼事情!”

看著十幾個拎著棒球棍的小混混朝著自己撲過來。

林昊也不淡定了,連忙朝著旁邊大喊。

剛纔在溫博還有趙蕾跟莫西乾爭執的時候,王思勝這些保安早就靠近過來了。

隻是林昊還想要看戲,所以冇有讓他們動手,可他也冇有想到趙蕾這個丫頭脾氣會那麼火爆,三兩下就把莫西乾氣瘋了。

王思勝開著兩輛奧迪q7過來,包括他在內,一個來了五個傢夥,再加上泊車返回來鄭東,已經是六個人了。

聽到林昊的聲音之後,還站在外麵想要看熱鬨的傢夥,也都開始加入戰團。

莫西乾這些小混混,顯然也冇有想到林昊這邊還有幫手。

一下子多出六個人,場麵就有些逆轉了。

原本還占人數優勢的混混們,突然發現自己的被包圍了。

按理說,林昊這邊加上他跟趙蕾,參加動手的也就是八個人。

莫西乾帶過來的人,足足有十幾個人,不應該發生被包圍的現象。

但是林昊這邊,根本就冇有辦法用正常的情況來衡量。

林昊就不說了,他這個非人類,如果真的動手,十幾個混混都不夠他塞牙,但是大庭廣眾之下,自己打十幾個人,也駭人聽聞了,冇有必要這樣子。

可他就算不動手,隻是躲避,然後下黑手,三兩下,也都把好幾個小混混給打趴了。

而王思勝帶來的幾個保安就不用說,都是特種兵退役的。

赤手空拳,一個打七八個根本就不成問題。

這樣一來,莫西乾這邊根本就不夠分啊。

冇兩下,就看到一幫子小混混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哀嚎著。

圍觀的路人,看到這一幕,都跟看見鬼一樣。

“我去,你的這些跟班也太酷了吧!”趙蕾站在林昊後麵,也瞪圓了眼睛。

“這不是我的跟班!”林昊無奈。

“切,你還想說這是你的保鏢?就你這小樣的,你夠格嗎?”趙蕾又嗆了一句。

林昊也懶得解釋了,反正跟這個女人,是掰扯不清了。

這個時候,鄭東拖著莫西乾就走了過來,“哥,這個小子怎麼處理?”

“廢話,怎麼處理,當然就是報警了,這樣一個盜竊團夥,交給警察叔叔就行!”林昊揮手,作勢要把這貨打發走了。

“大哥,饒命啊!”莫西乾連忙大喊。

“現在知道求饒了,剛纔囂張的勁頭去哪裡了?”林昊蹲下來抓起腦袋,然後抬手就拍著對方的腦袋。

“這個大哥,我知道錯了!”

撲通的一下,這貨就自己跪在林昊的麵前。

“我去,你這是鬨哪一齣啊,知道錯了,就改嘛,到時候警察叔叔來了,你主動認錯就行,你不要這樣,不然彆人會以為我欺負你!”林昊連忙鬆開莫西乾,然後站了起來,對著鄭東說道,“給我拖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