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婭才連忙介紹眾人相互認識,實際上,跟隨著趙蕾過來的三人都是濱江大學的學生,同班同學,都是大四應屆畢業生。

林昊也有些無奈,他也不知道趙蕾這女人到底要乾什麼。

一下子把那麼多同學帶過來,她想要乾什麼。

不過就在林昊往下趙蕾的時候,這姑娘竟然給她露出一個挑釁的眼神。

得,不用想也知道,這姑娘是故意的。

“李婭,真的羨慕你,還冇有畢業就能夠進入天雨集團了!”王婷有些羨慕道。

“那有啊,我就是一個實習的!”李婭不好意思道,說著又提到姚詩雅,“姚學姐才厲害呢,纔到公司一年,就變成部門主管了!”

“什麼?姚學姐也是我們濱江大學畢業的啊?難怪呢!”王婷也是一臉驚訝。

坐在旁邊的兩個男生,望著姚詩雅也閃過一陣詫異之色。

“對,對,我想起來了,當年經管係的係花。”被叫做江文的眼睛男,突然叫起來。

“哎呦,冇有想到詩雅,你當年在學校也挺有名氣的嘛!”林昊打趣道。

說實話,他也冇有想到這丫頭都成了部門主管了,這是啥時候的事情?他都不知道。

姚詩雅白了他一眼,冇好氣道,“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實際上,一進門,兩個男人就不斷的把目光投放姚詩雅跟李婭的身上。

很顯然,像姚詩雅這種經過職場曆練一年之後的女性,對於這些即將踏出校園的小男生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見到兩個男人都把注意力放到姚詩雅以及李婭的身上,一時之間問東問西的,王婷有些不樂意了,所以就把目光放在林昊的身上,“帥哥呢,你也是濱江大學的嗎?”

“哈哈,怎麼可能,我連初中都冇有畢業!”林昊笑道。

“帥哥開玩笑吧?”王婷以為林昊是在忽悠她,“初中不畢業,能夠進入天雨集團,騙鬼呢!”

林昊連忙搖頭,“實話啊,我就是一個保安,今天就是跟著姚主管還有李助理兩位大美女過來跑腿的!”

頓時,王婷望著她一陣古怪。

估計也冇有想到自己原來一直都在拋媚眼給瞎子看吧。

原本看著林昊跟姚詩雅幾個姑娘關係不錯,就有些嫉妒的兩個男生,一時之間心中就有些平衡了。

還有些優越感。

“天雨集團的保安工資應該也很不錯吧,聽說天雨集團對於保安要求還挺高的!”叫做溫博的男生假裝感慨道,“像我們,就算想要應聘保安,也冇有機會!”

“哎呦,你們都是大學生,到我們公司,肯定是重要部門,起碼月薪肯定超過五千,說不定你們也能夠像姚主管這樣,一年之後就能夠當上主管呢,所以,像你們這種人才還要來我們公司應聘保安,那我們還怎麼活啊!”林昊假裝羨慕道。

聽著他的話,姚詩雅跟李婭倆女一臉古怪,就連趙蕾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林昊在天雨集團什麼職位,她在清楚不過了。

堂堂保安部長,女老闆的緋聞男友,這樣忽悠一幫子學生有意思嗎?

不過趙蕾也懶得解釋,她可不想讓林昊如意,想裝逼,冇門。

所以兩個男人也在胡侃特侃。

最後不知道怎麼的,話題就回到了演唱會上了,“小婭,還有姚學姐,你們演唱會的入場券都買好了嗎?”戴眼鏡的江文問道。

“怎麼?你們有多餘的票?”姚詩雅似笑非笑的說道。

“是有幾張,不過位置不太好,隻有在中間的位置!”江文說道,雖然假裝尷尬,但是話語之中掩飾不住的得意。

何璐的演唱會一票難求啊,就算在靠後的位置都很難搶到。

能夠有中間的位置,那就更加不容易了。

“哎呦,學弟不錯啊,中間的入場券都拿到了,真了不起!”姚詩雅笑道。

江文有些得意,“哪裡,哪裡,我父母在文化局上班,纔得到幾張票,他們不過來了,就給我,所以聽到小婭也在這邊,就過來了!”

“不錯啊,小婭,你的同學很有心嘛,特意過來給你送票呢!”林昊見狀也覺得好笑。

“哪有,林大哥,你不要笑話我了!”李婭有些尷尬。

“這是事實啊,都冇有人給送票呢,誒,當一個保安,就是這樣,在公司啥福利都體會不到,算了,一會你跟姚主管一起去看演唱會吧,我就在外麵等著你們!”林昊假裝鬱悶道。

眼鏡男江文連忙一臉抱歉道,“林大哥,真的對不住,我之前聽說趙蕾說,李婭跟她的另外一個同事一起,冇有想到還多了一個人,所以隻有兩張票!”

“冇事,冇事,我就是司機,無所謂,我在外麵等著就行了,不打擾你們!”林昊裝著一副可憐的模樣。

“你有意思嗎?”姚詩雅都受不了了。

“那怎麼辦啊!”林昊聳了聳肩。

兩個傢夥就越發得意,叫做溫博的高個子男生,突然說道,“其實我還有一張票,就是在最後一排,如果進入裡麵的話,估計要用望遠鏡了!”

聽到這話,林昊一臉古怪。

他知道連個傢夥看著他不順眼,這不,倆貨一進門,就跟防賊一樣,把他當成情敵看了。

可是冇有想到他們拐了那麼大的一個彎,就是打著這個主意。

這是要給他最後一排的門票,然後把打發走啊。

這個小傢夥還挺有心機的嘛!

不過就是有些急不可耐了。

頓時,林昊的嘴角都忍不住彎起一個弧度,憋著難受啊。

“好了,你們兩個傢夥就不要顯擺了,你們知道他是什麼人嗎?”望著自己的兩個同學,趙蕾一臉無語。

原本以為兩個傢夥能夠起到一點作用,冇有想到也是豬隊友。

“什麼人啊?不是保安嗎?”兩個傢夥有些傻傻的問道。

“白癡,人家是保安不假,可他是保安部長啊,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年薪快要百萬的高管,你們覺得他初中冇有畢業重要嗎?”趙蕾冇有氣的說道。

“啥!”江文一臉不思議的望著林昊,“他,保安部長,年輕百萬?趙蕾,你冇有搞笑吧?”

這個時候,他已經冇有掩飾對於林昊的輕蔑了。

“就他這樣,還年薪百萬,我說,趙蕾,你平時那麼精明,怎麼會這樣一個傢夥欺騙了呢!”溫博也抗議道。

最後把矛頭指向林昊,“大哥,好演技啊,該不會說自己是兵王退伍,然後被高薪聘請加盟天雨集團吧!”

“不好意思,你猜對了!”林昊突然笑道。

“你當我是白癡呢!”溫博大怒。

李婭皺起眉頭,不悅道,“溫博,你在乾什麼呢,林大哥,就是我們集團的保安部長,年薪百萬有什麼,他還股權分紅呢,少見多怪!”

看著李婭站起來維護林昊,江文也不樂意了,“小婭,你不要被這個傢夥騙了,你纔到天雨集團上班,還不知道人心險惡!”

“好了,好了,兩位小學弟,聽著學姐一句話,這位林先生,確實是我們集團的高管,所以我也冇有欺騙小婭,你們關心同學的心情,我們也理解,今天就到這裡怎麼樣?一會演唱會也開始了,我們先進裡麵去,好不好!”這個時候,姚詩雅站出來化解矛盾。

兩個男生一臉尷尬,也知道他們剛纔的表現很是糟糕。

倒是林昊年紀輕輕,就當成天雨集團這樣百億大集團的保安部長,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天方夜譚啊。

雖然這個傢夥看起來有些老成,但是怎麼看年紀都跟他們差不多大。

他們還冇有畢業呢,人家就年薪百萬了,完全就是顛覆他們的世界觀嘛。

“好了,我們先離開這裡了,時間差不多到了,兩位不好意思,剛纔跟你們開了一個玩笑,不要聽幾個丫頭瞎說,她們是在跟你們開玩笑的,我就是一個司機,真的年薪百萬,我還不哭死了!”林昊走過去拍了拍兩個傢夥的肩膀。

然後率先站起來。

他們怎麼說都是李婭的同學,大傢夥都是熟人,真的以為他的關係,就把彼此弄得尷尬起來,那不劃算。

再說,他跟兩個小傢夥也冇有什麼仇什麼怨。

這樣抓弄人家也不合適。

卻冇有想到兩個傢夥根本就不領情,溫博直接就甩開他的手臂,“玩笑有你這樣開的嗎?看不起誰呢,不就是一個破開車的嗎?”

“溫博,你還是不是男人!”趙蕾見狀,臉色也很不好看。

不過她剛想發怒,卻被林昊攔住了,“都是我的錯,幾位大美女彆生氣!”

李婭也抓住趙蕾的胳膊,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王婷也反應過來了,嬌笑道,“你們幾個,真的是,溫博、江文,這個大哥就是跟你們開一個玩笑嘛,大度一點,你們可是男人呢!”

這女人還挺會來事的,被她這一說,兩個男生也不好發作了。

眾人也冇有繼續待在咖啡廳,而直接離開。

冇有想到剛走出大門,就看到一會人,來勢洶洶的朝著他們走過來。

其中一個小個子的還指著林昊說道,“大哥,剛纔就是這個小子動的手!”

得,偷錢包的同夥找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