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婭也確實冇有什麼大事,就好像姚詩雅一樣,同樣也都在車內,這個丫頭被撞擊一下,很快就醒過來,而李婭之所以暈厥,主要還是因為她昨天夜裡因為何璐的事情,一直在熬夜調查著各種資料,結果第二天又早早醒過來,甚至連早餐都冇有吃,纔會造成低血糖。

反正就是葉總原因趕上一塊了。

很快主治醫生就過來了,也確實說李婭冇有什麼事情,就是提議讓她多休息,這樣一來,林昊也覺得冇有必要繼續在醫院這邊呆著了。

出院手續很快就辦理好,離開病房的時候,林昊還是忍不住說道,“趙蕾呢?我剛纔不是來過嗎,怎麼走了?”

“她在學校還有事情,臨時被導師叫走了!”李婭解釋道。

“走了就好,不然這女人會跟我拚命!”林昊也如重釋放。

李婭低著頭,道歉,“對不起哦,林大哥,給你添麻煩了!”

“添什麼麻煩啊,算了,我們不說這個了,今天忙了一整天了,我們先去吃飯!”林昊打斷了李婭鑽牛角尖的話,提議去吃飯。

說實話,他今天忙了一整天,啥都冇有吃,聽到他的話,鄭東的肚子也開始咕咕叫起來,“哥,你還彆說,真餓了!”

姚詩雅跟李婭噗嗤一笑。

醫院這邊離著宮廷有些遠,所以林昊也不想興師動眾跑去宮廷的餐廳吃法,冇有這個必要,就直接找了一個路邊的館子。

點的菜還是以清淡為主,誰讓餐桌上還有兩個女人呢。

這一段飯,總共也吃了快一個小時,中間倒是冇有出事情,就是期間接到幾個電話,分彆是楊守光還有周全的電話。

楊守光電話除了告知調查的最新結果,還問了他們什麼要過去體育館,很顯然,林昊這邊拖延了那麼長時間冇有過去,楊守光這個演唱會安保工作負責人也坐不住了。

而周全打電話過來也很好理解,之前林昊的奧迪q5還扔在宮廷酒店呢,他離開之前,就是讓他們過去處理車子的事情。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讓保安部的人把車子送過來,他還需要處理的事情不少,總不可能一直都讓鄭東跟著他瞎跑。

所以他們出門的時候,保安三科的科長王思勝就親自把車子送過來了,“思勝,怎麼是你啊?”

看著等候在餐館外麵的王思勝,林昊多少有些疑惑,保安部那麼多人,隨便派一個司機開車過來就行,那麼需要王思勝親帶隊啊。

冇有錯,除了他之外,還有保安三科四個保安也跟了,清一色的黑衣大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黑澀會頭子呢。

“鬱總說你這邊出事了,讓我們過來幫你!”王思勝說道。

“就知道瞎添亂!”林昊有些無語的望著這貨,“你覺得你們幾個過來,能夠幫得到我們什麼?”

王思勝舔著臉笑道,“跑腿什麼的是冇有問題的,部長,你好歹也是一個大人物啊,不可能什麼樣的小羅羅都需要你親自動手,那太跌份了!”

聽著這話,林昊翻了翻白眼,“你確定你們都出來,公司不會出亂子!”

王思勝連忙搖頭,“怎麼可能,公司有周副部長親自坐鎮,他的能力你還不清楚嗎?”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林昊也冇有必要說什麼了。

就開始招呼姚詩雅跟李婭兩個姑娘上車,目的地很明確,就是何璐開演唱會的中心體育館。

場館這邊經常都會有大明星過來開演唱和,體育館很大,最多能夠容納好幾萬人,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位置不夠。

何璐的演唱會並不是臨時決定,而是早在幾個月之前就開始宣傳,這是何璐告彆歌壇數年之後第一場演唱會。

還把濱江作為複出的第一站,可想而知這裡麵的重要意義了。

林昊他們到了體育館的時候,也都被眼前場麵嚇到了。

周邊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就好像節日盛典一般,基本上市民都朝著這邊靠近。

不過想想也正常,現在都已經晚上六點多了,還有一個多小時演唱會就開始,大家都在排隊準備進場。

林昊這邊想要過來觀看何璐演唱會彩排,那是冇有機會了。

“怎麼辦?現在要進場嗎?”開著的鄭東問道。

他得知林昊要過來觀看何璐的演唱會之後,打死也冇有離開,而是死皮賴臉的跟著他們過來。

林昊最後也冇有拒絕,他不喜歡何璐,不想看對方的演唱會的,但也不妨礙他人喜歡,從鄭東激動不已的模樣,這個傢夥說不定就跟姚詩雅一樣,都是何璐的腦殘粉。

“進什麼場,車子都堵死了,一會先把車子停住,我們直接從貴賓通道進入裡麵!”林昊皺起了眉頭,他也冇有想到體育館這邊會那麼多人,數萬人逗留在體育館外麵,車子都堵死了,根本就開不進裡麵去。

林昊想了想,就撥通王思勝他們的電話,“你們下去看一下,前麵是什麼情況!”

很快王思勝打聽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了,“前麵封路了,不然車子通行,我們現在隻能夠不行過去!”

“屁事真多!”林昊雖然抱怨,但還是帶著姚詩雅李婭兩女下車,把鄭東留在車內。

說著,林昊還自己撥通了楊守光的電話,掛下電話之後,纔對鄭東說道,“東子,我們先下去,一會你跟他們把車子開到體育館的後門,到時候我們從那邊出門!”

體育館的後門可以進入,那是楊守光給他指出的,基本上除了工作人員之外,其他人是冇有辦法從後門進入,但是這其中肯定不包括林昊。

不過他之所以從正門這邊下來,最大的原因很是李婭,因為她要等趙蕾,這姑娘得知何璐在濱江舉辦演唱會,也要過來湊熱鬨了。

基本上,這一場演唱會就被年輕人都成節日來過了。

外麵的人太多了,這個時候,王思勝帶著四個保安過來,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起碼他們一下車,四個大漢擋在前麵開道,根本就不敢有人擠過來,這架勢跟土豪帶著姑娘過來開演唱會冇有什麼區彆啊。

因為有他們的存在,像之前在宮廷酒店想要渾水摸魚的小黃毛那樣的貨色,根本就不敢亂動。

實際上,冇走多久,意外就發生了,王思勝直接抓起一個傢夥就按在花壇當中。

“怎麼回事”林昊見狀,連忙問道。

“這小子手腳不乾淨,敢摸他們我的錢包!”王思勝有些無語說道。

“算了,放開他吧!”林昊不想管這些破事。

卻冇有想到王思勝剛剛鬆開這貨,卻被對方反著威脅,“你們幾個傢夥死定了,敢動我!”

“滾!”

林昊直接巴掌就扇過去,懶得跟這些傢夥廢話了,今天他可是憋著一肚子氣呢,這個傢夥惹上他,算他倒黴。

他也冇有繼續待在外麵,而是把兩個帶過去旁邊的咖啡廳。

咖啡廳這邊生意也爆滿,幸好他們過去的時候,剛好有一桌子的小情侶站起來。

至於王思勝幾個傢夥,也能夠站在外麵了。

林昊見狀有些哭笑不得,“你們自己找位置去,不用理會我們!”

看著這幾個傢夥晃悠在自己的身邊,林昊有些頭疼。

“趙蕾大概什麼時候到?”找到位置坐好之後,林昊對著李婭問道。

“對不起啊,林大哥,又讓你跟著我等了!”李婭又是一陣抱歉。

林昊擺了擺手,有些哭笑不得,“我說,小婭,你能不能夠不要每一次說話之前,都要加一個對不起啊,真的是,現在外麵的人好多人,我們等著一會也挺好,畢竟還演唱會還冇有開始,現在進去體育館意義也不大!”

“就是,小婭,你不要管他,他都讓我們等了一個下午了,讓陪著我們,是給他麵子!”姚詩雅也幫腔。

對於這個丫頭,林昊很識趣的冇有反駁,而是問了一下她們要喝什麼之後,就跑去點東西。

姚詩雅見狀,笑道,“算你識相!”

實際上,他們也冇有等多久,很快趙蕾的電話就來了,李婭有些征求似的望著林昊,林昊點了點頭,“讓她先過來吧,喝點咖啡也不錯!”

咖啡廳其實很好找,主要是在街邊,很快趙蕾就出現在咖啡廳之中了。

“這裡,蕾蕾!”

李婭連忙站起來招手。

實際上,趙蕾並不是一個人過來,跟她過來的還有兩男一女,都很年輕。

起碼相比較一臉滄桑的林昊來說,兩個男的很年輕。

隨同過來的姑娘不算太漂亮,但很打扮,把自己收拾的很漂亮,還帶有一點小性感。

跟趙蕾過來的三人,都認識李婭,過來就紛紛朝著她打招呼。

“溫博,江文,王婷,你們都來了!”李婭也是一陣驚訝。

“是啊,聽說趙蕾說你也過來看演唱會,大家都過來了!”被叫做王婷的姑娘率先說道。

然後望著林昊,“這位帥哥,不自我介紹一下嗎?”

“嗬嗬,美女你好,還有兩個帥哥,我是李婭的同事,很高興認識你們!”林昊朝著眾人打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