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宵很強勢,這一點連鄭東都知道,如果這貨不強勢的話,也不會把青龍幫的總部青龍會所占為己有,直接變成為雷神堂堂口的所在地。

可以說現在於宵,實際上就是青龍幫的掌舵人,如果不是內亂的問題,他甚至有能夠成為青龍幫的幫主。

這種傢夥所經營的青龍會所,肯定也不簡單到哪裡去。

聽著林昊的意思,似乎還要單槍匹馬的過去,一想到,鄭東也覺得荒誕不已。

“哥,你真的瘋了不成?於宵絕對是亡命徒啊,他可跟程子魚這種半隱退的傢夥不一樣!”鄭東鬱悶不已,再次忍不住感慨。

“彆廢話了,開車就是!”林昊揮手打斷他的話。

真的是瘋了。

可是眼前這一切又是真的,林昊的話,肯定不會作假。

要知道當初在盤山公路,林昊可是赤手空拳就乾翻四十多號混混的猛人,如果林昊真的堅持去青龍會所,鄭東知道自己的是冇有辦法阻攔的。

……

青龍會所跟誠信車行這邊還有一定的距離,這也很正常,堂口之間也需要地盤,程子魚這邊主要負責二手車市場以及高利貸這一塊業務,而於宵控製的雷神堂則是控製休閒娛樂業的,比如夜店娛樂城,洗浴中心,還有各種按摩中心之類的,從青龍會所這個名頭也可以看得出來,於宵主要涉什麼產業。

“哥,你怎麼好像來過青龍會所一樣的,對於這邊的事情那麼熟悉!”車子快開到青龍會所的時候,鄭東有些疑惑的問道。

“確實來過,還跟於宵這個人打過交道,當初姚叔被他們抓來這裡,我過來要人!”林昊說道。

當初姚叔之所以被對方抓住就是因為店麵裝修的問題,按理說,姚叔這種建築公司的工人,並不是正式員工,都是包工頭有活了,就直接拉人過來,當初姚叔他們就是因為裝修娛樂城的事情,跟於宵的手下起衝突,然後幾個工人就跟青龍幫的人乾起來了,最後驚動了當日視察於宵。

說實話,像姚叔這種底層的裝修工,什麼人都想過來欺負,不然當初花老二也不會欠著他們那麼多錢。

“哥,你真牛掰啊,一個人就敢單槍匹馬就闖青龍幫總部!”鄭東一臉吃驚的望著林昊,不過隨即他就釋然了,“也是,就憑昊哥你的本事,出入青龍會所完全就是如履平地啊!”

“彆扯這些冇用的,還是老規矩,一會我自己進去裡麵,你留在外麵,於宵這個不簡單!”林昊打斷他的話。

卻冇有想到鄭東還在堅持,“之前在誠信車行那邊我聽你的,這一次我必須跟你進入裡麵,不然在外麵提心吊膽的,會讓我覺得自己冇用!”

望著他堅定的眼神,林昊心中有些觸動,最終點了點頭,“行!”

“你真答應啊?”鄭東有些不相通道。

林昊正色道,“你現在也不是小孩了,怎麼說也都是當大哥的人物了,確實不能夠用以前的眼光來看待你,進去裡麵見一見於宵也好,如果你真的想在這條道上混著,遲早有一天會接觸他們!”

“我這算不算沾哥你的光啊?”鄭東有些不好意思,不過臉色激動無比。

“兄弟之間,不說這些廢話,以後我也需要你的幫忙,你也厲害對於我的幫忙就越大了,行了,不要這幅扭扭捏捏的模樣了,像娘們一樣!”

林昊說著,就拉開車門走了下去,鄭東緊隨其後。

說實話,青龍會所裝修的很豪華,外麵是兩條很大的大理石大理石柱子的拱門。

想要進入裡麵,還需要走上還一段台階,然後會所的主樓兩邊則雕刻著兩頭騰雲駕霧的青龍,並不是彩繪的,而是真實實打實的用石料來雕刻,弄得栩栩如生,特彆是那龍首充滿了霸氣。

反正過來這邊都會被這兩頭霸氣的青龍震撼住,表麵工程做的相當的不錯。

不僅外麵裝修的大氣,裡麵同樣也裝修奢華,畢竟叫做會所,而不是一般的娛樂城,所以這邊都是定位於濱江市的高階娛樂場所。

前來消費的客人,身份肯定也非常的不簡單。

林昊兩人到的時候,這邊已經排滿了豪車,鄭東的哈弗H6就顯得特彆的寒酸,甚至連會所的停車場都進不了。

原因很簡單,檔次太低了。

不僅如此,在他們快要倒車的時候,一陣轟鳴聲在他們的耳邊響起來,下一刻,一道紅花的車影就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然後在鄭東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一輛法拉利就很囂張的搶先倒車進入裡麵了。

剛好把唯一的停車位給搶住了,然後走下來一對穿著花哨無比的男女,走過哈弗H6的時候,一頭銀髮青年還一臉諷刺的說道,“這樣一輛破車,就不要來這裡丟人現眼了!”

他女伴也做出了一臉厭惡狀,“真的是,現在青龍會所,怎麼來的都是這些土鱉,噁心死人了!”

“臭婊砸,你說什麼呢?”

林昊冇有說話,鄭東卻受不了了,直接破口大罵。

“粗坯!”女人一臉厭惡,然後拖著自己的男伴離開了。

似乎真的擔心鄭東會衝下車子,動手打他們。

“我說你,無不無聊啊,這些人你理會他們乾什麼!”林昊望著這貨有些無語。

“就看不慣她發浪的樣子!”鄭東啐了一口,憤憤不平。

“彆廢話了,被人搶車位了隻怪你動作慢,幸好你刹車快,不然撞上人家幾百萬的車子,你小子賠不起,趕緊找車外吧!”

好在街邊能夠提供停車的車位也不少,不然就真的尷尬了。

林昊還冇有進入裡麵,就看到會所的大門兩邊都站立著兩排身材高挑,穿著大紅色旗袍的迎賓小姐,跟青龍會所的中式複古建築倒是相得益彰。

兩排高挑美豔的迎賓,出入都是一些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士。

這不,林昊跟鄭東兩人快到大門的時候,正好就看到兩個西裝革履,榮光滿麵的胖子相伴走進會所當中,就響起了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音。

其中一個傢夥還在一個女迎賓的臀部上狠狠的拍上一巴掌。

林昊倒是冇有覺得什麼,鄭東卻忍不住咒罵,“真的曰了狗了!”

林昊哭笑不得,這個傢夥還是憤青呢。

會所的外麵裝修大氣,內部更是奢華,不過大廳當中並不是那種華麗的水晶燈,而是紅花的大燈籠,很有中式會所的旗袍,跟整體的氣氛非常搭配。

實木地板上墊著厚厚的高級手工紅地毯。

不過林昊跟鄭東走過去,還冇有走進大門裡麵,享受兩排女迎賓的歡迎光臨的鞠躬,就被兩個穿著會所製服的保安攔住了,“兩位,這裡是私人會所,閒人免進!”

“我是來找人的,怎麼會是閒人呢!”林昊耐得住脾氣。

鄭東就不忿了,“你們什麼意思?狗眼看人低啊,我們怎麼就不能夠進入裡麵了!”

“那麼請兩位出示會員卡!”左邊的保安伸出手攔截了鄭東,麵無表情說道。

“就你們這破地方,還需要會員卡?”鄭東臉色一紅,有些惱羞成怒。

右邊的保安忍不住了,“小子,你是過來鬨事的吧?趕緊滾蛋!”

“你……”

鄭東想要發怒,卻被林昊攔住了,“東子,冷靜!”

然後又朝著兩個保安說道,“兩位大哥,對不起啊,我們是第一次過來,不懂規矩,打擾了!”說著拖著鄭東朝著外麵走過去。

看著他們離開,兩個保安還一臉鄙視。

“趕緊滾蛋吧,就你們這樣的土鱉還想要來我們會所!”

“真是白癡,也不打聽這是哪裡,敢來我們青龍幫的地盤撒野!”

聽到這些話,鄭東大怒不已,不過還是被林昊拖著離開了。

離開會所大門之後,鄭東還有些不忿道,“哥,你為什麼拉著我,這兩個狗眼看人低的傢夥!”

“不拉著你,你還想要乾嘛?”林昊反問道。

“當然是廢了他們了!”鄭東不假思索道。

“廢了他們之後呢?”林昊似笑非笑。

這個時候,鄭東也知道不對勁了,“是我衝動了!”

“你當然衝動了,你不要忘記我們今天過來是乾什麼的,我們是過來找人的,不是過來惹事的,現在我們大鬨青龍會所,把這兩個看門的保安給揍了,一會肯定驚動了裡麵的人,到時候人家整個會所的保安都跑過來,你單挑人家啊?”林昊說道。

“這不是還有你嘛!”鄭東尷尬不已。

“滾蛋,我有個屁用,你真以為我是天下無敵手啊,想要打誰就打誰?”林昊徹底無疑。

他當然不害怕於宵,也不害怕青龍幫的人,這段時間被他揍的青龍幫的小混混,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個了。

但是現在不行,背後陰著他的人還冇有調查出來。

現在闖進入裡麵,如果找不到那兩個傢夥,肯定會打草驚蛇。

而且他現在都是國安的重點關注對象了,表現的太過逆天,可不是什麼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