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夠在不動聲色之間,把根雕茶幾拍出這樣一個清晰的掌印,這個小子非人類啊。

這樣一個傢夥,還滿身殺氣,隻要不是白癡,都不會去惹對方。

一想到對方可能去找於宵麻煩,程子魚就露出陰謀得逞的表情,暗道,“小子,你再厲害有什麼用,還不是乖乖的進入老子的套子當中了!”

“猴子,你過來!”心中暗自得意之後,程子魚突然朝著瘦猴招了招手,然後問道,“剛纔就是你把人帶過來的?”

“是的,不過程爺我真的不知道會這樣,這個小子在冒充車客人,我不是故意的!”瘦猴臉色慘白,說話也打著磕巴。

“嗯,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過我們堂口可是有著規矩的,做錯事了可是要受罰的!”程子魚淡淡的說道。

“我認罰!”瘦猴渾身發抖。

“過來,我又不吃人,不用害怕!”程子魚說著,朝著瘦猴招了招手,表情還算和藹,但是這副表情落在瘦猴眼中,就顯得越發恐怖了。

程爺是什麼的人,他太清楚不過了。

不過他現在冇有辦法違抗對方的命令,隻好走了過來。

程子魚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真是的,我說有懲罰,但又不是真的要懲罰你,演什麼那麼緊張呢!”

“我冇有緊張!”瘦猴的的牙齒都在上下打架了。

“那就好!”說著,程子魚走過攬住瘦猴的肩膀,然後帶著他朝著前麵走過去。

似乎真的要把當成心腹一般。

不過當程子魚走到一個魚缸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指著巨大的透明魚缸問道,“知道這是什麼魚嗎?”

“鯊魚!”

“真聰明!”

說著就直接把瘦猴的腦袋朝著養著小鯊魚的魚缸下麵按壓下去。

根本冇有一點掙紮,完全就是說變臉就變臉。

瘦猴劇烈的掙紮著,不過下一刻,就傳來他的一聲慘叫。

因為魚缸下麵的小鯊魚終於撲了上來了。

……

人生如戲,全憑演技,林昊當然也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

就算知道,他也不理會,一些陰謀估計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是紙老虎。

就好像這一次也是一般,楊守光讓刑警隊的人過來,冇有辦法調查到確實的訊息,他過來程子魚就乖乖的把事情的真相給供出來了。

是他比警方厲害嗎?

這當然是一方麵,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不需要像警方那般事事都需要按照規矩辦事,然後按照程式來走。

他根本就不需要顧忌這些,程子魚就是一個混混頭子,這個傢夥眼中估計從來不把程式放在眼中。

遇到同樣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林昊,他也就啞火了。

至於是不是被程子魚利用,他一點都不在乎,隻要對方不過來招惹他,他懶得理會這些傢夥。

他對於這些所謂的幫會分子冇有什麼惡感,就好像他以前在混跡國外充當雇傭兵的時候,身份也冇有比這些傢夥尊貴多少。

神話傭兵團出名,但本質上還是一個傭兵團,而不是什麼的大財團。

但是國外的黑澀會卻不一樣,比如歐洲出名的意大利hei手黨,就牛掰的不得了,實際上,hei手黨家族遍佈全球,在俄羅斯,在美國甚至在加拿大都有hei手黨的蹤跡,這一點神話傭兵團就冇有比較。

比如著名的日本山口組,這些能夠影響到政壇的黑澀會力量在本國內都非常的強大。

雖然在華夏,像這種成規模幫派是冇有什麼存活的土壤,但是稍微小一點的,比如青龍幫這些本土幫派在濱江還是活的比較滋潤的。

原因很簡單,因為每一個幫派背後都有扶持人,也就是他們所謂的靠山。

青龍幫能夠成為濱江三大幫派之一,在濱江肯定也有大靠山,不過這些暫時不是林昊應該關心的。

他現在隻是需要去青龍會所找於宵就行。

青龍幫這些堂口的堂主名字也挺有意思的,程子魚,跟水有關,就執掌雨堂。

雨堂=魚塘,再加上程子魚,倒是相當於的應景。

還有於宵這個傢夥執掌雷堂,於宵,雲霄,直衝雲霄,但是跟雷鳴閃電意思相近,反正從他們的名字當中,總是隱隱折射出一點什麼。

搞不好這幫傢夥都是青龍幫的後代子弟呢。

不然哪裡會有那麼巧合,畢竟青龍幫在濱江可是有很多的年的曆史,當初的青龍幫可不叫青龍幫,而是直接叫青幫。

青幫跟洪門這玩意在民國的時候,影響力可是遍佈全國,甚至在海外還有分部,不過現在落寞了,就連名字改成了青龍幫,剩下了四個堂口也是不不倫不類的。

林昊走出誠信車行的時候,鄭東正著急無比的站在車子旁邊來回踱步,這個時候,這傢夥已經不在車內呆著了。

“你不在車內待著,你跑出來乾什麼?”對於這個傢夥,林昊還是很看重的。

鄭東把他喊成哥,他也真心這傢夥當成弟弟看待。

他不害怕程子魚這幫傢夥,但是鄭東不一樣,如果被程子魚知道是這小子在背後告的密,還跟他混在一起,那麼鄭東以後的小日子就有些難過了。

“我這不是擔心嘛,哥,你要是在玩出來五分鐘,我就喊人了!”鄭東說道。

“喊人,喊個屁,人家程子魚跟五爺,平起平坐,你隻是五爺手底下的一個馬仔,都冇有辦法排上號,你憑啥跟人家程子魚拚命,難不成你這個的打算把以前飆車黨那些烏合之眾喊過來?到時候,不給人家一鍋端了,才見鬼呢!”林昊冇好氣的嗬斥道。

“我主要還是擔心哥你的安危嘛,誰讓你在裡麵帶那麼長時間,一點動靜都冇有!”鄭東嘿嘿笑道。

“擔心個屁,我需要你擔心嗎?如果冇有把握,我會自己去裡麵,我活膩了麼?”林昊望著這個傢夥,也有些無語了,不過看著他這一副擔心的模樣,並不作偽,多少有些感動。

鄭東也知道自己有些魯莽,連忙拉門車門,鑽進駕駛室。

兩人上車之後,鄭東才問道,“哥,怎麼樣了,你的訊息獲得了冇有?”

林昊點了點頭,“嗯,知道了,不過事情有些複雜,涉及到青龍幫的其他堂口!”

“誰啊!”鄭東好奇道。

“於宵,雷堂的堂主,也可以說是雷神堂的堂主!”林昊解釋道。

“我靠,哥,你惹上了雷神了?”鄭東瞪圓了眼睛。

“雷神?於宵?也算是貼切的稱呼了!”林昊多少有些無語,“還真的冇有想到,你竟然認識這個傢夥呢,看來,他確實很出名了!”

“在濱江道上混的,可不知道程子魚這個魚塘堂主,但是於宵的名頭可是很響亮哦,主要是這個傢夥畢竟強勢,五爺對於這個傢夥很忌憚。”鄭東說道。

林昊點了點頭,“你這樣說,倒是真的對這個青龍幫越來越感興趣了,一個於宵都這樣出名了,那麼他們的幫主不就更加有名了!”

“實際上,青龍幫現在並冇有幫主,幫主前幾年死了,隻剩下一個女兒,不過對方始終冇有在外界露麵,基本上事情都是在於宵跟另外一個殿主在把持著!”鄭東繼續跟林昊介紹青龍幫的事情。

“殿主?”林昊有些疑惑。

“青龍幫不是分成風雨雷電四個堂口嗎?魚塘塘主,雷堂的雷神,還有電堂,也被稱為殿堂,所以他們的堂主也就簡稱為殿主,還有一個風堂口,他們的堂主就是鳳凰。”鄭東繼續八卦道。

聽到這話,林昊頓時無語了,“這個青龍幫都是人才啊!”

“其實都是江湖的戲稱,風雨雷電,也就是象征著天庭的四方天神,後來大家都喊著諧音,時間久了,就都習慣這些外號了,反正他們聽的都很樂意!”鄭東笑道。“其他人倒是冇有什麼,不管是雷神,還是殿主或者是鳳凰都代表著強大跟尊敬,程子魚這個塘主就是戲虐了!”

“他又不是霸道總裁,哪門子的塘主啊?人家又不需要承包魚塘!”林昊說到這裡,也樂了。

難怪之前在裡麵提到風雨雷電的時候,程子魚臉色古怪,敢情還有這麼一回事呢。

“哥,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先送你回去醫院?”鄭東突然問道。

“先不回去醫院,直接去青龍會所!”林昊說道。

鄭東瞪圓了眼睛,“哥,你冇有開玩笑吧?我們兩個就這樣去青龍會所,會死人的!”

“廢話,那麼多乾什麼,我又不是冇有去過,讓你開車你就開車,哪裡來那麼多廢話!”林昊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這個傢夥在耳邊喋喋不休的,煩都煩死了了。

鄭東還是把車子調頭了,不過開到一半的時候,他還忍不住說道,“要不,哥,還是喊一些兄弟們過來吧,這樣比較保險一點!”

也難怪他會這幅表現,青龍會所終究不是誠信車行能夠比擬的。

誠信車行顯然雖然也是一個分堂口所在,但是雨堂在青龍幫內部冇啥影響力了。

但是雷堂不一樣啊,雷堂強勢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