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滾燙的茶壺,就這樣被他握在手中,如果砸在腦袋的話,那麼後果就可想而知了,最後一個“燙”就點明瞭他的用意。

麵對這樣的無賴,程子魚臉色變得陰沉無比,“你威脅我?”

“不,不,我怎麼會威脅你,誰不知道程爺在道上的威名啊,青龍幫的老人,就算現在半隱退狀態了,那也是道上的前輩啊,我今天過來就是想讓程爺幫點小忙而已!”

林昊連忙擺手,似乎真的是過來求助似的。

“如果我不幫呢!”程子魚臉色更加的難看。

他是青龍幫的老人不假,但畢竟是老人了,現在青龍幫當家的人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中,不然他隱退乾什麼?

林昊的話,就是赤果果的威脅跟諷刺。

“冇事啊,我下一次再來就好了,反正程爺這邊的生意那麼好,說不定下一次過來就能夠跟那幫人撞上呢!”林昊還保持笑容。

但是此刻,程子魚卻心驚不已,從眼前這個年輕表情上他看出來的全是戲虐。

剛纔在外麵那麼殘暴的年輕人,突然之間那麼好說話了,如果冇有一點貓膩,那就見鬼了。

程子魚隻能夠拿起茶杯來喝茶,掩飾著他的慌亂。

卻冇有想到,林昊突然慢悠悠的說道,“程爺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還想要來一招摔杯為號?該不會是在外麵準備人馬,然後來一招亂刀把我砍死吧?”

“小子,你到底想要乾什麼?”程子魚終於受不了了,開始咆哮起來。

“既然程爺那麼直接,那我也不客氣了,把過來你這邊租車的人的來曆告訴我,這事就算完了,不然後果你承擔!”林昊說道。

“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難不成人家租車撞死你,你還想要賴在我們的身上?”程子魚暴怒不已。

“對啊,就是賴在你們身上了,不僅如此,如果我一會得不到答案,就直接把你們車行給砸了!”林昊倒是很光棍,直接就承認了。

不僅承認了,還反過來威脅程子魚。

這一招跟之前對付何璐用的辦法,幾乎是一模一樣。

“欺人太甚了!”氣得程子魚當場就把茶杯砸在地麵上。

至於是不是摔杯為號,那就看一會有冇有人衝進來了。

“程爺!”

“程爺,怎麼了?”

“程爺,您冇事吧?”

……

確實有人闖進來了,不過這一次,來人有點多。

估計車行周邊的人都被喊過來了,甚至之前被揍的很慘的光頭也衝了進來。

“哎呦,程爺還在的有埋伏呢?”林昊的一臉嘲諷。

程子魚當然聽出林昊的嘲諷,惱羞成怒之下,“都滾蛋,誰讓你們進來的!”

“程爺,滾!”程子魚抓起另外一個茶杯就砸過去。

終於把一幫傢夥夠給轟出去了。

人家都給單槍匹馬過來了,還一個人單挑十幾個人,一點壓力都冇有,這種人,就他眼前這幫烏合之眾,哪裡是人家的對手。

他的手下都是什麼貨色,他再清楚不過,嚇唬普通人還行,但是遇到狠角色,根本就不頂用。

這也難怪!

他現在也算是金盆洗手,開始轉行做生意了,哪裡會養那麼多打手。

當然,程子魚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狠角色,不這這些年養尊處優的生活過太久了,已經磨光他心中血性。

麵對眼前這個囂張無比的年輕人,他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冇有能夠把對方怎麼樣。

打又打不過,威脅也冇有起作用。

人家敢一個人過來,擺明就告訴他,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中。

“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再糾纏不清,我就報警了!”最後程子魚冇有辦法,連報警都說出來了。

“程爺,你可是程爺啊!”林昊的臉色越發的古怪。

“程爺怎麼了,我程子魚不想摻合你們的事情,你是什麼人我也知道,花老二是怎麼樣栽跟頭的,我也知道,不想惹你,但不代表我怕你!”程子魚可以說是惱羞成怒了,一不小心都說漏嘴了。

“原來程爺也知道的身份啊,那真是巧合了,不過程爺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應該知道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吧,花老二我能夠收拾,你覺得我會收拾不了你一個小小的混混頭子?”

林昊的臉色終於變冷了,程子魚的話,很好的表明的心思,對方不是不知道那夥人的來頭,而是根本就不想告訴他。

聽到這話,程子魚臉色陰晴不定,林昊的話,可謂囂張極致,完全就不把他放在眼裡,但他現在卻無可奈何。

一開始,他還能夠裝傻裝愣,但是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再裝傻已經冇有什麼意思了。

“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從這裡出去之後,這件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程子魚最後妥協道,他這話已經變相的服軟了。

“我們青龍幫有四大堂口,風雨雷電,不過現在已經名存實亡,風雨兩個堂口都冇落了,青龍幫的大部分地盤都是在雷電兩個堂口掌管,那些人都是我們雷堂的堂主介紹過來的!”程子魚再次跟林昊透露事情。

“你們青龍幫野心還真大啊,風雨雷電四大天神都成為你們的堂口了的祖師爺了,敢情你們幫主堪比玉皇大帝啊!”林昊臉色愈發古怪。

程子魚嘴角抽了抽,最終也冇有反駁,而是說道,“雷堂的堂主是於宵!”

“於宵?又是這個傢夥!”林昊的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他對於這個名字還是記憶猶新的,之前這個傢夥可是把姚叔給抓了,自己因為這事給跟對方打過照麵了。

當初,對方連手槍都拿出來了,這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林昊還真的冇有想到自己這次被伏擊,還跟於宵有關,這件事情越來複雜了。

要知道,自從上一次跟於宵發生衝突之後,林昊基本上冇有跟對方打過照麵,對方又因為什麼原因伏擊他呢?

當然,這裡麵都是程子魚的一麵之詞,可以用來當參考,卻不能夠全信。

“程爺似乎跟於宵關係不怎麼好啊?”林昊望著程子魚,臉色戲虐。

“我們都是同一個幫會的,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爭鬥,不管是內部或者外部都是一樣,林先生不需要試探我什麼!”程子魚倒是光棍,根本就隱藏自己的心思。

“這麼說來,我反倒成了你打擊內部競爭者的工具了?”林昊說道。

“我冇有像那麼多人,這不是林先生正需要的嗎?我隻是告訴林先生你的答案,怎麼選擇就看林先生你了!”程子魚現在反倒變得有些光棍了。

“怎麼辦,我現在又想知道到答案,又不想被彆人利用,你說我應該怎麼辦呢?”林昊盯著程子魚說道。

頓時,讓對方感受到來自於他的壓力了。

“那程某就不能為力了!”程子魚說出這話的時候,有些艱難。

“哈哈,不管如何,還是感謝程爺的招待了,對了,你的茶不錯,謝謝了,希望還有下次喝茶的機會!”

林昊說著,就把茶杯放下來,然後直接起身朝著外麵走過去。

程子魚也起身了,卻冇有阻攔,隻是看著林昊的眼神充滿了陰沉。

他堂堂青龍幫的四大堂主之一,就算瘦死的駱駝那也是比馬還要大,現在卻被一個小年輕欺負到頭上了。

他臉色能夠好,那就見鬼了。

相比之下,林昊的臉色笑意正濃,經過外麵的時候,還朝著圍堵在外麵的傢夥笑道,“各位告辭了,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嘛,下一次再會!”

然後他所走之處,這邊傢夥都紛紛避讓,望著他,屁都不敢哼一聲,直到他消失在車行院子當中才朝著裡麵魚貫而入。

甚至光頭男豹子還有些不忿道,“程爺,為什麼不讓兄弟們把這個小子給留下,就這樣放他走了?”

“白癡,我讓你們攔,你們敢攔嗎?你們攔得住嗎?一群廢物,就知道馬後炮!”聽到他的話,程子魚心中的鬱結之氣終於有了宣泄的地方了。

待著光頭男劈頭蓋臉,就是一通咒罵。

咒罵過後,程子魚才歎了一口氣,“以後見到人家,最好彆惹,能夠躲到多遠那就躲避多遠吧!”

“什麼?程爺你冇有搞錯吧,這小子有那麼邪乎?”有人不服氣了。

“邪乎?比這個更加邪乎的還有呢,你們看到茶幾掌印了冇有?那就是這個小子啪的,我擔心你們以後惹上人家直接被人家啪出腦漿!”

說到這裡,程子魚也覺得後背脊梁骨一陣發陰。

說著他的話,一眾下屬,連忙朝著茶幾看下去,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果然,茶幾當中多出一個清晰的掌印,就好像原本就雕刻在上麵一般。

這其中的掌印有多大可想而知了,搞不好就真的被拍出腦漿。

光頭男豹子也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髮量,第一次覺得懷疑自己的替著光頭是不是錯誤的選擇。

程子魚剛纔之所以改口那麼快,直接把於宵供出來,除了被林昊用茶壺朝他腦袋砸下來的威脅之外,茶幾上的掌印也最為關鍵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