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鬆下建築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已經是林昊第二次當自己手下的麵用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雖說鬆下建築知道自己的實力,跟林昊他們相比可能相差許多,但是如此這般的不給自己的麵子,鬆下建築也覺得即將要到達爆發的邊緣。

“我已經不止一次的跟你表達出了我的誠意,但是你卻依舊這般的給臉不要臉,那麼就休怪我手下無情了。”林昊說話的同時,一股強大的殺機向著鬆下建築瀰漫了過去。

此時鬆下建築,隻感覺自己彷彿瀕臨著死亡的邊緣,似乎下一秒自己的生命就會消失。

鬆下建築業的咽口水,看著林昊一副要殺人的樣子,最終還是選擇了屈服:“有什麼需要我做的,你就隻管吩咐好了。”

鬆下建築做出如此的決定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畢竟麵臨著山田組的壓力,此時林昊給出來的威脅纔是更加的直接的。

“很簡單,那就是我需要你直接把我帶到你們會場之中,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去做了。”

林昊這才收回了自己手中的短刀,笑著點了點頭,算是對於鬆下建築的做法表示滿意。

“真的僅僅隻需要做這些事情嗎?難道就不用做點彆的?”鬆下建築,一臉的難以置信,在他的眼中看來林昊居然找到了掌控自己的機會,那麼自然是不會這般的,輕易就放過自己。

鬆下建築,覺得林昊怎麼的也要讓自己派出一定的兵力,然後去對付山田組之類的人,畢竟就算是林昊在會議之中直接殺死了山田組的高層,但是那麼強大的幫會,也不會僅僅因為幾個高層人員的死亡就頃刻間灰飛煙滅。

“至於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去操心了,這一次不僅僅是我們神話傭兵團的成員,甚至於連白熊傭兵團的人也會參與進來。”像你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使得鬆下建築蓮生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情。

“還會有白熊傭兵團的人!”此時鬆下建築,算是明白為什麼林昊他們會如此的認定了,如果真的是世界上排名前兩名的兩大傭兵團聯合的話,那麼想要對付山田組,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看來這一次,我也許真的能夠找到一些機會了。”想明白這一點鬆下建築非但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對著林昊表達了自己的忠誠。

林昊看了一眼鬆下建築,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放心吧,在我這一次成功消滅了山田組之後,我會派出一定的人手去幫助你,至少在這個國家之中占據一席之地。”

“既然如此,那麼就非常感謝林昊先生。”鬆下建築站起身來,對著林昊彎腰鞠躬。

如果這一次真的能夠按照林昊所說的那般,在消滅了三天組織後,並且會派出兩大傭兵團的力量來幫助自己的話,那麼鬆下建築至少成為這個國家的第二大幫會就不會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想到這裡鬆下建築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如果真的那樣的話,那麼什麼狗屁山田組的命令,鬆下建築就可以完全不顧了,看著鬆下建築蓮生的神情,向羽笑著點了點頭,這也是林昊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

實際上林昊剛剛所說的話,也並非是在欺騙鬆下建築,如果在林昊的選擇之中,他倒是寧願選擇一個相對於比較容易控製的人,來擔當這個國家hei道之中一個比較重要的角色,這樣的話就可以隨時隨地掌控住他的動向。

林昊自然一點,也不擔心鬆下建築會在重要的時候來背叛自己,畢竟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的陰謀詭計也都會變得如此的蒼白無力。

“不過林昊先生正常來說,就算是三天組召開了我們這個國家的hei道會議,但是像我這個級彆的幫會,根本就冇有資格去參與到內部的會議之中,因此我也冇有辦法帶你去直接見到山田組他們這些核心成員。”

鬆下建築蓮生的神情,忽然之間變得有些鬱悶,如果這一次冇有辦法帶林昊他們直接接觸到山田組的核心成員的話,那麼也就冇有任何的意義了,而且這一次烈馬會的老大被殺三天族恐怕也會將懷疑的目光弄到自己的身上。

一個不小心的話,山田組很容易就會調查出自己身邊跟著這些所謂陌生的麵孔。到時候恐怕還冇有等到林昊他們對山田組出手,自己就先會背山田組他們派人給剿滅了。

“放心吧,這一點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有了相對的對策。”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鬆下建築說道:“我想最近山田組跟黑龍會之間的摩擦應該不少吧。”

鬆下建築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林昊一樣,不知道林昊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問題,但還是誠實的點了點頭。

“因為之前您的所作所為,黑龍會的實力大幅度縮減兩大創始家族被滅,因此黑龍會的地位自然遭受到了山田組的挑戰。最近一段時間,山田組跟黑龍會的摩擦卻也有一定的減少,因為山田組準備全方麵對你開戰。”

鬆下建築說到後麵聲音變得越來越小,畢竟其中有些事情鬆下建築可不知道會不會刺激到林昊那根神經,如果一個不小心使得自己遭受的無妄之災,那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咱們就給他加一些佐料好了。”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轉過頭看著鬆下建築說:“我想你應該很清楚附近一個黑龍會的據點吧,告訴我,我們過去轉一轉。”

“我說林昊先生,你到底要做什麼?”聽到黑龍會這三個字鬆下建築,不由得冷汗直流,要知道黑龍會可是這個國家之中實力最為強悍的幫會啊。

就連山田組曾經也不敢跟黑龍會過多的摩擦,也僅僅敢接住黑龍會最為贏弱的時期占一點便宜罷了,最近這段時間三天組的高層也開始跟黑龍會是好,並且將之前所搶奪過來的地盤全部都返還了回去,為的就是不希望在自己跟神話傭兵團開戰的時候,遭受到黑龍會的攻擊。

林昊他們現在去找黑龍會的麻煩,鬆下建築怎麼也想不出來林昊這個傢夥究竟是怎麼想的。

“咱們要是想要對付山田組的話,為了更保險一點,那就隻好讓他們兩家在互相爭鬥一下。”

說完這句話林昊對著周圍的人擺了擺手,轉過頭看向德雷克沃夫:“現在你就立刻安排你們班熊傭兵團的成員,到咱們約定的那個地點聚集吧,對了彆忘了把你們的武器都帶上,既然玩的話咱們就玩的大一點。”

“好的,林昊先生,我知道該怎麼做。”德雷克洛夫看著林昊神情堅定的點了點頭,在最近這段時間的接觸下來德雷科沃夫清楚的感覺到林昊這個傢夥深藏不露。

此時德裡克霍弗可以說是完全聽從林昊的安排,去做任何一件事情,因為德雷克沃夫發現,無論是在人員安排或者是在其他方麵的事情,他都冇有辦法去和林昊相比。

“怎麼樣?我想晚上你應該願意跟我去溜達溜達吧。”林昊看著一旁的鬆下建築,笑著說道,雖說是在詢問,但是話語之中卻透露出難以拒絕的命令的口吻。

“我倒是想說不去,但這不是自己找死嗎?”鬆下建築,心中無比不爽的說道,但臉上依舊是神情恭敬的點了點頭。

“這裡就是黑龍會旗下的一間酒店,可以說是人滿為患,有時他最為掙錢的地方。”

在鬆下建築的帶領之下,林昊他們來到了一間酒店的門前,這間酒店差不多有七八層的高度,在酒店的門口停著許許多多的名貴汽車,就算是大廳之中也是坐滿了人。

“想來這間酒店的味道應該很不錯啊,那麼咱們就先在這裡填飽肚子再說吧。”林昊臉上露出了一副嬉笑的樣子,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來這裡有找茬,反而像是真正的來吃飯的。

說完這句話,林昊便向著酒店的方向走了過去,跟在他身後的鬆下建築臉上帶著無奈的心情搖了搖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這就是真正的強者嗎?這樣的風範,恐怕是我這一輩子都冇有辦法做到的吧。”

鬆下建築隨後便也跟著走了進去,此時的她覺得自己當初所做的決定是多麼的明智,他彷彿看到自己跟在林昊的身後,可能真的能夠成就一番事業。

“幾位先生,請問你們需要點點什麼?”在林昊他們坐進大廳的餐桌上之後,便有一個服務員來到了這裡。

“把你們這裡所有好吃的全部都給我端上來。”在林昊的授意之下,鬆下建築故意做出一副大方的樣子,大聲的喊道。

鬆下建築的話,不由得讓服務員愣在了原地,這間酒店的菜肴有著相當的美味,因此價格自然也不會便宜到哪裡去,但實在是很難相信眼前的這些傢夥竟然有這麼多的錢。

看到服務員冇有什麼反應,坐在一旁的克裡斯故意做出一副不滿的神情,厲聲說道:“怎麼難道你冇有聽見我的話嗎?”

“好的,幾位先生,我現在就去。”不得不說,這個國家的人對於西方的麵孔有著本能的好感,因此在聽到克裡斯說話之後便立刻去安排菜準備著。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