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剛纔還叫那麼大的聲音,現在冇事,你騙誰呢?”林昊不相信。

這丫頭,昨天可是被推倒扭傷腳踝的,今天再次被推倒一次,絕對是舊傷複發,這也是他之前暴怒毆打兩個倒黴的保鏢的原因之一。

卻冇有想到李婭漲紅著臉,最終憋出兩個字,“裝的!”

“啥?”林昊瞪圓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這姑娘。

還姑娘,還有這樣的心機。

“問那麼多乾什麼,這是我們女孩子是私事,麻煩你不要那麼八卦好不好?”姚詩雅連忙打斷林昊,說著就要把李婭拉走。

“姚詩雅,你給我站住,是不是你出的餿主意?”林昊的聲音不自覺的提升。

李婭冇有這種心機,但是如果是姚詩雅的話,那絕對是有的,自己這個便宜妹妹,是什麼樣的性子,林昊可是一清二楚。

她還真性啊,直接給自己的來一招暗度陳倉,然後又來一個瞞天過海,把自己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還冇有等姚詩雅說話,林昊就一臉痛心疾首的望著她,“姚詩雅,你真行啊,連我都耍得團團轉!”

“誰耍你了,如果不是我跟小婭幫忙,你能夠逞著威風,把人家欺負成這樣?我幫你,你還不感激就算了,還吼著我們,林昊你是不是男人!”姚詩雅振振有詞道。

“啥,我不是男人,我還成我的錯了?”林昊一臉無語。

“當然是你的錯了,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在璐姐表情耍這種卑劣的手段,璐姐可是我的偶像呢,你這個混蛋,我們為了給你出氣,才這樣豁出去,你還吼我們,不是你的錯,是誰的錯!”這丫頭說到這裡,還一臉委屈。

當然,這份委屈的水分有多大,隻要不瞎,都能夠看出來。

“你行,好演技啊,不愧是天後的腦殘粉!”林昊也隻能豎起拇指。

這丫頭還真的行啊,剛纔還跟自己說什麼璐姐感動了多少人,璐姐怎麼怎麼樣,冇有想到她剛纔拉著李婭過去,就是了演這一齣戲。

然後望向李婭,“丫頭,你學壞了,既然學會碰瓷!”

李婭的臉蛋就更加的漲紅,就跟那種嬌豔欲滴玫瑰一般,水嫩的很。

“林昊,你可不要流氓!”姚詩雅狠狠的瞪著他,把李婭護著身後,不過說到最後,她也笑了。

“你什麼意思,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是不能夠侮辱我的人格,姚詩雅,你太過分了,不要忘記,我是你哥!”林昊大聲說道。

“就大一歲!”姚詩雅嘀咕道。

卻被林昊聽到了,“一歲也是大,一歲就不能夠當你哥了,一個小時一分鐘,那也是大!”

“閉嘴!”結果也不知道那一句話,惹怒這丫頭,開始翻臉了。

估計哥哥妹妹這話題,真的成了這丫頭的禁忌了。

李婭低著頭,不說話。

隻要她不瞎就看出姚詩雅跟林昊兩人之間,這個兄妹關係古怪的很。

首先姓氏就不對,不過姓氏也不是判定這個玩意的唯一標準,兄妹兩人,各隨父母姓都很正常嘛。

不過李婭很顯然感覺出來,自己這個學姐對於林大哥的關心超乎正常的兄妹範疇。

這個時候,酒店大廳之中,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林先生,又見麵了!”

林抬頭,果然,看到陸錚出現酒店大廳當中,跟在他的身後就是張峰還有楊守光。

陸錚堂堂一個濱江第一副shi長的秘書,未來的市府第一大秘,他這樣的身後足夠兩人慢了半步跟在後麵了。

“陸秘書來了,真的是太麻煩你了!”林昊也客氣的打著招呼。

“哪裡有什麼麻煩,應該的,都是為shi長服務!”陸錚笑著,然後朝著姚詩雅打招呼,“詩雅也在呢!”

“陸秘書好!”姚詩雅說道。

“叫什麼陸秘書,叫陸大哥!”陸錚佯怒道。

這傢夥還真的是一個八麵玲瓏的主,除了跟姚詩雅打招呼之外,還朝著李婭點了點頭,他雖然不認識李婭,但是站在林昊身邊的女人,就不簡單,經常在領導身邊工作,心思細膩的他,也不會冷落任何一個人。

相互招呼完畢之後,陸錚才說明來意,“唐shi長聽說你跟唐女士之間發生點誤會,所以特意讓我過來調停一下!”

“陸秘書來晚了,唐女士還有何小姐他們都離開了!”林昊指著外麵的已經散去的人說道。

“哈哈,我是特意過來找你的,唐女士她們我也不認識啊,再說,唐shi長說是調停,還是讓我過來給帶一份小禮物的!”陸錚笑著說道。

“小禮物?”林昊疑惑道。

“其實也冇有什麼,今天晚上何小姐的演唱會,市政府那邊有幾張入場券,特意讓送過來給你!”陸錚說道。

“給我送演唱會的入場券?這個不合適吧?”林昊冇有第一時間去收,他又不是何璐的腦殘粉,拿什麼入場券啊,有時間去聽這個女人唱歌,還不如回家睡大覺呢。

“謝謝,陸大哥!”

結果他不收,姚詩雅就幫著他接過來了。

林昊狠狠的過去,結果這丫頭會回瞪過來,還哼哼的兩下。

行,現在姑娘大,也由不得哥了。

不過一些客氣話還是要說的,“陸錚你把票都給我們送過來了,那你怎麼辦啊?”

陸錚笑道,“這些票,可是唐shi長的,他跟愛人冇有時間去看演唱會,特意送給你呢,唐shi長說了,你跟何璐小姐存在誤會,那是你還不足夠瞭解她,所以特意推薦你去聽聽演唱會,增加彼此的瞭解呢!”

“什麼?冇有搞錯吧!”林昊多少有些無語了。

“怎麼會搞錯呢,唐shi長的原話就是這樣的,難不成林先生還以為我是在騙你!”陸錚說道。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林昊還能夠說什麼,隻好說道,“那謝謝陸秘書了,還特意讓你跑過來一趟,真的是太麻煩了!”

“麻煩倒是冇有,就是何小姐的粉絲太熱情了,來了一會,都被堵在外麵了,好了,不打擾林先生你的工作了,shi長還在辦公室等著我呢,我先回去了!”陸錚說道。

“真的是太麻煩您了!”說著,林昊就跟著把對方送出去。

卻被陸錚攔住了,“留步!”

“冇事,我們正好一塊出去!”林昊不由分說把對方送出酒店大門。

這個時候,外麵的腦殘粉已經散去了,酒店的外麵一片狼藉,瓶瓶罐罐,垃圾扔的一大堆。

酒店外麵待了那麼多人,就算一個人扔了一張廢紙,也能夠把整個酒店外麵的空地弄成垃圾場。

讓林昊不得不再一次感慨這個女人的魅力。

一眾人把陸錚送離開酒店之後,林昊也冇有打算在這裡久留,反正事情都弄成一團糟了,何璐都離開了,留在這裡也冇有什麼用處。

張峰倒是有些抱歉,“林先生,真的對不起,王亮那個混蛋有些衝動,我給你的道歉,保證把他開除!”

“不用,他也算儘心儘責了,不管怎麼說,今天還是要感謝張總的幫忙了,也希望張總不要責怪我今天的任性,我這個人脾氣有些急,所以難免會衝動!”林昊說道。

“林先生說的是哪裡的話!”張峰嘴上客氣道,心中卻感慨不已。

這位爺,也很好說話嘛,當然,他也知道對方好不好說話還是分對象,也慶幸自己之前的選擇,不然現在被抬到醫院的就不是保安經理王亮,說不定就是他了。

當然感謝完張峰,那麼剩下的最後一個功臣楊守光肯定也不能夠落下。

“今天楊隊長辛苦了!”

“都是為人民服務嘛!”

楊守光說著,也哈哈大笑,然後說道,“林先生,可是把咱們男人的氣概展示的淋漓儘致呢!”

“楊隊長,說笑了,啥男子漢氣概啊,就是會一些下三濫的手段而已,不把楊隊你請去喝茶已經感恩戴德了!”林昊也知道他打趣,笑嗬嗬的應付過去了。

“林先生,你是在我的臉呢,誰敢請你這尊大佛到局裡啊!”

想想也是,何璐這種女人,都大紅大紫到這種程度了。

還那麼有個性。

冇有一點背景誰也不信,還相傳這女人就是某個大佬的肉臠,這樣的女人,林昊說不給麵子就不給麵子。

不是真男人是什麼。

當然這種玩笑,開開一下就行,也不能夠太過分,楊守光也把這種開玩笑當做跟林昊拉近距離的一種方式。

今天的在酒店鬨的這一出,隻要不是瞎子,都知道林昊的身份不簡單。

可是他們哪裡知道,林昊屁的背景都冇有。

當然,真要說林昊一點背景都冇有,那也不見得,其他他現在身後就站在唐家還有鬱雨晨,還因為鬱雨晨的關係認識淩映雪跟陸媛媛,濱江的四大美女,認識其三,這可不是普通的男人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楊守光對於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是姚詩雅聽到這些話之後,臉色相當的不好,還在跟楊守光調侃的林昊,也覺得後背脊梁骨一陣反應。

有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