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電話打過來的不是彆人,正是唐建業。

這個時候,唐建業打電話過來,用意就不言而喻了。

鬱雨晨的電話,他可以掛掉,但是對於唐建業,林昊肯定就不能夠那麼隨意了。

“唐shi長?”林昊接通電話,態度好算恭敬。

“小林啊,我說了多少遍了,以後要叫唐叔叔,對了,你現在是不是在宮廷酒店啊?”唐建業開門見山。

“呃,唐叔叔也知道?”林昊裝傻裝愣。

這個時候,他再傻也知道剛纔唐婉的電話是給誰打了。

還真的冇有想到唐婉這女人,能夠把唐建業這尊佛給搬出來。

“小林,給唐叔叔一個麵子,今天的事情先這樣,一會我讓陸秘書過去處理,你看怎麼樣?”手機當中再次傳來唐建業的聲音。

話都說等這個份上了,林昊哪裡還有不答應的道理呢,“唐叔叔說的是哪裡的話,今天就是一個誤會,既然唐叔叔你都親自打電話過來,肯定冇有問題啊,隻是冇有想到唐女士會認識唐叔叔呢!”

結果說完這話,林昊就傻眼了,因為他纔想起來,唐建業姓唐,唐婉也姓唐。

我去,真是日了狗了!

不會是一家人吧?

不過唐建業在電話裡麵冇有解釋,而是說道,“這事情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你過幾天抽空過來家裡一下吧,老爺子前幾天還唸叨你呢,嗯,先這樣我掛了,一會讓小陸過去找你!”

林昊聽到手機當中的忙音,不禁有些古怪。

不管唐建業跟唐婉是不是一家子,這個關係都差到哪裡去,不然怎麼會在如此斷的時間就把電話打他的手機上了呢。

隻是林昊多少有些鬱悶,鬱雨晨剛纔打電話過來,多少可以理解。

畢竟天雨集團這邊除他之外,還有姚詩雅跟李婭這兩個姑娘,兩女都能夠聯絡上鬱雨晨。

李婭就不說了,作為鬱雨晨的秘書,事情弄成這樣,她通知對方也可以理解,姚詩雅當然也能夠暗自通知鬱雨晨,要知道,前段時間,這丫頭可是雨晨姐雨晨姐的叫,雖然因為林昊被扇巴掌的事情讓她對於鬱雨晨多有埋怨,但是她還留在天雨集團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可是唐建業不一樣啊,剛纔唐婉打電話的時候,他可聽的一清二楚,唐婉根本就不告訴對方,是自己在為難對方。

好吧,現在想這些也白費,唐建業既然跟唐婉有聯絡,那麼肯定知道唐婉入駐宮廷酒店,說不得昨天他跟何璐她們之間發生的矛盾,唐婉也捅到唐建業那邊去了呢。

不管怎麼樣,現在唐建業的電話都打過來了,林昊還想繼續為難何璐她們,顯然是不可能了。

林昊有些鬱悶的放下電話,正好對上唐婉有些戲虐的眼神,那模樣,似乎在說,“怎麼樣,小子,你最終還是需要讓開吧!”

肖芳也是一臉得意,看到林昊接到電話之後,鬱悶的模樣,這個丫頭心中就暗自高興。

倒是何璐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瞥了一眼林昊之後,也不再看著他,似乎多看一眼,都會倒胃口一般。

轉身朝著唐婉說道,“唐姨,我們走!”

然後就率先朝著前麵走過去。

看著何璐率先走出去,張峰跟楊守光才反應過來,“都跟上!”張峰率先朝著大廳聚集的保安揮手示意。

楊守光也朝著林昊說一聲抱歉,就開始朝著前麵跑過去。

兩人這個時候,都冇有辦法待在原地,何璐的影響力有多大,他們當然知道,如果不早點安排人過去維持秩序,那麼一會要是出點踩踏事件,那麼事情就大發了。

不過離開之前,對於林昊的禮節也不能夠免,人家何璐是大明星,可以不甩林昊,但是剛纔林昊跟唐建業對話,他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一開始就喊唐shi長,最後轉口喊唐叔叔,那關係就可想而知了。

唐shi長,濱江市,有多少個唐shi長,普通點的市民可能不知道,但是到了張峰跟楊守光這樣的身份,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誰也冇有想到,林昊還跟唐副shi長有這樣的關係。

不過想想也正常,如果不是這樣,林先生怎麼可能表現出那麼強勢呢。

至於,為什麼在唐shi長打電話過來之後,林昊會選擇退讓,就不是他們應該知道了。

隨著何璐一行人的離開,原本還喧鬨無比的酒店大廳,變得冷請無比。

因為不僅何璐以及隨行的助理離開了,連張峰也親自帶著酒店的保安以及工作人員去維持秩序,楊守光也需要帶著其他的警察加入其中。

可以說整個酒店大廳,最閒的人就是林昊跟姚詩雅李婭倆女了。

“剛纔是唐shi長來電話?”姚詩雅等眾人離開之後,才問道。

“對啊,不然你以為隨便來一些阿貓阿狗就能夠把我打發走?”林昊說到這話,多少有些鬱悶。

唐建業一個電話,就壞了他的好事。

當然,他之所以把何璐她們攔下來,也不是要強迫她們跟天雨集團簽訂代言合同,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就太流氓了。

這種做法跟花老二有什麼區彆呢,他剛纔的行動單純就是想噁心這高傲的女人。

誰讓之前她們讓他乾等了一個多小事情。

姚詩雅跟李婭被推倒,就是導火線了。

聽到他的話,姚詩雅也瞪圓了眼睛,“剛纔何小姐的經紀人也姓唐,唐shi長也姓唐,你說他們會不會是一家人啊?”

“我哪裡知道!”林昊更加鬱悶了,之前也冇有聽說過唐老還有一個閨女啊。

不過真的有,那麼唐婉這個年紀也說的過去,這女人最起碼不少於三十五了。

說不定四十也有,就是麵容保養的相當好,皮膚不至於吹彈可破,但也是光滑細嫩,充滿了光澤。

當然,現在不是談論這些的事情。

可是他不想談論,偏偏人繼續剛纔的話題,“現在怎麼辦?怎麼還有唐shi長啊!”

說這話的人,是李婭,很顯然,他是不知道唐建業跟林昊的關係,聽到shi長都出動了,臉色變得有些慘白。

姚詩雅連忙安慰她,“不用擔心,這些你林大哥都可以搞定,反正都是他闖出來的禍,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林昊有些無語,“丫頭,你可真冇有良心,剛纔要不是你衝出去,我哪裡需要那麼被動啊!”

“林昊,你還是不是男人!”姚詩雅有些惱羞成怒。

“啊哈,外麵的人真多,這女人人氣還真的不錯!”林昊生硬的轉移話題。

不過聽到他的話,姚詩雅也不再糾結,他是不是男人的問題,有些得意的說道,“那當然,這這一次濱江的演唱會,可是璐姐告彆歌壇十年之後的首次迴歸的演唱會,當然火爆了!”

“什麼告彆歌壇首次迴歸啊,還不是看在現在開演唱會賺錢了,過來濱江圈錢,也就是你們這種腦殘粉,會去看!”林昊的話有些酸。

冇有辦法,酒店外麵這幫傢夥的瘋狂,也讓他咋舌。

也難怪鬱雨晨會堅持讓她代言,瞧人家這人氣,確實可以壓倒一切。

還彆說,外麵的粉絲確實瘋狂,何璐剛剛走出酒店的大門,就聽到外麵傳來山呼海嘯般的叫喊聲。

“何璐,我們愛你!”

“女神,女神,看過來這裡!”

“……”

反正不是璐姐,就是女神的叫著,演唱會還冇有開始,僅僅是走出一個酒店,這幫傢夥就那麼瘋狂了,如果是在晚上體育館的演唱會現場,那瘋狂的勁頭就可想而知了。

也難怪警方會把楊守光這樣一個刑警隊副隊長過來酒店這邊維持秩序。

說不得到體育館的話,市政府這邊肯定要把武警抽調出來。

林昊順著外麵的叫喊聲望過去,果然看到何璐在一眾保安警察的護送之中,走上了停靠在酒店外麵的房車。

而且還是豪華的奔馳房車。

這種高達數百萬的奔馳斯賓特房車,還真的不是一般女星能夠坐的起的。

這女人這排場還真的不是一般。

當然,這也不是林昊應該羨慕的,望著鑽入車子之後,還在追著房車跑粉絲,林昊也有些無語,“有必要那麼瘋狂嗎?”

“那是你不知道璐姐的歌還有影視作品感動了多少人!”姚詩雅說道。

“也感動到了你這個丫頭了?一首歌或者一部電影的成功,離不開幕後團隊,她隻是被推出台前的女人,你冇有看到剛纔她的保鏢是怎麼對你們的了?”林昊有些無語的說道。

“那是她的隨行保鏢,這些保鏢都是很冇有素質的,你不知道又一次電影釋出會,璐姐因為維護粉絲,還跟保鏢發生過沖突呢!”姚詩雅振振有詞道。

“我懶得跟你這樣的腦殘粉說話!”林昊鬱悶的都有些吐血。

想想也是,跟這樣一個冇有理智的腦殘粉說話,真的被拉低智商了,隻好望向李婭,“怎麼樣?剛纔腿有扭到了?給我看看!”

冇有想到李婭卻搖了搖頭,“冇事,不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