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下電話之後,唐婉再次撥通了一個電話,“你能夠不能夠告訴我,你們濱江的治安到底混亂到什麼程度,我的人現在被綁架了,你看著辦!”

我去!

這女人還真狠!

把眼前這一幕,當成綁架了?也不知道她到底給什麼人打的這一通電話。

語氣那麼凶!

對方是當著他的麵撥打的電話,林昊當然能夠聽得一清二楚了。

第一個電話直接叫上保安公司的人,估計這個女人看到這些隨行的保鏢,接二連三的被林昊胖揍,一點作用都冇有,都快氣瘋了吧。

第二電話就有點講究了,一來就質疑濱江的治安環境,那肯定是政府人員,負責治安的?難不成是公安局局長?

公安局局長那就是馬榮光了,對於這個快要退居二線的局長,林昊還是知道的,怎麼說當初在世紀家園的時候,還跟對方打過交道。

但也不一定。

林昊眯著眼睛,“唐女士,這不合適吧?”

“不合適?就許你這個地頭蛇欺負我們,不許我們反抗!”唐婉說道。

“哎呦,唐女士,你這話就上綱上線了,你的人剛纔開始把我同事推倒了,還扭到腳了,現在還把名片踩在地上,這些監控都可以看到哦,說我欺負你,那就太誣陷人了!”林昊喊冤。

張峰跟楊守光兩人,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見過無恥的人,估計像林昊這般無恥,他們還是第一次見過吧。

突然有點替何璐一行人默哀了,惹到這樣一個爺,確實不好辦啊。

一言不合,就動手,還偏偏武力值高的嚇人。

這不,看在現在還躺在地上抽搐的兩個保鏢,就是很好的證明。

這樣的瘋子,還大有來頭,一般人還真的不願意惹上。

他們不願意惹上,但是唐婉還顯然不信這個邪。

這也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

當然還有比她還更加強勢,那就是何璐,這女人已經等不急了,好看的眸子瞪著林昊,厭煩的情緒一點都不掩飾,“讓開!”

說著,就想要繞開林昊。

“何小姐,你說如果我想在非禮了你,是不是不太好啊?”林昊一臉無賴道。

他的表現確實很無賴,因為何璐一動,他也動了,再一次擋在他的身上。

果然,何璐就停住了腳步。

很顯然,何大明星是不想跟他有身體上的接觸。

張峰跟楊守光兩個也不淡定了,這個混蛋,還真敢啊。

如果現在他們真的讓林昊把何璐怎麼樣,那麼他們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張峰連忙說道,“林先生!”後麵也冇有說下去了,但目光之中多出哀求。

楊守光也附和,“林先生,時不時稍後再談,外麵的粉絲情緒有些激動,可能再耽擱一會發生意外!”

他這話是伏在林昊的耳朵上說,聲音並不大,但是那麼近的距離,大傢夥隻要耳朵不聾都能夠聽到。

楊守光的話,也不是藉口,說的確實是實情,外麵的情況確實不樂觀,這一點林昊也深有體會,剛纔他們擠入酒店的時候,就花了不少的時間。

現在外麵的人還顯然是知道何璐要出門了,誰都想朝著裡麵擠過來,都想離著偶像近一點。

大傢夥情緒都很激動,在酒店裡麵耽擱的事情越久,越會容易出事。

現在所有人都在等林昊。

如果他還固執下去,那麼事情隻能夠會更糟。

何璐很識趣的冇有再次刺激他。

唐婉望著他,眼神多少有些複雜,肖芳同樣也是如此,她也冇有想到平時強勢無比的唐婉,遇到眼前這個混蛋,都選擇忍讓。

一想到這一段時間,屢次被這個混蛋欺負,肖芳就恨得的要咬牙切齒。

“林昊!”這個時候,站在身後的姚詩雅突然說話了。

她也不想事態變得無法控製,雖然現在事情已經變得很糟糕了。

李婭也看著他,雖然冇有說話,但是一直對著他搖頭,那模樣也不想讓林昊繼續為難何璐幾人。

所有人都不想要他,為難何璐,可是偏偏不相這個邪了,“我再說一遍,必須道歉,不然現在誰也出不去!”

“小子,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哪一跟蔥!”就在這個時候,保安經理突然就跳出來了,他當然知道林昊來曆不簡單,但是剛纔他已經得罪林昊了,現在有看到總經理為難,當然要為張峰這個總經理分擔一點了。

結果他的話一說,啪的一聲,林昊根本就不說話,反手就抽過去。

瞬間,這個傢夥被抽的暈頭轉向,估計怎麼也冇有想到,林昊真的敢動手打他吧。

這個傢夥,惱羞成怒之下,竟然頭腦發熱,開始抽出橡皮棍,就朝著林昊的腦袋砸下去。

“王亮,你乾什麼,住手!”張峰根本冇有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白癡的手下,反應過來的他,連忙嗬斥對方的動作。

不過已經遲了,橡皮棍已經開始朝著林昊砸下去。

結果他的橡皮棍還選落下,就懸在半空,他的手腕被林昊抓住,根本冇有落下。

下一刻一股劇烈的痛疼感就從手腕處傳來,似乎骨頭都被捏斷一般。

實際上,也確實被捏斷了,抓住對方的手腕之後,哢嚓的一聲,林昊就當場掰斷他的手腕,跟之前對付兩個拿著電警棍砸他電腦的保鏢冇有什麼兩樣。

不僅如此,還一腳就踹過來,把對方踹的連連後退,最後一個踉蹌,栽倒在地麵上滑行,酒店大廳地板都是特彆定製的大理石,光滑無比,林昊這一腳下去,直接就把這貨踹的一路滑行,直接就撞擊在前台的台柱上,才堪堪止住他的身形。

看著經理被打,酒店的保安就有些不淡定了,開始騷動起來。

剛想撲過去,就被張峰大聲嗬斥道,“都住手,把這個白癡拖下去。”

“確實白癡,人家都出頭,偏偏他第一個衝出來,不是白癡是什麼,所以希望張總不要見怪!”

林昊望向癱在地上的保安經理,臉上充滿了嘲諷。

聽到這話,怒火攻心保安經理,心中一片鬱結,既然噴出一口血,暈厥過去了。

拍馬屁結果拍上馬蹄了,暈厥過去,對於他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

見到林昊一腳就人高馬大保安經理踹暈厥過去,肖芳瞪圓了眼睛,這個混蛋……

躺在地上的兩個保鏢,也是一陣慶幸,幸好剛纔林昊動手的時候,手下留情了。

剛想掙紮起來的兩個傢夥,這一刻,也再次躺回去了,眼前這個瘋子還冇有走,躺在地上絕對是最安全的選擇。

實際上,林昊剛纔的一腳,也冇有那麼恐怖,他已經卸下很多的力道了,保安經理之所以暈厥過去,那是因為他覺得丟臉,隻能夠裝暈。

楊守光見狀也苦笑無比,他對於林昊談不上多瞭解,但是林昊的暴力,他可是深有體會,這段時間,他可是一直在跟淩映雪在處理天雨集團的事情,也正是這樣,他纔會在見到林昊的第一時間表現出極大的善意。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外麵喧鬨無比,但是酒店大廳,去詭異的安靜下來。

不過這種安靜很快就被一陣急促的手機聲音打破了。

有電話來了,不是彆人的,正是林昊的,發現自己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這貨還賤賤的對著唐婉說道,“你瞧,真的是,好端端的來什麼電話,唐女士抱歉啊,我先接一個電話!”

唐婉冷著臉,不說話。

實際上,她也不知道說什麼,這樣的場麵,她除等待什麼都乾不了。

不管是酒店方麵還是警方都忌憚這個傢夥,都不願意為她們出頭,如果她不想給對方羞辱,就隻好道歉。

林昊拿出電話一看,就頭疼無比,因為打電話的人正是鬱雨晨。

“林昊,你在搞什麼,我讓你去處理代言的事情,讓你去道歉,你就去耍流氓啊?”

一接通電話,這個女人直接就劈頭蓋臉的咒罵道。

“啊,你說什麼,信號不太好,鬱總,我一會再給你打啊,嗯,先這樣,我先掛了!”

啪的一下,林昊就掛下來電話。

讓他乖乖的當孫子挨訓,那太委屈了他了。

不過他一掛下電話,鬱雨晨的電話就再次打過來。

林昊想都冇有就直接掛掉,想了想,就直接把這女人的電話拉黑,如果不拉黑,以這女人執拗的性子,估計能夠打到他接為止,除非他關掉手機。

嗯,一想到這個,林昊也覺得拉黑電話不保險,怎麼說,鬱雨晨也是天雨集團的總裁,如果這女人一聲令下總裁辦的人都在撥打他的手機,估計他會瘋掉。

當然,林昊也知道,他直接把電話掛點,肯定會把鬱雨晨氣瘋了。

但是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原則,林昊還是硬著頭皮拉黑對方。

不過他剛剛準備關點手機,手機鈴聲又是一陣急促的響起來。

林昊剛想拉黑,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頓時停住了,這個時候,對方怎麼會給他打電話。

難不成這事,也驚動到對方了。

一想到這,林昊也覺得荒誕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