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唐婉都發話了,由不得他們遲疑,當即就朝著林昊包圍過來。

而唐婉則跟何璐繼續朝著前麵走,根本不再理會林昊,似乎要把當成跳梁小醜一般。

不過她們還冇有走幾步,身後就傳來嘭嘭的兩聲巨響。

一轉身過去,唐婉多少有些愕然。

因為他們隨行的兩個保鏢,此刻就在林昊踩著躺在地板上。

這一幕,讓唐婉瞪圓了眼睛,她根本就不知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不知道,其他人卻看得一清二楚,實際上,林昊也冇有乾什麼,就是兩個保鏢包圍過來,想要動手,就被他撞過去,當即就把其中一個傢夥撞飛了。

似乎他的身子就跟柱子一般,充滿了力量,第二個傢夥還好一點,因為他衝過來,林昊就迴避出去,直接就砸在他的腹部上,然後收起肘部,直接就砸他的背後上。

頓時這個傢夥就弓著身子癱在地上了。

嗯,說他還一點,那是他能夠扛著林昊的三招才癱在地上,比之前撞擊被林昊用肩膀撞飛的傢夥靠譜多了。

當然,後者比前者更加的淒慘。

誰他捱揍了三次呢!

也算是他倒黴,誰讓他之前戲弄了林昊又扔掉了姚詩雅的名片呢,不拿他來開刀,還拿著誰的呢。

兩個倒黴的傢夥,就算癱在地上了,依舊冇有辦法阻擋住林昊的腳步。

所以很快,他有擋在何璐的麵前,這一次,他也無視何璐,而是把目光放在唐婉的身上,“既然剛纔那兩位先生寧願躺在地上也不願意撿起名片跟道歉,那麼這件事情唐女士來代勞如何?”

“你確定讓我跟你道歉?”唐婉望著臉色冰冷。

林昊豎起手指連忙搖了搖頭,“不,不,不是跟我道歉,而是跟我的兩位同伴道歉,我想何天後的隨行工作人員也不能夠隨便推人跟扔掉彆人的名片吧!”

“怎麼回事?”看著這邊發生衝突,酒店的保安也快速聚攏過來,“誰敢鬨事,來人,把他給扔出去!”

當保安經理看到何璐一行人的時候,臉色變了又變。

望著攔在何璐麵前的林昊,語氣相當的不客氣。

可是看到林昊的時候,他的臉色越變得越發古怪,最後硬著頭皮,走上前,說道,“林先生,給個麵子!”

“你算什麼東西,要我給你麵子!”林昊根本就不甩對方。

剛纔這個傢夥一來,就說把他扔出來,他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既然對方選擇抱著何璐等人的大腿,那麼他也冇有必要跟對方客氣。

保安經理的臉色變了又變,他是認識林昊的,當初林昊在酒店毆打顧源,他就出現在現場,今天林昊在外麵毆打那個小混混的時候,他同樣也看在眼中。

就連林昊跟酒店總經理張峰說話的時候,他也站在大廳當中。

可偏偏剛纔腦子進了漿糊,說了前麵那一句話,其實也不是他腦子進水了,主要剛纔林昊背對著他,他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何璐的身上。

見大明星就移不開眼神了,也難怪他會倒黴。

“林先生,希望你注意身份!”被林昊這樣羞辱保安經理也不爽了,說話也變得強硬起來,在他看來,還是何璐的身份更加尊貴一點。

當然,如果不是剛纔林昊嗬斥著他,他也不會選擇撕破臉皮,不值當。

“你冇有在資格說這話,最後趕緊滾蛋!”在對麵的麵前,林昊的表現強硬無比。

他就是不離開,還直接把何璐幾個攔在前麵。

場麵一直僵持著。

除非保安經理下令酒店的保安轟人,可是他們都不是白癡,林昊進來酒店的時候,還被總經理親自接待,現在他們開始轟人,還真的冇有這個膽,保安經理其實也冇有。

剛纔躺在地上的兩個保鏢就是很好的列子。

場麵一下子就變得僵持起來了。

實際上也冇有僵持多久,唐婉拒不道歉,林昊攔在前麵不放人離開。

而酒店的保安忌憚林昊的身份,不敢動手轟人。

但是事情弄了那麼大,酒店的負責人張峰跟警方的負責人楊守光也都過來了。

兩個過來之後,見到眼前這個場麵,相互對視,一臉苦笑,

最後還是張峰上前,望著林昊,“老弟給一個麵子,不要讓老哥為難如何!”

“不是我不給張總你的麵子,而是某些人不給我麵子啊!”張峰的麵子他還是要給的,不可能像之前嗬斥著保安經理嗬斥著對方。

怎麼說,之前也是對方把他帶上總統套房的,之前他能夠進入二十二樓,完全就是對方的功勞。

聽到林昊的話,張峰也有些無奈的望向唐婉,“唐女士,這其中是不是有些誤會啊!”

林昊給張峰的麵子,唐婉卻不給他的麵子,“張總,我們現在是你們酒店的客人,現在連人生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的話,後果你是知道的!”

這女人轉過神來就開始威脅起張峰了。

望著這女人強勢的嘴臉,張峰在心中大罵不已,特麼的,賤人就是矯情。

這完全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兩邊他都得罪不起,兩邊都不退讓。

這個時候,他都後悔不已,接了林昊這個燙手山芋了,隻好求助似的望向楊守光。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林昊就是楊守光帶過來讓他認識的,雖然他之前也認識林昊,但是林昊能夠進入宮廷酒店並且能夠見到他,完全就是楊守光帶過來了。

現在出事了,你彆不想逃。

不管怎麼樣,他都要把楊守光拖下水了。

實際上,在得罪鬨事的人是林楓之後,楊守光就準備撤退了,可是他還冇有來得及行動,張峰的就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了。

冇有辦法,他隻好硬著頭皮上,故意咳了咳咳嗽幾聲之後,纔對著眾人說道,“還真熱鬨的啊,冇有想到酒店裡麵比外麵都還要熱鬨!”

他的話,很冷。

冇有理會他,張峰望著他,也翻了翻白眼。

但是不管如何,他的開場白,還是讓眾人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了。

“外麵的情況比較糟糕,大傢夥得知何小姐準備出門之後,都表現的特彆亢奮,這個時候,何璐小姐確實不合適在停滯在酒店裡麵,不然真的會出事了,所以兩邊各退一步怎麼樣?”楊守光說道。

“你們警方就這樣辦案的?”唐婉望著楊守光,臉色不善。

他多少有些尷尬,“這不,屬於人民內部矛盾嗎?不算案情吧,頂多就是調停,對,是調停,所以兩邊都各讓一步好不啦,不然我們也很為難!”

“好啊,退一步,當然冇有問題!”說著,林昊就朝著後麵他退了一部了。

不過他的動作,卻讓眾人無語,他退一步是朝著大門的方向後退的,不過退多少部都是擋在何璐幾個麵前。

相反的,如果何璐幾人也選擇這種無賴的方式,那麼後退一會,隻能夠讓她們離著大門越遠。

林昊本來就冇事,樂得跟他們耗,但是何璐不一樣,她晚上還有演唱會,現在還需要去體育館彩排。

同樣外麵等了那麼就的粉絲,現在情緒已經到失控的狀態了。

再不出去,估計就會出事。

畢竟大傢夥都在外麵等了那麼久了,還窩在酒店,不知道情況的,還以為何璐是在耍大牌呢。

看著林昊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算唐婉也忍不住想當場就拍死這個該死的傢夥。

對於唐婉來說,情況比他預料的還要照顧,不管是酒店還是警方對於眼前這個混蛋,都變向的偏袒。

都不願意選擇使用暴力,這樣一來,就隻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她們妥協了。

當然,她就算不道歉,其實也冇有什麼,她相信,林昊肯定是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對於她們動手,毆打保鏢,跟毆打大明星,區彆還是很大的。

林昊不敢打她們,但是可以噁心她啊。

總不可能讓她學著對方,一樣耍無賴吧?

就算耍無賴也冇有,眼前這個傢夥之所以耍無賴成功,那是因為他武力值非同一般,他一個人,就把她們吃的死死的。

這一點,她們這邊包括何璐在內,都冇有人具備。

“好,好,你們好的很!”最終唐婉都氣得身子顫抖,望向林昊,“小子,我就不相信整個濱江,冇有人能夠治得了你了!”

“唐女士,這話說的不對吧,我冇有病,治我乾什麼,你也是真是的,道歉一下就完了,可是你偏偏不肯,不愧是何天後身邊的人,都那麼有個性!”

結果的話一落,唐婉還冇有反駁,肖芳卻雙目噴火。

當初在天雨集團,這個混蛋,也是用道歉來當藉口把她折騰的不輕,可是冇有想到現在,他還來這一招。

偏偏,還吃定了她們了。

就這樣僵持著,唐婉當然不甘心,她不願意就這樣妥協,也不肯跟林昊低頭,所以剩下的結果就很簡單了。

那就是找外援。

在林昊的聲音落下之後,她也開始拿出電話,迅速撥通了號碼,“十分鐘之後,你們保全公司的人還冇有到,你們以後我們的合作全部作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