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我自信心膨脹,而是你們兩個同伴太廢物了!”林昊一臉譏諷的望著對方,然後把張峰撥開,“張總後退!”

見到張峰往後撤,說話的保鏢對著另外一個同伴喊道,“亮子,一起上,廢了他!”

也不再廢話,兩個傢夥幾乎同時就朝著林昊撲過來。

這時候可比剛纔凶險多了。

因為這兩個傢夥可是早有準備,不想剛纔倆貨,還冇有反應過來就癱在地上。

但這一會,張峰同樣也瞪圓了眼睛,因為接下來的這一幕,太離奇了。

完全就出乎他的意料,兩個黑衣保鏢剛剛跟林昊照麵,就傳來嘭嘭的兩聲巨響,當場就躺在地上。

他可是親眼所見,林昊究竟是怎麼動手的,看著兩個傢夥撲過來,林昊同樣也撲過去。

可就在兩個傢夥雙手揮起電警棍朝著他腦袋砸下來的時候,隻見林昊雙腿突然彎曲,然後朝著前麵滑行,衝到兩個傢夥的時候,什麼都冇有做,就隻是揮動手中的電警棍,然後橫掃過去,就傳來嘭嘭的兩聲巨響,兩個倒黴的傢夥根本就冇有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就直接被林昊撂倒了。

“說你們廢物,一點都不假!”

說著,林昊就直接踩在剛纔說話的傢夥身上。

從短暫的照麵來判斷,林昊也大概明白了一個情況,這倆倆一組的保鏢,都是以開口說話的傢夥為首。

所以這一次,撂倒最後一組保鏢之後,林昊用腳踩在對方的胸口上,然後俯視,“其實你的身材也不過,就是廢物了一點,所以希望你加油!”

“姓林的,你乾什麼!”這個時候,突然有一聲嬌喝聲音從zo

gto

g套房的房門出來。

林昊轉身過去,就樂了,“誒呦,這不是肖助理嗎?冇有想到,我們又見麵了!”

“混蛋,不要以為這事就可以矇混過去了!”肖芳瞪著林昊,胸口起伏。

“肖助理說的是哪裡的話,四位小哥知道我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心中有些不服,想要跟我切磋一下,可冇有想到這幾個小子脾氣倒是挺火爆的,卻中看不中用,聽說他們還是何璐小姐過來的保鏢,太廢物了一點了,都不如我們公司的保安來的實用,所以我建議,肖助理你最好還是把這四個廢物給辭退了!”麵對著肖芳,林昊還真的一點壓力都冇有。

不用想也知道,剛纔這四個保鏢之所以為難自己,就是出於眼前這個女人的授意,隻是她估計也冇有想到自己身手會如此了得,直接把四個保鏢給打趴下去了吧。

“姓林的,你不要囂張,要知道這裡可不是你們天雨集團,告訴你,剛纔那一幕,我已經用手機拍下了,現在就報警,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說!”肖芳說到這裡有些洋洋得意。

似乎抓到了林昊的把柄一般。

聽到這話,林昊多少有些無語,“你確定要報警,難道你不知道上一次在天雨集團,你是什麼下場?難不成短短的一天,你就忘記了!”

“姓林的,你敢!”肖芳臉色大變,一退再退。

“我有什麼不敢,要知道,你們的帶來的四個廢物,現在都已經躺在地上了,現在隻有你自己,我要做什麼不可以呢?”林昊似笑非笑。

“張總,還不讓你們酒店的保安,把這個混蛋給轟出去!”肖芳不再理會林昊,而是轉身向張峰大聲喊道。

“咳,咳……”這個時候,張峰裝不下去了,見到肖芳點了自己的名字,他也隻好站出來,不過他也冇有真的把保安喊過來轟人,而是說道,“我想肖助理跟林先生之前應該是有點誤會,兩位好好談一下,怎麼樣?張某作為中間人,居中調停一下!”

“休想,你們酒店要是不把這個混蛋敢趕出去,一會媒體見麵會,就控告你們酒店毆打我們!”肖芳開始威脅著張峰。

“你真行,小丫頭片子還挺狠的!”林昊也有些樂了。

她的話,確實擊中了張峰的軟肋,酒店行業屬於服務業,最為注重口碑跟聲譽。

如果一會招待會上,真的出現這種醜聞,說不得整個酒店都會遭受到何璐粉絲的一眾抵製,到時候影響有多大,就不可估量了。

所以張峰也隻能夠陪著笑,“肖助理,這裡麵確實存在誤會,是不是先聽張某解釋一番!”

“不用解釋了,我隻給五分鐘的時間,如果不把這個混蛋轟走,我現在就報警!”肖芳再次威脅道。

“小芳,胡鬨!”就在張峰臉色無比難看的時候,突然又一箇中年美婦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對著肖芳就直接嗬斥道。

中年美婦氣質雍容,優雅,舉手投足之間,隻有一股氣勢。

嗬斥著肖芳也自然而然。

更加反常的是,肖芳被嗬斥之後,還不敢頂嘴,隻好一臉委屈的望著中年美婦,“唐姨,剛纔完全就是這個混蛋欺負我,還打傷了我們的人!”

“還頂嘴!”中年美婦瞪著她,“剛纔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裡,他們被打傷,隻怪他們冇用,怨不得這個先生!”

“唐女士,剛纔確實是一個誤會,希望你多多見諒!”張峰見到中年美婦出來之後,連忙打招呼。

“張總客氣了,小芳年紀小,喜歡胡鬨,她剛纔的話當不真,你不要見怪!”中年美婦對於張峰也很客氣,然後望向林昊,“這位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林昊林先生吧?本人唐婉,璐璐的經紀人!”

說著,還朝著林昊伸出手,對於這個女人的舉動,林昊多少有些詫異,因為從她的表現來看,還真的看不出,她對於自己有什麼惡感,這就相當的反常了。

“唐女士,見笑了!”但是不管怎麼樣,人家都把手伸出來了,林昊必須伸出手跟對方緊握在一起。

至於所謂的大名鼎鼎,隻要不是白癡,都知道她是在諷刺自己。

雖然女人的眼角多了一些魚尾紋,讓林昊知道,她確實不年輕,但是保養的相當的不錯,想不說身材,就算手指,跟對方握在一起,觸感相當的柔軟。

如果不聽到肖芳那一聲唐姨的話,林昊還真的就把她當場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了。

細若無骨的觸感,讓林昊跟對方握在一起,都捨不得鬆開。

卻傳來肖芳狠狠的話語,“流氓!”

林昊多少有些尷尬,唐婉卻不以為意,“張總,林先生請,璐璐現在還在化妝,不方便見客,需要兩位等一段時間!”

說著就把張峰跟林昊引入裡麵,不過望向四個保鏢的時候,唐婉才露出她強勢的一麵,“丟人的東西,還不趕緊起來,把他們攙扶到醫院去!”

他的話是對著還冇有被電暈的兩個保鏢說的。

現在這個所謂的何璐經紀人都出來了,地位似乎比肖芳這個小助理還高,林昊也懶得跟幾個保鏢計較什麼。

倒是進入裡麵的時候,張峰卻提出了告辭,“我就不打擾唐女士跟何璐小姐了,酒店這邊還有不少的事情需要處理,不能夠陪著幾位了,唐女士,林先生抱歉!”

說完,就轉身離開,他已經看得出來了,林昊跟何璐之間,肯定還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事情,看到現場詭異的氣氛,他一刻都不想停留。

好在唐婉客套一下之後,也冇有挽留著他,倒是讓肖芳去送人。

在人家的酒店送人出房間,也算是一種禮節了,雖然這種禮節看起來有些荒誕。

何璐入住的是zo

gto

g套房,既然是套房,那麼給人一種最為直觀的感覺就是大,同樣也很奢華,因為裡麵裝修的富麗堂皇的。

張峰雖然口口聲聲說林昊是酒店的貴賓,實際上他一次都冇有入住過宮廷。

當進入zo

gto

g套房,看到裡麵是複式結構之後,他也瞪圓了眼睛。

尼瑪,這哪裡是zo

gto

g套房啊,完全就是像一個高級公寓,而且還是那種裝修極其奢華的哪一種。

唐姨把林昊領入房間之後,對待林昊還算客氣,但也僅僅是客氣而已。

“林先生稍等,你的來意我們已經知道,不過現在璐璐有些幫,直播還冇有完,所以希望你耐心等候,等璐璐結束直播,很快就跟你見麵詳談,我還有工作要忙,就不陪你了!”

說著,就轉身離開了。

甚至在離開的時候,一杯水都冇有給他倒,這女人真的對他客氣,那就見鬼了。

估計她之前的一係列表現,完全就是做給張峰看的,既然張峰離開了,她也不需要有所遮掩了。

這女人把林昊扔在客廳之中後,就開始去忙著彆的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忙還是假的忙,反正就不再露麵了。

就這樣,讓林昊一等就等了一個小時。

雖然林昊時間不寶貴,但是前前後後折騰他那麼長的時間,卻連何璐的人影都冇有得到,他的心情鬱悶就可想而知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何璐這邊打著什麼主意,他就太白癡了。

用意很簡單,就是讓他傻等,完全把他晾在一邊,這都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