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在何璐入住酒店麵前,突然引起騷動,這還是一個很抓眼球的新聞點的。

但是林昊關注的不是這些,他有些好奇的望著對麵的警察,“你認識啊?”

“誒呦,忘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楊守光,市局刑警隊的,淩隊長的助手,副隊長!”警察說道。

我去!日了狗了!

原來自己還占淩映雪的光呢。

不過對於楊守光的賣好,林昊也不得不承情,“太感謝楊隊長了!”

“客氣,客氣!”楊守光哈哈大笑。

這個時候,跟在後麵姚詩雅跟李婭也看呆了眼睛了。

這個劇情完全就是峯迴路轉啊。

她們也冇有想到林昊會跟為首的警察認識,姚詩雅很快就反應過來,對著楊守光道歉,“楊隊長,剛纔情急之下,說話有些口味遮攔,真的對不起!”

“也算是大水衝破龍王廟了,這是我妹妹姚詩雅,這位是我的同事李婭,我們都從公司過來的,本來還想找何璐小姐有點合作需要談,冇有想到人那麼多,還遇到這種事情!”

林昊把姚詩雅跟李婭介紹跟楊守光認識,還隨便告知自己的此行目的。

這跟坦白從寬一毛錢的關係都冇有,就差冇有告訴對方,讓人家把他送入酒店了。

果然,楊守光是一個會來事的傢夥,很快就聽明白林昊的潛台詞,不過卻麵露為難,“這邊都是我們的人,進入酒店當然冇有關係,不過就算林先生你現在進入酒店,估計也冇有機會見到何璐小姐!”

林昊當然知道,知道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但還是要爭取一下,便道,“有冇有其他的辦法呢?”

“我可以把林先生你介紹給酒店的負責人,就看他給不給這個麵子了!”楊守光說道。

“大恩不言謝啊!”林昊有些激動的握著對方的手。

認識楊守光完全就是意外之喜啊。

很快三個就被楊守光帶入酒店,維持秩序的就是刑警隊的人,又楊守光親自帶人進入酒店,一點壓力都冇有。

很忙就見到酒店的負責人,結果一身西裝革履的酒店經理見到林昊的時候,也是一陣驚訝,“林先生,怎麼是你!”

這個時候,姚詩雅李婭倆女都有些傻眼了,楊守光也詫異不已,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原來張總跟林先生認識啊,真是巧合啊!”

“林先生是貴客啊,必須認識!”酒店負責人很給麵子的說道。

林昊也嗬嗬笑道,“張總客氣了!”

實際上,他跟對方就是一麵之緣而已,就是上一次跟陸媛媛過來這裡吃飯的時候,被對方招待過一次,冇有想到這傢夥記憶那麼好,一眼就直接把他認出來了,如果不是楊守光把他喊成張總,鬼知道他姓什麼啊。

現在人家一臉熱情,林昊也樂得應付道,人家雖然是看著陸媛媛或者說是鬱雨晨的麵子上才稱呼他一聲林先生,但不管對方給誰的麵子,一聲張總,他還是叫的起的。

不過說到來意的時候,酒店負責人卻一臉難色,“林先生按理說,你是董事長的朋友,安排你跟何璐小姐見一麵是冇有問題的,不過樓上的安保是何璐小姐的經濟公司安排過來的,不受酒店這邊管理,而且這個時候,何璐小姐還有一個直播以及采訪,時間安排的很緊湊,酒店這邊輕易不能夠打擾客人!”

“我們隻是見一麵而已,不會耽擱太長的時間了!”李婭說道。

這丫頭一臉懇求的望向負責人,讓對方好不尷尬,這個時候,姚詩雅又接著說道,“擺脫了,我們知道璐姐很忙,但是公司這邊確實有很重要的合作跟璐姐談,占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林昊也望向對方,“這樣,就我跟張總你上去,到時候,你幫忙通報一聲,如果對話一點見麵的意思都冇有,那另說!”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酒店負責人也冇有辦法拒絕了。

當然如果不是林昊跟酒店的董事長認識,想這種過分的要求不要說他會猶豫,不然保安把林昊轟出去已經算是客氣了。

就算是一般入住酒店的客人,客人資料都是相當**的東西,更不要說現在還要求讓他這個酒店負責人親自帶人上去。

如果何璐是普通人那就算了,偏偏是大明星,君不見外麵還有幾百上千人在排著隊等著覲見呢。

當然,這就是特權,誰人家來頭不小呢。

這個時候,負責人已經把林昊的身份無限拔高了,這也難怪。

能夠在酒店毆打顧家二少,還讓董事長幫忙收尾的男人,還真的不多見。

既然答應了,酒店負責人也冇有耽擱,直接就拿起對講機詢問情況。

要知道,現在酒店的首要服務對象就是何璐了,不是說她一個大明星就有多麼的了不起,需要整個五星級酒店圍繞著她打轉,而是因為接下來何璐要在濱江舉辦演唱會。

隨行的工作人員,助唱嘉賓不知道有多少,基本上跟何璐演唱會有關的人員都入駐宮廷酒店。

更不要說還有人一振千金包下整棟樓層的客房,就是給何璐留下一個清淨的環境不受打擾。

在這種情況下,整個酒店的工作人員想不圍繞著何璐打轉都不可能。

可偏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還答應林昊這種荒唐的要求,酒店負責人也覺得自己的腦袋秀逗了。

“還有十分鐘,何璐小姐就要出發去體育館彩排了,所以我們現在就上去,林先生您應該最多隻有五分鐘的時間!”酒店負責人放下對講機,望著林昊說道。

“謝謝張總!”

又欠下一個人情了,歸根結底,他能夠那麼順利的進入酒店,還是靠著背後的淩映雪跟鬱雨晨的關係。

不過這個時候,也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林昊望向李婭還有姚詩雅倆女,說道,“你們在下麵等我,哪裡也不要去,更不要闖上來!”

說這,就跟負責人上樓。

根據負責人介紹,何璐是入住在酒店的二十二層的zo

gto

g套房當中。

反正是有錢人,幾萬塊一夜的zo

gto

g套房對於何璐這種級彆的女星來說,確實不是什麼問題。

跟隨著負責人上樓,剛到21層,就看到一大堆在樓道來回走動的工作人員。

林昊有些疑惑,“酒店那麼忙?”

負責人苦笑,“都是何璐小姐隨行的助理團隊!”

“我去!”林昊也忍不住瞪圓了眼睛,這女人弄一場演唱會還真興師動眾啊。

好在21層這邊也冇有人厲害林昊兩人,跟著對方走出電梯間之後,又朝著前麵的樓道繼續拐,又進入一個小電梯。

很顯然,zo

gto

g套房的電梯是跟酒店的主體電梯是分隔開的,隻要二十一樓電梯才能夠進入裡麵。

剛到二十二樓,還冇有走出電梯間就被攔住了,是兩個黑衣人。

“止步!”其中一個戴著墨鏡的西裝男冷酷的說道。

“我是酒店的總經理,又是找何璐小姐!”負責人表明身份,對方纔讓開位置。

可是一到林昊,這倆貨又再次攔住了他。

“什麼意思?”林昊皺起眉頭。

“不好意思,你不能夠進入裡麵!”黑衣保鏢說道。

“我跟何小姐通過電話,林先生是她的客人!”酒店負責人免不得一番解釋。

兩個傢夥才讓開身子,卻示意他配合檢查,“抱歉,希望你配合!”

林昊的眉頭皺得更緊,但也冇有說什麼,乖乖的配合。

這個傢夥先是用電子設備掃描一遍之後,然開始有手檢查。

幾乎把林昊的每一處都搜遍之後,剛纔說話的傢夥纔對著他咧著嘴笑道,“不錯嘛,身材很棒,加油!”

見到他這幅模樣,林昊差一點就控製不住了。

這個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酒店負責人的臉色也不是很好,他當然看出來兩個保鏢是在故意戲弄林昊,雖然不是針對他,但他是酒店的總經理,林昊就是他的客人,很顯然,何璐兩個保鏢的舉動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裡。

當然,一般來說,保鏢儘心儘責冇有錯,但是檢查之後,還做出那麼輕佻的動作,就有些逾越了。

不過林昊冇有說什麼,他也不好嗬斥什麼。

結果剛走出電梯,在走廊冇有走幾步,他們有被攔住了。

攔住他們的還是兩個黑衣保鏢,真的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了。

“兩位,剛纔已經檢查過了,這位林先生是何璐小姐見的客人!”負責人說道。

“抱歉,保護雇主的安全,是我們的職責,對於每一個陌生人,他們都必須嚴格的按照程式來檢查,所以希望兩位配合一下!”擋在前麵的保鏢不鹹不淡的說道。

完全就不給負責人的麵子。

在自己的酒店,還如此瞬步難行,可想而知這幾個保鏢的囂張程度了。

當然,林昊也不是白癡,事情都做到這個份上了,不用想也知道,這幾個保鏢是在故意羞辱他了。

不然短短的五米距離不到,剛纔兩個保鏢檢查的時候,眼前這兩個傢夥明明看在眼中,為什麼還要來一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