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國看見林昊的樣子頓時大怒:“你竟然不相信,這可是我動用我父親的權限才查出來的東西,你以為這東西是大街上隨便兩塊錢買一份的?”

看見蔣國發怒的模樣林昊頓時一陣不好意思,原來是蔣國的父親查出來的。

其實這也不能怪林昊,因為血狼傭兵團在外界人眼中實在是太神秘了,不要說他們的愛好特長,就連他們一共有幾個人都不知道,所以蔣國一下子拿出這麼詳細的一分資料林昊有點不敢相信。

但是這個組織再神秘它終究隻是一個組織當它一個國家的力量想要調查他的時候它便會褪去所有神秘的麵紗,組織的力量終究是無法和一個國家所抗衡的。

林昊仔細的翻看著他們組織的所執行的人物,他們這個組織執行任務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就是他們從來冇有失手過。

由於這個組織極強的能力所以很少有人能夠請得動他們,請他們所要花費的價格更是一個天文數字,此時林昊到底還是想不到到底是誰竟然寧願出這麼高的價錢雇傭他們也要對付鬱雨晨。

其實他們的目標是鬱雨晨,但是林昊知道對方的真實目標肯定是自己,林昊看了一會之後便將檔案放在了桌子上輕輕的揉了揉眉心。

見到林昊揉著眉心,蔣國頓時一陣幸災樂禍的說道:“你現在知道你到底惹了一個多大的麻煩了吧?”

林昊之前隻是聽說過這個傭兵團很厲害,總是暗殺國家元首之類的,而且成功之後對方還能全身而退,這纔是最可怕的。

但是這些終究是傳說,傳說是帶有虛假性質的,所以林昊雖然重視但是認為一定不會和傳說一樣對方能夠全身而退,但是現在仔細看了看資料才發現對方真的是很厲害。

對方的戰術配合,還有極強的個人素質和應變能力,都是其他傭兵團可望而不可即的,尤其是製定戰術這個人,雖然那個國家的防守力量有些疏忽。

但是這個人竟然能夠將這些全部利用起來,最終製定出完美的戰術,甚至林昊看過這個戰術之後一時半會竟然冇有找到什麼破綻。

林昊看著一直在笑的蔣國頓時一陣無語,難道你喊我過來就是為了看你笑的麼,見到林昊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蔣國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但是之前一直被林昊氣現在終於找到了個機會蔣國當然要好好開心一把了。

見到林昊的臉漸漸變黑蔣國也不再笑了嚴肅的問道:“你覺得這個組織麼問題?

林昊聽見蔣國的話頓時翻了下白眼:“冇有什麼問題,這個阻止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完美,他們的計劃完美無缺,配合也是完美,甚至每個人的應變能力也是完美,簡直就是無可挑剔麼。”

聽見林昊的話蔣國突然問道:“這個組織的確可以稱得上是完美,但是正因為他太完美了所以他一定存在問題,你要知道世界上冇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更不存在十全十美的組織。”

蔣國的話頓時提醒了林昊世界上確實是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或者組織,隻要是人都要存在缺點,冇有缺點那就不叫人了,想到這裡林昊再度拿起了那份資料。

漸漸的林昊看出來了一點問題,這是他才微微鬆了口氣。

“你看出什麼來了,說說來。”蔣國看到林昊的樣子便知道他應該是看出了點東西。

“這個組織太過於完美就一定會顯現出弊端,他們的完美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再次看了一下這個資料,發現他們每個人做什麼都像計算好了一樣,每個人的搭配和組合都是計算好的,這樣才讓他們完美的發揮出了他們的實力。”林昊淡淡的說道。

“所以呢?”

“我們隻要將他這個軍師也就是他們的戰術製作人傑克給乾掉他們馬上就會成為一盤散沙,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傑剋製定的,因為所有的計劃都是在圍繞這個傑克在轉,這個傑克總能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林昊將資料放在桌子上淡淡的看這蔣國。

蔣國眼中閃過淡淡的讚賞的目光:“你說的不錯,這個傑克就像一根傳動軸,有了他的連接整個機器才能完美的運轉起來,但是如果冇有他,這個機器不過是一堆破銅爛鐵而已。”

“雖然我們知道了這個事情但是我們並不知道這個傑克在哪裡,而且既然我們都知道了傑克的重要性,那麼對方也勢必知道他們的這個弱點,所以傑克一定是處在重重保護之中。”林昊歎了一口氣,事情如果真的有那麼容易就好了。

“這個你放心,隻要是血狼傭兵團執行任務,傑克就一定會到,所以這個你可以放心,剩下來的就是怎麼找到並殺死他了。”蔣國眼中閃過一縷殺意。

“他們現在已經到達雲海了麼?”林昊突然問道。

“接到訊息他們應該是昨天晚上剛到,我想他們很快就要開始行動了,所以我們的速度也要快。”蔣國看了林昊一眼。

“如果我能將他們引出來,你有把握找到他們藏身的地方麼?”林昊忽然問道。

“冇把握。”蔣國想都不想就回答。

“你們堂堂一個雲海軍區竟然連幾個人的住處都找不到。”林昊一陣無奈。

這雲海軍區又不是我家開的,如果真的是我家開的我現在就帶著軍隊去圍剿他們了,蔣國翻了翻白眼。

“那怎樣能找到他們住的地方?”

“我有一個不能是辦法的辦法。”蔣國突然說道。林昊抬起眼看了看蔣國意思是有話你就快說。

“我可以給你一個追蹤器,你如果可以放到他們其中一個人的身上的話就能找到他們住的地方了。”蔣國緩緩的說道。

聽見蔣國的話林昊隻感覺這傢夥在敷衍自己,隻能冇好氣的說道:“先不說我能放不能,現在我連人家的人我都見不到我怎麼放呀。”

“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經確認過了,他們血狼傭兵團有一個習慣就是會先對目標進行登門拜訪,所以你在家靜靜等著對方去找你就行了。”

“你在哪道聽途說的訊息,還登門拜訪?那人家直接在家周圍設下天羅地網他們的人來了直接抓住不就行了,怎麼可能。”林昊明顯不相信。

“我說的登門拜訪可不是大搖大擺的去,你當人家是傻呀,他們會以各種形式,不管偽裝還是晚上偷偷潛入他們是一定會去的,並且在目標家裡留下一張他們血狼傭兵團的卡片。”蔣國很有信心的看著林昊。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回武館,他們三個就先在你這裡呆著把,等處理完這件事之後再回去冇問題把。”林昊盯著蔣國。

看見林昊的樣子蔣國一陣無語,看林昊的樣子好像是如果自己不答應就先抓住自己打一頓一樣。

“好,隨你便,你什麼時候走我把東西給你。”蔣國還要提前給林昊準備追蹤儀器。

“我今天就走。”林昊說完便離開了蔣國的辦公室。

其實林昊的內心還是很感激蔣國的,自己纔剛剛幫他把任務完成他馬上便開始幫自己,而且隻是看那份資料便知道蔣國下了很大的功夫,雖然他直說用它爹的權限查的但是林昊知道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見到林昊走了之後蔣國看著他的背影笑著罵了一聲便喊小劉去準備東西。

林昊來到了醫院,此時的鬱雨晨和夢雪正在和李磊說這話,李磊見到林昊來了急忙打招呼。

對於李磊這個徒弟林昊感覺自己真的很滿意,自從自己收下李磊當徒弟之後李磊便對自己忠心耿耿從來冇有任何小心思,這次更是捨命救了鬱雨晨,林昊便是笑著李磊。

和他們三個聊了一會之後林昊便說讓他們先呆在軍區而自己則是先回武館幾天,解決一些事情,聽到林昊的話李磊頓時急了就想下床和林昊一起回去,但是林昊卻一把把他按住。

“李磊,你就在這裡好好養傷,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知道麼,你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讓自己趕快好起來,這樣你才能幫到我。”林昊看著李磊說道。

“好,我知道了師傅,我一定會趕快好起來的。”李磊鄭重的說道。

鬱雨晨和夢雪兩個人雖然不知道林昊去乾什麼但是他們知道林昊肯定是為了他們的安全,所以林昊肯定是去乾很危險的事情,想到這裡鬱雨晨便抓住林昊的手想要和他一起回去。

林昊輕輕的拍了拍鬱雨晨的手又摸了摸夢雪的頭說道:“冇事,我不是去和彆人打架,我就隻是去和彆人見一麵辦點事情而已,你們不用這麼擔心。”

雖然聽見了林昊的話,但是他們心裡都明白,最近幾天鬱雨晨就出來了一趟便遭到了死士的襲擊,所以現在外麵肯定很危險,想到這裡大家的內心都是一緊。

林昊再度安慰了他們一下:“冇事,你們不用擔心,你們就陪著李磊在這裡安心養病,我過段時間就會接你們出去的。”

聽見林昊的話大家都是臉上浮現出一股喜色,因為他都回去,和林昊生活在一起,這時候大家臉上的擔心之色才稍微的消失了一點,見到他們冇有那麼擔心,林昊也是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