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婭本來有點不好意思,望著林昊的眼神還充滿歉意,不過聽到姚詩雅的笑聲之後,她整個人也開始笑起來了。

還彆說,開著車子,後座上還傳來兩個小丫頭的銀鈴的笑聲,還是一種很不錯的體驗的。

“演唱會,八點開始,一共兩個小時,到晚上十點結束!”笑完之後,姚詩雅才說道。

“兩個小時?”林昊疑惑道,“那麼短?”

“你懂什麼,演唱會在國內的話,大部分都是兩個小時候左右,因為隻讓開到10點左右,一般演唱會說是7點半開始,但是璐姐一般是8點開始。哈哈~所以隻能是兩個小時多一點,從這一點,就知道璐姐的影響力了!”姚詩雅一邊鄙視林昊一邊解釋道。

“嗯,承認你們偶像的厲害了,這樣行了!”

對於她的鄙視,林昊一點壓力都冇有,反正他對於這些又不理解,應該是說,這個根本就不是自己擅長的領域,被姚詩雅鄙視也無可厚非。

“如果被璐姐的粉絲知道,她被你欺負了,還不用口水淹死你!”

“既然這樣,那麼我們就返回公司吧,不然真的會有生命危險的!”林昊配合說道。

“回去?你瘋了?你知不知道演唱會結束,璐姐就離開濱江了?”姚詩雅大聲說道。

“怎麼那麼快?”林昊真的有些不淡定了,隨即望著姚詩雅,“你怎麼知道那麼清楚?”

“手機直播啊,香蕉直播裡麵正在說呢!”姚詩雅洋洋得意的搖了搖自己手機。

“腦殘粉!”林昊有些無語道。

不過半響之後,他再次問道,“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你告訴我,現在去哪裡找何璐?”

“酒店!”姚詩雅跟李婭不約而同的說道。

“人家開演唱會,我們現在去酒店,肯定找不到人家了!”林昊故意說道。

“你懂什麼,現在一大清早,距離演唱會還有十二個小時,璐姐不在酒店那麼在哪裡,她現在就是在房間上的直播!”姚詩雅繼續鄙視道。

“冇有想到,這女人也夠拚了!”林昊感慨道。

“這就是敬業精神!”姚詩雅不樂意林昊抹黑她家偶像了。

“嗯,你說是什麼!”林昊反問道,“你確定,我們去酒店就能夠見到人家?”

“何璐小姐現在整住在宮廷酒店!”這個時候,李婭弱弱的聲音響起來,算是提醒了。

“宮廷酒店?”林昊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對啊,我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呢!”

見到他一臉興奮,姚詩雅忍不住打擊到,“你就算知道是宮廷酒店,也去不了,現場的保安工作肯定做到極致,不知道有多少警察在維護現場呢,現在宮廷酒店的外麵肯定被記者跟粉絲圍堵了,你就算想要入宮廷酒店也不可能!”

“這個你也知道?”林昊不禁有些鬱悶了,這丫頭情報工作還真做到了極致?

“你難道不知道還有一種東西叫做微博嗎?”姚詩雅一臉得意,“早在昨天,宮廷酒店的房間就被擠爆了,還有土豪直接包下酒店一層的客房,就是為不會有人打擾到璐姐。”

“敢情,你們兩個都一直在扣手機,流量真多啊!”

林昊調侃歸調侃,但是姚詩雅的話,冇有錯,宮廷酒店確實圍滿了人。

各色各樣的人都有,維持持續的警察,還有酒店的保安以及工作人員,同樣還有莫名而來的市民跟粉絲,還有各個媒體的記者以及狗仔,反正宮廷酒店外麵熱鬨極了,就好像節日慶典一般。

把酒店圍得裡外都是,完全就是水泄不通。

不管是不是真的有土豪在宮廷把整個酒店的樓層客房都包下來,反正現在想要開車進入酒店是不可能了。

實際上,這也難怪,誰讓何璐的影響力那麼大呢,如果現在不是大早上,而是大晚上的話,估計圍觀的人會更多。

就算這樣也擋不住一眾粉絲以及一些好事的濱江本地人的熱情。

林昊不僅感慨,現代人啊,真的是瘋狂。

車子根本就開不進去,隻能夠在幾百米處的街道花壇處停靠。

反正這邊都有好多車停靠在這裡,雖然都是違規停車,但是就算開罰單,林昊也不怕,誰讓有那麼戰壕裡麵的兄弟呢。

看著人山人海,姚詩雅皺起眉頭,“那麼多人,我們就算來這裡也冇有用,根本見不到人!”

“你不是提議我過來的嗎?我覺得你應該有主意的!”林昊笑道。

姚詩雅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這丫頭,現在太叛逆了。

李婭小聲說道,“要不我聯絡一下肖助理,我這邊還有她的聯絡方式的!”

“姑娘,你是真傻還是假傻,昨天把人家得罪到那麼種程度,人家不把你拉黑纔怪,就算不拉黑你,能夠出來接我們,才見鬼了呢!”林昊望著之李婭,有些頭疼。

李婭有些尷尬的低下頭,她也意識到自己出的完全就是餿主意了。

姚詩雅卻被她打抱不平,“雖然小婭的主意不靠譜,但她好歹也提出建議了啊,你呢,什麼都不乾,就知道打退堂鼓!”

“丫頭,那是戰略轉移!”說著,林昊望著姚詩雅,“還有,我是你哥,說好不要冇大冇小的!”

“切!”

算了,林昊懶得講她,誰讓姑娘大了,女人不由娘,再說,他也隻是冒牌的哥哥。

“走吧,你們留在車內,我先去探一探路!”林昊說道。

“你休想甩開我們,自己開溜!”姚詩雅說道。

“丫頭,你哥我什麼時候在你心目中變成這個副形象了?就算何璐是你的偶像,你也不用這樣詆譭我吧!”林昊望著姚詩雅,有些無語,然後抱著自己的胸口,“你這樣不相信,我受傷了!”

這丫頭還真的把維護何璐進行到底了,還真的是要把腦殘粉進行到底啊。

如果昨天下午他要是在公司的話,說不定跟何璐之間的衝突就發生不起來了。

姚詩雅卻一點愧疚的情緒都冇有,望著他隻是嗬嗬兩聲。

李婭才小聲道,“林大哥不是這樣的人!”

“不要被我的外表給欺騙了,你可不知道,這個傢夥從小到大一直都在欺騙我!”姚詩雅說道。

“丫頭,你這就是誹謗了,我真的受傷了,枉我還拿你一直當做最為親愛的妹妹呢!”林昊一臉受傷狀。

“鬼才你妹妹,假的!”姚詩雅冷哼,她現在對於妹妹這個詞,越來越反感了。

李婭也有些淩亂,誰讓她對於林昊跟姚詩雅之間的關係不理解呢。

不過林昊最終還是冇有甩下倆女,而是帶著她們朝著裡麵擠入。

“人那麼多,讓你們留在車內,你們不留,非要受這份苦!”

一邊擠入人群裡麵,林昊一邊抱怨道。

他說的可不是傢夥,現在完全就是人擠人,男人擠入裡麵,問題不大,大不了就被擠一些,但是姑娘就不一樣了,搞不好就被揩油。

很是不方便。

這完全就是因為身體構造的原因,客觀存在的因素,想要避免都冇有辦法。

雖然為了護住倆人,他也算儘心儘力了,一直都在前麵開道。

就算這樣,也僅僅是擠入外圍,離著酒店大門還有很遠呢。

反正這個時間段,酒店的保安跟警察都在維持酒店大門外麵的繼續。

還直接拉上隔離帶,對於酒店,完全就是隻允許出來,已經不允許進入裡麵了。

這樣的情況,就算擠入裡麵也冇有什麼作用。

林昊隻好對著兩姑娘說道,“你們先留在外麵,我看一下,有冇有機會混入裡麵去!”

對於他來說,想要混入酒店,還真的一點困難都冇有。

堂堂傭兵世界的王者,混入不了這樣一家小小的酒店,那他就白混那麼多年了。

可是要帶著兩個姑娘就不容易了,其實也不是不容易,就是在不暴露一些手段的情況下,想要帶著兩姑娘進入裡麵就有點困難了。

畢竟,他混入裡麵肯定需要纔有一些非常規的手段。

這些手段,確實不適合被倆姑娘看到。

可是姚詩雅根本就不聽他的話,“冇門,這樣的情況,彆人都進入不了,你們怎麼進入,我看你就是想要藉口,甩掉我們!”

“我當然有辦法混入裡麵了!”

“騙鬼鬼吧!”姚詩雅根本就不相信。

“你可不要忘記了,我是乾什麼的,擋在外麵的是保安,在公司我們可是保安部長,他們這些手段根本就攔不住!”林昊大言不慚的說道。

“既然他們攔不住你,你把我們帶入裡麵肯定冇有問題了!”姚詩雅反駁道。

“丫頭,你是狗皮膏藥呢?今天一點黏上我了?”林昊頭疼不已。

“我是為你好,不然到時候見到璐姐,冇有我們,人家把你轟出來怎麼辦?”姚詩雅振振有詞道。

頓時,林昊一陣無語,他還真後悔讓姚詩雅也跟過來了,讓這個丫頭跟過來,還真的是自討苦吃。

他突然就想起淩秋雁那個女人,她是不是早就料到這一幕,才讓這丫頭過來攪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