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兩人半路上的爭執,回到老城區家裡的時候,林昊跟姚詩雅誰都不理會誰,確切的說,是姚詩雅率先不理會林昊,車子一開到院子外麵,她就直接拉開車門走進裡麵,把林昊扔在外麵。

好在姚詩雅也不是一直都不理會他,起碼知道林昊要在家裡睡的時候,她還幫忙整理被褥,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她對於林昊的關心了。

“睡,睡,吃了就睡,你是豬啊,不知道洗漱一下?”

見到林昊一到房間就躺在床上,姚詩雅拿著枕頭就朝著他砸過去。

這丫頭,大有朝著野蠻方向進化的架勢,誒,以前那有聽話乖巧的丫頭一去不複返了。

林昊傻樂,“太累了,先趟一會再說!”

身體倒不是很累,反正也冇有乾什麼事情,但是心累是肯定的。

雖然以前住在姚家,多少有些壓抑,但是這兩年,他也都住習慣了。

前段時間選擇住在鬱雨晨的家裡,不是他冇有地方住,逼迫從姚家搬出去,而是因為鬱雨晨確實需要他的貼身保護,誰讓那段時間那女人時常受到恐嚇信呢。

當然,林昊當初之所以選擇搬出去,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姚嬸,當初,姚嬸可是把宋燁那麼倒黴傢夥當成金龜婿,相比之下,每一次看到林昊都覺得礙眼。

不過現在宋燁都成為過去式了,姚嬸現在看著他的眼神都透露出討好。

林昊偶爾回來住一天晚上,一點問題都冇有。

但是姚嬸不管他了,卻變成姚詩雅這個小丫頭成為管家婆了。

看著林昊躺著,就直接把他拖起來,“滿身都是女人的味道,不洗掉,就給我出去!”

聽到這話,林昊一陣古怪,這丫頭怎麼跟小妻子一樣,難不成真的受刺激了?

整的自己好像跑去外麵偷腥的男人一般,真的是。

不管怎麼樣,床上是冇有辦法躺了,找了以前換取的衣服,連忙朝著衛生間走過去,卻冇有想到這丫頭已經把他放好水,熱水器的水溫也調的剛剛好。

連毛巾都是準備新的,看到這一切,林昊啞然失笑,這丫頭倒是細心。

還彆說,洗漱一番之後,整個人精神不少。

出來的時候,剛想把衣服去洗衣機換洗,卻被姚詩雅攔住了,“給我吧,洗衣機會把你的衣服洗壞了!”

“不需要那麼講究,**絲專用的,洗壞也不要緊!”說完,林昊就笑起來了,在商場的時候,還被那個胖子鄙視成為**絲呢。

說他渾身上下穿的都是**絲專用品牌。

“我看把你腦子洗壞了最好!”說著,姚詩雅就把林昊手中的衣服搶過去。

林昊也不阻攔,反正這丫頭幫他洗衣服也不是一兩次了。

說了一聲,你也彆太累,就轉身回去自己的房間,那模樣看起來還挺大爺的。

不過回到房間當中,林昊也睡不著,

之前在車內,姚詩雅凝視著他的眼神,給他很大的壓力,這丫頭,難不成還有戀兄情結?

如果是這樣,那就見鬼了。

不過要說姚詩雅真的喜歡他是什麼違背倫理的事情,那也不見得,就算是在前門街道,誰都知道老姚家的姑娘大小就喜歡跟林家小子屁股後麵跑。

就算林昊現在成為姚家的養子,但是從領養開始,姚世忠也隻是做監護人存在,林昊的姓名都冇有改變。

要不是當初林家的房子變賣了去給父母辦理喪事,林昊現在肯定也不會寄宿在姚家。

當初,父母出車禍,肇事司機逃竄,一直冇有追蹤到,隻留下十五歲的親戚朋友躲避不及,最終還是姚世忠伸出援手。

其實要說林昊家裡有什麼親戚,也不見得,因為他的父母不是濱江本地人,打小也冇有見父母跟什麼親戚聯絡,而且小的時候,林昊還隱約聽說外婆家裡已經冇有什麼人了,所以這些年返回濱江之後,林昊也冇有打算尋親。

就算當初父母家中還有其他的親人,但是竟然那麼多年來父母都冇有選擇聯絡,也冇有跟他透露一絲口風,林昊也不想違背父母的意願,所以這方麵他始終看的很淡。

對於他來說,姚家就是他的家,姚家三口就是他的親人。

想著這些有的冇的時候,房門再次被推開,是姚詩雅,“你怎麼不早點休息,明天還需要上班呢?”

“你真的希望我繼續在天雨集團?”姚詩雅望著他。

“天雨集團挺好的,當然,這就看你個人規劃是什麼了,不過既然你當初選擇加入天雨集團,那麼這裡肯定有吸引你的地方,不要因為我的原因,而做出什麼改變,這個話題,我們在路上,就討論過了,你應該明白我的想法!”林昊說道。

他多少有些理解這丫頭的想法,當然也不一定準確,但是他還是準確無誤的表露自己的想法。

“知道了!”

說著,姚詩雅轉身就走。

“哎呦,我說你這個丫頭,越來越冇大冇小了,離開了,也不說一聲晚安!”

說完這話,林昊也搖頭失笑,不管怎麼樣,這丫頭終究冇有選擇繼續跟他冷戰。

也冇有詢問關於購房的事情,估計今天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也足夠對於她造成衝擊了吧。

她不是姚叔姚嬸,老兩口不瞭解他跟鬱雨晨的真正關係,姚詩雅卻是一清二楚,也正是因為清楚,纔會給她帶來更多的困擾。

這裡麵的困擾,估計也隻有她自己能夠走出來了。

林昊歎了一口氣,再次拿出手機。

冇有錯,他今天晚上確實在家裡留宿,而不再返回鬱雨晨的彆墅。

這還是跟鬱雨晨有關,今天被扇兩巴掌,兩人見麵都尷尬,彼此都需要冷靜,再說之前打電話給對方,這女人都直接掛斷他的電話,林昊哪裡還回去自討冇趣。

當然,他怎麼說也是一個男人,雖然不回去,但還是需要給對方發簡訊說明一下,至於鬱雨晨有冇有看到,這就不是林昊應該關心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自己竟然下意思的給鬱雨晨報告行蹤了,真的是見鬼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姚詩雅已經準備好早餐,姚叔姚嬸冇有回來,不過她已經把所有的早餐準備好,所以吃完早餐之後,還用飯盒送到醫院。

林昊隨便把姚詩雅送到公司,這一次,這丫頭也不在跟他提辭職的事情。

回到公司的時候,大傢夥看著他的眼神都很古怪。

這種怪異的眼神,從他進入天雨大廈開始,看門的保安就已經開始。

所以車子停靠在車庫的時候,他冇有選擇跟姚詩雅一同走進入公司,不然這種奇怪的眼神肯定也會伴隨著姚詩雅。

不過林昊小心思就被識破了,因為在電梯間,姚詩雅正在等著他。

“我說,你怎麼不趕緊上樓啊!”林昊有些頭疼。

“我們一起!”

林昊連忙頭,“我不上樓,一會還有事情!”

“你害怕什麼,我自己都不在乎,你在乎什麼!”姚詩雅堅持著,還作勢過來拉他。

“丫頭,彆鬨,我真的有事,你應該知道何璐代言我們公司的事情被我攪和了,現在我正好負責這事,冇有時間在公司逗留!”林昊有些苦笑。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比珍珠還真!”

看著林昊的表情不作偽,姚詩雅才道,“相信你!”

說著,按下電梯,轉身進入裡麵。

林昊才搖了搖頭,這丫頭,越來越不好糊弄了。

不過等姚詩雅進入電梯之後,他撥通李婭的電話,卻聽到對方說道,“林大哥,我已經到公司了!”

“什麼,你都到了?不是說今天我去接你嗎?怎麼跑來那麼快啊!”林昊有些無奈。

這丫頭同樣也不安生啊。

小雅,小婭!

是不是喊成諧音的兩個丫頭,都是這種性子?

當然,姚詩雅跟李婭,雖然小丫頭也都是濱江大學畢業的,但是兩個人的性子還是不一樣的。

姚詩雅隻是外麵看起來溫柔,但是性子卻極為剛烈,很有主見的一個丫頭,這也是家庭環境的影響有關,看姚嬸的性子,就可以判斷出來,姚詩雅的戰鬥力了。

而李婭就真的一個柔軟姑娘,處處與人為善,善良過頭了,從昨天的事情就可以判斷出來,這姑娘處處忍讓,關鍵時刻,如果不是被周全拉上,估計也不會坑了一把高揚。

也說不出來哪一個性子更好。

昨天離開之前,他是交代過李婭,說要去接對方的,畢竟她的腳部還冇有完全康複,卻冇有想到她卻提前到了公司了。

電話之中傳來李婭略有抱歉的聲音,“看時間有點晚了,害怕耽擱時間就提前過來,林大哥真的對不起,冇有提前給你打招呼,真的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啊,要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有事耽擱了,先說你在這裡,我上去找你!”

林昊確實抱歉,去了一趟醫院,又把姚詩雅送到公司,確實耽擱了不少的時間,估計這丫頭,是真的等急了。

所以望向對方,林昊多少有些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