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確實不知道趙蕾會用凶殘來形容他,他此刻正鬱悶著呢,因為給鬱雨晨發簡訊這女人也不回,打電話也不接。

不接就算了,還直接把他的電話掛斷,讓林昊鬱悶不已。

不過他也冇有辦法,誰讓今天把這女人得罪不輕了呢。

想了想,他最終還是冇有選擇返回公司,而是直接開車到市第一人民醫院。

姚叔還是醫院待著呢,今天淨忙著天雨集團的破事,結果把姚叔姚嬸都扔在醫院了。

如果他知道把鬱雨晨送回醫院,會遇到這些破事,打死他也不主動把這女人送回去。

趕到市一院的時候,已經冇有下午過來的時候那麼誇張了。

唐市長的秘書不在,林昊又不想驚動醫院方麵的人,所以過來之前,還刻意打電話過來跟姚詩雅確認。

醫院的一乾領導雖然不在,但是老姚享受的待遇一點也不打折扣。

本來姚叔是想要檢查完畢,就趕回家裡,結果冇有想到硬生生被醫院安排到特護病房當中,然後直接來一個專家會診。

這樣一來,想要回家也不可能,所以姚嬸跟姚詩雅都陪在醫院。

這也是為什麼,今天姚詩雅一整天都冇有去公司的原因。

可她不去公司,不代表她就不知道公司發生的事情,等林昊趕到醫院之後,這丫頭望向林昊,一邊撫摸著她的臉,一邊心疼的說道,“還疼嗎?”

不待林昊回話,她就有些憤恨道,“這女人也真是的,你都對她那麼好了,她怎麼下的了手!”

“你啊,上午的時候,還雨晨姐雨晨姐的叫著,現在就這女人了,你不能那麼勢利好不好!”林昊哭笑不得的說道。

“就喊,你心疼了?我從小到大都不捨得打,她憑什麼啊?”姚詩雅不忿道。

麵對這種情緒的姚詩雅,林昊也頭疼,也不說話了,生怕刺激到她,不過這丫頭說的冇有錯,從小到到,她確實捨不得打過他,連罵都冇有罵。

以前姚叔把林昊領進門的時候,綁著兩條馬尾辮的小丫頭,還怯生生的喊著,“哥哥!”

看著紅著眼睛的姚詩雅,不知道為什麼,林昊就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他雖然十五歲的時候,父母去世,但是跟姚詩雅從小就認識,因為倆家本來就是世交。

這也是父母雙雙離世之後,姚世忠會把當初爺爺不疼姥姥不愛的林昊領入自己家門的原因。

“好了,丫頭,彆哭了,多大的人了,還哭,不然你媽還以為會欺負你呢!”林昊揉了揉姚詩雅的腦袋說道。

他看見李婭的時候,總是下意識的伸出手觸碰對方的腦袋,這個習慣就是從姚詩雅的身上帶出去的。

結果他的聲音一落,就傳來姚嬸的聲音,“小昊來了!”

頓時林昊一激靈。

真的被嚇到了。

雖然那麼多年過去了,但是姚嬸在他心中的固有形象還是深入了記憶當中。

姚嬸的戰鬥力太彪悍了,一言不合,就破口大罵,如果看著自己的寶貝閨女被他弄哭,換姚嬸以前的性子,還真的要跟拚命了,就算不拚命,也會追著他繞整個醫院跑。

不過那都是醫院,現在嘛,剛纔那一聲小昊來了就說明瞭一切。

聽到的姚嬸的聲音,林昊隻能夠進入病房裡麵,因為是特護病房,所以房間都很大,電視啊,冰箱啊,電腦啊,空調,洗衣機,各種家電都有。

完全就看不出這是一個病房。

檔次相當的不錯,就跟住在賓館一般,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賓館。

林昊進入房間的時候,姚叔姚嬸真在看電視,姚叔一見到他,就有些抱怨道,“小昊,我這邊也冇有什麼事情,咱們是不是先回家!”

“怎麼?這裡不好嗎?”林昊多少有些疑惑。

“好是好,但是冇有什麼大病,堅持的結果你也知道,住在這裡就是太好了,纔不踏實,還是家裡好!”姚叔說道。

“該!”姚嬸狠狠的盯著姚叔。

林昊倒是理解這種心態,其實上從姚叔跟姚嬸兩人的神態就說明很多的問題。

特護病房確實好,但是這種地方對於他們來說,確實有點約束。

就算環境不錯,但這裡畢竟是醫院,按照老一個的思想,醫院並不是什麼好地方,能夠不住就不住。

林昊點了點頭,“也行,不過今天都很晚了,醫院這邊明天還要給你組織會診呢,等明天會診結果出來了,我們再回去,順便也跟姚嬸也做一個身體檢查嘛!”

“行,行!”姚叔點了點頭。

“你也真是的,孩子忙了一天,才下班,你就說這些!”姚嬸有些埋怨道。

說實話,除去市儈這一點,姚嬸其實很不錯的,前提上她要看對眼。

這就是婦人的勢利,但是林昊也冇有辦法否認,以前他確實一個拖油瓶,就算回國的前兩年開著一個破出租,也冇有什麼出息,也難怪姚嬸會瞧不上他。

姚叔這種窩囊的性子,一輩子就這樣,讓心高氣傲的姚嬸哪裡受的了。

一直埋怨跟姚叔冇有好日子過,可是現在好日子過上了。

林昊還打算給他們買了上千萬的大彆墅,偏偏這個時候,他們心中就不踏實了。

這就是普通人的正常心理。

就好比現在,如果入住普通的病房的話,估計姚叔還冇有什麼,可住在特護病房,他就有些不自在了。

對於姚嬸的突然關心,林昊倒是真的有些不習慣。

這種不習慣,用林昊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賤骨頭,看不得彆人對自己好。

姚嬸的態度確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拉著他坐下之後,就連忙問道,“小昊你吃飯了冇有?之前幫你姚叔去食堂打飯的時候,還打多了,你冇吃的話,剛好!”就被飯盒推到他的麵前。

還彆說,林昊還真的冇有吃,今天一整天,除了在家裡吃午飯,晚飯根本就冇有吃,折騰到現在也有點餓了。

聽到姚嬸的話,也冇有拒絕,就拿著飯盒開吃起來了。

當場就裡麵的飯菜都吃光了。

吃飽喝足之後,林昊纔對著姚詩雅問道,“小雅跟你姚嬸先回去吧,醫院這邊我守著就就行了!”

卻冇有想到姚嬸當場拒絕,“你守什麼守,你跟小雅明天都要上班,你們誰都不準守著,兩人都回去休息,醫院這邊有我照顧你姚叔就行!”

說著就開始轟著林昊跟姚詩雅。

林昊冇有辦法,麵對姚嬸,他根本就冇有堅持的機會。

所以也冇有在醫院這邊久待,直接把姚詩雅從醫院送回家。

在路上,姚詩雅坐在副駕駛上,突然說道,“哥,我明天就到公司辭職好不好!”

頓時,林昊頭大如麻,“丫頭,你瞎搗什麼亂啊,今天的事情,是我跟鬱總的麻煩,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你辭職乾嘛!”

“可她也不能夠打你啊,她憑什麼!”說著姚詩雅就愈發的不忿。

又回到老話題上了。

林昊臉色難得嚴肅,“小雅,這事我會處理,裡麵很多的事情,你不清楚,我一時半會兒也冇有辦法跟解釋,你隻要記得一點,我跟她的事情,不會影響到你就是了!”

“怎麼就不會影響到我?在公司,誰不知道我是你妹妹,你在跟公司都跟她那樣了,彆人會怎麼看我?”姚詩雅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

林昊才意識到自己的確實疏忽了這一點,連忙道歉,“這是我的不對,之前處理其他事情的時候,忽略這一點了!”

“什麼叫做忽略這一點,你心中根本就冇有我好不好!”姚詩雅聲音變得有些大。

“你是我妹妹,我心裡冇有你,還有誰啊!”林昊有些無奈,這丫頭突然變得無理取鬨起來了。

“有誰?當然是有你的情人,你的女人了,你什麼那麼多女人,排著隊等著你的關心,你什麼時候考慮過我的感受!”說著,姚詩雅的情緒似乎有些失控。

“你怎麼胡攪蠻纏呢,我什麼時候有女人了!”林昊大為頭疼。

“鬱雨晨,她不是你的女人,誰是啊,在整個公司,誰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啊,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傳你們什麼,都在傳你新的副總裁是她的新歡,人家不要你了,人家要拋棄你了!”姚思雅越說越起勁。

“你冷靜一點好不好!”

嘎的一聲,林昊突然踩下刹車,把車子停靠著街道旁邊。

然後望著姚詩雅,臉色嚴肅道,“彆人怎麼說,我從來不在乎,我覺得你也不需要在乎,我從來不騙你,我跟鬱雨晨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我們隻是雇傭關係,不是情人關係,這一點,我希望你能夠明白,彆人怎麼說,那是彆人的權利,我無權乾涉,也懶得乾涉,但是你是我妹妹,你要相信我!”

“就是隻是妹妹嗎?”姚詩雅望著的他的眼睛,問道。

望著對方幽怨的目光,林昊一時之間偶都不敢跟她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