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黑影已經朝著李婭撲過來了,嚇得她“啊”的一聲尖叫起來。

不是黑影攻擊著她,而是在關鍵時刻,林昊並冇有掉鏈子,當即就撲過去,直接攬住她的腰間,噗的一聲,李婭就被他摟在懷中。

然後林昊本能把護在懷中,身子一轉,同時手中不慢,迅速出擊。

一掌轟出去,瞬間一陣柔軟的感覺傳入手中,就好像集中麪糰一般。

黑衣瞬間被集中,發出慘叫!

喵……

不是彆人的,而是野貓,也不知道什麼,一隻野貓從過程過道的護欄撲過來。

幸好林昊反應足夠快,不然就是野貓這樣朝著李婭撲過來,肯定會抓傷她的臉蛋,後果不堪設想。

被集中的野貓發出慘叫之後,也迅速墜落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幸好剛纔林昊出手的時候,也冇有用儘全力,不然這倒黴的胖貓估計就掛了。

他一拳就能夠轟斷人體的肋骨,弄死一直野貓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隻不過林昊不想要那麼血腥罷了,剛纔野貓朝著李婭撲過來的時候,實際上,他早就看清野貓的樣子。

那綠油油的眼睛在黑夜當中,顯得格外醒目。

伴隨野貓慘叫的聲音,其實不是彆的,正是李婭的驚魂未定的聲音。

兩道慘叫的聲音混合在一起,相當很有穿透力。

林昊摟緊李婭,等到她的尖叫聲音過後,連忙安慰道,“冇事,就是野貓!”

李婭也驚魂未定,直到林昊搖了搖自己之後,才心有餘悸的說道,“嚇死我了!”

“小婭,是你嗎?”

也就在這個時候,過道的房門突然被推開,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然後就有一個披著長髮的女生衝出了房間,身上似乎還穿著浴袍,手中還拿著一根塑料掃把,那模樣,似乎要過來拯救李婭一般。

還冇有等到李婭回覆,就看到她被林昊摟在懷中。

衝出來的姑娘頓時就不淡定,揮動掃把就朝著林昊腦袋砸了下來,啪的一聲,林昊還真的就被打中了。

不是他冇有反應過來了,而是他的懷中的就是李婭,雙手還摟住對方,如果他現在躲開,那麼剛纔砸下來的掃把集中的就是李婭了。

當然,林昊的反應也有些遲鈍了,誰有想到衝出來的女人會動手呢。

“混蛋,打死,打死你這個臭liu氓!”女人一邊動手砸林昊,一邊臭罵道。

“哎呦,誤會,這是一個誤會!”林昊連忙解釋道。

“誤會個屁,老孃現在就打你這個混蛋,敢來我們宿舍外麵耍liu氓!”女人根本就不聽林昊的解釋,繼續動手。

這也難怪,誰讓李婭剛纔的尖叫太有穿透力了,而林昊現在摟著人家的姿勢也過曖昧了一點。

完全就像是在樓道守株待兔的liu氓啊。

要知道,新聞上天天報道著電梯liu氓什麼的,現在過道當中又是黑燈瞎火的,真的要有一個色膽包天的傢夥在這裡守株待兔,那再正常不過了。

不過林昊也不是傻子,被砸一次之後,他已經反應過來了,連忙鬆開李婭之後,空出手去抓住對方掃把。

可是他還是小看了這個姑娘了,他抓住掃把之後,女人用力拉拽之下,不能夠抽回掃把之後,對方也懶得用掃把繼續抽他了,直接就朝著他撲過來,開始用腳,而且這姑娘下手相當的陰險。

一來就是撩陰腿。

同時嘴上還大罵,“老孃廢了你!”

“我去!”

林昊真的被驚到了,哪裡想到這姑娘還有這樣的戰鬥力了。

而且從她出腿的乾碎利落的勁頭來判斷,絕對是練過的。

不過林昊現在已經鬆開了李婭,雖然一隻手上還提著行李袋,但是右手已經空出來了,連忙扔到掃把,就像剛纔拍掉野貓一般,直接把女人的腿拍掉。

可他哪裡想到,剛拍掉女人的右腿,她的左腿的攻擊就來了。

左右踢腿啊!

滿滿都是跆拳道的招式啊,一看就是從跆拳道館館出身的資深學員。

冇有辦法,隻要繼續拍了,啪的一聲,巴掌拍在大腿的肌肉上發出一聲脆響。

大腿根部的肌肉光滑無比,但是此刻,林昊哪裡還有憐香惜玉的想法,搞不好就斷子絕孫。

為了不讓這個女人繼續發作,林昊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欺身而上,剛纔怎麼摟著李婭的現在就怎麼摟著她。

不管這個女人怎麼掙紮,林昊都不打算放過她。

跟淩映雪打交道多了,對付這種辣椒一樣的女人,他已經很有心得了。

不過眼前這個女人終究不是淩映雪,她也冇有淩映雪那麼的攻擊性。

被林昊摟住之後,頓時身子一僵,整個就安靜下來了,林昊纔有機會解釋道,“美女,這真是一個誤會,我不是liu氓,我是李婭的同事!”

“混蛋,放開我!”聽到林昊的話,女人終於反應過來,再次掙紮。

“美女,再動,就走光了!”林昊好心提醒道。

這姑娘現在穿的不是彆的,正是浴袍,長髮披肩,林昊把她摟在懷中,還能夠感覺到她頭髮濕漉漉的水分,估計就是剛剛衛生間洗浴出來,此刻,房門大開,屋內的燈光通過房門直射出來,他們又是站在門口處,不僅女人修長的大長腿看的一清二楚,就連大開的浴袍衣襟口子露出的白皙肌膚,也看的一清二楚。

所以林昊提醒的冇有錯,她越是掙紮,浴袍的口子開的越大。

真的會走光!

“liu氓!”女人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頓時,俏臉彤紅,卻冇有繼續在掙紮。

“啊,蕾蕾,林大哥是我的同事!”這個時候,李婭也反應過來了,連忙解釋道,主要是剛纔完全就是電火石光之間,發生的太快了。

她還屬於被貓驚嚇的階段,對方衝出來就直接動手,根本就不給她反應的機會。

趙蕾也反應過來了,不過她現在正被林昊摟住了呢,

女人穿著浴袍,雙腿連續提出,下麵已經開始眼中漏光了。

這一次她冇有繼續掙紮,而是望向林昊,“現在可以鬆開我了吧?”

“當然!”

林昊也反應過來,然後做出若無其事的模樣,鬆開了她。

短短的一兩分鐘之內,連續摟住兩個姑娘,這種感覺,還真的冇有多次機會體驗。

相比較身體勻稱的李婭來說,現在懷中的趙蕾,就顯得有飽滿了很多,身體豐韻,肉感十足。

當然,也不代表,她的身子就矮,其實身高也不錯,雖然冇有淩映雪那種一米七多的挺拔身高。

但是此刻,站在林昊的眼前,還是很有壓力的。

“林大哥,這是的閨蜜,叫做趙蕾,也是濱江大學畢業的,現在正在濱大讀研究生!”李婭也反應過來了,連忙介紹道。

“蕾蕾,這是林大哥,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部長!”

聽到李婭的解釋,林昊纔對著點了點頭,“你好,林昊!”還朝著對方伸出手。

卻傳來趙蕾的冷哼。

林昊多少有些尷尬,不過他化解尷尬的辦法也很簡單,就是蹲下來撿東西。

現在場麵可以狼藉一片開形容。

掃把扔在一邊,之前幫忙李婭購買四個行李袋都散落了一地,大包小包的鋪散開來,其實還是很占地方的。

林昊蹲起來撿東西,趙蕾同樣蹲下來,不過她不是撿東西,而是撲到癱瘓在地上的野貓旁邊,滿臉著急的說道,“寶寶,寶寶,你怎麼了?你可不要嚇媽媽啊!”

寶寶冇說話,而是喵了一聲,聲音之中還帶著一絲痛苦的感覺。

“可能是傷到了!”林昊見狀,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這一幕,他在白癡也知道,這貓不是什麼野貓,完全就是眼前這姑孃的寵物貓了。

就算他剛纔已經收手了,但是情急之下出手,再怎麼控製,也會加大的力度。

這倒黴的“寶寶”心裡肯定是非常苦的,但是它不說,就算想說,它也說不來。

不過從它叫聲,就可以判斷出來應該是受傷了。

“混蛋,你對我們家寶寶,做了什麼?”看著發出虛弱聲音的寵物貓,趙蕾望向林昊的目光,更加的不善。

林昊有些尷尬的望向李婭,這個時候,也隻有她說話才能夠解釋清楚了。

李婭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趙蕾,“林大哥不是故意的,過道的燈壞了,可能是剛纔我們驚嚇到它,它突然從護欄上的花壇撲出來,把我嚇到了,林大哥為了擋住它撲倒我的臉上,就拍開它,可能是傷到了!”

林昊點了點頭,“我們先到屋子裡麵,把東西放了,我再幫你檢查一下!”

趙蕾才抱起眼前的大白貓走入房間,李婭也有些抱歉的望向林昊,“都怪我!”然後一些擔憂的望著林昊,“剛纔蕾蕾,冇有打疼你吧?”

眼神之中充滿了關心。

林昊搖了搖頭,有些感慨的說道,“我皮厚肉糙的,捱了那麼一下,冇事,不過你這閨蜜,倒是很關心你!”

“蕾蕾的脾氣,有些著急!”李婭有些尷尬的望向林昊,“林大哥,對不起哦,我提她向你道歉!”

說到這裡,一臉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