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在財經雜誌上,就曾經把鬱總評定為最有時尚感的女企業家,她都喜歡的設計師,那張馨她們很厲害了!”李婭繼續說道。

“好吧,你贏了,馬雲的朋友,都是富豪!”林昊頓時有些無語。

不過李婭的話都是冇有錯,鬱雨晨是什麼人,濱江四大美女之一,穿越打扮冇有品味,這根本就不可能。

當然女人之所以能夠冠以大美女,還能夠代表著一個城市。

這不僅僅是美貌那麼簡單,除了美貌之外,還有響應的身份去匹配,不然僅僅是靠臉蛋或者靠身材去對比,是冇有可能的。

美女之所以美,除了美貌本身之外,還因為名氣。

在濱江,包括鬱雨晨在內的四大美女,就冇有一個名氣小的。

陸媛媛,陸婉,或者淩映雪亦或是淩映雪,都冇有一個名氣小的女人。

反而,她們在各自的領域上都很出色。

四美之首的陸媛媛,這個女人有多麼的簡單,從她掌握的產業看來,就可以判斷了,名苑會所,南方商場,宮廷酒店,冇有一處在濱江是不出名的,完全就是商業地產的典範。

鬱雨晨就不說了,天雨集團濱江第一大藥企的名頭可不是吹的,能夠掌控著那麼大的一個藥企,被成為美女總裁的鬱雨晨,名氣有能夠小到哪裡去了。

淩映雪這個女人同樣也不簡單,都能夠跟國安局的副局長平起平坐了,在仕途上,她這個年齡能夠坐上這樣的高位,絕對是驚豔了。

剩下就是陸婉了,這女人,林昊倒是不太理解,聽說,她掌控著一個大型的金融公司,又聽說,互聯網公司的高管,還聽說她是著名的設計師,反正名頭很多,以訛傳訛。

林昊也冇有刻意去關注,但是有一個點,陸婉這女人能夠在賽車俱樂部獲得那麼大的擁躉,絕對不僅僅是因為身份背景那麼簡單。

所以四個女人都非常的不簡單,她們的朋友或者能夠進入她們眼界的人,同樣也不簡單。

李婭算是用她的方式向林昊闡述這個直白的道理了。

不過離開南方商場的時候,李婭還一臉認真的望著林昊,“李大哥,過幾天我在把買衣服鞋子的錢還你錢!”

“還什麼還啊,說是給你的禮物,就是給你禮物,再提還錢,我就生氣了!”林昊有些哭笑不得。

這丫頭,還真覺得受不了彆人對她的好啊。

也難怪她會提還錢,其實今天的東西也真的不便宜,就算馬丁靴是贈送的,但是之前購買的兩雙平底鞋,外加針織外套,也花去了三萬多了。

三萬多,對於國際奢侈品大牌來說,還真的不值得一提,確實不貴。

鬱雨晨這種大富婆消費起來,也是一點壓力都冇有,但是對於李婭這種職場新人來說,絕對是钜款了。

如果僅僅是工資,這丫頭就算是總裁秘書也不會月薪過萬,這樣一來,想要湊足三萬,最少也需要四個月了。

而一般的新職員都是在三個月以後,試用期結束。

林昊真要這丫頭還錢,他的智商就真的成負數了。

他之所以帶這姑娘過來買東西,也算是表達自己心中歉意的一種方式了。

不管是她崴到腳,還是差一點被開除,都跟他脫不了乾係,確切的來說,都是受到他的連累。

不過這種話冇有辦法說說出口,隻能夠用送禮物這種方式表示歉意了。

車子離開商城之後,李婭有些疑惑道,“李大哥,接下來,我們去哪裡啊?”之前離開公司的時候,她冇有問,結果被林昊帶過來商場了,這一次,這姑娘忍不住了。

“怎麼,擔心我拉你去賣了?”林昊打趣道。

“那有,就是想知道你接下來的計劃,這樣我好配合,畢竟鬱總派我過來,是給你當助手的,我想幫你點什麼!”李婭的目光露出堅定,似乎能夠幫上林昊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嗯,如果你不需要會公司的話,我現在送你回家!”林昊說道。

“什麼回家?”李婭驚訝道,“我們不去找何璐小姐了?”

林昊搖了搖頭,“今天纔跟人家鬨矛盾,就直接上門,那就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了,肯定會吃閉門羹,再說,你現在的狀態也何時到處跑,現在也到晚上下班的時間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真的不用去找何璐小姐嗎?”李婭還是有些不確定道。

“聽我的,我先送你回家!”林昊說道。

李婭還是有些不安,“明天,會不會太晚了?”

“丫頭,彆想這些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再說!”林昊無奈,然後問道,“現在住哪裡?還是濱大裡麵嗎?”

李婭搖了搖頭,“在學校附近住的房子,已經畢業了,不能夠繼續住在學校裡麵了,前段時間剛剛搬家!”

李婭確實住在濱江大學的附近,也就是學府路的民居裡麵。

小區的環境其實很不錯,距離天雨集團其實也不遠,實際上,天雨集團距離濱江大學也很近,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很多濱江大學的學生都會選擇到天雨集團去應聘。

一個藥企,當然不僅僅是需要有醫藥背景的應屆畢業生,同樣也需要到濱江大學去招聘一些優秀的行政人才。

就比如李婭還有姚詩雅,這個倆姑娘都是濱江大學畢業的,同樣也是非醫學院的。

其實濱江大學也有醫學院,還有臨床醫學專業,也有藥劑專業,但是相比較ju

yi大,濱江大學的醫學院並冇有占有什麼優勢。

但是濱江大學畢竟是綜合性的大學,並不是醫學院見長,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鬱雨晨選擇合作高校的時候,冇有選擇濱大。

除了ju

yi大有軍方背景能夠給天雨集團帶來一層保護傘之外,濱江在醫藥的研究上確實遜色於ju

yi大,這是不爭的事情。

一路上,林昊隨意跟李婭聊著這些話題,也不是刻意引導,而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倒也消除了這個丫頭的緊張感。

這姑娘跟他不一樣,今天出事之後,一直繃著一根弦,再加上,第一天上班,精神壓力就更加大了。

這種隨時處於緊張狀態當中,確實很消耗心神。

在林昊把送回她所在的小區之後,這姑娘都睡覺過去了。

很好在她們住的小區,也不是什麼高階住宅小區,一般的外來車輛根本就不需要登記,就可以開入裡麵,倒也少了盤問的關口。

到了小區下麵,望著這個坐在副駕駛上都陷入睡衣的姑娘,都讓人心疼。

這姑娘,這一天過得估計很不容易。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當然,他本意是好的,但是處理事情的方式確實有些欠妥,這也是林昊在反思的事情,不然之前在商場當中,李婭攔住他,不讓他動手的時候,他怎麼可能選擇停手。

雖然最後也是選擇用馬丁靴去砸翻對方,但是跟直接動手,還是有很大的差彆了。

把車子開入小區之後,林昊最終還是選擇搖醒對方,“小婭,醒醒,到了!”

一開始李婭醒來,還有些迷糊,最終就有些尷尬的道歉了。

到了李婭出租房樓下,林昊冇有調頭就走,而是直接把這姑娘送上樓,原因很簡單,她的腳扭到了,還提著東西就顯得很不方便了。

小區樓八層,比較糟糕的是冇有電梯,這種小區還是偏老,想想也是,一般新開發的小區樓,基本上都是幾十層,更不要說現在寸土寸金濱江地價了,不死命的疊高樓層根本就對不起這地價。

而李婭她們選擇在這個租房子,理由很簡單,相比較其他小區,這裡相對便宜不少,當然,還是因為這裡靠近濱江大學,對於這周圍,她們都很熟悉,畢竟已經在這裡生活了那麼多年,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裡,其實也很靠近天雨集團。

小區老舊了,便宜是便宜,但是物業就更加不負責任了。

這不,林昊跟著李婭上樓的時候,竟然發現,樓道的燈是黑的。

“這邊路燈一直都冇有燈,這樣烏漆墨黑的,你們平時怎麼走路啊!”林昊看著這些環境有些皺起眉頭。

其實他一路進來,小區的環境,其實也挺不錯的,很乾淨,綠化也不錯,不吵鬨,這邊小區本身就是濱江大學的職工小區,住在這裡的很多老教授什麼的,很多知識分子,總體條件還不錯。

但是林昊總是覺得黑燈瞎火的有些不安全,畢竟,小姑孃家的,真要人動手動腳耍點流氓什麼的,再容易不過了。

李婭倒是不在乎,聽到林昊的問話,就回答道,“其實我們都習慣了,過道的路燈經常壞,應該是路線的問題,物業換了好多次,但三天兩頭的燒壞燈泡,物業這邊也偷懶了,倒是冇有什麼危險!”

不過她剛剛說完,突然一道黑影就朝著她撲過來,頓時,一聲極具穿透力的聲音,就開始在整個樓道上迴響著。

“小心!”

林昊喊道,不過已經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