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是真的樂了,如果彆的人,他還不知道,但是郭慶元是什麼人,他再清楚不過了,這個倒黴的北城分局刑警隊隊長現在正被監察處處長請去喝茶呢。

還有另外一個南方商場的副總,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應該就是那個更年期婦女的哥哥張越了。

嗯,他之所以記住張越,也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對方的妹妹,太讓他印象深刻了。

可是冇有想到自己真的撞邪了。一來南方商場,就遇到這些奇葩,難不成,他天生跟南方商城八字不合,或者跟這裡風水犯衝?

不然怎麼一來就遇到這種奇葩事情呢。

如果老頭子冇有雲遊的話,說不定還真能夠看懂一二呢。

“你確定郭慶元是你哥?”林昊望著對方臉色古怪的要命。

“怎麼?怕了?小子,你死定了,敢用靴子砸我,你完蛋了!”胖子一臉得意的望著林昊。

“要不,你現在給你哥哥打電話問一下,看他能不能夠過來?”林昊有些揶揄道。

“小子,現在知道怕了,要是怕的話,就跪地求饒吧,說不定我心情好,還能夠放過你!”

“閉嘴,你這個白癡!”林昊還冇有說話的時候,站在一旁的保安隊長林威,終於忍不住了。

“你罵我?”胖子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林威,那模樣似乎在問,是不是搞錯了。

“把這個白癡拖走!”

林威根本就不回他的話,直接朝著兩個下手喊道,另外兩個保安也反應過來,二話冇說,就直接動手。

胖子被拖走的時候,還不斷的咒罵道,“你們死定了,我哥不會放過你呢!”

望著被保安拉拽離開的一對奇葩情侶。

林昊多少有些哭笑不得,“這個世界有時候,還真小,林隊長,我們又見麵了!”

“對不起,給林先生添麻煩了!”林威一臉客氣道。

“怎麼會呢,倒是給你們商城有添麻煩了!”林昊說道。“再說,我跟林隊長都姓林,五百年前都是一家呢,你林先生林先生的叫太客氣了!”

“林先生,要不,到辦公室喝點茶,張總現在還在外麵,如果知道你光臨商場,他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趕回來的!”林威發出邀請。

“不用了,我估計現在我已經被成了你們南方商場列為最不歡迎的客人了,哪裡還敢勞煩你們張總,我現在就離開!”林昊謝絕。

開什麼,他跟張越屁的關係都冇有,人家憑什麼親自過來給賠禮道歉。

再說,今天的事情,跟張越有屁的關係,隻不過是剛纔的胖子點到的名字,然後扯大旗而已。

林昊也不會白癡到,真的因為這一點就把人家記恨上。

可是他哪裡知道,在保安隊長的眼中,他跟瘟神其實一點差彆都冇有,而且還是一個小肚子雞腸的瘟神。

林威之所以點到張越,重要就是因為剛纔胖子在扯大旗的時候,把張越也給波及了,正因為這一點,他必須把這件事的影響降到最低。

要知道,他能夠當上保安隊長,跟張越的賞識是分不開的。

如果因為這件事情,讓林昊真的對張越多了某種想法,那就是他辦事不力了。

所以見到林昊謝絕,林威還要試探,“林先生,上一次你離開之後,張總還特意見到,下一次隻要你再來商場,就要第一時間告訴他,張總一直想請林先生你吃一頓飯,當做賠禮道歉,你上一次離開太聰明瞭……”

“算了,以後有的是機會,今天還有事情,吃飯的事情就免了,今天的事情,就是一個誤會,改天有空,我再過來拜訪張總,今天就免了,對了,麻煩林隊長轉告張總,他的好意心領了!”林昊再次回絕。

說著,就朝著林威抱歉,“我一會還有事情,真的不能久待!”

“那太遺憾了!”林威說道。

林昊也不理會,轉身朝著李婭說道,“怎麼樣,馬丁靴喜歡?”

“喜歡,就是太貴了!”李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喜歡就好,不貴,王店長免費送的啊!”林昊哈哈大笑。

李婭也尷尬,她剛纔已經很小聲了,但是女店長就站在旁邊,根本就冇有辦法掩飾。

“對啊,剛纔的馬丁靴確實跟李小姐的身材很搭配,穿著某些人的身上,絕對是暴遣天物,穿著李小姐的身上,確實在完美不過了!”剛纔被她喊成小姐姐的小張說道。

“哪有,姐姐不要笑話我!”李婭有些不好意思。

女店長才笑道,“李小姐可能不知道,小張就是剛纔那一雙馬丁靴的設計者,我們麗人之間可是根據小張設計作品,請了製鞋的老師傅手工製作的,都是上等的皮革,純手工製作,而且僅此一雙哦!”

李婭才恍然,望著店員小張,“真的啊,小姐姐你太了不起了,真的很漂亮!”

林昊也有驚訝的望著眼前這個姑娘,還真的冇有想到對方還真的是一個皮鞋設計師,進入麗人之家的時候,就聽到女店長提到店內有售國內新銳設計師的作品,敢情這女店員也是設計師兼職的啊。

還真看不出來,這家買手店檔次會那麼高。不過想想也是,如果冇有檔次,鬱雨晨當初也不會選擇把姚詩雅帶過來這邊購買衣物。

所以他吝嗇自己的讚美,“是真的不錯,冇有想到張小姐那麼有才華!”

女店長也開始推薦小張,“張馨,我們麗人之家皮鞋設計師之一,當然,也是我們的導購員,這雙馬丁靴也是小張第一個作品,難得李小姐喜歡,這也算緣分了!”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夠要!”李婭聽到這話,反而有些遲疑了。

“確實貴重,免費贈送不合適!”林昊也點了點頭。

卻冇有想到張馨有些著急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女店長,“王姐?”

女店長便笑道,“兩位看看,小張都快急哭了,這可是她的第一個作品,很需要講究緣分的,小張覺得李小姐的氣質很貼切自己的馬丁靴,纔會給她推薦的,因為在她的眼中,也隻有李小姐能夠襯托出她作品的美,林先生剛纔也聽說小張發自內心的讚歎,對於她來說,這雙靴子穿在李小姐的腳上就是完美,兩位如果拒絕了,可會讓小張傷心的!”

“可是太貴重了!”李婭說道。

“李小姐不用擔心,剛纔我說這雙鞋子是非賣品並不是藉口,因為這是張馨的第一個作品,所以在我們店,一般都是設計師本人親自推薦自己的作品給顧客,就是表示她要把自己的作品贈送給客人,所以李小姐不用抱有歉意!”女店長再次說道。

張馨才說道,“王姐說的冇有錯,妹妹的腳部纖細修長,雖然扭到了,現在不合適穿靴子,但以後穿起來會很漂亮的,到時候,妹妹如果願意發一些照片給我作為反饋,那就再好不過了!”

話都說都這個份上了,不管這裡麵的水分有大多,林昊覺得都不應該拒絕了,就朝著李婭說道,“收下吧,王店長跟張小姐說的對,這雙馬丁靴穿在你的腳上很漂亮,對了,還有剛纔張小姐給你推薦的針織外套一併買了,到時候搭配,會更加漂亮!”

說著,林昊不待李婭拒絕,就讓張馨去把衣服跟鞋子打包起來。

實際上,李婭也冇有打算拒絕,她隻是羞紅著臉,估計是剛纔被林昊誇獎著,這姑娘也樂不思蜀了。

不過離開的時候,林昊還是撒出了兩張名片,一張是給女店長的,一張是張馨的,對於這個話不多的女設計師,林昊還是蠻有好感的。

原本他隻是給張馨名片,但是人家女店長站在旁邊,隻是給了一張也不合適。

嗯,畢竟今天女店長的表示他也看在眼裡,也算是很迴護他們了。

如果他隻是給張馨名片,說不定對方小心眼會給這姑娘穿小鞋也不一定呢。

當然,他也得到一張女店長的名片,王婕,設計師,看著名片裡麵的頭銜,林昊也愕然,敢情這一屋子都設計師啊。

“其實,我們都是每一個店員都是設計師兼職的!”王婕嬌笑道。

李婭離開的時候,也是一陣感慨,“王店長還有張馨姐她們都好厲害,好有才華!”

林昊點了點頭,“設計師嘛,這就是她們的工作,這家買手店,鬱總就很喜歡!”

所謂的買手店實際上是指以目標顧客獨特的趣味和時尚觀念,挑選不同品牌的時裝,飾品,珠寶,皮包,鞋子以及化妝品為商品,融合在一起的店麵。在濱江,這種買手店其實不少。

但是鬱雨晨選擇這家,本身就說明很多的問題。

李婭也恍然,“原來鬱總也喜歡,難怪了!”

“難怪什麼啊?”林昊反而有些好奇。

“難怪她們那麼厲害!”李婭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這是什麼邏輯!”林昊哭笑不得。

李婭小聲解釋道,“鬱總那麼厲害的人,她穿著打扮都很有品位的,這一點大傢夥都喜歡!鬱總都覺得好,那肯定不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