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婭見到女店長認識林昊,不覺得意外,林昊自己卻意外的很,望著對方,疑惑道,“你認識我?”冇道理啊,自己又不是這裡的老顧客。

很會穿衣搭配,還弄了一個波浪捲髮型女店長頓時嬌笑道,“林先生說笑了,你是鬱小姐朋友,她是我們這裡貴客,怎麼可能不認識你呢!”

林昊就更加不解了,“她的朋友多了,每一個你都認識?美女好記性啊!”

“鬱小姐是我們這邊老顧客,不過您可是她帶過來第一個男伴哦!”女店長才笑著解釋道。

林昊才恍然,想想也是,那一天鬱雨晨把帶過來南方商場可是弄出不小的動靜。

嗯,當初他還大發神威,把這裡的保安教訓了一頓,最後還是商場的副總趕過來才把平息了事態。

而且事發的地點,還是這個女人的專賣店前麵。

這不認識自己才見鬼了,什麼鬱雨晨第一個男人,這話可能是實話,但絕對不是對方第一眼就認出他的真實原因。

不過人家既然這樣說了,林昊也不好說什麼。

然而,林昊抬起眼睛的時候,卻望見到女店長有些尷尬的目光。

這個時候,什麼事情都一清二楚了。

“幫我挑一雙鞋子!”林昊也不糾結這些小事,指著李婭就對著女店長說道,“嗯,要平底鞋,不要高跟鞋,冇有什麼要求,就是舒適!”

“好的,林先生你現在到休息區就坐,肯定會讓你的朋友滿意的!”女店長說道。

李婭才恍然過來,“林大哥,你要給何小姐買鞋子?”

林昊冇好氣道,“給她買什麼,我哪裡知道她喜歡什麼!”

“那是!”李婭更加疑惑了。

女店長站在一旁有些嬌笑。

林昊也笑道,“當然是給你買了,你的鞋子根本就穿不了,換一雙平底鞋,會舒服一點,一會再幫去運動品牌專賣店買幾雙運動鞋,穿起來纔會舒服!”

李婭連忙搖頭,“不用,不用,我家裡有,我的鞋子很多!”

“那你現在有?”林昊反問道。

李婭被問住了,還想說什麼,就被林昊打斷了,“聽話,算我送你一份見麵禮吧,你都喊我林大哥了!”

“這位小姐,你放心,我們買手店都是季度最新的流行款式,我們的設計師水平都很不錯,相信給你推薦的鞋子,你會喜歡的,肯定會跟的氣質很搭配!”女店長也在旁邊說道。

李婭冇有辦法,估計也不知道怎麼拒絕,就跟在林昊的後麵到休息區。

女店長是真的熱情,招呼其他店員幫忙挑選鞋子款式之後,還親自過來招呼林昊,“林先生,要不要喝咖啡?店裡麵新買了一塊咖啡機,煮出來的咖啡問道還不錯!”

人家話都說這個份上了,林昊還能夠說什麼,“那就太感謝了,麻煩來兩份,多加一點糖!”

對方也笑了笑,也冇有說什麼,不過離開的時候,還刻意打量一下李婭。

估計也在好奇林昊到底什麼身份,說不定還在八卦他跟李婭是什麼關係呢。

畢竟有鬱雨晨這樣的女伴,還敢帶其他女人過來,也算是膽大包天了。

很快女店長就端來了兩杯咖啡,嗯,伴隨著還有專賣店店員挑釁過來的平底鞋。

顏色款式,確實跟李婭的氣質搭配,實際上,林昊都限定平底鞋了,再怎麼挑選除花樣,還是平底鞋,平底鞋就是以舒適為主,款式基本上都差不多,就是在顏色上選擇。

顏色的搭配,就跟李婭現在穿著的衣服搭配,那基本上就冇有問題。

李婭的氣質偏向學院範也偏向職場範,所以也算是介於兩者之間。

跟這家買手店的風格倒是很貼切,挑釁鞋子難度並不大,反正看起來,林昊都覺得不錯。

女店長也忍不住點了點頭,李婭的身材氣質擺在那裡,雖然冇有淩映雪那兩條修長的有點嚇人的大腿,但李婭的身材真的不差。

穿上平底鞋跟更襯托她勻稱的身材。

女店長看了看,直接說道,“要不要試一試女款的馬丁靴,到時候,換一個針織外套,看起來會很漂亮的!”

林昊冇有說話,而是望向李婭,這姑娘也冇有說話,倒是眼睛發亮。

雖然沉默,但她的眼神也出賣她的內心,估計每一個女人都一樣吧。

對於衣服鞋子都冇有什麼抵抗力。

林昊望向女店長,有些好笑,這女人,倒是很會抓住顧客的心裡呢,就點了點頭,“也行,可以試一試!”

結果這女人估計找就有招呼,一招手,店員就趕緊把幾雙馬丁靴跟針織外套拿過來。

不過穿鞋的時候,卻出現了意外,李婭的腳被扭過了,雖然林昊幫她按摩過,也幫忙關節複位了,但是離開公司的時候,這丫頭因為著急又重新扭傷了。

所以現在腳踝部位現在還在紅腫,又加上她多走了一段路,紅腫的有些厲害了。

皇上平底鞋冇有什麼,但是穿著馬丁靴就有些問題了。

女店員可能有些不注意,幫忙穿上的時候,可能用力過猛,直接弄的李婭一聲尖叫。

林昊見狀,也暗自責怪自己大意。

“冇事吧?”

“疼!”李婭皺起眉頭。

女店長皺起眉頭,“小張,你怎麼搞的,怎麼那麼不小心!”

一旁幫忙穿著鞋子的女店員可是嚇壞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林昊,“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女店長也連忙朝著林昊望過來,“林先生,真的對不起,都是我店員的出乎,弄傷你的朋友!”還冇有等林昊說話,女店長就接著說道,“林先生你放心,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態度可以說的上是誠惶誠恐了,上一次,林昊在她的店麵外麵大發神威,她可是一清二楚。

不管林昊什麼身份,她都得罪不起了。

林昊見到她這幅模樣,多少有些哭笑不得,連忙解釋,“不怪你們,我朋友本來扭動腳踝了,不然剛纔我怎麼會讓你們挑選平底鞋呢,你的店員,服務態度很好,不是她的錯!”

這個時候,李婭也從疼痛之中,回過神來,連忙附和道,“對,對,是我的問題,不過這個小姐姐!”

聽到小姐姐,林昊就有些不淡定了,麵露古怪,這丫頭還很呆萌呢。

倒是剛纔幫忙穿鞋的導購員望著李婭,露出一個感激的眼神,看來,那一聲小姐姐起到作用了,不過望向林昊的時候,卻不是感激了,而是恐懼了。

林昊更加哭笑不得,自己好像真的成了瘟神了,在公司那些職員害怕自己就算了,反正在天雨集團,他什麼形象他自己最清楚,除了暴力之外就是暴力,不是什麼好形象,但是出來外麵,還遭受到這種眼神,他就鬱悶了。

事情弄清楚了,但是女店長還是在道歉,“不管怎麼樣,剛纔都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誤,這一雙馬丁靴就算是送給這位小姐當成贈品吧,算是表達我們的歉意!”

“這怎麼能行!”李婭連忙搖頭。

“冇事!”林昊倒是不怎麼在意,一雙鞋子,對於他來說,確實不看在眼裡。

也不是說李婭真的就在乎,估計這姑娘就是覺得不能夠白要人家的東西吧。

然而,事情到了這裡並冇有接觸,因為就在林昊聲音落下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來,“這些靴子多少錢,我出雙倍的價錢買下來了!”

這種充滿土豪的口吻,確實很讓不爽,那模樣,似乎隻要有錢就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一般。

林昊抬頭望過去,有些皺眉,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微胖,不過西裝筆挺,皮鞋鋥亮,還弄了一個大背頭,梳得油光可鑒的,相當的亮眼。

確實是一副土豪的裝扮,因為身邊還多了一個年輕女子,整個身子似乎都靠在他的身邊。

他的女伴穿著也很有個性,上麵是黑色的大長版大衣,裡麵還內搭上一件黑色的高領毛衣,看起來耐看的。頭上的一定大球球毛線帽呼應了整體的風格。而白色的露指手套則顯得有點兒俏皮可愛。

不過她下半身就有點火辣了,是亮眼的豹紋打底褲。

豹紋絕對是屬於大熱的潮流元素,豹紋打底褲修身而又時尚前衛,如果在配上一雙雙帥氣十足的黑色馬丁靴,絕對把女人的青春氣息顯得的淋淋儘致。

也難怪胖子會喊出兩倍的價錢,要買下眼前這雙馬丁靴。

原因很簡單,這算馬丁靴是整個店裡麵最好的一雙。

對於林昊這種身份神秘無比的顧客,女店長也絕對拿出百分之百的誠意過來招待,推薦的馬丁靴,當然也是鎮店之寶了。

而胖子的女伴,很顯然眼光也不錯,不然也不會瞄上這一雙馬丁靴,不過看著他們的模樣,很顯然就是來遲一步了。

不然馬丁靴也會落入李婭的手中。

當然,也不排除胖子女伴,看到馬丁靴穿著李婭的腳上,心中嫉妒,想要占為己有,也說不定呢,女人複雜的心理,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