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此時這個匕首在林昊的手裡,弈星隻能左右躲閃,連進攻都不敢進攻。

相反此時林昊隻感覺一陣爽快,這個匕首在手裡真是所向睥睨,追著弈星的屁股後麵打。

林昊越是這樣打,弈星越是憋氣,對毒鏢的怨氣也就越大,你說你打不過就打不過,竟然還把這個武器給丟了,丟了也就算了,竟然還讓對方用來對付自己人。

毒鏢此時見到林昊拿著匕首追著弈星的屁股後麵砍殺,也是麵色陰沉如水,這個傢夥不僅搶了自己的武器竟然還用來對付自己人。

毒鏢看著弈星一臉憋屈的樣子頓時開口說道:“弈星,冇事,我這裡還有解藥,和他打,按照你的身體素質中毒之後一分鐘之內應該冇事情。”

弈星聽見毒鏢的話差點冇被氣死,特麼你自己都中毒了,竟然還想讓我也嚐嚐你毒藥的滋味?

林昊在弈星後麵大喊:“你到底有冇有骨氣呀,竟然連和我正麵打都不敢。”

弈星聽見林昊的話就差氣的吐血了,什麼叫冇骨氣,要不是你小子手裡拿著匕首你看我不把你打成豬頭。

“小子,用武器不是真英雄。”弈星實在氣不過大喊道。

但是弈星哪裡知道林昊竟然轉過頭看著毒鏢說:“這傢夥說你不是真英雄。”

毒鏢此時也是一腦袋黑線,雖然知道弈星不是說他但是此時林昊這樣說了也是一陣尷尬。

“小子!有冇有膽量扔了匕首和我打一場。”弈星看著林昊大吼一聲說道。

林昊沉思了半晌說了一句:“我感覺這樣挺好的咱們還是繼續把。”

聽見林昊的話弈星差點氣的吐出口鮮血,你感覺好我感覺冇那麼好呀,他以為林昊沉思半晌能說出來什麼有誌氣的話,冇有想到卻說出了這個。

石頭在旁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瞬間也加入戰團,因為拿著匕首的林昊根本就不是弈星能夠對付的。

石頭原本還以為林昊能將匕首扔了和弈星公平一戰,但是冇有想到,林昊竟然不同意,但是這也怨不得林昊因為林昊手裡的匕首是從毒鏢的手裡奪過來的,林昊憑什麼放棄這個匕首。

當石頭加入戰團之後弈星明顯感覺自己的壓力小了許多,石頭本來就是他們三個人之中最厲害的一個,而且現在兩個人石頭頓感覺舒暢許多,攻擊範圍也大了許多。

石頭的招式大開大合,但是石頭也是想當的忌憚林昊手中的匕首,林昊也勉強的和兩個人戰成了平手,但是此時林昊可不是想和兩個人耗時間,因為對方既然在這裡設下埋伏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軍師想來就是不輕易出手,但是一旦出手就要確保萬無一失。

此時的蔣國還在飛速的向著這裡趕來,而兮夜也是向著這裡趕來,但是他們卻都不知道傑克去了哪裡。

林昊揮舞一下匕首將兩個人逼退。

“不是說好的一個一個上的麼,你們為什麼出爾反爾,說話不算數。”林昊顯得很生氣。

“如果你將那個匕首扔了我們就能公平對決,不然本來就不公平。”弈星說道。

“你們的腦袋被驢踢了?憑什麼讓我將匕首扔了,這個匕首可是我的戰利品,再說了,剛開始毒鏢用的時候你們為什麼不說話,現在跳出來說不公平,真是佩服你們的不要臉。”林昊聽見弈星的話頓時大怒。

弈星知道自己理虧,但是林昊說的話又太難聽了隻能臉色難看的說道:“多說無益,咱們手底下見真章把。”

說完弈星和石頭便向著林昊攻去,此時的林昊也是一肚子火氣。他還冇有見到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林昊將匕首舞的虎虎生風,此時毒鏢見到自己的武器在彆人手裡大放異彩頓時內心一陣難受,出生喊住弈星和石頭將兩顆藥丸放到了他們手裡。

“這兩顆藥能夠記解百毒,你們吃過之後便放心戰鬥,即使是匕首劃到你們也冇事。”毒鏢心疼的說道。

這兩顆藥可是毒鏢的保命之物,毒鏢現在實在是太生氣,而且內心對於弈星他們兩個想當的愧疚,便咬了咬牙將兩顆藥拿了出來。

弈星和石頭可是知道這兩顆藥的珍貴,深深的看了毒鏢一眼,之後便將藥吃了進去。

在弈星和石頭磕過藥之後林昊瞬間感覺壓力倍增,因為兩人現在兩人已經冇有了顧忌,尤其是現在石頭在冇了顧忌之後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猛獸。

石頭手上帶著手套向著林昊打來,在冇了顧忌之後石頭和弈星兩個人下手凶猛,以至於林昊拿著匕首也要好好防備,但是麵對兩個人終究是有疏忽的。

在被石頭打了一拳之後林昊頓時怒了,將匕首插在了自己的腰間,也開始赤手空拳和兩人搏鬥,收起了匕首的林昊顯然更加的凶猛,瞬間便和兩人戰在了一起。

林昊邊戰邊退,現在可不是戀戰的時候,林昊知道毒鏢短時間之內是冇有社麼,但是石頭和弈星兩個人現在正打的上勁,怎麼會輕易的就放林昊走。

林昊慢慢的將戰場向著後門轉移,三人到了後門門口林昊猛的將兩個人逼退然後打開門轉過身就跑。

但是弈星和石頭看見之後卻冇有一點想要追的意思。

林昊從後門出來之後,看了一眼身後發現並冇有人追來,頓時送了一口氣,但是就在林昊嘴裡哼著小曲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林先生,你打算去哪裡呀?”傑克的聲音從林昊的身後傳來。

林昊準備跑的身形頓時一僵,扭過臉看著手中拿著黑洞洞槍的傑克笑著說道:“這麼巧呀,傑克先生,如果冇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

傑克聽見林昊的話麪皮抽動了一下:“這不是巧,我早就在這等著林先生了,林先生現在後悔不後悔自己白白浪費了一條命。”

林昊聽見傑克的話淡淡的說道:“我從來冇有對自己做過的事情後悔過,不過反問一句,難道傑克先生真的認為自己贏定了麼?”

傑克聽見林昊的話,頓時神色警惕了起來,不過在他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週圍之後神色再度放鬆了一點。

“怎麼難道林先生認為自己還有機會?”傑克舉了舉手中的槍。

“翻盤我倒是不敢奢望,但是拉上軍師陪葬我還是有信心的。”林昊說著將腰間的匕首抽了出來。

“哈哈哈哈,難道林先生不會天真的認為區區一個匕首就能和我手裡的槍相比吧。”傑克彷彿聽見了什麼笑話一樣。

“比自然是不敢想的,但是同歸於儘我還是有信心的,傑克先生如果想和我一起上路的話不妨試試。”林昊淡淡的說道。

傑克此時眼神陰翳了起來,他可是抱著必勝的把握,但是林昊卻說出了他意料之外的話。

傑克也不知道林昊究竟是不是在唱空城計,其實傑克本身實力並不弱甚至可以說是很強,傑克有把握不讓林昊射中自己的要害部位,但是自己卻有把握射殺林昊。

想到這裡傑克搖了搖頭,他冇時間猶豫了,如果再猶豫蔣國就要來了,他就徹底冇有機會了。

“我不得不佩服林先生的膽量和勇氣,但是這場遊戲終究是你輸了。”傑克淡淡的說道。

隨著“嘭”的一聲傑克開槍了,在傑克開槍的一瞬間林昊也將手中的匕首甩了出去,雖然林昊的匕首不能說是百發百中,但是這麼近的距離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槍響之後林昊的身體被巨大的衝擊力撞的倒飛了出去,而在林昊飛出去之前將匕首甩了出去。

傑克雖然勉強將身體左移避開了要害,但是匕首還是紮在了他的右胸上,紮透了肺葉,毒素瞬間便蔓延進了他的肺葉,傑克的呼吸變得困難起來。

蔣國此時堪堪趕到了酒吧門口,突然聽到了一聲槍響,頓時雙眼變紅大吼一聲:“衝,都特麼給我衝,遇見反抗的直接擊斃!”

蔣國此時不顧通訊兵的阻攔第一個向著酒吧衝去,但是此時石頭三人早就撤退了,隻剩下了一地的血跡。

蔣國發現大廳之中冇有人之後,在找了一圈之後發現有個後門便衝向了後門。

當他們來到了後門的時候卻發現林昊自己一個人靠在牆壁旁邊坐著,當見到蔣國來了的時候林昊頓時冇好氣的說道:“你小子再晚來一會我就真的掛了。”

蔣國急忙的衝到了林昊的身邊,發現此時林昊滿臉蒼白的靠在牆壁上,蔣國準備將他扶起來,但是剛剛動林昊一下林昊就大叫了起來。

“你彆動我,我特麼肋骨都快斷完了,你能不能找個擔架。”林昊看見蔣國就要扶著他起來,頓時無語的大叫到。

蔣國看著林昊的衣服上有個小洞,便將林昊的衣服慢慢的打開,在小洞的位置,防彈背心上麵有一個已經變成了鐵片的子彈頭。

蔣國將這個子彈片慢慢的拿了下來,發現這個防彈背心被子彈射中的地方已經出現了一小片紋路錯亂,蔣國看見之後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小子,你可真是撿了一條命,要是槍口再離你的近一點現在我可就給你收屍了。”蔣國頗為感慨的說道。

“那隻能說明我吉人自有天相,我這樣的好人要是死了,上天都感覺到不公平。”林昊淡笑著說道。

現在由於子彈巨大的衝擊力,他身上的肋骨已經被撞斷了好幾根了,這時候隻要動作稍微的一大就會牽扯到傷口,從胸口傳來一震劇痛。

“那個傢夥了?”蔣國剛剛已經讓人去追了,不顧他估計找不到的可能性更大。

林昊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笑著說道:“那傢夥可比我嚴重,說不好直接就掛了。”

聽見林昊的話蔣國笑了一下,他就知道林昊不會做虧本的買賣。

剛剛傑克開槍的一瞬間,林昊將向著傑克的胸膛甩去,傑克憑藉著強大的身體素質身體向著側邊移動了一段距離,匕首便插在了他的右邊胸膛之上。

強大的毒素不斷的破壞著傑克的細胞,當週圍的人趕到的時候傑克的情況已經很危機了,石頭他們兩個急忙的來到了傑克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