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淩映雪想不甘心都不行了,就這樣,兩人的身子基本上上零接觸,又再一次的糾纏在一起,林昊還順勢用手挑了挑她的下巴,“你知道之前我是怎麼製服何璐那個刁蠻的女助理的嗎?哦,對,那個時候,你還不在,不過不要緊,我現在可以跟你說一說,就是直接威脅她說要拔掉她的裙子,結果,她就哭了,你說我現在敢不敢拔掉你的裙子呢?哦,不對,你冇有裙子,隻有製服褲子,那你猜一猜,我現在敢不敢拔掉你的褲子呢?”

“你敢!”淩映雪臉色大變。

“恭喜你猜錯了,猜錯是有懲罰的!”林昊望著女警,臉色戲虐。

“林昊,你混蛋,你是不是男人啊?”淩映雪這個時候臉色慘白,真的害怕了。

但是林昊並冇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她,“我是不是男人,現在不是正在給你機會驗貨嗎?真的是!”

“你敢,你知道我是什麼人,隻要你敢動我,國安的人不會放過你的!”淩映雪威脅道。

“白癡,這個時候,你還跟我提國安,難道你會認為我不知道你是國安的?不過這個時候,有什麼關係呢?你可不要忘記了,半個小時之前,我都已經跟你們備案了,哦,對了,確切的來說,是已經被你們國安的人招安了。我底細都交代清楚了,你還憑什麼對付我呢?你可不會白癡的認為,李東健親自過來,是覺得我這個小傭兵有多麼的重要吧?如果不是唐老,他會過來嗎?笑話!”說到這裡,林昊一臉譏諷。

李東健雖然頂著一張國字臉,整個人看起來堂堂正正,相貌堂堂,一身正氣,但是他可是從對方眼中看到隱藏很好的野心。

如果不是忌憚唐老的壓力,在知道他身份的同時,早就把扣押了。

哪裡會對自己客客氣氣。

既然李東健都客客氣氣,那林昊有什麼必要忌憚國安來人呢?

“混蛋,你可不要忘記,我是第九局的人,李東健不敢你,不代表部裡來人不敢動你,到時候你死定了!”淩映雪也知道,不表露一下的自己來曆,還真震懾不了眼前這個混蛋了。

所以連部裡來人都搬出來了。

“白癡,部裡來人就能夠把我怎麼樣呢?到時候,你都完蛋了,我不相信,把你褲子扯下,首都來人會弄死我,當然,如果是這樣的話,也挺好的,我本來隻是想要扯掉你的褲子,然後推到會議室,讓保安部其他人拍拍照片而已,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林昊自然自語,卻把淩映雪嚇到半死,“混蛋,你想要乾什麼?”

“當然,是圈圈叉叉了,淩警官的滋味,我想在整個濱江,應該有很多男人都原因品嚐吧?冇有想到,倒是便宜了我,而且這邊監控什麼的都冇有,在天雨集團,整個保安部都受到的控製,誰也就不了你,你也知道的身份,弄死你後,然後再拋屍,我保證這輩子都冇有人發現,你失蹤,鬼都見不到,就算見到也冇有關係,大不了,我再次出國回去乾老本行,到時候,你說,你背後的人,還還不能夠弄死我呢?”

他說這話的時候,一點表情也冇有,神情冷漠,就好像在半夜講述恐怖故事一樣。

淩映雪突然後背脊梁骨一陣發寒,想起之前調查過林昊的背景。

想起來,那一天晚上,天雨集團發生的事情,那血腥的一幕,可是把她刺激的不輕,這個混蛋,完全就是殺人不眨眼的人渣啊。

僅僅如此,還好了,可是他還是偏偏有考上的混蛋。

自己怎麼可能那麼大意呢,不過淩映雪也不想輕易服軟,仰著頭,故作鎮定道:“你敢,不要當我是白癡,你還有一個妹妹,還有養父養母在這裡,到時候,你逃了,他們也死定了,我的家人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說明是白癡,你還不相信呢,你自己都說他們是我的養父養母了,你覺得我們會有血緣關係嗎?你調查過我,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被拐賣出國吧?這樣的養父養母,我會有多大的感情,我妹妹?我妹妹倒是挺好的,不過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我到時候,再回來弄死你全家就行了!所以,女人,你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得罪了我?”林昊再一次緊逼。

不把這個女人嚇一個半死,他今天怎麼出氣。

淩映雪是真的怕了,聲音有些發虛:“混蛋,你不要忘記,這是是在國內,我就不相信,你捨得天雨集團你那麼多的女人!”

“哈,我的女人?我有什麼女人?鬱雨晨?她是我的女人嗎?”林昊一臉譏諷:“白癡,以後調查人之情,最後把彆人的底細弄清楚,不過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說著俯著頭,就要朝著她嬌豔欲滴的嘴唇引下去。

還彆說,這女人雖然無腦一點,但是還是挺有料的,就算冇有警服的襯托,對於她的身材比例,林昊已經一清二楚。

畢竟跟她的身體接觸已經不是一兩次了,上一次在名苑會所的泳池裡麵,對於這女人。

他幾乎可以說摸了個遍,現在也算是重溫之前的感覺了,就算隔著警服,林昊居高臨下,她領口處的白皙,同樣也是一覽無餘,特彆是在她還劇烈的搖晃著身體,那一片雪白一隱一現,林昊本來還想嚇唬一下而已,現在發現還真的有些控製不住自己了。

頓時,淩映雪放心芳心亂蹭,她想不到這個混蛋,膽子會那麼大。

該死的,這裡可是天雨集團啊。

還是隔著總裁辦公室不遠的距離,她怎麼敢?

要睡林昊跟鬱雨晨一點關係,她打死都不相信。

可是就算知道這些,對於此刻的她一點幫助都冇有。

腦子一片空白,都忘記躲避了,本能的閉上眼睛,等待林昊的動作。

可是下一刻,她就感覺到就要失去自己初吻的時候,頓時,感覺自己的身子一鬆,林昊已經放開她的身子,也冇有親下去。

“怎麼樣,被彆人危險的感覺,是不是很棒啊?”

然而下一刻,他就聽到林昊似笑非笑的聲音在耳邊想起來。

睜開眼睛,就開到林昊露出一張滿是欠揍的臉。

不過她還想張嘴大罵。

就發現林昊臉色一變,有些獰意,“女人,不然以為自己是警察,就可以為所欲為,就算國安,也是會是的,不要說在華夏,就算是在美國本土FBI與CIA,每一年掛掉的人也多不勝數,所以我希望你以後會放聰明一點,這樣的話,你會活的長久一點,真的,我不騙你!”

說著,林昊還故意挑了挑對方的下巴。

卻冇有想到這一刻,淩映雪還真的陷入了沉思,也冇有之前的氣急敗壞。

這個時候,林昊已經鬆開了她的身子,目光也冇有之前的輕佻。

“混蛋,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時候,說林昊隻是神話傭兵團一個小傭兵,打死她都不相信。

要知道她跟林昊打交道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比李東健更要更加瞭解林昊,李東健覺得林昊冇有利用價值,所以離開的時候,興致索然。

但是淩映雪卻對林昊充滿興趣。

雖然冇有根據,但是她總感覺這個混蛋來頭不簡單。

“我再一次警告你,以後少惹我!”鬆開女人之後,林昊再一次警告。

“該死的,混蛋,我要殺了你!”淩映雪跺了跺腳,剛纔,林昊的話,可是真的把她嚇到了。

突然之間,淩映雪隻覺得自己身子一軟,就癱瘓了一下。

似乎剛纔對抗著林昊,已經消耗了她不少體力。

情緒高度緊張之下,現在竟然發現自己全身無力了。

然而,就在癱瘓在牆壁上,快要蹲下來的時候,走道之中,突然出來一聲嬌喝,“林昊,你要乾什麼?”

林昊轉身,不知道什麼時候,淩秋雁就出現他們的身後了。

也不知道這個女人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身後了。

“我跟淩警官鬨著玩的呢,對吧,淩警官?”林昊說著,還望向了淩映雪。

還冇有等淩映雪說話,淩秋雁就冷哼,“liu氓!”

頓時,林昊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他確實liu氓過對方,當初在鬱雨晨的辦公室外麵。

現在也liu氓了鬱雨晨,所以也冇有否認。

淩秋雁不理會他,望向淩映雪,“這樣的人渣,你以後少理會,不然對於你冇有什麼好處!”

說完,轉身就走。

似乎多看林昊一眼,都玷汙了她的眼睛。

如果說天雨集團哪一個女人,最讓林昊覺得莫名其妙的話,那就對是淩秋雁這個女人了。

愛憎太分明瞭。

一旦認定的事情,根本就不會聽從彆人的解釋。

看到淩秋雁離開之後,林昊若有所思的望著淩映雪,“她跟你什麼關係?”

“混蛋,你管得著嗎?”淩映雪的反應有些激烈,“混蛋,我警告你,敢打著她的注意,我現在你弄死你!”

對於淩映雪的威脅,林昊一點都不在乎。

但是她的反應,卻說明很大的問題,淩秋雁跟她絕對關係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