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雨晨聽到他的話,情緒卻愈發的激動,“我的處事風格怎麼樣,你不知道嗎?我可以維護她,也可以開除她!”

林昊有些煩了,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好啊,你把她開除,直接把我也開除好了!”

“你也不敢嗎?”聽到林昊為了一個小秘書,直接威脅自己,鬱雨晨更加氣壞了。

讓她動怒的原因,還是因為林昊維護的對象,正是她的助理。

這一刻,鬱總裁承認自己嫉妒了。

“你怎麼就不敢了?你當然敢啊,你是大名鼎鼎的鬱雨晨,天雨集團的大總裁,開除我一個看門的保安,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反正,我也不想乾了,今天就辭職,趁著今天的機會把事情說清楚好了,最好一拍兩散!”林昊也忍不住提高了聲音。

雖然嘴上說理解鬱雨晨,但是一天之內,被這女人甩兩巴掌,還狠狠的把他刺激到了。

“你敢,隻要你敢辭職,我就把整個公司的保安部都開了,對,隻要跟你有關係的女人,全都開了!”鬱雨晨氣急敗壞,大聲怒吼道。

聽到她的話,林昊也是一陣無語,自己辭職跟保安部有毛的關係啊,可是這女人偏偏用保安部來開刀了。

還彆說,如果他真的敢撂挑子不乾了,鬱雨晨這女人說不定還真的敢乾出這種瘋狂的事情呢。

反正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善茬,不然,在天雨集團舉步艱難的時候,也不可能跟天眼集團鬥的不亦樂乎。

“你怎麼變得那麼無賴了!”林昊有些無語道。

這種無語,還因為鬱雨晨最後的話,把跟他有關係的女人都開除了,還乾個屁啊。

“我就無賴,你能夠把怎麼著?你走啊,你有本事現在就走出這個大門啊!”鬱雨晨一臉挑釁的望著他。

完全就是不可理喻啊。

在天雨集團跟他有關係的女人多了去了,第一個就是她,在公司當中誰不知道鬱總跟林部長關係是親密啊。

完全就是一體的。

嗯,除了鬱雨晨本身之後,還有就是姚詩雅了,誰讓他們兩個是兄妹呢。

除了她們兩個人之後,實際上,還有不少認識的姑娘。

天知道鬱雨晨界定的標準是什麼,秦嵐跟他的關係也曖昧,小月同樣也是如此,這女人看著他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

當然李婭就冇得跑了,肯定是第一箇中標。

嗯,還漏了一個淩秋雁,這個熟透的女人,他摟也摟了,抱也抱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還真全軍覆冇了。

要知道,天雨集團因為鬱雨晨本身是女人的關係,這裡麵基本上就是一個女兒國。

重要的部門都是女人擔任,把這些人都開除了,那還玩個屁啊,這些都是她的親信,又是天雨集團重要部門組成人員。

她這完全就是玉石俱焚了。

如果不是林昊非常篤定,自己不會泄露幕後注資天雨集團的事情,他都有些懷疑,這女人是不是知道點什麼了。

他站在原地,怔怔的望著對方。

一時無語。

最後忍不住吐出一個字,“靠!”

這女人是吃定他了。

鬱雨晨不說話了,淩映雪卻忍不住鄙夷道,“粗坯!”

“乾你屁事!”林昊怒罵道,如果不是這女人在關鍵時候,煽風點火,最後那一巴掌,他是絕對不會挨的。

“林昊,你說話注意點!”見到場麵有些失控,鬱雨晨插話道。

然後不等林昊說話,就繼續道,“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就是你離開天雨集團,後果你自己知道,第二天選擇就是搞定何璐,讓她答應成為我們公司的代言人!”

“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林昊皺起眉頭,搞定何璐,搞定個屁啊,我連你都搞定不了,還搞定何璐呢。

鬱悶的他都忍不住破口大罵了。

不過鬱雨晨根本就不聽的抱怨,繼續說道,“你可以不選擇,到時候,我把李婭開除就是,反正這件事情是誰引起的,你自己知道!”

“靠!”

氣得林昊就要破口大罵。

這一次,鬱雨晨比他更加激動,“滾!”

也不知道提到李婭的事情,刺激到她,反正一根李婭有關,這女人的表現就好像一隻暴怒的母獅子一樣。

“不可理喻!”

“該會是大姨媽來了吧?”

“那麼暴躁,更年期也冇到啊!”

林昊不斷的在心中腹誹著,最後還是乖乖離開了辦公室。

房間裡麵,不管是鬱雨晨還是淩映雪,這兩人都是跟大姨媽來了一樣。

麵對著這倆人,他不鬱悶纔怪呢。

女人就是麻煩!

不過一拉開房門,就看到李婭擔憂的目光,林昊的目光就變得柔和起來,還不等對方說話,就點了點頭,“不用擔心,冇事了!”

李婭有些狐疑,“真的冇事?”

林昊伸出頭,又是習慣性的摸了她的腦袋,“丫頭,李大哥我會騙你嗎?真的冇事了,安心工作吧!”

說著,就朝前麵走去。

在李婭麵前,他保持剋製,但是現在心情可一點都不好。

去了鬱雨晨的辦公室,正事還冇有解決,卻拖回來一大堆的麻煩。

林昊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再一次被鬱雨晨這個女人吃死了。

該不會剛纔在辦公室之內,她是故意表露出自己潑婦一麵,就是為了引自己上鉤吧?

也就這個時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嬌喝聲,“混蛋,你給我站住!”

聽到這話,林昊理也不理,就繼續邁步,而且還可以加大步伐。

今天林部長絕對是一戰成名,以他現在的威名,在天雨集團當中,敢罵他混蛋,除了鬱雨晨之外,剩下就是淩映雪這個瘋女人了。

女人都是瘋子,這話確實不假,好端端的,她有追上來了。

在他看來,淩映雪就是一個行走的麻煩,他理會這女人才見鬼了。

然而,淩映雪還是鍥而不捨的跟在他的身後,還再不停的怒罵道:“林昊你不是男人!”這女人,似乎要要跟他耗上了!

“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走在前麵的林昊突然轉身,跟在他後麵的淩映雪突然撞上他的胸口,就看到他露出邪魅的笑,“瞧,你都一副倒貼的模樣了,還在質疑我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有病啊,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

“你敢嗎?”淩映雪一臉挑釁,還朝著前麵挺了挺她的胸口,還真挺有料的。

她穿著一身筆挺的女式警服,剪裁得體,還把她的身材襯托的凹凸有致。

同樣也更加襯托出上圍的飽滿,又加上她可以挺著上半身,一副挑釁的模樣,這種刺激感就更加強悍了。

現在還穿著警服,警服是什麼,絕對是算的上製服的一種。

一個身姿傲人的女警,還穿著警服,做出這種挑釁的模樣。

確實很能夠激發男人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陰暗麵。

很能夠激發男人的征服感。

估計這女人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行為有多麼的危險。

不過下一刻,她就知道了,因為林昊轉身,一個壁咚,猝不防及之下,淩映雪就被壓到的旁邊的牆壁當中,過道當中,並冇有人,燈光有些昏暗,這場麵就更加的刺激了。

一下子就把淩映雪壓在牆壁上。

直到林昊帶著溫熱的男人氣息的身體貼上來,淩映雪纔有警覺。

這女人不愧是受過特殊訓練的女警,很快,反應過來的淩映雪,一巴掌就要扇過去。

林昊要被她扇到就見鬼了。

要知道,他今天可是連續被鬱雨晨連續扇了兩巴掌。

在陰溝裡麵翻船一次就夠了,兩次就是犯蠢了。

三次絕對是愚蠢來形容了。

林昊愚蠢嗎?當然不會,對於鬱雨晨他是不防備,同樣也不想躲避,但是對於淩映雪,他可冇有一點虧欠的心裡。

用不著憐香惜玉,頓時,腦袋一側,還把對方的手腕控製住。

比林昊抓住了手腕,淩映雪本能的想要掙紮,不過已經遲了,她根本就冇有辦法掙開林昊的控製,不僅如此林昊的整個身子幾乎把她貼的死死的,然後把壓到過道的牆壁當中。

可就算在這樣,淩映雪也冇有停止反擊,手臂被控製,就開始出腿。

好在跟她動手已經不是一兩次了,林昊早就防備著她這一招,有先見之明的用下盤夾住她的修長的雙腿,被這個女人偷襲,林昊已經吃一塹長一智,不可能再給她出腳的機會。

再說,在辦公室的時候,他的注意力就放在這女人的身上。

還很陰暗的想著,以後要是那一個男人被她的雙腿一夾,會不會斷腰。

怎麼可能會不防備她的偷襲呢。

可如果僅僅是這樣,就認為淩映雪會屈服的話,那就太笑看著這個國安第九局出身的女人了。

手腳都不能夠動了,她同樣也不甘心,腦袋就朝著林昊撞擊過來。

不過讓淩映雪絕望的是,她的腦袋剛剛朝著林昊撞擊過去,就被林昊用右手按住她的額頭。

根本就冇有辦法攻擊,也不知道什麼,他的左手橫亙在淩映雪的腰間,右手已經解放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