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林昊的反應,小月有些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我的眼睛有花?”

說話的時候,唰的一下,俏臉就紅了起來。

該死的,難不成剛纔這丫頭女強人的模樣,是錯覺?

林昊搖了搖頭,“冇有,我剛纔才發現,你不僅學會了鬱總的知性優雅,同樣也把她的沉著冷靜也給學會了~”

得到林昊的讚美,小月甩給他一個小嫵媚的眼神,幽怨少了很多,還挺有風情的。

林昊才發現,原來她的習慣性綁著的馬尾辮,現在已經變成短髮了,多了一個乾練,不過也更加註重自身的裝扮。

女士小西裝,搭配著鉛筆褲,還有小高跟,嗯,手腕上還多了一個小坤錶,更加襯托出手腕的精緻,反正怎麼看都是一個都市女白領典範。

絕對很多女孩,羨慕的職場精英。

如果林昊真的是一名的哥的話,能夠被這種姑娘青睞,絕對是幸運。

不過他並不是,所以真的不想招惹這樣的姑娘。

小月跟秦嵐不一樣,如果秦嵐是純屬的勾引,想要找一個靠山的話,然後迅速往上爬的話,小月就顯得單純了很多,更多是一種好感吧。

因為林昊從她的眼中,看不到太多的野心,嗯,就算有,也不會跟秦嵐那女人一樣chiluoluo的表現出來。所以相比較之下,林昊對於小月的感官會更好一點。

但是他也不想跟對方發展超乎公司同事之間的關係。

得到小月的提醒之後,林昊就知道必須要跟鬱雨晨見一麵了。

見一麵也挺好,可以把事情說的更加清楚。

總裁辦距離鬱雨晨的辦公室並不遠,實際上,不是不願,就是一牆之隔,整個總裁辦都是圍繞著鬱雨晨這個總裁在運轉的,辦公室的區域肯定也冇有辦法離著她太遠。

到了總裁辦公室的外麵,以前小月坐的位置上,確實換成李婭。

這姑娘搖身一變就成了鬱雨晨的秘書了,也難怪剛纔在大廳,她望了林昊之後,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選擇跟鬱雨晨離開。

不是她不關心林昊,而是她身不由己。

在林昊跟鬱雨晨之間,選擇了跟鬱雨晨離開,不是她有多麼的看重總裁秘書的位置,而是她不想自己第一份公司第一天正式上班就以這種方式結束。

但是看到林昊出現的時候,李婭還是一臉愧疚的望著他,“李大哥,對不起!”

雖然冇有說明白,但是表達的意思已經夠清楚了。

為她剛纔跟著鬱雨晨轉身離去而道歉。

這一次林昊終於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動作輕柔,聲音也很輕柔,“不關你的事情,自責什麼,真的是,以後不許說對不起了!”

他也不想這樣親昵,不過這丫頭雙眼都彤紅,快要落淚了,如果說一點什麼,這丫頭說不定就會鑽入牛角尖了。

卻不曾想他的話語剛落,李婭豆大的淚珠就滴答滑落在臉頰上。

林昊無奈,連忙拿出自己手帕,然後下意識的幫對方抹過去。

不過剛剛擦拭完畢,他的動作就一停滯,他才發現李婭並不是姚詩雅,兩人之間,做出這種親昵的動作確實不合適。

讓他意外的是,李婭並冇有躲避,而是怔怔的望著他。

不管俏臉已經彤紅無比,眼淚已經忘記落下了,連帶著脖頸跟鎖骨處也是一陣緋紅,更加顯露出她細膩肌膚,白裡透紅,嬌豔無比。

頓時,林昊的腦袋突然有一個畫麵一閃即逝,他似乎是在哪裡就見過這姑娘。

不止是對方來麵試天雨集團麵試之前,不過眼前的場合確實不合適詢問。

就轉移話題,“第一天上班,還帶著哭腔,不知道的還以為鬱總是在壓榨你呢!”

估計是聽到壓榨這個詞,李婭的臉色有紅了,好吧,林昊暫時冇有想到這姑娘那麼汙。

李婭也有些尷尬,不過還是疑惑道,“李大哥,你怎麼知道是第一天上班?”

“我來之前去一趟總裁辦,小月告訴我的!”林昊說道。

“原來是王總啊!”李婭恍然,然後一臉沮喪道,“我是不是很笨啊?什麼都不會,還捅出那麼大的亂子,估計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上班了!”

“不笨,新人都是這樣,都有一個熟悉的過程!”林昊搖了搖頭,然後繼續鼓勵道,“你們王總剛纔還誇獎你呢,很有靈性,今天的事情,會過去的,放心!”

他們口中的王總就是小月了,小月的全名就是王月。

在整個集團之中,估計也隻有鬱雨晨還有他能夠叫對方了。

鬱雨晨叫那是小月就是她的秘書,林昊也學著叫小月,不是因為彆的,完全就是因為喊順口了,懶得改。

而小月似乎也被他喊習慣了,一直冇有覺得什麼不對。

但是現在小月的身份已經總裁辦的總助理了,已經是一個部門的負責人了。

像李婭這樣的新人,敢喊她小月就鬼了。

望著小姑娘擔憂的眼神,林昊繼續說道,“相信我!”

就轉身要推開辦公室的門,身後才傳來李婭的聲音,“淩警官還在裡麵!”

一想到這個麻煩,林昊就有些頭疼,但還是推開辦公室的門。

果然,一進入辦公室,就看到鬱雨晨跟淩映雪都坐在會客室區的組合沙發當中。

兩女都翹著修長的雙腿,併攏起來的雙腿,還刺目。

林昊的目光自然而然從鬱雨晨的臉上挪向淩映雪那一雙修長的腿上。

就算林昊在國外混跡,見過很多國外的女人,但是也冇有辦法否認淩映雪這個女人身材確實很好。

這種好,跟老外修長上追求的那種骨感美並不一樣,完全就是該凸的凸,該凹的凹,有血有肉,臀部還渾圓無比。

那一雙修長的大長腿更是符合東方人的審美觀。

當然,鬱雨晨也很漂亮,但是這種漂亮確實綜合的,身材卻很勻稱。

但是跟她相處的話,會下意識的把目光放在她的臉頰上。

因為很美,很精緻,就跟精靈一樣,嗯,還有點不似人間煙火,誰讓她現在冷著臉呢。

淩映雪的臉蛋當然很漂亮,卻不是標準的瓜子臉,而是有些橢圓,就像鵝蛋臉一樣,很柔和,不過這種柔和不包含她那雙眼睛。

這不,此刻,這一雙眼睛正噴火一般的盯著林昊,“看什麼看,再看,我把你的狗眼睛挖出來!”

“看你!”林昊根本就冇有被嚇到,而是直接做到淩映雪的對麵,跟她平視而坐。

“你來乾什麼,出去!”相比較淩映雪噴火的雙眼,鬱雨晨的臉就很冷了。

似乎一刻都不想見到林昊一般。

女人啊,就是虛偽,看著她們兩個的架勢,坐在沙發上,明明就是一副等著他進來,興師問罪的模樣,現在卻偏偏假裝要轟他出去。

如果真的想要轟他出去,還讓小月通知他過來這邊乾什麼。

甚至從她們在沙發上的座位,就很說明瞭這一點。

她們兩人是坐在同一邊,而對麵還留著一張單人沙發,不是跟林昊留著還能夠留給誰啊。

心中明白,可麵子還是要給她們留著的。

所以林昊也順著鬱雨晨的話,說道,“我先把今天的事情,解釋清楚,就離開。”

“給你五分鐘!”鬱雨晨的臉色很冷。

林昊也知道她是在氣頭上,不再廢話,而是開門見山,“我冇有故意針對何璐,同樣對於高揚,冇有意見,所以今天的事情,就是一個誤會!”

鬱雨晨的眉頭皺得更緊,眸子當中似乎也開始跟淩映雪一樣,開始冒火了,“如果你隻是說這些的話,你現在就可以滾了!”

鬱雨晨還是第一次這樣不給他的麵子。

林昊也能夠理解,今天他完全就是把鬱雨晨前段時間所有的努力都搞砸了。

動又人脈聯絡何璐這樣一個國際影後,想要對方當公司的代言人,卻被他攪黃,不僅攪黃了,還調戲人家的表妹,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把高揚這個有著海外藥企管理經驗以及市場推廣經驗高階人才聘請回來當副總裁,結果上任的第一天,什麼都冇有乾,就被他折騰到警察局了。

這不是估計攪局是什麼,鬱雨晨能夠給他好臉色這就見鬼了。

就算明知道鬱雨晨會暴怒,但是林昊還是堅持,“不管怎麼說,今天的事情,我無心無愧!”

“好啊,你是問心無愧了,那你告訴我,我,你今天鬨著一處,給公司造成的損失,算誰的?誰我的?還是算李婭的?”鬱雨晨質問道。

淩映雪這女人就開始在一旁看好戲了。

“這事怎麼就跟李婭扯上關係了,不要忘記了,肖芳是何璐助理,李婭也是你的助理,連何璐都知道維護自己的助理,你卻把責任推到自己助理的身上,這就是你的處事風格?”對於鬱雨晨失去理智的鬱雨晨,林昊也開始皺起眉頭。

這女人此刻的狀態,非常的糟糕,確實不是一個大企業掌舵人應該出現的狀態。

這也就是女人的麻煩,太情緒化了。

一旦陷入情緒化當中,很多時候就不管不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