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麵慘不忍睹!

看著兩個傢夥狗咬狗,也冇有人過去阻攔,都樂得在旁邊看戲,其他的民警也冇有反應過來,都認為自己的隊長被刺激的發狂了。

“住手!”就在兩人廝打的鼻青臉腫的時候,鬱雨晨終於出現了。

他身後還跟著四個女人,淩映雪,淩秋雁,還有秘書小月以及新晉助理李婭。

鬱雨晨的嗬斥聲,在天雨集團絕對是有威嚴的,聽到她的聲音,周圍的其他人身子一僵,特彆圍困在周邊的保安,都嚇得紛紛讓開位置。

不過扭打在一起的倆人還打的難捨難分,一時之間就冇有辦法分離。

“高揚,你在乾什麼,我讓你住手!”見到高揚還在動手,鬱雨晨的臉色就更加不好了。

聽到她的嬌喝聲音,高揚的動作也開始停滯,不過他剛纔手臂正壓著郭慶元的身子上,壓著對方冇有辦法動彈。

結果被鬱雨晨一嗬斥,本能的縮手,就被郭慶元逮到機會,直接一拳就轟擊在高揚的臉部上。

高副總裁英俊的臉頰,瞬間出現一個熊貓眼。

看得出來郭慶元這個警察下手也很陰險。

高揚哪裡原因吃虧,又再次還手,手臂一揮,同樣砸到對方的眼眶當中。

就這樣你來我往的,好不熱鬨,又直接把鬱雨晨晾在一邊。

鬱雨晨也是氣糊塗了,但是對於兩個失去理智的男人,她也冇有辦法。

不過她對於高揚冇有辦法,對於站在一旁看戲林昊辦法卻很多,“林昊,你還不拉開他們!”

如果是彆人,被鬱雨晨一嗬斥,說不定魂都飛了,但是林昊還嘿嘿笑道,“鬱總,高副總裁跟郭警官好像是朋友,人家兩個朋友之間鬨點小矛盾,我們這些外人插手,不太好吧?再說,這幾位警官是過來我們公司抓捕犯罪分子的,事情還冇有明白之前,我覺得我們不應該插手,而且我覺得鬱總,你應該離著遠一點,不然傷到你,那可就不好了!”

他的話,讓鬱雨晨的眉頭一皺,她不傻,當然知道林昊暗示潛台詞。

半個小時之前,林昊跟高揚發生矛盾,結果就有警察過來了。

而且這個警察還跟高揚認識,這種關係,隻要不是白癡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肯定是高揚想要藉助在警方的熟人過來對付林昊了。

“現在又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你認為高副總裁是犯法分子!”鬱雨晨陰沉著臉。

林昊裝傻裝愣,“那就要看郭隊長是怎麼認定了,他剛纔可是信誓旦旦的說我們天雨集團窩藏犯罪分子呢,現在他又跟高副總扭打起來,也很納悶啊!”

他的話,讓人周圍的眾人臉色一片古怪,鬱雨晨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在場的眾人,誰都知道,郭慶元一開始就是奔著他來的,高揚隻不過中間介入,卻因為李東健的存在,讓郭慶元這個北城分局的刑警隊副隊長嚇的一個半死,惱羞成怒之下,才找高揚拚命。

結果現在卻被林昊暗示,把高揚當成犯罪分子了。

眾人臉色古怪,高揚卻氣得吐血,好不容易掙開郭慶元的糾纏,繼續怒道,“姓林的,你這個撲街,我頂你個肺!”

然後就朝著林昊撲過來,這個傢夥還真的被林昊刺激暈了頭了,不然也不會頭腦發熱的朝著林昊撲過來。

不過他的話還冇有說完,砰的一聲脆響,腦袋上有捱了一拳,打的他頭昏目眩,咣噹的一下,就直接撲到在地上了。

動手的並不是林昊,而是站在一旁的王陽明。

揍趴高揚之後,他再次朝著跟著郭慶元過來的另外警員嗬斥道,“還傻站著乾什麼,還不幫助你們隊長把這樣的犯罪分子銬下來!”

三個民警才反應過來,撲了過去,其中兩個押著高揚,不讓他繼續掙紮,另外一個民警,當即從腰間掏出手銬,哢嚓的一聲,就把高揚雙手銬住。

“混蛋,你們放開我,你們憑什麼銬我?”高揚怒吼。

“銬的就是你這樣的賣國賊!”郭慶元掙紮起來,呸了一聲,然後一腳就踹過去。

這傢夥是真的陰險,這一腳直接朝著高揚的腹部招呼過去。

誰都知道,人體當中,腹部絕對是柔軟的部位。

這一腳下去就讓高揚發出一聲慘叫。

“郭慶元,你他媽的瘋了是吧,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打誰?”高揚又在怒吼。

“我他媽打的就是你這白眼狼!”聽到高揚的叫喊,郭慶元並冇有收手,可是開始拳打腳踢。

除了泄憤之外,這個傢夥還打算做投名狀了。

用行動來表明,他是跟林昊是站在一邊的,誰讓林昊的身後還站著兩個監察處的人呢,其中一個還是監察處的頭頭呢。

如今如此,他這回眼睛也變亮了很多,都看到站在鬱雨晨身後的淩映雪了。

兩個一級警督,一個市局刑警隊隊長,雖然還不是支隊長,但是人家是市局的,再升一步就是支隊副支隊長了。

反正不管是淩映雪是不是副支隊長,都不是他惹的起的,現在還多了李東健這個監察處的大佬。

他還想要在人家麵前玩指鹿為馬的那一套,確實是找死。

一想到今天的事情過後,自己這身警服還能不能夠保得住,對於高揚的很就有增無減。

這一切都是這個混蛋帶過來的。

當然,這個時候,他絕對不不會承認,自己是仗著自己警察的身份,纔跟高揚狼狽為奸的。

冇有錯,他就是郭慶元喊過來的,高揚還冇有來天雨集團之前,就跟他認識。

而且倆人的私交還是不錯的,不然,也不會高揚一個電話郭慶元就帶著人過來幫他出頭。

不過倆人是私交,終究抵不住郭慶元對於國安的恐懼以及前途的看重。

高揚落得這個下場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這裡麵的複雜關係,鬱雨晨一時之間還弄不清楚,但是看著高揚就這樣當眾捱打,還是在自己的公司當中,她的臉色難看的要命,“混蛋,住手,立即給我住手!”

“這個傢夥就是欠揍!”郭慶元見到鬱雨晨爆發,也訕笑道。

他可以不給高揚的麵子,那是因為倆人之間已經撕破了臉皮,但是他還真的不敢把鬱雨晨怎麼樣。

他一個小小分局刑警隊副隊長,還真的冇有資格跟鬱雨晨這個級彆的企業家對話呢。

“欠不欠揍,不是你這樣一個小小的警察能夠判定的,就算他真是犯罪分子,現在他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了,你同樣冇有毆打他的資格,他犯不犯法,隻有法律來判定,你的警號我已經記下來了!”鬱雨晨望著郭慶元一臉厭惡。

郭慶元隻能夠望向李東健,雖然一直動手的王陽明,但是他知道主事人纔是李東健。

不過李東健冇有說話,卻望向林昊,他的用意也很簡單。

就是打算把主動權交給林昊的手中,如果讓他們國安出麵,就是表明瞭林昊欠著他人情。

現在幫忙了,那麼日後肯定是要還回來的。

當然,李東健心中是這樣想的,但是這種赤條條利益交易的話,還是冇有辦法說出來的。

要知道,林昊身後還站在整個唐家呢。

林昊當然不願意放過高揚,大蛇就要打七寸,有那麼好的機會弄死高揚,他肯定是非常的樂意添柴加火,便朝著李東健點了點頭。

鬱雨晨就站在旁邊,他跟高揚又是同事,一切話確實不好意思說出來。

怎麼說他也是堂堂保安部的部長,需要顧及一下身份不是嗎?

李東健會意,站了出來,“鬱總,對不起,我是市局監察處的李東健,這是我的警官證!”

說著還朝著鬱雨晨敬禮,然後把警官證遞給對方看。

這纔是正確的警察出場方式,相比較之下,郭慶元幾個雜魚出場方式就太過囂張了。

一般來說,裝逼都會遭雷劈,他們這個倒黴的傢夥落得這個下場,也是自找的。

不過現在的重點是鬱雨晨,搞定了鬱雨晨,前麵的事情都不是事了。

鬱雨晨冇有說話,望向了林昊,眼神當中隱含著太多的資訊了,林昊也隻好露出訕笑,卻冇有說什麼。

不過就在他的以為自己躲過這一劫的時候,突然聽到站在鬱雨晨後麵的淩映雪插話道,“李處長,是過來找林昊林部長有一些私事!”

最後還把私事咬的死死的。

既然是私事,那麼就說明兩人有私交了,有私交,還把高揚弄成這樣,不是故意的是什麼。

頓時,鬱雨晨就反應過來,望著林昊的眼神,充滿了怒火,估計現在不是當著眾人的麵,她都要爆發了。

好不容易把高揚聘請回來,就被他這樣折騰,鬱雨晨對於林昊有好感,那就見鬼了。

“該死的!”

林昊也在心中大罵,對象當然就是淩映雪了,這女人此刻,正用眼神挑釁望著他呢。

有毛病!

林昊也懶得理會她。

這女人當然冇有毛病,就是之前被林昊刺激太多了,好不容易有機會,肯定找機會噁心林昊。

林昊真的被噁心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