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不斷的和三個人開始周旋,圍攻最重要的就是看配合,但是現在林昊明顯感覺到三人之間的配合顯然不是很默契。

尤其毒鏢發揮起來還是束手束腳的,因為毒鏢最厲害的就是暗器,而不是近戰,現在和其他兩個人一起近戰毒鏢還不敢用毒,怕傷到自己的隊友。

林昊此時也是一陣疑惑,傑克應該知道這一點,如果傑克連這一點都不知道的話他是絕對擔不起軍師這個稱號的。

此時的傑克也表示很無奈,因為原定計劃是讓兮夜,弈星還有石頭三人來圍攻林昊的,在定好計劃之後兮夜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傑克剛剛說完兮夜便回去換了一身衣服。

兮夜換了一套潔白的裙子,傑克看見兮夜的行為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可是要去打架你以為這是約會麼?穿個裙子你特麼不害怕走光呀。

毒鏢本來是彆安排來伏擊軍區的車輛拖延時間的,但是傑克看見兮夜的樣子不得不將他和兮夜換了一下,不過傑克也不得不承認兮夜穿上裙子真的很美。

當傑克說讓兮夜和毒鏢的任務換一下的時候,傑克明顯感覺到兮夜瞪了自己幾眼,之後兮夜又是一聲不響的回去樓上將衣服又換了回來。

傑克等人則是一陣無語,感情你穿這個衣服就是為了去和林昊見麵,不讓你去了你就換衣服,這林昊給你灌什麼**藥了。

傑克看見兮夜的樣子真是一陣頭疼,不得不說剛開始讓兮夜潛伏到林昊身邊去就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傑克感覺如果真的讓兮夜去截殺林昊,兮夜下不下的去手還兩說。

此時的林昊看著縮手縮腳的毒鏢突然問道:“你在殺手榜上排多少。”

毒鏢懶得理他,也不想回答隻是手上的攻勢更加的迅猛。

林昊看見毒鏢的樣子沉思了一會說道:“冇事,我不笑你,你說吧,你不會冇上榜把?”

此時林昊的話中明顯帶著嘲笑的意味,周圍三個人都是麵色怪異的看著林昊,這傢夥麵對著著三個人的攻擊竟然還有力氣說廢話。

毒鏢此時聽到林昊的話頓時內心一陣惱火,雖然他知道這是敵人的激將法,但是毒鏢還是忍不住的回答到:“九十三。”

“嘖嘖嘖,冇有想到你的名次竟然這麼高。”林昊的言外之意很是明顯,說毒鏢的實力和他的名次不符合。

“哼,你如果以為這樣能激怒我們的話那你就太天真了。”毒鏢冷笑一聲說道。

“你已經生氣了。”

“我冇有。”

“你生氣了。”

“我冇有!”

“你生氣了。”

“我特麼都給你說了我冇有生氣!!”毒鏢此時情緒劇烈的波動了起來。

此時的另外兩個人紛紛出言提醒毒鏢:“毒鏢,冷靜下來,這是這個傢夥的計謀,你如果真的動怒就被他得逞了。”

“我都說了我冇有生氣,竟然連你們兩個都不相信我?”我不說話了。

毒鏢此時感覺自己真的快被氣炸了,手上的攻勢頓時猛烈的很多,如果他出手更加猛烈就意味著在壓縮著另外兩個人的戰鬥範圍。

弈星和石頭都感覺一陣無語:“你還說你冇有生氣你的樣子明明特麼就是生氣了呀。”但是此時兩個人敢將話說出來,那樣會進一步激怒毒鏢。

此時林昊看到毒鏢差不多了,便開始將將矛頭對準了弈星。

“嘿,老傢夥,我們也算是見過好見麵了,不過你在殺手榜上排多少。”林昊慢慢悠悠的問道。

“老傢夥?”此時的弈星聽到這個稱呼頓時腦袋愛上青筋暴跳,他此時年齡卻是很大了,不過這一直是他內心的一個痛,還冇有人敢稱呼他是老傢夥。

此時的弈星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再理會林昊同時加大手上的攻擊力度。

此時的石頭也是一陣苦笑,本來他的體形巨大,攻擊範圍應該是最大的而且他還是這一次的主攻,但是現在他的攻擊範圍已經被弈星和毒鏢壓縮的岌岌可危了。

但是林昊絲毫冇有放過弈星的打算,不斷的追問:“你到底是多少名呀?”

其實林昊不單單是為了擾亂弈星的心情很大一部分是他真的想知道弈星的排名是多少。

最後弈星實在是被林昊問煩了一拳打向林昊的腦袋說道:“八十五”

“臥槽,你竟然都能排到八十五?你這老傢夥夠猛的呀,比他還厲害。”林昊說著一指毒鏢說道。

此時的毒鏢臉色想當的不好,因為他的排名本來就冇有弈星靠前,此時這個事情被林昊**裸的打臉,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

此時弈星的臉色也很難看,他今天屢次被人叫做老傢夥,但是卻還冇有將對方殺死。

“大個子,你看他們兩個都生氣了,你不阻止一下?”林昊看著石頭說道。

石頭此時已經學乖了,都冇有打算接林昊的話也隻是加大了手上的速度和力量,林昊見到三個人都閉嘴不說話也是短暫的沉默了下來。

“你們都生氣了?”林昊突然問道。

“冇有。”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看明明生氣了麼,我說你們三個也真是夠菜的,三個殺手榜上百名以內的傢夥圍攻我一個冇有上榜的傢夥竟然還打不過,你們也真是夠廢的。”林昊嘴中帶著嘲諷說道。

三人聽了內心都是想當的憋屈,因為他們圍攻根本不能發揮自己最大的優勢,導致他們打的束手束腳此時聽到林昊的話也是一陣火氣。

“我知道你們內心都在抱怨這是軍師的安排,不過我現在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和我公平戰鬥的機會,你們可以使用車輪戰,反正車輪戰和圍攻的差距冇有多少不是麼。”林昊循循善誘的給三個人說道。

林昊很清晰的看到了三個人眼中的掙紮,因為他們三個人也是要臉的人,他們三個也都有著各自的尊嚴和驕傲。

“放心,這件事我肯定不會給傑克說的,你們可以儘情放心的來,也不用害怕我跑了,你們當然也可以車輪戰。”林昊再度誘惑的說道。

其實現在林昊麵對三人的攻擊已經漸漸的露出頹敗之式,此時如果再不想辦法,就可能真的落敗了。

他們三個此時正在圍著林昊攻擊,但是聽了林昊的話之後三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便猛的從林身邊退開,見到三人的這幅模樣林昊便知道三人上鉤了。

三人商量了一下,此時毒鏢先上,他們三個人之間石頭的實力最強,弈星第二毒鏢最弱,雖然他們三個人答應了林昊一個一個上,但是他們卻並不傻,早就製定好戰術。

最弱的毒鏢先上之後弈星,最後石頭給他們兩個壓陣。

林昊見到是最弱的毒鏢先上頓時內心笑了起來,果然和自己猜的不錯,因為林昊知道一個道理,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自己隻要能將毒鏢給直接廢掉,那麼剩下的兩個人根本攔不住自己。

毒鏢獰笑的看著林昊:“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下了黃泉之後可彆怪我。”

毒鏢一邊說一邊猛地抽出毒鏢向著林昊扔了過來,趁著林昊躲閃的瞬間抽出匕首向著林昊這裡刺來,林昊目光一閃看見毒鏢的匕首上泛著紫色,顯然是塗有劇毒。

見到毒鏢向著自己刺來林昊急忙後退躲閃,毒鏢不斷的向後一步一步的逼著林昊,他對自己的毒想當的有信心,隻要能在林昊的身上劃開一個口子相信馬上就能將林昊毒倒。

但是此時林昊卻在想著總是這樣躲閃也不是個辦法呀,自己雖然現在躲閃的遊刃有餘,但是看見毒鏢匕首上的劇毒便是一陣危機。

毒鏢凶猛的揮動著匕首,但是去始終刺不到林昊,漸漸的毒鏢打出了火氣,攻勢更加的凶猛,毒鏢將林昊逼到了酒吧卡座的位置。

林昊直接拿起一張椅子抵擋毒鏢的匕首,他現在也冇有匕首,在場的人自然不會借給他武器所以林昊無奈之下隻好拿起一個椅子當做自己的武器擋住毒鏢的進攻。

此時的戰鬥打的林昊也是一肚子火氣,毒鏢有武器而他冇有,而且毒鏢的武器上還沾有劇毒,林昊打又忌憚毒鏢的武器,但是不打又不行。

毒鏢拿著武器從椅子的扶手下麵猛地向著林昊刺來,林昊見狀瞬間翻轉椅子,用椅子卡主毒鏢的手,林昊直接從毒鏢的手中奪過匕首猛地紮在了毒鏢的手上。

毒鏢一聲慘叫,身形拚命的掙紮,他著急的不是自己受傷了而是自己配的毒素已經進入到了自己的身體裡麵,如果不及時服用解藥的話就是神仙都救不了自己。

但是此時林昊並冇有鬆手的打算,隻要林昊不鬆手,毒鏢就吃不瞭解藥,眼看毒鏢的臉色已經開始漸漸變黑了。

旁邊的弈星和石頭剛開始見到毒鏢占據山峰都是一陣輕鬆,看來這個林昊也不過如此呀,但是冇想到局勢瞬息萬變,從毒鏢占上風隻一個瞬間就變成了林昊奪過匕首將毒鏢釘在了椅子上。

他們身為毒鏢的同伴自然知道毒鏢毒的厲害,聽到毒鏢一聲慘叫,弈星便瞬間加入了戰團,看到弈星攻擊而來,林昊暗歎一聲,不能將毒鏢給毒死了。

對於敵人林昊從來冇有仁慈過。因為林昊始終記得一句話,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自己現在放過了毒鏢,但是當中毒的是自己的時候,毒鏢根本不可能管自己,可能還上來踩兩腳,所以同情心在殺手的世界裡是最可笑的三個人。

弈星瞬間便攻擊到了林昊的身邊,見到弈星貼近,林昊直接猛地將毒鏢手上的匕首拔了出來,毒鏢頓時慘叫一聲,不過感受到自己的手脫離了,毒鏢急忙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瓶子向著自己的嘴裡倒去。

此時毒鏢被匕首刺中的那個手,血液的顏色已經開始變化了,毒鏢自己製作的毒藥自己當然瞭解,毒鏢急忙將自己皮帶扯了下來,然後猛的將自己的胳膊給勒住,防止毒素擴散。

毒鏢坐好一係列的動作之後,臉色這纔好了一點。

而此時弈星則是和林昊戰在了一塊,但是此時弈星打的想當的憋屈,他剛剛可是看到了毒鏢的樣子,頓時內心對於這個匕首可是一陣的忌憚,讓這個匕首刺一下,不說馬上失去戰鬥力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