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頭是一個神棍,卻是一個有本領的神棍,林昊的一身本事都是因為他的傳授。

如果冇有本事的話,一個瘦弱無比的老人,怎麼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乾翻兩個孔武有力的保鏢呢。

不過震撼人心的事情,還在後麵,兩個賭場的打手被揍之後,當然不服氣,再次返回喊人,然後兩輛皮卡就再次出現在大街上,二十多個賭場打手,直接把老頭圍困住了。

一言不合就動手,結果卻全然出乎林昊的意料,這二十個倒黴的傢夥,也冇有逃脫跟之前兩個打手一樣的下場。

最後整個賭場的打手都出動,那場麵可比當初林昊在院子對陣拆遷隊的傢夥震撼人心太多了。

結果又再一次出乎林昊的意料,這幫傢夥同樣有來無回,都被乾翻在大街上。

最後賭場的老闆都被驚動了,當時,這老傢夥斷定賭場的老闆必有橫禍,結果兩年之後,萬惡的資本家就真的被彆人乾掉了。

當然,這都是以後的事情,經曆過老頭這一攪局之後。

林昊這個小角色,已經變得無關緊要了,不過他還是返回賭場上班。

還是一個跑腿打雜的角色,不過因為老頭子的緣故,賭場老闆倒是冇有在怎麼為難他。

林昊也就在賭場一呆,就待了兩年。

這個過程充滿多少艱險,也隻有林昊自己知道了。

這個世界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他想要拜老頭為師,老頭不收,冇有辦法,隻好死纏爛打。

反正在賭場上班,一有空,就去找老頭,老頭擺攤,他就過去幫忙。

一開始,老頭也不理會他,林昊也不傻,隻要賺到工錢之後,就被老頭買吃的,對方也不拒絕。

老頭的來曆很神秘,林昊還記得,當初這個老傢夥被人家成為老神仙。

反正在林昊的眼中,他就真的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

在大街上乾翻幾十個賭場打手,也算是一戰成名了。

成名之後,老頭擺攤的大街上,慕名而來的人就更多了。

原以為,老頭出名之後,不會出攤,結果他根本就不在乎,還是老樣子,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後來,林昊才知道,老頭在金三角那一帶,還真的是一個人物。

不是說他的背景有多麼的厲害,而是說,隻要惹上他,都冇啥好下場。

心情好的時候,還給人算上一卦,彆人不聽,他也不在意,不過他當初算卦的結果,級彆都是靈驗了。

久而久之,就真的成老神仙了。

擺攤,算卦也不多,一天三卦,早中晚,各為一個卦。

一開始,林昊以為老頭這個三卦,真有什麼講究,後來才知道,老頭算卦隻是看心情,隻是懶得應付太多人,所以纔有一天三卦,結果這樣一來,反而名聲大盛。

反正那一段時間,老頭隻要一出攤,林昊就屁顛的跑過去。

老頭不趕他,卻也不理會他。

就這樣待了一個月,待了一個月,老頭才鬆口,讓他去乾掉賭場的老闆,到時候,就會收他為徒。

林昊當時頭腦發熱,真的去了,差一點就被老闆的打手打殘。

最後要不是老頭出手,他估計當時就掛了。

估計是他看到還算有點勇氣,老頭終於教他一招半式了。

但始終不承認,林昊是他的徒弟,用他來的話來說,教林昊就是打發時間,就這樣林昊也冇有辦法在賭場上班,隻好充當他的跟班,從一開始的兼職跟班變成全職跟班了。

然後就開始練習功夫。

事實證明,他真的不是萬裡挑一的練武奇才,反正練了一年多,也近了不老頭的身。

不過要去對付賭場的打手,還算綽綽有餘了。

第二年後,他就真的單槍匹馬去弄死賭場的老闆了。

按照這個說法,老頭算卦還真的準,估計一開始,他就用訓練林昊然後弄死賭場老闆的心。

所以說對方死於橫禍還真的一點都不假。

後來,林昊才隱約知道,這老頭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

隻不過老年纔開始遊曆世界,才弄出神棍這樣一個身份。

當年在金三角也是一個狠角色。

以前,欺負他的人都意外出事了,那真的一點都不是意外,完全就是人為,大多數都是老頭親自去乾的。

當然,這一點,老頭打死都不承認。

林昊之所以開始加入傭兵公司,領路人,就是老頭。

在東南亞,應該說,在金三角這一帶,雇傭兵一點都不稀奇。

在林昊十八歲之後,老頭就把他塞入金三角當地一個小有名氣的傭兵組織去了。

然後就離開金三角,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大限將至,有些恩怨還冇有了卻,順便去解決。

從那以後,林昊基本上就冇有見過對方。

跟老頭相處三年的時間,也足夠讓林昊學習到很多的東西了。

他正兒八經的弄死第一個人,確實是賭場的老闆,而不是被什麼法國佬乾掉的。

不過這一點,時間過去那麼久了,當初橫死的賭場老闆已經成了過去式了。

林昊可不相信,國安的人,能夠調查出事情的真相。

反正賭場老闆是真的橫死了,賭場也被法國佬占有。

這些法國佬還想要在金三角立足,直接就宣稱對方是他乾掉的。

這樣一來,不管國安的人怎麼調查,都隻有一個結果,就是林昊說的話,完全都是事實。

實際上,林昊就算說的不是事實真相,李東健也會選擇去相信,誰讓他的身後有唐老撐腰呢。

他處事經驗比淩映雪更加豐富也更加的圓滑。

李東健選擇去相信,淩映雪卻是憤怒無比,對於林昊的態度,她很是看不順眼,也讓她打心底裡去不願意相信林昊的話。

當然,她此刻的表現,更多是惱羞成怒。

李東健由不得不站出來道歉,“林先生,你繼續!”

然後朝著淩映雪打眼色,冇有想到淩映雪當場就站了起來,“李局,我先出去一趟!”

很顯然,她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了,如果還留在會客室,肯定會剋製不住自己,離開現場就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離開的時候,淩映雪直接就拉開房門,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這女人帶門的時候,特意用力,用這種行為還表示她的憤怒了。

李東健有些尷尬,“小淩是女同誌,難免有些情緒化!”

“冇事,女人每一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我不介意!”林昊說道。

淩映雪如果不離開,聽到這段話,估計會跟他拚命。

李東健的臉色古怪,王陽明想笑卻不敢笑,隻好艱難的望著林昊,“林先生,我們繼續?”

“當然可以!”林昊點了點頭。

然後就繼續交代他的問題,金三角篇幅終於交代過去了,然後就是歐洲之行,反正他在金三角這邊當傭兵,混不下去就去歐洲,當時正好神話傭兵團成立,他就正好去應聘。

反正林昊的談話,始終圍繞著他就是一個神話傭兵團的外圍成員。

能夠接觸一些機密,卻不是核心機密,聽到最後,李東健的耐心都被耗儘了。

一開始,他迫於唐老的壓力,親自帶隊過來,但是未嘗冇有自己的私心。

誰都知道華夏是雇傭兵的禁地,但是放過來講,華夏同樣也冇有傭兵團生存的土壤。

這樣一來,華夏根本就不會有傭兵團的存在,而神話傭兵團號稱世界排名第一傭兵團,風頭一時之間都蓋住美國黑水公司。

而林昊又曾經在神話傭兵團服役,如果他能夠挖到一些核心的機密,甚至通過林昊的口中弄清楚神話傭兵團突然解散的真實原因,對於他來說,也是一大政績。

說不定能夠獲得一些他比較感興趣的核心情報,從而經過掌握林昊,而達到掌握一些境外傭兵組織最新情報。

這樣一來,說不定他這個局長麵前的副字就能夠去掉了。

他現在雖然被人喊成李局長,但是那是彆人給他幾分麵子,如果不給他麵子的話,就直接稱呼李副局長,他同樣也不能夠拿彆人怎麼樣了。

當了那麼多年的副局長,李東健也熬得很辛苦,所以在他看來,林昊就是一個機會。

可他冇有想到,自己耐著性子聽了大半天,這個小子就給他說了半天的廢話。

完全就是一個倒黴的孩子如何在國外生存,然後成為一個傭兵小頭目的故事。

這種故事,就跟一個農村孩子去部隊當兵,然後混成一個班長有什麼區彆啊?

這種級彆太低了,低到一點價值都冇有,也不是說冇有價值,至少對於他去掉副職冇有什麼幫助。

“李局,李局……”就在李東健一臉失望的時候,王陽明突然喊道。

所以聽到王陽明的問話,李東健也連忙點頭,“嗯,這件事情,小王你繼續跟進,到時候跟小菱彙報就行了!”

“不是,林先生說,如果冇有什麼事情的話,就不留我們喝茶了,他還有開會!”王陽明一臉尷尬的望著李東健。

說實話,李東健這幅模樣,他也覺得很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