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年隨著國內經濟的發展,留學生的問題就越發的嚴峻。

有時候,留學生也是很好的被境外敵對分子瞄準的目標群體。

當然,這種工作,更多是內勤工作,非一下的戰鬥人員,估計也是因為這樣,淩映雪才拚命的朝著濱江這邊外調吧。

看得出來,這個女人骨子裡就隱藏著大量的暴力因子。

“不要跟我打馬虎眼,我盯上你們神話傭兵團這幫戰爭販子已經不是一兩天了,所以小子,你敢忽悠我,你就死定了!”淩映雪開始威脅道。

“任何語言上的威脅都是蒼白的!”林昊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道。

淩映雪輕笑,“你說,要是我把你的真實身份告訴雨辰或者你的家人,他們會有什麼想法呢?”

“你可以試一試!”林昊的臉色逐漸變冷。“麻煩你以後說話稍微經過腦子!”

氣氛又變得微妙起來。

“小淩,正事要緊!”李東健也有些頭疼了。

快要爆發的淩映雪聽到李東健的話,最終也冇有說什麼。

她也看出來李東健的不悅。

林昊也不想繼續耽擱時間了,“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以後,我還有一個會議!”

潛台詞就是要趕人了。

“那麼我們就長話短說,小淩,你來還是我來?”李東健說道。

“還是我來吧!”淩映雪冷著臉。

“也行!”李東健也冇有說什麼。

“我拒絕跟她談話!”李東健樂得清閒,林昊卻不樂意了。

“啪!”

淩映雪被刺激的不輕,直接一巴掌就拍在桌上,發出一聲巨響。

還眾人嚇得不輕。

特彆是始終在旁邊打醬油年輕警察王陽明嚇的不輕。

咣噹的一下,就直接栽倒在地上,很顯然這個傢夥剛纔不知道在想什麼了。

場麵就變得有些滑稽起來了。

“態度,態度!”李東健也不惱,卻適當的點醒對方。

還惡狠狠瞪了一眼王陽明,“小王,你這是在搞什麼呢?”

王陽明的臉色也有些尷尬,“太專注了!”

既然他專注什麼,就冇有人知道了。

不過被他一攪和,氣氛就冇有那麼緊張了。

見到李東健還望著他,有些遲疑道,“要不,我來?”

原以為李東健還有淩映雪會不同意,冇有想到李東健卻點了點頭,“嗯!也行!”

這時,王陽明就更加尷尬了,望著淩映雪,一時之間都不好意思張嘴。

“該說什麼,你就說什麼,看著我乾什麼?”淩映雪的臉色很冷。

王陽明清了清嗓子,然後咳嗽了幾聲,直到李副局長瞪了他之後,才說道,“據我們調查的情況得知,林先生你是兩年前入境的,不過我們一直冇有調查到你的入境記錄,這件可以解釋一下嗎?”

“冇有什麼好隱瞞的,當時我離家出走的時候,因為年紀很小,才十五歲,所以還不到辦理身份證的年齡,後來被拐賣了,去了國外當勞工,就改了名字,所以你們調查我的名字,肯定是調查不出入境記錄!”林昊也不隱瞞。

李東健點了點頭,王陽明繼續問道,“那不知道林先生,在國外的名字叫什麼,你當場又被買到那一個國家呢?”

“布魯斯-李,哦,不對,布魯斯-林,反正老外就認識傑克陳,還有jet-li,所以當初我的老闆就給我隨便取了一個了,要不是當初我堅持姓林,那個酒鬼,說不定就給取了一個布魯斯-李了,你們知道國內的功夫明星其實在國際上還是很出名的,畢竟從李小龍開始,就向老外推廣了我們中國人的功夫,所以我現在那麼厲害,也是受到這個名字的影響,如果不是機緣巧合,說不定我就成為一代功夫巨星了,也說不定,所以名字還是很重要的!”

林昊又是一陣胡扯。

“夠了,姓林的,我們不想聽你名字的來由!”淩映雪又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開始大聲嗬斥道。“也不想知道,你會不會成為功夫巨星,你最好是老實交代我們的問題,不要抱有僥倖的心裡!”

“林先生可以談談,你被拐賣的地方!”王陽明適當提醒道。

“哦,這個啊,其實你們不知道,我當初是被拐賣到不是歐洲,而是緬甸,不,確切的來說就是金三角!”林昊繼續說道。

“姓林的,你不要跟我胡說八道,神話傭兵團的總部明明就是在歐洲,你也在歐洲生活了那麼多年,什麼時候在金三角了?你回國之前,還在法國生活了數年,你們神話傭兵團也冇有在東南亞有業務,你覺得自己話,有人會相信?”淩映雪又在嗬斥著。

很顯然,她也調查過林昊資料,知道了他一些情況。

當然這種瞭解肯定就是片麵的。

起碼,林昊在神話傭兵團的真實身份,除了內部的幾個高層,是冇有幾個人知道的。

這女人能夠調查到這些東西,已經相當的不錯了。

“你不相信,你可以不聽嘛,有李副局長還有這個小王同誌給我作證就可以了!”林昊不解釋。

“聽林先生繼續說!”最後李東健下了結論。

林昊還在繼續,“當初在金三角的賭場打雜,還兼任保安,反正乾了好幾年,所以幾位不用擔心,我不是毒梟。”

“那為什麼要加入神話傭兵團呢?”李東健問出了關鍵。

“賭場的老闆因為女人跟彆人起爭執,結果被人弄死了,你們知道,金三角那個地方人民不值錢的,你們是國安的,這個地方,有多混亂,我就不跟你們說了,反正你們都很清楚,我在金三角待了幾年,老闆掛掉之後,就想要去歐洲了,因為收購賭場的是一個法國佬,對,你們想的冇有錯,這個傢夥就是一個毒梟,冇有辦法,我隻好跑路了,當時我已經不小了,十八歲了,不過還是冇有跑成,就被抓回去了,因為法國佬認為我是死去的倒黴老闆的心腹,想要弄死我,我當然不肯,所以趁機逃脫,後來就遇到一個乞丐,這個乞丐很牛掰,當初從法國佬的保鏢手中救下來我之後,就給一本武功秘籍,還說我骨骼驚奇,是萬裡挑一的練武奇才,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靠你了,我這裡有本秘籍,我看與你有緣,就十塊錢買給我,然後……”

“夠了,混蛋,功夫我們的看過!”

一開始淩映雪還聽的津津有味,後來,她就開始意識到不對勁了。

有些惱羞成怒的繼續拍桌子。

還彆說,林昊的口才還是挺不錯,反正他的經曆,被他一番調侃之後,確實還挺有趣的。

十幾歲的小屁孩,離家出走,想要找工作,就被黑心中介,當便宜勞工買到外國去了。

實際上,也不是說買到,反正被忽悠過去了。

然後身份證又冇有,又是黑戶,隻能夠跟著當地的老闆乾,然後等到哪一天老闆心情好了,直接給他們去辦理新的身份。

這個過程就是相當的漫長了。

林昊當時是真的被騙,但是什麼幫黑幫頭子看場子,這些都是屁話。

他當初被忽悠去金三角,發現不對勁之後,就想著辦法逃脫了。

結果被抓到了,還差一點打一個半死,結果追捕他的兩個倒黴傢夥,直接砸爛了一個算命的攤子,然後就開始倒黴了。

不要奇怪,金三角這個破地方,有著算命的傢夥,一點都不奇怪,華人太多了,就算不是華人,也是華僑。

甚至還有國內混不下去,想要去那邊討生活的,這樣一來,金三角都變成華人的聚集地了。

就算當麵那些金三角的大毒梟,都是從國民黨殘餘軍隊搖身一變轉化而成的。

不管是曆史的原因,還是現實的原因,反正金三角的華人確實很多。

這也是當初林昊他們被拐騙去金三角的原因。

實際上,不管是金山角還是東南亞,受到華人影響的地方都非常的多。

林昊當初也就是看到擺攤的傢夥,才故意朝著對方的方向跑去。

他當初就是本能的想找國人,結果哪裡像嚇到追捕他的兩個倒黴傢夥還真的惹到擺攤的老頭了。

然後,那一幕,就讓他永生難忘,因為他當時是看到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當場就騰空而飛。

那是林昊第一次見到功夫的強悍。

所以說,他實際上,剛去緬甸就開始接觸到功夫了。

所以,當初就一直纏著老頭收他為徒。

老頭當時根本就不理會他,直接讓他滾蛋。

林昊也隻能夠滾,不過還是回到賭場繼續工作,他不回去賭場工作根本就不可能,就算不給工資,溫飽問題總是需要解決。

不管那個時候,他除了在賭場混跡,還有另外一個目標,就是纏著老頭收他為徒。

當時,林昊還是有點小野心的,就是想著學成這樣厲害的功夫,直接把賭場的混蛋,全都揍趴,然後讓他們跪地求饒。

冇有辦法,誰讓那個時候,他被欺負的很慘呢。

不過很可惜,當初老頭很有個性,根本就不理會他這個小屁孩。

一想到,林昊就鬱悶不已,怎麼可能告訴淩映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