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這女人的架勢,真的要給他銬住了。

林昊卻穩坐在椅子上,看著這女人的表演,他跟淩映雪認識也不是一兩天了,知道這女警並不是胸大無腦型,不然也不可能那麼年輕就當上刑警隊長。

所以他還真的不相信,在李東健親自帶隊上門的情況之下,這女人還敢動用手銬來銬住自己。

要知道李東健既然親自陪著他過來,那麼肯定不是什麼小事。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前段時間天雨集團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挑動了這些有關部門的神經。

才把注意力放在天雨集團的身上,自然而然就注意到了林昊。

剛纔說話,淩映雪就一直在咒罵他是毫無人性的社會蛀蟲。

以前見到這個女警的時候,充其量就是在罵他liu氓,現在就變成蛀蟲同等次了,完全就是跟花銘相提並論了。

實際上,自從注資天雨集團之後,林昊就做好有關部門找上門來的心理準備。

隻是冇有想到那麼快。

林昊鎮定自若,國字臉若有所思,氣氛劍拔弩張,淩映雪這就裝腔作勢,年輕警察就屬於默默無聞類型了。

四個的表情各異,但是最為豐富的還是淩映雪。

這女人作勢要掏出手銬,就被國字臉製止了,“小淩,不用衝動嘛,你跟林先生都是好友,不能夠因為一些情緒影響你們的感情!”

聽到這話,林昊暗自好笑,卻道,“無福消受啊!”

他什麼時候跟淩映雪成為好友了?雖然跟這個女人有過數次的接觸,那都是因為鬱雨晨的緣故。

如果兩人之間真的是好友,就真的奇怪了。

不過人家李東健拉近乎,林昊也樂得看戲。

剛纔的話,無非就是刺激淩映雪罷了,誰讓這女人一進門就開始嘲諷他呢。

“林先生,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國家安全高出一切,所以纔有今天的談話!”李東健說道。

“哦,那是說我對國家安全造成危害了?”話題又重新回到正軌了,開始繞回國家安全。

李東健帶隊,就說明事情的重要性,不過聽到林昊的話,他還是搖了搖頭,

說著,還示意旁邊的王陽明把一個檔案袋子遞給林昊。

林昊望過去,有些疑惑。

不過還是接過來,然後抽出裡麵東西,實際上並不是什麼機密檔案,而是之前天雨集團死者屍體的照片。

他抬起猩紅的眼睛,望著李東健,“不知道您是什麼意思?是在譴責我們這個保安部工作冇有做好?”

“姓林的,你的來曆我們已經調查的一清二楚,你最好老實交代!”淩映雪適時插話,似乎想要讓林昊知道她的存在一般,然後說完,就一臉挑釁的望著林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什麼來曆?”望著這女人的小孩子做派,林昊多少有些無語,心想,女人你究竟幼稚到什麼程度。

“林先生,我們很有誠意,所以希望你也很有誠意,今天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我想你應該知道原因的!”李東健打斷淩映雪的話,然後盯著林昊的眼睛說到。

林昊搖了搖頭,“我還真的不知道!”

“好,既然林先生,你不知道,那麼就開誠佈公,所以我們纔有今天的談話!”李東健終於不藏著掖著了。

當時唐老直接就是一個電話就打過來,張口就是小李,你們怎麼搞的。

李東健就有點蒙圈了。

如果不是機緣巧合認識唐老,又因為他剛好認識約翰,林昊想要進入對方的法眼,還真的冇有可能。

所以唐國中就算退下來,要跟李東健通話,還是有這個資格的。

一聲小李,李東健還不敢不答應。

但是聽到李東健點出唐老,他也終於知道什麼回事了,之前在世紀家園跟唐建業談話的時候,對方還點出老爺子跟有關部門有些關係。

既然是唐老的關係,那麼這些人知道自己的來曆也冇有什麼好奇怪的。

至少之前他已經半真半假的跟唐建業坦白了。

這種真假對半的話語,最讓人信服,也算是謊話的最高境界了。

“那不知道幾位找我有何目的。”林昊說道。

淩映雪冷哼,“到了現在你還把我們當成傻子?”

這女人為追查自己身份,可謂是費勁性,估計現在這樣一個情況,她會鬱悶到吐血吧。

有唐老給自己擔保,淩映雪隻要不是白癡,就不會動他。

不過這女人努力了那麼久,一直在刺探他,最後甚至連美人計都用上了,還一無所獲,卻陰差陽錯的,他自己就招供了,讓她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費,所以對於他的態度能夠好,就奇怪了。

“奇怪。”林昊反問。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淩映雪情緒激動。

“真的是奇怪?”林昊一臉嘲諷望著淩映雪。

頓時女人的臉色一僵,“姓林的,你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如果你不知道的話,我現在可以給你介紹一下,……不知道我這樣解釋,淩警官你滿意嗎?”

“不要當所有的人都是白癡!”就算聽到林昊的嘲諷,淩映雪也很快組織起來語言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