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警察也被她的嗬斥聲,弄得一驚,很難想象在局裡平時冷豔無比的同事,還有這種氣急敗壞的時候。

“淩隊長,冷靜一點,林先生現在確實不能夠分心,他的手法很標準,你們可以好好觀察一下,看到冇有,這位小姐剛纔還紅腫的腳踝現在消腫了不少,這種手法很罕見,不需要藥物的輔助,僅僅是按摩就可以消腫到這種程度,見效那麼快,很不錯!”國字臉警察一副識貨的表情,進入分析模式。

淩映雪半信不疑,但是整個人也安靜下來。

按摩當然能夠消腫,但是消腫也分程度,紅腫嚴重到立即消腫,還是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能夠做到這一點,就相當的了不起了。

林昊當然也了不起,他主要利用自己的內力,內力這玩意,就好像自己的氣息一樣,信則有不信則無。

他現在當然能夠分心,就是不想理會李婭而已。

他現在功力一直停滯不前,但是不代表他就冇有內力,隻不過表現形式不一樣而已,如非必要,內息這玩意更多就是能夠強身健體。

但是在戰場的話,這玩意就能夠爆發出非人的力量了。

可以強化自己的身體素質,刺激自己的強能,提供自己的速度。

對於身體的打磨,絕對是由內而外的,不管是養生,還是用來練功,其實作用都很大。

就好像現在,他用來幫李婭消腫,也是用途之一,不過就是暴遣天物而已。

因為是用內力,他的手掌碰觸到李婭的腳踝,就有一種灼熱的感覺。

之前的酥麻感同樣也因為內力。

他回國國內,除了在經曆生死,調動自己的內息,大多數情況都不會動用。

因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多少有造成反噬。

不過看著國字臉在頭頭是道的分析,林昊也無語,使用內息當然能夠分心,不能夠分心的話,在戰場當中找就被彆人乾死了。

但是對方說他不能夠分心,其實也對,他現在除了調動內息之外,還有手法的輔助,必須全神貫注。

所以看著對方在關注自己手法的時候,林昊多少開始正視眼前這個傢夥,直接抬起頭望著他。

國字臉警察也朝著他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然後還說道,“林先生不介意我們偷師吧?”

說話倒是很坦蕩!

“不介意,隨便,隻要你能夠看的會!”林昊說道。

他介意個屁啊,看都看了,就算介意,這幾個傢夥肯定也不會出去。

既然介意冇有,那不如索性大方一點,反正就算學會了手法,內息也冇有辦法學會。

“裝神弄鬼!”淩映雪冷哼。

林昊聳了聳肩,“你就不用看了,你的資質太差,學不會的!”

他的話,把淩映雪氣得一個半死。

本來她剛纔好起著偷師心思呢。

要知道,她當警察,還是一線刑警,各種意外肯定會時有發生,跌打損傷就不用說了,學會這一招用在自己的身上,也相當的不錯。

“你……”淩映雪再次瞪圓。

不過林昊又重新轉身回去了,不理會她,而是望向李婭,然後說道,“我數到三,開始幫你恢複!”

李婭點了點頭,臉色的表情多少有些緊張,一副要上戰場的模樣。

林昊突然覺得好笑,“三!”

“啊!”

林昊突然就一步到位,直接喊了一聲三,就開始幫著她複位了。

李婭甚至一點準備都冇有,一陣刺痛就冇有感覺了。

林昊望著她,“好了,冇事了!”就開始幫著穿著襪子,李婭的臉色就更加的紅了。

卻不知道出於什麼心裡,竟然就答應了,期間還跟淩映雪對視了一下。

國字臉見到這有趣的一幕,突然就笑了。

年輕警察有點發矇,但是眼神之中眼神之中掩飾不住的羨慕,卻出賣他的內心。

淩映雪卻控製不住,直接喊了一聲,“變-tai!”

林昊纔回過神來,也知道自己的動作有些唐突了。

按照他現在跟李婭的關係,確實不需要做出這種逾越的動作。

幫忙脫襪子,那是看著腳傷,這一點冇有問題,但是幫忙穿上襪子就不一樣了,這個動作就有些親昵的過分了。

看著他捏著李婭的腳踝,淩映雪的臉色充滿了鄙夷,不用想這女人已經把他歸類為腿控,足控之類的變-tai了。

林昊一想到這裡,多少有些惱怒,“我又不變-tai你,鹹吃蘿蔔淡操心,多事!”

淩映雪還想要說什麼,卻被國字臉警察用眼神製止了。

但是雙目依舊在噴火。

如果她噴出來的是三味真火,林昊早就被燒得屍骨無存了。

不過很遺憾,淩映雪不會被噴火,林昊還好好的。

不僅僅好好的,他還朝著示意李婭起身,“走一下,應該冇事了!”

李婭聞言站起來,果然如此。

臉色綻放出一個青春洋溢的笑容,很燦爛,純純的表情襯托下,淩映雪的表情有些猙獰了。

“潑婦啊!”

林昊還故意說道,“人啊,就怕對比!”

淩映雪這回也聰明瞭,知道林楓是故意在氣她,所以狠狠地瞪了林昊一眼,卻冇有繼續說什麼。

其他人都憋著笑,敢這樣罵淩隊長的人,估計也隻有他這一號吧。

李婭這個時候,倒是表現的落落大方,“林大哥,你先陪著幾位警官,我先去忙了,不然鬱總要久等了,有事你給我電話!”

離開的時候,還朝著淩映雪望了一眼,然後鄭重的說道,“淩隊長,我跟林部長是朋友,也是同事,但是我們同樣也有摟摟抱抱的權利,這不犯法!”

然後什麼都冇有說,望著淩映雪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眼神。

林昊見狀,頓時哈哈大笑,這姑娘屬彈簧啊。

壓的也厲害,反彈也厲害。

這性子也算是外柔內剛了,當然也可以看做成她是對於林昊的維護了。

望著對方離開的聲音,頓時,林昊哈哈大笑。

這一刻,淩映雪真的想要殺人了。

所以周全感受到這種氣場,頓時開溜,“部長,我去加強公司的安保措施了,以後準備防止一些阿貓阿狗混入。”

這個時候,林昊真的扛不住了,笑抽了。

這個傢夥也算是人才了,以前還真的冇有想到,他還有這腹黑的一麵。

淩映雪此刻早已經胸部起伏不定,完美的身體曲線,展露出來的身姿以及弧度,卻不經意間在牽引著林昊的眼睛。

“再看,把你狗眼戳出來當球體!”

好吧,這女人確實就是一個霸王花。

看得到,摸不得。

其實林昊也不想敢摸,不然這個早就陷入情緒崩潰邊沿的傢夥,肯定就會爆炸了。

“林先生,我現在可以談談了吧?”這個時候,國字臉警察終於發話了。

“請坐!”林昊對於他還算客氣。

雙方落座後,國字臉見許說道,“我自我介紹一下,濱江市局監察處處長,李東健!這位是我的助手,王陽明!”

“監察處處長?如果理解冇有錯的話,市局應該冇有這個部門吧?我好想隻聽過督察處!”林昊說道。

“哈哈,冇有想到林昊對於我們市局的部門機構瞭解那麼清楚!”李東健說道,然後繼續說道,“實際上,我們的來意林先生多少應該明白一點,我們確實屬於監察部門,不過監察是國家安全,隸屬濱江國安局,我還有另外一個職務就是濱江局的副局長,今天冒昧前來,希望林先生諒解!”

果然,林昊心中恍然,這兩個傢夥一看就是從事特殊職業的人。

這種人身上的氣勢還跟一般的普通警察不一樣。

但是跟淩映雪身上的某些氣質很吻合,當然,淩映雪本身就不是普通的警察,因為這個女人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國安的人。

這一點,林昊已經從某一個渠道調查出來。

這樣一來,對方的來曆就有些考證了。

不過李東健一來就開門見山,誠意十足,確實應該不會是什麼壞事,所以林昊點了點頭,“李局長,有話儘量說,不過我本人自認為回到國內之後,冇有做什麼對不起國家安全的事情,所以真的不知道你們來這裡要乾什麼!”

“姓林的,你不要跟我們裝模作樣,就你這個態度,找就應該給人民專政了!”淩映雪受不了林昊的惺惺作態,開始惱火了。

林昊卻慢悠悠道,“哦,按照淩隊長的做法,那麼社會上很定非常的和諧,不愧是人民警察,動不動就代表人民,不過你這樣代表人民,人家同意嗎?”

“你想你這樣的社會蛀蟲,控製起來,就是最好辦法!”淩映雪正義淩然道。

頓時,林昊的表情有些陰沉起來,如果之前隻是語言上占便宜的話。

那麼現在,林昊就真的動殺機了。

這個女人如此不識好歹,三番五次挑釁,真以為自己是泥捏的?

再說,是泥人都有三分火呢,更不要說,堂堂林部長了。

望著淩映雪,林昊麵無表情,“你確定要抓我?”

“那有怎麼樣?”

頓時,淩映雪針鋒相對,直接就掏出手中的手銬。

那架勢,還真的就要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