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男生的臭襪子不一樣,小姑孃的襪子還帶著淡淡的香氣。

不過看著林昊拖著自己襪子的時候,這姑孃的臉色就更加彤紅了。

那模樣,完全可以用嬌豔欲滴來形容。

好在林昊隻是用餘光瞥著她,讓這姑孃的目光越發的明亮,甚至可以偷偷的打量著林昊。

就好像那種受驚的小鹿一般,隻要林昊目光一抬起,她就連忙閃躲。

“紅腫的比較厲害,按理說應該用冰敷的,不過現在冇有冰袋,你隻要忍著了,我一會幫你按摩一下,然後你回去買一個冰袋過來敷一下,就會消腫的,不過現在骨頭錯位了!”

李婭點了點頭,“有你這樣的哥哥真好!”

估計這丫頭,也很享受被人照顧的感覺吧。

“那以後你可以把我當成哥哥就行!”林昊順勢說道。

一般來說,一個男人讓一個女人喊自己哥哥,就是有企圖的第一步了,當然,如果是追求過後,被拒絕,然後才當成哥哥,這樣的話,就表示冇啥希望了。

但是林昊不一樣,他對李婭冇啥想法,這丫頭看著他的眼神有不對勁。

隻要用這個辦法來來化解兩人之間的尷尬了,當然,這也許是他的想多了,人家小姑娘也不一定非要看上他呢。

不過看上他也很正常,現在已經算得上是事業有成了,還很有安全感,成熟穩重,處事強硬,為了維護她,不惜得知知名影後,跟公司老總,完全不畏強權。

好吧,反正看對眼的話,全都是情人眼裡出西施。

林昊不想招惹人家,可跟李婭的關係又陰差陽錯的,一再拉近,哥哥這個稱呼倒是一個不錯的藉口了。

兩人之間,氣氛之間多少一些尷尬,現在這種身體上的接觸就使得氣氛更加的微妙了。

他握著李婭的腳踝,可不是一般的位置。

大多數的情況之下,如果不是親密的關係,女孩一般的不允許男生捏著他的腳踝。

畢竟腳丫子也算是女人比較**的一個部分了。

畢竟有些姑娘觸覺神經比較敏感,這種一碰觸之後,酥麻的感覺,會讓氣氛異常的曖昧。

李婭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俏麗的臉頰越發的羞紅。

似乎可以滴入水來。

聽到他的話,頓時李婭眼睛一亮,然後表情有些雀躍,“好啊,以後我私底下我就喊你林大哥吧!”

“你隨意就好!”林昊笑道。

“我看還是喊情哥哥吧!”這個時候,會客室當中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嘲諷聲音。

林昊抬頭,就看到一身筆挺警服的淩映雪出現在這裡。

身後還跟著周全以及兩個陌生的男人,嗯,也是警察,其中一箇中年警察肩膀上都扛著兩杠三毛的遺蹟警督。

這個警銜有點大了,再上一級,說不定就混上了警監級彆了。

這樣級彆的,放在普通的縣級市,絕對就是局長妥妥的,就算放在地級市也是一個支隊長級彆。

當然警銜還是不能夠代表一切,但是淩映雪這個女人還站在他的身後,就說明眼前這個國字臉的中年警察級彆不低了。

不過級彆高到濱江市政法委書記兼任的市局局長馬榮光,林昊都見過,看到三個警察出現在這裡,林昊也冇有什麼好驚訝的。

何璐這女人離開之後,最終還是選擇報警了,估計鬱雨晨被氣著了,所以冇有理會他,才讓周全把人帶過來。

“啊!”李婭被突然進入會客室的幾個警察弄得一驚,連忙站起來。

結果腳跟一碰觸到地麵又是一陣驚呼,又扭到了,再一次落地。

看著李婭因為劇痛緊鎖的眉頭,林昊的眉頭皺了起來,語氣很不友善,目光越過前麵,直接對站在旁邊的周全,大聲的嗬斥,“周全,你這個保安部長怎麼當的?什麼人跟狗都放進來,你想不想乾了!”

這完全就是無妄之災了。

當然,誰都知道林昊在指桑罵槐,明麵上是在嗬斥周全,實際上就是罵淩映雪幾人了。

“姓林的,你嘛誰是狗呢?”淩映雪大聲吼道。

林昊很不給麵子的說道,“淩警官,過來找人,最基本的禮節應該懂吧,你們還冇有敲門呢!”

如果換成彆人,林昊的態度興許會好一點,但是來人是淩映雪,他就也懶得客套了。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這裡是會客室,不是你的辦公室,我憑什麼敲門,麻煩你們親熱換一個地方好嗎?真是的,也不知道雨晨在乾什麼,想你這樣卑劣的傢夥都招收進來!”淩映雪反諷道。

“抱歉,現在這裡就是我的辦公室了,所以這裡不歡迎!”林昊說道。

“你!”淩映雪臉色鐵青。

“兩位,如果是因為何璐助理的事情,那麻煩你們稍等,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林昊不再理會淩映雪,而望著旁邊的兩個警察,繼續說道。

“林昊你什麼態度!”淩映雪不悅說道。

“你什麼態度,我就什麼態度!”林昊不鹹不淡的回覆著。

這個時候,其他兩人也看出淩映雪跟林昊之間不對勁的關係了,國字臉警察連忙說道,“淩隊長,不要激動,剛纔的事情,我們確實有點冒昧,今天過來是想跟林先生你瞭解一下具體的情況!”

“抱歉,我現在還有忙,今天的事情,具體發生事情,你可以向其他人求證!”既然對方是何璐請過來的,那麼林昊也懶得再客氣什麼。

“不,不,林先生不要誤會,我想我們應該有誤會了,雖然不知道貴公司具體發生什麼事情,但我先聲明,我們過來是另外有事需要林先生你本人的協助,跟貴公司發生的事情冇有關係,不知道林先生現在有空嗎?我們換一個地方說話!”國字臉警察說道。

“抱歉,冇空,我很忙!”林昊似乎不給麵子。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年輕的警察終於受不了開始嗬斥道。

“小王!”國字臉製止對方的話語。

年輕警察有些不忿,最終什麼都冇有說。

“就算摟摟抱抱這事情你們兩人之間的事情,但是麻煩你注意場合好嗎?”淩映雪繼續嘲諷道。

此刻,林昊跟李婭還真的是摟摟抱抱了。

剛纔李婭站起來,突然之間重心不穩,林昊隻有攙扶著她,這個姿勢跟抱著冇有什麼區彆,再加上之前,林昊蹲在李婭的麵前,腦袋對著這姑孃的下半身,又剛好被進入來房間的淩映雪看到。

這種曖昧的姿勢,她不誤會纔怪,本來林昊在她的心中就冇有什麼好印象。

現在就更加的不堪了。

當然也不排除,她是故意的!

林昊也瞭解她的性子,直接不理會她,繼續對著李婭說道,“你坐下,我先幫忙一一下腳,不然你一直走,說不得會廢掉的!”

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又加上淩映雪的攪和,李婭哪裡還好意思讓他握著她的腳,所以這姑娘連忙搖頭。

“聽話!”林昊的聲音輕柔,目光當中卻多一個不容置疑。

李婭最終冇有吭聲了,但是羞紅的俏臉還是出賣她的內心。

握著李婭光滑的腳踝,然後在淩映雪噴火的目光當中,直接開始按摩起來。

他的手法很嫻熟,按摩也很專注,拿,捏,推,拉,拽,反正就是一連串的動詞形容手法,他都來了一遍,但絕對不是那種雜亂無章,一來就下捏一通的按摩手法,隻有不是瞎子都知道他的按摩技巧相當的不錯。

李婭也按的緊咬著牙關,似乎感覺到一個熱情從自己的腳踝之中傳來,然後慢慢的朝著身體上麵開始蔓延,這種蔓延由下自上,然後開始到了全身。

李婭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咬著牙關了,而是開始輕咬著下嘴唇,那潔白的牙齒,以及極力控製住自己身體自然反應的那種表情,還真的有點女人的小嫵媚。

當然如果不是當著眾人的麵,她說不定會哼除聲音。

這種哼聲絕對不是冷哼,而是身體酥麻到一定程度,不由自主的發出的聲音。

很誘人!

起碼林昊就被誘惑到了。

年輕警察下意識的都把目光從淩映雪的身上移開,投向了李婭。

場麵有些辣眼睛了。

國字臉警察估計是經曆過的場麵比較,多,始終麵無表情,也不對,應該說,臉部始終保持著一個表情,淡淡的,還露出著,然後就是饒有興致的觀察著他的按摩手法,那模樣,似乎他真的對於按摩很有興致一般。

淩映雪雙目則是在噴火,臉色漲紅,跟李婭的豔紅絕對不一樣,她這是情緒激動之下,憤怒的征兆。

人憤怒的時候,跟害羞雖然都是情緒變化,然後臉色通紅,但兩種表情卻截然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於眼睛。

李婭的眼睛是嬌羞,淩映雪就是凶光了。

估計不是當著眾人的話,她可能就要殺人滅口了。

最終她控製不住了,“混蛋,你是故意的吧?”

好吧,這個想法,估計也隻是她一個人有,李婭也有。

見到林昊還是不說話,一副不願意理會自己的模樣,淩映雪都想要動手了,“林昊,你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