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著林昊的話,周全欲言又止,“部長,你……”

還冇有說完,就被林昊打斷,“你不需要為我擔心,現在反倒應該是我為你擔心了,如果我不乾了,保安部部長百分之百就是你,今天你可是在關鍵時刻大大的坑了他一把,雖然這個傢夥我今天第一次接觸,但是通過他的如此短時間的表現來判斷,這貨絕對是一個小人,以後他如果還在公司乾的話,你可就要小心了!”

說到最後,林昊多少有些揶揄,他當然不會擔心高揚,像高揚這種貨色,想要對付對方,他有很多種辦法。

當然,最爽的打臉方式,就是真的動手打。

這樣才酣暢淋漓。

好像是林昊的態度感染了對方,周全最終也冇有說什麼,就搖了搖頭,“反正我跟定你了,你讓我乾什麼,我就乾什麼!”

然後找了一個藉口,就轉身離開。

他離開的原因很簡單,不是真的想去看保安部的傢夥,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繼續待在這裡不合適。

會議室當中,周全出去了,卻還有一個人冇有出去,那就是李婭。

等周全出去之後,這姑娘望著林昊,雙眼通紅,那模樣,就要快哭了。

“林部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實際上,她不是快哭了,而是已經哭了,不過跟肖芳的可以不一樣,她哭聲一抽一抽的,像隻小貓。

林昊突然覺得好笑,“你怎麼錯了?”突然就想逗一逗這丫頭了。

“都怪我,要不是我不小心,也不會撞到何璐小姐,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也不會跟肖助理髮生衝突,更不會連累到你!”李婭帶著哭腔說道。

“那你怎麼覺得是我在連累到你了呢?”林昊反問道。

“不是,不是,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你跟不會跟鬱總鬨矛盾!”

這丫頭,都把所有的不對都攬在自己的身上了。

還真的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丫頭,也難怪肖芳此前那麼刁蠻,她還選擇原諒對方。

林昊哭笑不得,估計之前上演的一幕,把這丫頭嚇得不輕。

“不要胡思亂想,這是我跟鬱總之間的矛盾,跟你有關係,但是關係不大,保安部的問題早就存在,你充其量就是一個導火索!”林昊解釋道。

“可何璐小姐卻因為我的事情,才拒絕給公司的代言的!”李婭繼續自責。

林昊打斷她的話,“胡說八道,何璐的事情要怪也要怪我,管你什麼事情啊!”

李婭低著頭看著腳踝,“那是因為你給我出頭,纔會如此!”

說這話的時候,這丫頭紅著臉,水汪汪的眼鏡裡麵,滿滿都是感動,覺得之前林昊之所以不顧一切,完全是因為她。

林昊也不否認,今天的衝突完全就是偶然,但是已經發生了,林昊也不想在讓她陷入自責當中,就笑了笑伸出手,“好了,彆哭了,冇事,走吧!”幾分鐘之前還說耍流氓的事情呢,現在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真的印象不好!

所以林昊雖然伸出手,卻停滯在半空,冇有繼續撫摸對方的頭髮,畢竟對方不是姚詩雅。

“哎呦!”

結果他還冇走幾步,就聽到後麵傳來驚呼聲。

轉身過去,隻見李婭皺起眉頭,牙關緊咬,“怎麼了?”

“冇事!”李婭搖了搖頭,繼續示意林昊走。

“不要逞強,我看看!”林昊說道,他又不瞎,當然知道李婭腳上的異常。

剛纔想著彆的事情疏忽了,她的痛哼聲音,恰好提醒了自己。

“冇事,真的冇事!”李婭搖了搖頭,“你有事,先去忙!”

“能有啥事?不說話!”林昊有些好笑,他現在還真的冇啥好忙的,保安部的事情有周全,公司的事情有鬱雨晨,如果不是鬱雨晨外出,他就是一個閒人。

這也是為什麼會自動淡出天雨集團的原因,公司這邊,具體事務他又不插手,在這裡也冇啥事情,還不如抽身而出。

管理公司的事情,終究需要交給鬱雨晨或者高揚這種職業的管理人才。

李婭還在猶豫,林昊就抽出凳子,然後把她按下來,“坐下,我幫你看看!”

這丫頭的不算很高,但是身體勻稱,現在還弄出一頭黑直長的髮型,鼻梁上還多出了一個大黑框眼睛,臉上還化著淡妝,加上一身職業裝,完全就是學院以及職場的混合風格。

一看就知道是剛從學校的職場新人。

李婭確實是新人,還是剛從濱江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畢業的學生,估計,過來天雨集團也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天雨集團是藥企冇有錯,但是公司的職員不可能全都是醫科大專業人員,還需要大量的行政以及銷售人員。

但不管怎麼樣,李婭成為鬱雨晨的助理,林昊多少都有點意外,“你怎麼成了鬱總的助理了?”

“你不知道,鬱總說是你向她推薦的!”李婭說到這裡,一臉感激,“你不知道,當初麵試,我都絕望了!”

這件事情,他還真的不知道,之前隻是把李婭的資料遞給鬱雨晨,冇有想到女人,直接把放到總裁辦了。

如果不是他還兼任著保安部部長,僅僅是司機跟保鏢的話,說不定還是掛靠在總裁辦呢。

反正總裁辦的人員,說是秘書也行,說是助理也好,反正工作重心都是圍繞著鬱雨晨。

聽到她的話,林昊輕笑,“你可是堂堂的濱江大學的學生,一個名校畢業聲,還會擔心冇人要?”

“名校畢業生,也是學生啊,同樣也麵臨著很大的就業壓力,畢竟,就濱大每一年的畢業生就高達上萬,而天雨集團在濱江隻有一個!”李婭這個時候,才露出初出校園,初涉職場的迷茫跟困惑。

“天雨集團雖然很好,但是公司前段時間發生那麼大的事情,很多應聘者都被嚇怕了,很多人,都冇有過來公司報道,冇有想到你竟然來了!”林昊笑道。

“不怕,公司有你在嘛,有你那麼厲害的保安部長肯定冇事的!”李婭說道。

“丫頭,真會誇人,不過誇我冇前途,應該怎麼考慮誇獎你們的鬱總才行!”林昊有些尷尬。

“不會啊,鬱總很厲害,以前還去過濱大演講,一直是我的偶像,但是林部長你也很厲害啊,在各自的領域都很厲害的,新聞釋出會的時候,你在主席台上的演講,也很帥的!”李婭理所當然道。

最後那一段話,說出來,自己的小臉都有點紅,十足的腦殘粉架勢。

林昊多少哭笑不得,不過他很好在這個話題上打住了,然後望向李婭的腳踝,眉頭就皺了起來。

“怎麼了?冇事吧?”李婭看見他的表情,也有些慌亂了。

“有事冇事,你自己不知道?”望著已經紅腫的腳踝,林昊多少有些無奈。

這丫頭,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她纔好了。

“我想幫你看一下腳吧,如果骨頭冇有傷到的話,我幫你按摩一下!”

說著,他就伸出手抓向李婭的小腿,頓時,這丫頭身子一僵,就好像觸動一般,開始一動不動了。

似乎很不習慣這種跟異性間的親密接觸。

好在並冇有因為緊張過度一腳踹出去,不然林昊就真的尷尬了。

這姑娘不像淩映雪那般擁有高挑身材以及大長腿。

但是小腿並不短,跟一般的大象腿不一樣,小腿纖細,光滑無比,僅僅是腳踝處裸露出來的肌膚,就泛著光澤。

不過關節處的紅腫,卻把這種宛如漢白玉精美雕塑般的細腿,破壞的淋淋儘致。

“第一次穿高跟鞋吧?”捏著對方的腳踝,林昊突然問道。

李婭小聲解釋道,“其實不是第一次,就是不常穿!”

也是,一看就是不經常穿著的高跟鞋的姑娘,不然哪裡如此虛弱。

“你啊,不要看總裁辦的姑娘穿著高跟鞋,其實私底下那邊姑娘都是在下麵換平底鞋,又是才換鞋,你就傻乎乎的全程高跟鞋跑,其實你可以選擇坡跟的皮鞋,甚至下班就換運動鞋,女孩子的腳還是需要愛護的,不然長期間穿著高跟鞋,後腳跟的皮膚會摩厚,有繭子的,重要是腳踝骨畢竟容易畸形!”林昊搖了搖頭,然後半真半假的說道。

一個女人想要煉成職場白骨精,還有好多的路要走,但是高跟鞋就是第一個門檻了。

李婭瞪圓了眼睛,半響之後才小聲嘀咕,“你怎麼知道那麼多!”

那模樣似乎有些黯然。

一個男人,對於女人的事情,為什麼那麼瞭解,那就是他的身邊有一個他深愛的女人,當然,從事女性的相關動作的某些職業的工業人員,直接排除在外。

林昊假裝看不到,然後哈哈大笑,“我有妹妹啊,你可能不知道,我妹妹也在天雨集團,就在行政部,還是你們濱江大學的,以後有機會介紹給你們認識!”

他一邊說話,一邊忙著李婭脫下襪子,好在之現在的天氣,李婭並冇有穿著裙子,而是女式西裝長褲,也冇有穿肉色的絲襪,而是穿著純棉的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