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上司是誰,關你屁事!”林昊望著這個突然殺出的白癡,有些無語的說道。

“你……”大背頭氣急,半響之後,才指著林昊說道,“不管你是誰,我現在宣佈,從今天開始你立馬給我從公司滾蛋!”

“先生,救命,這個傢夥瘋了,他要強迫我……”見到正義感爆棚的大背頭,肖芳更加來勁了,一臉哀求的望著對方,後麵的話冇有說下去。

但是那充滿無儘委屈以及傷心的話語,太讓人遐想了。

很快大背頭就開始腦補了,如此嬌小玲瓏的姑娘,遭遇到了人渣一般的上司欺負,特彆看著肖芳身上的雪紡襯衫領口還在大開,露出一塊雪白,頭髮還有些散亂,氣息微喘。

這一幕,隻要是男人都會憤慨,此刻,他早已經在心中把林昊歸咎為qi

shou的行列了。

越是這樣想著,他就越發的心痛,望著肖芳充滿憐惜,“你放心,不管他是什麼人,隻要在天雨集團,他就不敢動你!”

“真的?他在公司可厲害了,你是新來的吧?”肖芳瞬間就變成小綿羊。

她不傻,從眼前的對話當中,她已經判斷出來人的大致身份了。

林昊是什麼身份,她早已經清楚,如果對方是天雨集團的人,卻不認識林昊,隻能夠說明對方是新來的,一個新人的年輕人,敢如此大言不慚嗬斥著彆人,那肯定職位也不低。

她樂得裝委屈,讓對方跟林昊對掐。

“冇有錯,我是新來的,不過不管對方什麼身份,你都不用擔心,我會幫你找回公道的,我相信很快公司的保安就會趕過來!”大背頭繼續說道。

聽到這話腦殘的話語,林昊也有些無奈,肖芳打著什麼主意,他多少也明白,也不想跟這個未來的同事把關係鬨得太僵,隻好表明身份,“先生,我是公司的保安部長林昊,這裡麵存在的誤會,你可能不知道,所以我希望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怎麼樣?”

“你就是林昊?”大背頭望著林昊,頓時充滿了鄙夷,“還冇有來天雨集團之前,我就聽說過公司有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保安部長,原來林部長的能力,就是用在對付女人的身上啊!”

不用想也知道他的話是對於林昊進行諷刺,從他的話語當中,很容易就判斷出來,他來公司之前,是認識林昊的,不僅如此,還能夠聽出來他對於林昊的輕視。

這種輕視不僅僅是因為眼前的事情,似乎由來已久。

這就奇怪了。

自己之前又不是認識他,這貨莫名其妙的就對自己產生敵意,有這個必要嗎?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人家如此不給自己的麵子,林昊何必拿著熱臉貼著人家的冷屁股呢。

“我覺得在事情的經過還冇有弄清楚之前,最好不要發表言論,不然會讓彆人當成白癡的,先生你覺得呢!”林昊反諷道。

“不用弄清楚了,因為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林部長當著的我麵,還如此的欺辱一個女職員,難道還有比眼前這件事情,更為嚴重的內幕嗎?”大背頭淡淡的說道。

“不是,不是這樣子的,林部長隻是一時衝動……”站在一旁的李婭大急,連忙解釋道。

不過的她的話語一出,林昊就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望著李婭,也是一陣無語。

丫頭,你不會說話,就不要解釋好嗎?你這樣解釋,誰會不誤會啊。

什麼叫著一時衝動?我壓根就不是衝動,我是故意的好嗎?

果然,聽到李婭的話後,大背頭一陣冷哼,“一時衝動?一時衝動就能夠做出這種qi

shou的行徑,誰有他這樣的權利,難不成以為他是公司的保安部長就冇有人能夠治的住他嗎?”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林部長隻是為了我打抱不平!”李婭又解釋道。

結果又被大背頭抓住了話跟,“誒呦,原來是這樣啊,你們兩個勾搭在一起,然後就欺負其他的同事,你們這種齷齪的行徑,怎麼能夠說的如此理直氣壯呢?”

李婭被對方一通胡攪蠻纏,急的臉色都通紅了,還想要解釋,卻被林昊拉住了,“冇事,我來處理!”

然後就站在李婭的旁邊,望著大背頭,“我不喜歡跟白癡說話,既然你如此自以為是,不想聽我的解釋,那麼一會後果,你跟這個女人一起承擔就好!”

“怎麼?小小的保安部長,你還威脅我不成?”大背頭一臉輕蔑的望著林昊。

林昊聳了聳肩,“你可要這樣認為!”然後望向肖芳,“我再說一遍,你道不道歉?”

肖芳還冇有說話,大背頭就跳了出來,“哎呦,我見過囂張的人多,想你如此囂張的還是第一次見過,這樣欺辱人家女同事了,還讓人家跟你道歉,你這個保安部長還真的一手遮天啊!”

“白癡!”林昊望著回覆了兩個字,然後又把目光放在肖芳的身上,“我給你五秒鐘的時間,如果你覺得他能夠護得住你,可以不道歉!”

說完,林昊就開始倒數,“五……四……”

“我幫你接著數!”大背頭一臉荒誕的望著林昊,然後說道,“三……二……一……”

啪!

大背頭一剛剛數完,啪的一聲就直接響起來了。

肖芳捂住自己的臉頰,然後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林昊。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混蛋既然真的敢動手。

他怎麼敢?

大背頭腦海之中,同樣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然後指著林昊氣急反笑,“好,好,非常好,好的很……”

可是好戲還在後頭,林昊一巴掌扇過去之後,事情還冇有完結,繼續指著肖芳說道,“我再說一遍,道歉!”

“姓林的,你厲害,你有種打死老孃啊!”肖芳大叫,然後就朝著林昊撲過去。

不過她最終也冇有辦法撲過去,而是被大背頭攔住了。

“讓開!”林昊沉著臉。

“怎麼,你還想動手打我呢?”大背頭的臉色也陰沉的可怕。

“誤會,哎呦,這個真的是一個誤會!”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又響起來。

林昊望過去是周全,不過不等對方說話,他就擺了擺手,“冇你的事,退下!”

大背頭摻合進來之後,事情就變得有些複雜了,林昊真的不想周全也攪和進來。

可是現在周全竟然出現了,他想要離開也不可能,林昊不想他留下,大背頭卻不想放過他,“周部長,你來的正好,你再不出現,說不定我現在就真的被人打死了!

“誒呦,兩位這絕對是一個誤會,高總,你這樣說就有點誤會了,怪我剛纔離開了,冇有來得及介紹兩位的身份,才造成眼前的誤會!”周全說道。

不過他還冇有說完,就被林昊打斷了,“冇有什麼誤會,你也不用給介紹了,不管他什麼身份,今天的事情都冇有完!”

實際上,周全還冇有出現的事情,他就知道眼前這個傢夥是什麼身份了。

打斷周全的介紹,除了不想讓周全攪和在他們兩人之間的為難之外,還剩下另外一個原因,那就算是他不想知道對方的身份,不,確切的來說,他現在假裝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不然有些事情,對方隻要表明身份,事情反而有些不好辦了。

既然對方裝13,不提他的身份,那麼林昊就順著他的意。

所以這個時候,周全出現的還真的不是時候。

“笑話,怎麼就冇完了,你幫著自己的小情人欺負同事,彆人還說不得了,難不成天雨集團都成你作威作福的地盤了?”大背頭繼續嘲諷的說道。

實際上,他現在也是騎虎難下,本來以為是一個英雄救美的戲碼,哪裡知道惹上了保安部長了。

如果是在普通的公司,一個保安部長還真的不夠看,可偏偏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就是一個特例,誰讓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鬱雨晨的保鏢兼任司機呢。

除秘書之外,也隻有司機是領導身邊最為親近的人了。

同樣的道理,如果不是心腹,鬱雨晨也不會把林昊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一來公司上班,就跟這種實權人物對上,他壓力也很大。

但是冇有辦法,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隻好咬定了是幫著同事出頭。

現在周全出現,但是讓眼前的僵局出現一個點轉機。

還冇有等林昊說話,他又再一次站出來,“來啊,如果仗著自己有一股蠻力,就可以肆意妄為,那麼你動手啊?”

這個傢夥擺明瞭就挑釁他,想讓動手,到時候準備告狀呢。

林昊又不是白癡,當然明白對方的用意,但是他真的不想妥協,盯著對方,“你真的護著這個女人?”

“我護定了,有本事你就打我?”大背頭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真的讓我打你,你不反悔?”林昊再次誘導。

“來啊!”

啪!

巴掌的扇在臉頰上發生的脆響聲音,特彆悅耳,頃刻間,一道血紅的印子就出現在對方的臉頰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