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王思勝的話,其他兩位科長也點了點頭,做出恍然的神情,這個時候,他們才意識到外麵的人可不是彆人,正是他們的頂頭上司,上司的好事,他們敢打擾,除非他們不想在公司待了,在保安部,得罪總裁或許冇有事,因為總裁的位置太高了,懶得理會普通的保安,但是得罪部長,後果就可想而知了。

讓誰滾蛋,完全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反應過來的兩人,一臉感激的望著王思勝。

“王科長,夠兄弟,要不是兄弟們差一點就壞了大事!”一科科長心有餘悸的說道。

二科科長也附和道,“是啊,太感謝王科長了,如果不是你在關鍵時候,拉著兄弟們一把,我們兩個還在犯糊塗呢!”

“兩位科長客氣了,大家都是同事嘛,你們也是關心則亂!”王思勝嗬嗬笑道。

就在他們自以為明白事情真相的時候,會議室外麵又是另一番風景。

林昊對於肖芳還真的動真火了,一開始是想嚇唬這個女人,也不打算真撕爛她的裙子,他雖然不是什麼整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是無恥到這種程度。

不過這個女人一二再而三的挑戰他的耐心,各種咒罵以及呼叫就算了,到了最後,她還玩偷襲,如果不是林昊在關鍵時候,反應夠快,絕對被這個女人偷襲成功,到時候,絕對陰溝裡麵翻船。

“來啊,你有種就撕爛啊,姑奶奶還等著你呢!”肖芳一臉挑釁的望著林昊。

剛開始聽到林昊要撕爛自己的裙子,她還是很恐懼的,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不對勁,因為林昊隻是把手掌心放在她大腿根部,然後緩慢的摩擦,一開始,這種調戲,是很讓人心理崩潰的。

因為這種明明知道恐怖要發生,卻偏偏不知道什麼時候降臨的時候,是最讓人覺得恐懼的。

而肖芳就處於這種心理狀態。

可是被林昊的魔爪撩撥,卻冇有真正動手的時候,她就知道林昊是紙老虎了。

很快就猜測到,林昊不敢真的撕爛她的裙子,這個猜測讓她的心理優勢再次恢複,還趁其不備的時候,直接一個撩陰腿就飛馳而來。

林昊差一點就中招,惱羞成怒的望著女人,“既然你找死,那麼我就成全你!”

他剛纔還真的不想撕爛對方的裙子,就像嚇唬嚇唬這個女人,哪裡想到她還真的不知死活,再次挑戰他的底線。

林昊也懶得嚇唬了,直接就開始動手,抓起女人的大腿,望向一抓,肖芳的裙子就被他抓在手中。

然後就在肖芳瞪圓的雙眼當中,開始拽著她的裙襬。

林昊的舉動真的把肖芳嚇壞了,“你敢!”

“白癡,你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挑戰一個男人的耐心是很愚蠢的事情嗎?”林昊望著她露出嘲諷的笑容。

手中的動作卻不慢,開始伸出她的裙襬裡麵。

肖芳的身子頓時一僵,不管現在林昊是撕爛她的裙子,還是沿著裙襬伸出裙底裡麵,對於她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

頓時臉色羞紅,然後露出憤怒的眼神。

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林昊此刻已經被千刀萬剮了,不過他現在還活的好好的,並且手中的動作一點都不忙。

“住手!”肖芳大叫,此刻,她真的害怕了,心裡麵還有抱有的僥倖,也被林昊動作弄得消失殆儘。

林昊此刻,哪裡還會住手,先不說女人之前刁難無知的舉動,就說現在大腿根部傳來的柔軟觸感,他也不會撤手。

就在他快要拉拽下女人的裙襬的時候,突然就傳來咯咯咯高跟鞋撞擊著地麵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分明就是朝著這邊跑過來的。

然後還冇有等到林昊回頭,就聽到一聲音的聲音想起來,“啊,林部長,你……”

來人很顯然被眼前的一幕弄的愣住了,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林昊。

望著突然出現的李婭,林昊也尷尬不已,冇有辦法也隻能夠鬆開肖芳,誰讓他現在壓在肖芳的身子有些不雅觀呢。

不過他剛一鬆開,頓時就感覺腳下傳來一個劇痛,下意識的倒吸一口涼氣,不用想也知道,肖芳這個女人趁機報複了。

“你找死!”

林昊大怒,揚起巴掌就要甩過去,卻被李婭再次阻止了。

“不要!”

不,確切的來說,並不是她在阻止,而是她在尖叫。

這姑娘啊了一聲,林昊也本能的控製了自己的怒氣。

林昊還冇有說什麼,李婭就搖了搖頭,然後說道,“肖助理,何小姐正要找你呢!”

李婭過來了,林昊也隻能夠鬆開這個女人,肖芳挑釁的望著一眼林昊,就朝著前麵走過去,然後很是粗魯的推開李婭,“讓開!”

“哎呦!”

猝不及防之下,李婭直接就被推了一個踉蹌,她又穿著高跟鞋,重心不穩,就栽倒在過道上,不僅如此,過道並不算寬,額頭都撞在了走廊的牆壁上,還差一點就撞擊在會議室大門旁邊的盆栽之上。

可就算如此,肖芳也冇有說什麼,轉身往了一眼李婭,然後扔下兩個字,“活該!”

就轉身就走。

“你給我站住!”林昊見狀氣的一個半死,胸中的怒火根本就掩飾不住了。

肖芳好不容易纔脫離他的魔爪,哪裡還會站住,不僅冇有站住,還開始拔腿就跑。

不過她穿著一步裙,還踩著高跟鞋,哪裡能夠跑得多快,還冇有跑幾步就被林昊攔截住了。

“混蛋,你放開我!”

看著自己的手腕又被林昊的抓住,肖芳反應很是激烈,開始拚命的掙紮,不過很可惜,麵對力量是她無數倍的林昊再怎麼掙紮都是徒勞的。

眼見掙紮不開,肖芳又再次使用老辦法,“救命啊,來人啊,快救命啊!”

按理說,這邊是保安部地盤,一般如果是有重要的事情,公司當中是不會有人過來的,而唯一能夠救她的保安,現在全都在會議室裡麵待著。

除了三個科長偷偷透過會議室大門的空隙看見外麵的這一幕,其他人根本就冇有機會。

所以肖芳就算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出現。

可這一次,她剛剛扯開嗓子喊救命,還真的有人出現了。

“住手,你要乾什麼!”突然之間,走廊的拐角當中,傳來一個嗬斥的聲音。

聲音中氣十足,還很有磁性,反正很給人一種安全感。

興趣是覺得自己剛纔的話指向性還不夠,來人再次嗬斥道,“趕緊開放那個女孩!”

這個時候,隻要不是白癡知道,來人的話針對的是林昊了。

林昊抬起頭,就看到一個年輕人正出現在走廊的拐角處。

來人一聲筆挺的灰色格子西裝,皮鞋鋥亮,還梳著一個大背頭,還有職場精英的派頭。

而且麵容俊朗,望著林昊眼神之中根本就不掩飾自己的厭惡。

似乎這一刻,林昊在他的眼中就是十惡不赦的混蛋了。

林昊瞥了對方一眼之後,也不再理會他,而是直接把肖芳往回拖拽。

這一刻,他還真的一點憐香惜玉都冇有,完全就是蠻力,肖芳也很識趣的冇有繼續反抗,而是仍由他拖拽著。

“混蛋,我讓你放開他,你有冇有聽到!”青年見狀林昊不把他放在眼裡,勃然大怒。

連忙衝過來攔住林昊。

“讓開,冇你的事情!”林昊絲毫不給大背頭麵子,一揮手就把對方甩開。

讓大背頭滿臉愕然,很顯然,他也冇有料想到林昊會如此的粗魯。

“道歉!”林昊把肖芳拖到李婭的身邊,然後望著掙紮起身的李婭說道。

“憑什麼,要道歉也是你跟我道歉!”肖芳一臉刁蠻道。

“不用,不用,剛纔是我不小心!”李婭連忙說道。

“你閉嘴!”林昊有些恨鐵不成鋼道,這姑娘心地善良,也不喜歡跟彆人爭鬥,就好像一直小綿羊一樣,性子也是諾諾的,這種姑娘很招惹異性的保護**,同時也招惹同性的排斥,就好像此刻的林昊跟肖芳兩人對待她就是很明顯的道理。

當然林昊對於他也不是什麼保護欲,那是因為他早就認識對方。

不然他哪裡有這種心思管那麼多的閒事。

“道歉!”林昊望著肖芳繼續說道。

這女人聳了聳肩,“你也看到,她說冇事的,姓林的,你不要給我胡攪蠻纏!”

“讓你道歉,你聽到冇有?”林昊的眼睛開始變得通紅,有些嚇人。

“你要乾什麼?難不成你還想繼續耍liu氓?”肖芳也臉色大變。

“姑娘,你彆怕,有我在!這裡是天雨集團,不會讓這種人渣來傷害你的!”興許是一聲耍liu氓提醒了在旁邊站著大背頭,他連忙擋在肖芳的麵前,伸手指著林昊,“你要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應該是天雨集團的員工對吧,有什麼權利對待一個女士如此的粗魯呢?你的上司是到底是什麼!”

一連串的質問就直接扔了過來,而且還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

林昊望著眼前這個突然殺出來的程咬金,也是一臉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