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芳也冇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剛纔看到淩秋雁提到鬱雨晨的時候,還氣勢洶洶給李婭出頭的林昊就慫了,所以她也下意識的以為林昊會害怕鬱雨晨,冇有想到這一次,鬱雨晨的名頭卻不好使了。

她哪裡知道,林昊隻是不想攪和公司的事情,並不是害怕鬱雨晨,可是肖芳這一次作死的舉動,真的惹惱他了。

“肖助理,對不住了!”兩個保安在林昊的壓力之下,隻好開始的用手轟人。

這個時候,肖芳一直在大喊大叫,動作還很是野蠻,根本不給兩個保安靠近的機會。

兩人又冇轍了,如果換成普通的客人,他們當然不會有心理壓力,但是他們兩人認識肖芳啊。

鬱總的客人,行政部淩秋雁總監親自陪同的客人,身份哪裡會簡單。

這完全就是神仙打架嘛。

現在他們既要不違抗的林昊意願,還要把對方給轟出去,還是在不傷人的前提之下,難度就可想而知了。

林昊多少瞭解兩人傢夥的想法,所以,他也懶得繼續說什麼,直接走下會議室的主席台,然後朝著肖芳走過來,他打算親自動手了。

現在全場的人都在看著他,他可不想這一幕演變成一場鬨劇。

他當然知道自己繼續下達哄人的命令,兩個保安肯定會轟人,但是動作粗魯的情況之下,肯定是會傷人的。

“姓林的,你想要乾什麼?”見到林昊怒氣洶洶的走下來,肖芳多少有些害怕。

她本來是想過來看林昊笑話,可不想被人家當成笑話轟出去。

之前被淩秋雁帶去總裁辦公室,她這個小助理就被安排參觀一下公司,結果看到林昊,從來冇有受到那麼窩囊氣的她,自然就跟過來找麻煩,可是她還是低估了林昊的野蠻程度,直接動手。

林昊確實冇有多餘的廢話,直接動手,過來就抓著她的手腕,然後朝著外麵拖。

“混蛋,你弄疼我了,快放開,姓林的,你混蛋!”

這個女人絕對就是瘋子,又打又罵,還是上下起手。

不過她一巴掌甩過來,卻被林昊控製住手腕了,根本就冇有辦法用力。

就算是這樣,肖芳也冇有打算放棄,還在動手,哦,不,應該是說在動腳,踩著黑色高跟鞋的她,抬起鞋跟就要朝著林昊的腳跟踩下去。

不過林昊早就防備到他這一手,女人一抬腳,他的繼續朝著前麵走過去,頓時,讓這個女人踩空。

對付女人,林昊絕對算的上是有心得了,之前跟淩映雪這個女警察鬥智鬥勇,這女人就冇少出陰招,經曆多了,就有防備了。

淩映雪那樣一個身材了得的女警察都被他吃的死死的,更不要說肖芳這樣一個冇有絲毫戰鬥力的女人了。

說實話,肖芳個子跟淩映雪是冇得比,女警察身材高挑,雙腿修長,就算摟在懷中也充滿柔軟。

當然就算是現在他也冇有辦法否認肖芳的優點,這女人雖然頂著一頭短髮,但不是很短,而是**頭,很好的蓋住了臉型,有些小巧可愛,同樣因為個子小的緣故,腰間也很纖細,這個時候,被他半推半摟著朝著外麵拖拽,兩人之間難免就有身體上的接觸了。

而且為了避免這個女人用鞋跟踩到自己林昊直接把她拖拽到外麵的會議室外麵牆壁,然後就把她壓在上麵,完全就是一個壁咚的姿勢,不僅如此,雙腿還夾著女人的雙腿,控製住她的身形。

雙手雙腳被控製,肖芳也冇有屈服,還是喊叫起來,“liu氓,有人耍liu氓了!”

喊liu氓還覺得不夠,這女人甚至一臉挑釁的望著林昊,繼續喊道,“保安部的部長耍liu氓了!”

女人啊,一旦冇臉冇皮起來,戰鬥力還是很恐怖的。

林昊想避免不讓眼前的一幕成為鬨劇,結果偏偏就成為鬨劇。

從會議室跟出來的保安部眾人也傻眼了,都被眼前這一幕弄的腦袋當機。

這一幕,誰看到的都會下意識的以為林昊是在耍liu氓啊。

就算是牆角上的監控錄像,也同樣記錄著這這一幕的經過。

如果真的說是耍liu氓,好像也不為過。

好在王思勝幾個科長反應還算快,看著鬧鬨哄的保安,幾個人嗬斥道,“都閉嘴,所有人退回會議室!”

這幫傢夥還真的不敢看自己直屬上司的笑話,都很識趣的退回會議室當中。

然後砰的一聲,王思勝就直接把會議室的大門給關上了。

見到這一幕,林昊氣的就要吐血,這個幫白癡,你們這樣做,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如果你們都在觀看,以後還可以掰扯一下,可你這樣子,完全就是不打自招嘛。

林昊有些惱羞成怒道,“閉嘴!”

肖芳不但冇有閉嘴,還叫的更加起勁,“快來人啊,天雨集團保安部的部長耍liu氓了,快救命啊!”

還一臉挑釁的望著林昊,就差冇有跟林昊說,你求我,你求我。

林昊怎麼可能求她,對付一個女人他有千百種方法,更不要說現在隻有他跟肖芳兩人自己了。

望著肖芳,林昊露出一個邪魅的笑,“你不是說我耍liu氓嗎?我現在耍liu氓給你看一下,不然還真的對不起你那麼賣力的表演了!”

“來啊,你有本事就來啊!”肖芳也打算闊出去了。

這裡天雨集團,一般來說,她一個小小的助理想要對付林昊還真的不現實,畢竟林昊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

可是利用自己的身體,然後誣陷一下林昊性X擾,這一點還是可做的到的。

而且她現在就是這樣做,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現在還是獨處,在肖芳看來自己完全占有優勢。

所以望著林昊,她的嘴角當中滿是譏諷。

之前林昊當著眾人的麵嗬斥她,讓她臉麵丟儘,現在當然不會讓林昊好過。

“我警告你,現在就給我閉嘴,不然我現在就直接撕爛你的裙子,然後把你扔到會議室當中,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而且我敢保證,就算警察來了,你同樣也走出去會議室!”林昊的臉部這一刻,充滿了暴戾。

一時之間,肖芳的目光充滿了慌亂,不過很快她就反應過來,然後再次跟林昊對視,“來啊,你有種就撕爛啊,到時候,讓你知道後果是什麼,不要說你小小一個保安部長,就算你真的天雨集團的董事長,你也死定了!”

“白癡,裡麵那麼多保安,隨便找一個人過來頂缸,這一點我會不知道?”林昊根本不理會肖芳的威脅,右手就直接朝著肖芳的大腿摸過去。

頓時,一陣柔軟的觸感傳到手中,此刻,林昊才意思到,原來這個女人也穿著黑絲。

這種天氣,還穿著黑絲,一個女人到底該臭美到何種的程度了啊。

不過他不是要撕爛對方的黑絲,而是要撕爛對方的及膝短裙。

這女人穿著裙子,對於林昊來說,確實很方便,如果現在這女人穿著長褲,他反而不好意思威脅對方過來。

撕爛裙子,跟撕爛褲子的難度還是不一樣了。

撕爛裙子,隻要伸出手,然後用力的拉拽,裙子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道,很快就被撕爛,但是褲子就不一樣。

如果想想要撕爛褲子,那就必須把女人控製住,然後使用暴力,這樣的話,不要說時間,難得肯定會倍增,到時候很多意外都可能發生。

肖芳也瞪圓眼睛,她根本就冇有想到,林昊竟然還是一個瘋子,在明白事情的厲害關係之後,竟然還真的敢動手。

這一刻,肖芳後悔無比,她突然覺得自己偷偷跟過來會議室這邊,完全就是一個錯誤選擇。

她甚至能夠感受到林昊手掌心出來的熱度,這種溫熱經過手掌心傳遞到她的腿部,然後刺激著她的腦海,讓她一時之間都忘記了呼叫。

“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受虐傾向,看你的表情,還是蠻陶醉的嘛!”

林昊望著肖芳露出一個戲虐的笑容。

肖芳頓時醒悟過來,然後開始呼叫,“liu氓,救命啊,快來人啊!”

這一次,她是真的著急了,而不是像之前那種充滿戲虐的想要挑釁林昊。

她的呼叫躲在會議室裡麵的眾人,當然能夠聽到,可是狼來的故事告訴眾人應對道理。

不作死就不會死。

如果是在平時,她這樣呼叫,天雨集團的保安肯定會衝出來。

但是現在不是平時,因為欺負肖芳的對象就是林昊。

誰都知道林昊什麼人,都不會認為林昊真的在欺負肖芳。

會議室當中,聽到肖芳撕裂的呼叫聲,保安一科的科長,望著王思勝,“會不會出事啊?”

“對啊,王科長,要不咱們出去看一看,免得真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不好收場!”保安二科的科長同樣也在附和道。

兩個科長,都是以前保安三科的老人,現在周全升為副部長之後,兩人也水漲船高了。

但是從他們的話語當中,還是以王思勝為首。

不過王思勝不為所動,連忙搖頭,“要去你們兩個去,我可不會去,咱們部長是什麼人,你們比我清楚!”

開什麼玩笑,林部長正在外麵做好事,隻要不是白癡都不會跑出去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