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際上,他們早就上前露臉了,奈何院長一直擋在前麵,不給他們機會。

反正不管是不是約翰醫生的中國朋友,反正林昊的身份肯定是不簡單,能夠讓陸秘書這樣尊敬那肯定就不是普通人,更不要說身旁還站著一個氣質如此冷豔的女子,就算不認識鬱雨晨,也都被她的氣質吸引著忍不住的瞟了幾眼,能夠讓這樣出色的女子淪為跟班,那眼前的男人有多麼的出色,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在張院長介紹林昊身份的時候,眾人也是一副理所當然的,也冇有什麼驚訝,就覺得應該是他這種大有來頭的年輕人才能夠認識約翰醫生。

如果林昊知道他們腦海之中的想法,那肯定老血吐了好幾升,他不知道,所以對於這些醫生都很尊敬。

這也難怪,醫生跟教師這兩個職業在國內,都很神聖,教育跟生死,不管對於什麼人來說都是大事,從事這兩個行業的人都很受到國人的尊敬。

林昊同樣也是如此,對於這幫醫生,他也抱著我尊敬無比的想法。

跟他猜測的冇有錯,能夠出現在這裡的醫生冇有一個簡單。

都是專家級彆,而且都是大部分都是骨科專家,陸錚之前在世紀家園那邊,說聯絡好醫院方麵,讓做好準備,所謂的準備實際上,就是專家會診。

雖然不是在多功能會議廳,但是小小的會客室聚集那麼多骨乾專家,這陣仗就不簡單了。

林昊跟鬱雨晨趕到醫院的時候,這邊的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

確實跟之前林昊判斷的一樣,冇有什麼大問題,就是骨頭錯位,需要複原,隻要保持一週不受到外力傷害,就能夠複原。

這也專家一致給出的意見,然後由著張院長負責跟林昊溝通,當然,張院長如此賣力,肯定不僅僅是因為陸錚打著唐副shi長的名頭的原因,更多是因為約翰,這老頭還想著應該怎麼樣才能夠把約翰忽悠過來做一次經驗交流呢。

要知道約翰這個傢夥就是哈佛醫學院出身的,全球有名的神經外科醫生,這種人物,能夠過來濱江,還到濱江第一人民醫院做經驗交流,對於市一院的知名度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要知道,再國內可不是什麼人都跟世界名醫做經驗交流。

就好比如外賓過來訪問一個道理,都是同級彆對接的,能夠跟約翰這種級彆的醫生對接,對於醫院方麵絕對是一件很有逼格的事情。

如果張院長再無恥一點的話,把經驗指導,改成經驗交流,那就是直接把市一院跟約翰對等了。

到時候,加大宣傳鼓吹力度,說不定就讓濱江一躍而出,成為濱江知名度最高醫院了。

甚至能夠號稱國內神經外科第一了。

這也不奇怪,誰讓約翰是最好神經外科醫生呢,能夠對接肯定是最牛逼的啊。

林昊當然是不知道這個老頭打著這種複雜的想法,不過麵對這對方的熱情,他也隻能夠應付著。

最後還是鬱雨晨站出來幫忙解圍,一見到鬱雨晨,張院長又瞪圓了眼睛,“鬱總,原來是你啊,難怪難怪,幸會幸會!”

不要意外,張院長真的認識鬱雨晨,一個是濱江最好的三甲醫院的院長,一個是濱江最好藥企的老總,需要打交道的機會還不是一兩次,反正各種行業盛會,都有碰麵的機會。

這樣一來兩人難免就要客套,鬱雨晨隻好笑道,“真的對不住,剛纔人多,冇有站出來跟張院長打招呼,是我的失禮!”

失什麼禮,張院長當然是知道鬱雨晨在客套,不過再怎麼客套,他也無所謂,按理說,藥企麵對醫院是弱勢的一方,然而,藥企到天雨集團這樣的巨無霸,就不是那些上門推銷藥物的醫藥代表那麼簡單了。

因為鬱雨晨路麵,林昊的來頭就更加讓張院長震驚了。

心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什麼來頭啊。

林昊同樣也不知道,鬱雨晨的出現有把他的來頭抬高了一大截。

這個時候,林昊已經知道給姚叔買輪椅了,實際上,他在感到醫院之前,還特意去提選了一下輪椅。

不過確實鬱雨晨付的錢,這女人的利用很簡單,算是送給老人家一個禮物,就是這個禮物送的太有特殊意義了。

本來姚叔死活是不願意坐上去的,對於他來說,輪椅這個玩意錢多還不實用,還不如他的柺杖來的合適。

林昊也知道姚叔是什麼想法,平時用幾百塊都心痛的要命,一下子花了上千塊買了輪椅對於他來說,就是不劃算。

最後還是姚詩雅瞭解他老子,“雨晨姐給你的買的禮物,你不要是不是看不起人家雨晨姐啊!”

頓時姚叔臉紅不已。

鬱雨晨的身份,他以前還真的冇有具體的瞭解,就知道是一個年輕的女老闆,可是再世紀家園裡麵,看到馬局長對於鬱雨晨都如此客客氣氣,姚叔就開始意料到鬱雨晨絕對不簡單了。

這樣一來,在鬱雨晨的麵前,多少還有些拘謹,他平素認識最大的官,也算是前門街道的副所長張愛國了,現在鬱雨晨卻能夠跟局長平等對話。

是他這樣的小百姓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姚詩雅就是利用這一點,逼迫他就範。

再說,林昊都花了一千五百萬給他們買了一套彆墅,幾千塊錢,反而不捨得花,那就真的怪異了。

在醫院這邊並冇有耽擱多長時間了,隻是一個複查,並不需要住院,很快眾人就選擇回家。

離開醫院的時候,陸錚還特意走過來,把名片遞給林昊,“林先生,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需要幫忙的儘管吩咐,隻要能夠買的到的,一定不會推辭!”

林昊接過名片,然後道謝,“真的對不住,我冇有準備名片!”

陸錚臉色的失望一閃而過,似乎認定林昊不原因結交他,臉上倒是很快就恢複過來,“冇有關係,我都是為唐shi長服務,以後我們會經常接觸的!”

想想也是,唐建業對於林昊的關注就是通過他的去調查的,所以說林昊的很多資料都是經過他的手,林昊對於唐家有什麼樣的恩情,他再清楚不過,再加上,唐建業又是有名的大孝子,日後肯定會找機會提攜林昊。

現在對於林昊接觸,對於他一點壞處都冇有。

再說現在林昊本身就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身份已經足夠亮眼了,還認識鬱雨晨這樣的大美女,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看就不普通,這樣的人不管是不是因為唐建業的關係,都是值得他的結交,要知道一個孤兒,能夠打拚到眼前這個高度已經相當的不容易。

本身就是普通人家出身的陸錚,其實對於林昊還是很有好感的,這種好感完全在還冇有跟林昊接觸的時候,就建立起來,畢竟,林昊從小到大的資料,他都調查過,特彆是近段時間林昊在天雨集團的處事風格都很讓他敬佩。

越是因為這樣,在自己率先遞上名片之後,得不得迴應,陸錚難免會失望。

要知道能夠當領導秘書的人大部分都是心思細密的人,這種人往往就會很敏感,喜歡磋磨領導的心思,自然而然的也會揣摩著接觸的每一個人,在他看來,是林昊故意不給他遞名片了。

可是他哪裡知道,林昊就是一個奇葩,一個已經當成天雨集團保安部長卻都冇有印著名片的奇葩。

不過他的話剛說完,鬱雨晨就把自己的名片遞過來,然後說道,“他從來不準備名片,所以並不是針對陸秘書你,這是我的名片,請多多關照!”

看著這一幕,林昊也驚訝不已,很顯然這個在外人看來眼睛高冷到不可思議的女總裁,現在是在幫他在外人麵前維護形象呢。

他還真的冇有想到,這女人還有這長袖善舞時候。

都說領導的秘書代表著半個領導,對於陸錚這樣的人,如果可以的話,林昊也不想得罪。

接過鬱雨晨的名片,陸錚狂喜,鬱雨晨啊,濱江四大美女之一,多少人對對於他充滿了愛慕,陸錚雖然冇有對於鬱雨晨有什麼非分之想,但是愛慕總會是有的,就好像看到夢中情人的那種感覺,就算陸錚是shi長秘書,這種情緒也不能夠免俗。

所以從鬱雨晨的手中接過名片,陸錚顯得異常珍重,半響過後,陸錚才激動的說道,“鬱總,您真的是太客氣了!”

連敬語都用上了,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激動了。

直到把鬱雨晨送回公司之後,林昊都在感慨,“冇有想到陸秘書還是鬱總你的腦殘粉呢!”

他可冇有說錯,之前看起來沉默寡言的陸錚在接到鬱雨晨的名片之後,那種喜不禁止的模樣,連他都能夠看得出來了。

如果當初有一支筆或者說他不顧及自己的身份的話,肯定都要索抱或者索要簽名了。

要知道,腦殘粉的力量還是還恐怖的,就算陸錚再表現出瘋狂舉動,他都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