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建業哈哈大笑,“既然你喊我一聲唐叔叔,那麼我就應該有一點叔叔的樣子,見裡麵就不給你了,以後補上!”

說著,就轉身離開,林昊還想跟過去相送,卻被唐建業擺手阻攔了,“你的老闆還在後麵等著你呢,回去吧!”

說著,就鑽進入跟在後麵的奧迪a6,實際上,這一輛車子就一直跟在他們後麵,繞著濕地公園的林蔭道開著。

能夠成為領導的司機,這種車技還真的不是蓋的。

既然緊跟在領導後麵,保證讓領導隨時都可以坐進車內,又要做到跟在後麵的車子不影響前麵,這就很考驗司機的功底了。

望著遠去的車子,林昊滿是感慨,唐建業能夠把自己的私人電話給他,還說了這樣一段話,那就說明他真的把自己當成晚輩來看待了。

當然,也可能是唐建業是在故意這樣做的,就是為了獲取他的好感。

不過林昊更加傾向於前者,畢竟,他現在也冇有什麼需要唐建業算計的,如果僅僅是因為老城區改建的事情,而這樣捨得本錢拉攏他的話,那麼就太高看他自己,而小看了唐建業了。

車子離開之後,鬱雨晨就出現在他的身後,“唐shi長離開了?都跟你說什麼?”

“唐shi長覺得我很有能力,想要挖過去幫他開車!”林昊突然笑道。

鬱雨晨的臉色一變,隨之恢複正常,“這是好事啊,你應該答應!”

林昊卻一本正經道,“不過我拒絕了!”

鬱雨晨故作不在乎道,“哦,那真的是太遺憾了!”

林昊也笑了,“不遺憾啊,能夠為鬱總開車,可是我榮幸!”

“滾!”鬱雨辰笑罵道。

結果被他插科打諢,鬱雨晨也不再糾纏跟唐建業談話的事情,她也不傻,看得出來,林昊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實際上,林昊還真的不容易繼續這個話題,不是他不想告訴鬱雨辰,而是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他說。

再說,政府這邊的招商工作還冇有開始,現在討論負責拆遷安置這些事情,還有些早。

倒是眼前鬱雨晨的事情,更加的迫在眉睫,“剛纔抱歉,因為我的事情耽擱正事了,我現在就送你會ju

yi大!”

這個時候,鬱雨辰卻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已經讓公司其他的人去處理了,幸好這邊也冇有什麼問題,就是一些科研人員之間的爭執!”

見到鬱雨晨這樣說,林昊也冇有繼續詢問什麼。

天雨集團的運營以及具體的事務,他其實都不關心,除非保安部的事情,周全過來找他,不然基本上他都是全心全意的開車,然後負責充當鬱雨晨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他也不怎麼理會。

就好像ju

yi大合作的事情,如果不是鬱雨晨主動跟他提起,他甚至都不知道。

鬱雨晨冇有選擇返回ju

yi大,而是直接跟著林昊去醫院。

實際上,之前林昊能夠出現的那麼及時,完全就是因為姚詩雅在關鍵時刻給他電話了。

以為知道他們被毆打,林昊才主動調車,當時鬱雨晨也再車上,自然而然的就被帶著趕回來了。

後麵的事情發生之後,就真的把鬱雨晨的時間都消耗完了。

林昊也知道,真的要出現什麼問題,那麼長時間過去了,早就發生了,公司的其他人員冇有辦法處理,那麼就算此刻,鬱雨辰趕過去,一點用處也都冇有。

畢竟,她可是總裁,不是救火隊員。

市一院在市區,離著世紀家園還有一定的距離,姚詩雅本來應該留下來陪著鬱雨晨的,不過看到她擔心姚叔的腳傷,鬱雨晨也冇有讓她繼續陪著,而是讓她跟隨著物業安排的車子離去。

所以這個時候,留下最後的反而隻有林昊跟鬱雨晨了。

快到醫院的時候,鬱雨晨突然說道,“我有一個同學剛從英國回來,我聘請了對方當集團的高級副總裁,他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之前在GSK公司任職,現在加入我們天雨集團,會對公司有很大的幫助!”

“這是一件好事情啊,公司前一段時間,人事動盪,有這種重量級的人物加盟,應該會起到一個很好的帶頭作用吧!”林昊說道。

鬱雨晨望著他,半響之後,才說道,“你這樣認為的話,也行!”

林昊望著對方,也有些無奈,都不知道她這一副想要說話又突然不說的模樣,到底想要乾什麼。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冇有機會詢問鬱雨晨了,到了醫院裡麵,果然圍著一大幫醫生,而且還是還是醫院的院長帶隊,看得出來陸錚這個副shi長秘書親自督辦,姚叔的待遇一下子提升了不少,都按照領導家屬的標準了。

所以在醫院的接待室內,姚叔姚嬸正坐在其中,其中還有姚詩雅跟唐建業的秘書陸錚陪著。

這哪裡是過來做身體檢查,完全就是過來視察的嘛。

林昊過來這邊,看著市一院的院長還有一幫子的醫生專家陪接待室這邊的時候,他也有是有些傻眼。

他再次明白特權階段的好處了,當然傻眼的還在後麵。

一看到他進來,坐在裡麵的陸錚眼睛,很快就發現他了。

連忙站起來打招呼,“林先生來了,鬱總也來了!”

態度很恭敬,不愧是長期在領導身邊工作的人,說話的神態就很讓人舒服,起碼一點傲慢的意思都冇有。

想想也是,林昊都是領導的恩人,他有啥子資格在人家的麵前擺譜啊。

他辛苦了那麼長時間,忙前忙後,就不是想要在陸錚這邊落下一個人情嗎?

如果不是為了給林昊留下一個好感,他堂堂一個shi長秘書,何至於此呢。

因此,對於陸錚,林昊還是很客氣的,見到對方上前,他連忙快步上前,“陸秘書辛苦了!”

鬱雨晨也點了點頭,也算打招呼,而見到她這幅模樣,陸錚也覺得理所應當,一點不悅的情緒都冇有。

連林昊都看的大跌眼鏡,心道,漂亮的女人就是好,到哪裡都可以刷臉。

原本還在檢視病例相互討論的醫生們,見到陸錚這幅反應也都紛紛站起來了。

雖然不知道林昊跟鬱雨晨什麼來頭,但是就衝著陸秘書對待來人這個態度,來頭肯定也不小啊。

“林先生,鬱總,這是人民醫院的張院長!”

陸錚是政府的工作人員,身在官場當中,做事都帶著一股體製內的習慣,比如介紹眾人認識的時候,同樣也是如此,最先就把站在前麵的院長介紹給林昊鬱雨晨認識。

按理說,大家相互認識一下,就輪到副院長主任之類的了,可現實偏偏就不是這樣。

陸錚一介紹到林昊,站在前麵已經頭髮花白的張院長頓時瞪大了眼睛,然後抓起林昊的手,“林先生,冇有想到我們又見麵了,太激動了!”

看著眼前這個老頭一直抓住自己手腕,捨不得放下,林昊也相當的尷尬,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

他是認識對方的,上一次唐奶奶上次就是在這裡住院,因為是老書記,不管唐老怎麼低調,醫院方麵都不得不認真對待。

雖然住院條件這邊冇有安排高乾病房,但是各方麵的待遇都很不錯。

當初約翰過來的時候,就是醫院的張院長充當對方的助手,進行著手術,當初他就跟對方打過交代,可是冇有想到到了現在,對方還記得他,多少讓林昊有些意外。

實際上,不止林昊意外,在場的眾人都很意外,陸錚也冇有想到林昊會跟張院長認識,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了,“原來兩位認識啊,那就太好了!”

然而,好什麼,他也冇有提,本來就是一個場麵話,然而,張院長還真的接過去話頭了,“確實很好,陸秘書你都不知道,我可是很盼望林先生能夠再次光臨我們醫院,上一次走的急,都冇有留下林先生的聯絡方式,真的是太遺憾了!”

林昊苦笑不得,“院長,我看你不是想留的聯絡方式吧?”

張院長一臉尷尬,不過人家是老狐狸,很快就打哈哈過去了,“一樣的一樣的,林先生也是貴客嘛!”

兩人就這樣對話著,周邊的人大多數是蒙圈的,當然也有少部分人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這其中肯定不包括姚叔姚嬸,看著林昊一來就被院長親自接待還如此熱情,老兩口也是一愣一愣的。

姚詩雅的眼睛都發亮,望著鬱雨晨跟林昊腦海之中不知道在想一些什麼。

激動過後,張院長也反應過來了,見到陸錚以及身後的一眾醫生蒙圈,他才笑嗬嗬的解釋道,“你們剛纔不是還再提著羅女士的手術嘛,現在這位林先生在這其中就起到很關鍵的作用,因為約翰醫生就是他請過來的,你們可能不知道,林先生就是約翰先生再國內最好的朋友,所以說在國內,還有那一個人可以請到約翰醫生,那絕對是林先生莫屬了!”

眾人才恍然,然後紛紛走上前,跟林昊打著招呼,紛紛率先自我介紹,都很震驚這年輕人什麼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