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望著唐建業,唐建業同樣也望著他,冇有拐著彎子,而是直接說道,“我在來世紀家園之前,你家院子旁邊的小賣部王老闆跟我說,當日拆遷隊的人過來砸房子的時候,很曾經有一夥人過來幫助你,這一點你不否認吧!”

林昊還冇有怎麼否認,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就算否認也冇有用,但是對於隔壁老王,他多少有些鬱悶,以前一直聽說這個傢夥是大喇叭,冇有想到都把廣播播到唐建業耳朵了。

現在不用想也知道,王勇肯定已經把昨天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唐建業了。

想要隱瞞,昨天下午在姚家院子之間的衝突已經不現實了。

想想也是,如果他真的在老城區一點影響力,怎麼可能讓拆遷隊的傢夥知難而退呢。

很顯然,唐建業也看中了,他的這個能力了。

林昊多少有些苦笑不得,“唐叔叔,那隻是適逢其會,你以前知道我以前是開出租的,認識一些開出租的朋友,但是建築公司的事情,我不瞭解啊!”

唐建業盯著他,“小林,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你肯定有能力處理這件事,而且你在老城區的很多街坊鄰居都是工程隊出身,負責拆遷改造協調工作對於你來說,根本不是問題,現在政府這邊正在積極的進行公開招標,隻要想要開發老城區這一塊,就會負責市民的安置工作,這一點毋容置疑,甚至有什麼事情,你都隨時可以跟我溝通,不知道你在猶豫什麼呢?”

他不是在猶豫什麼,這事情完全就是費力不討好,對於他冇有啥好處啊。

唐建業還在下猛料,“隻要你負責拆遷安置工作,工程隊完全又你聯絡,甚至你自己組建也行,市政府方麵就一個要求,不能夠出事!”

他這一段話,就相當於告訴林昊,拆遷安置這一塊,就相當於你的業務了,不管你怎麼折騰,隻要出事就行,這裡麵當然存在利益,不然花銘也不會負責這一塊業務,畢竟,開發商想要開發改造老城區,就肯定會跟建築公司合作,到時候,如果這一塊改造工程隊都是由他建築公司負責的話,這裡麵的利潤就可想而知了。

實際上,對於開發商來說,都不在乎花銘怎麼跟老城區的住戶溝通,隻要不出事情,投資人都懶得理會。

不過現在從唐建業的話就可以得知,之前負責老城區改造的開發商肯定已經被他踢出局了,不然也不會提出公開招標這玩意,很顯然,唐建業也開始重視老城區改造存在的問題,可是嘗試矯正。

隻是他把這個突破口放在林昊身上罷了。

按理說,人家唐建業一個副shi長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是應該答應了,但是林昊還真的不想涉及這裡麵的破事,這一點利益,他確實不看在眼裡。

唐建業這個時候,眼睛都眯起來了,見到林昊還在猶豫,他的臉色也並不惱怒,倒是望向林昊輕笑,“你啊,胃口還真的不小,你是擔憂天雨集團是吧?實際上,你根本就不需要擔憂,天雨集團作為濱江市的明星企業,肯定會獲得政府的扶持,再政策上肯定會有優惠,甚至我可以給你打包票,隻要天雨集團自身冇有問題,政府這邊就不會無端刁難,而且,我隻是讓你接手花銘的盤子,並不是讓你離開天雨集團!”

“行,承蒙唐叔叔你看的起我,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再不答應,就有些矯情了,不過這件事情,我也不敢給您打包票,隻能夠說儘力,不會出現類似花銘旗下拆遷隊強拆事件,彆的事情,應該說,補償款或者安置費這些,就是開發商跟政府的事情了,這方麵我冇有辦法給出什麼好的意見!”林昊說道。

“補償款上,等下週投標結束之後,中標的開發商會跟你談,政府方麵肯定會保證老城區住戶的權益,所以你不需要擔心,我讓負責這一塊,主要就是避免彆有用心的人從中作梗,我想這一點,你應該明白!”唐建業說道。

林昊點了點頭,“明白!”

他還是很認同的唐建業的話,對於濱江本地勢力來說,唐建業這個空降的第一副shi長就是外來戶,起碼因為他出現,以及做出來這一係列的動作,肯定會動到他人的利益。

先不說商界,就說政界,濱江的現任shi長或者市委書記都不願意下麵有這樣一個強勢的常務副shi長,對於他們來說,冇有什麼好處,更不要說,現在誰都知道隻要等到明年,老shi長退居二線之後,唐建業就是正兒八經的shi長,他是空降,本來濱江就有很多人都在眼巴巴的等著老shi長退休,現在卻被他摘桃子了,就算有老書記在背後撐腰,但是唐建業的日子也不好過。

背後不知道有多少個巴望著他倒黴呢,所以唐建業才從林昊的身上選擇突破口。

林昊對於唐建業瞭解不多,但是一些隻言片語當中,也可以判斷出對方的在政府推行老城區改造肯定會受到很大的助力,不然也不會找他幫忙。

當然,可以說是他的能力已經到唐建業另眼相待的地步,同樣也從另一方麵也可以說明,唐建業也無人可用,才找他頂缸。

他之所以答應唐建業,同樣有著自己的考量,唐老這一方麵就不說了,天雨集團現在的日子並不好過,能夠得到唐建業的支援,至少在政府方麵會獲得很多的便利,對於現階段的天雨集團來說,至關重要。

現在與其說是他在幫助鬱雨晨,還不如說是在幫助自己,現在他基本上已經把全部的身家都壓在了天雨集團上麵。

如果天雨集團還挺不過去這個坎的話,他的損失可就大了。

雖然說他昔日締造的神話傭兵團號稱第一個傭兵團,但是傭兵團畢竟不是財團,都是刀口上舔血的行當,錢來的快去的也快,如果神話傭兵團還冇有解散的話,那麼他當然在業內的口碑,不會擔心冇有錢賺,因為以神話傭兵團的業務多不勝數,可是傭兵團解散了,就少了這個吸金巨獸。

同樣在解散傭兵團的時候,以前的傭兵團攢下來的家當,他可是冇少遣散給其他的兄弟,留給他自己的一份也不多,滿打滿算也就是數十億,數十億聽起來很多,實際上也很多,但是想要讓天雨集團起死回生,數十億還真的不多,起碼前段時間天使風投就號稱入資百億。

雖然不是真金白銀的注資百億,但是十億已經到賬,這玩意,可不是傭兵團的資產,這完全就是他個人的錢,如果天雨集團垮了,他同樣也破產了。

所以他現在必須保證,天雨集團不能夠出事情。

這樣一來,跟唐建業的合作就顯得至關重要了。

如果說鬱雨辰找ju

yi大是獲取的軍方的支援的話,那麼他跟唐建業的合作就是獲取政府方麵的支援了。

不管政府還是軍方,對於風雨飄搖的天雨集團來說都是很有必要的。

既然正事談完了,唐建業也冇有久留,不過離開的時候,還給他發出邀請,“老爺子跟老太太都很想念你,本來老爺子是想趕過來這邊的,不過他擔心自己出現會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所以就先回去了,有時間的話,到家裡做客,你唐奶奶還有張阿姨肯定會非常歡迎你的!”

唐奶奶就是他的母親,張阿姨當然就是的妻子了。

唐奶奶,實際上不姓唐,不過按照濱江本地的習慣,都是隨著丈夫的性命還是稱呼,就好外國隻要女性一嫁人,就隨著丈夫的姓氏是一樣的道理。

林昊也冇有跟老太太打過多少次交道,但是因為找來了約翰,已經變成唐家大恩人,基本上整個唐家的人都在領他的情。

林昊並不是挾恩求報的人,雖然他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他還是知道的。

如果冇有今天這一出,那麼他跟唐家的交情,也就僅限於唐老了,現在因為老城區的改建,讓他跟唐建業也產生了聯絡。

對方這個時候,用長輩的身份邀請他去做客,他也冇有辦法拒絕,便了點了點頭,“唐叔叔說的事,我也應該去看望一下老人家的!”

既然對方用長輩的身份,而不是副shi長的身份,林昊也樂得配合。

不過唐建業離開之前,還是提醒了一句,“你的的身份,如果方便的話,我可以跟老爺子提一提,這方麵也許老爺子會有辦法。”

林昊點了點頭,“唐叔叔客氣了,冇有什麼不方便,就是之前怕麻煩,所以一些事情,就選擇隱瞞了!”

唐建業點了點頭,不再深究,而是遞了一張名片給他,“這是我的私人電話,隻有親屬纔會有,你存起來,如果有著急的事情的話,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接到名片,林昊又隻能夠表示感謝,“太麻煩唐叔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