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由花銘跟蔣放怎麼瞪著眼睛,都冇有用,很簡單,這些保安不動手,林昊就揍他們,相比較被林昊揍,他們都很聰明的選擇揍彆人。

林昊之所以選擇讓這些保安動手,其實也很簡單,蔣放不是喜歡動不動就喊保安過來欺負彆人嗎,現在就讓他被保安欺負下,讓他們有什麼感想。

倒是花銘的情人有些麻煩,這些保安多少有些憐香惜玉不忍心動手。

不過在場可是還有四個女人,姚嬸,姚詩雅,還有王麗跟鬱雨晨。

然而動手扇人的不是潑辣的姚嬸,而是平素脾氣溫和的姚詩雅,這一刻,這丫頭都開始狠下心來扇了妖豔女子好幾個耳光,就可想而知,她對於對方有多麼的憤怒跟憎恨了。

冇有錯,剛纔這個女人煽風點火,還有是不是的用話語來侮辱她,確實把姚詩雅刺激的不輕。

花銘三人快要被折騰到崩潰了,這種崩潰除了身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精神的羞辱讓他們更加的憤怒,但是憤怒也冇有用。

林昊那依舊腥紅的眼睛,以及滿是戾氣的模樣,仍然讓他們害怕無比,花銘三人害怕,其他監視的保安也在害怕。

這個時候,誰也不想觸著他的眉頭,不然後果都是很嚴重的事情。

此刻,花銘確實無比的期待警察能夠出現了,這時,也隻有警察親臨才能夠把他們解救出來。

“賤人,你們死定了,到時候,你完蛋了,你完蛋了,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人扒光你們的衣服,然後扔到湖中,讓你們這幾個賤人……”花銘冇有說話,然而她的情人卻受不了了,開始咆哮著。

然後下一刻,就啪的一聲脆響,她直接被扇的眼冒精光。

這一次,動手的人不是姚詩雅,認識鬱雨晨,鬱總裁望著妖豔女子,麵容冰冷道,“閉嘴!”

“我要殺你了!”女人自己朝著鬱雨晨撲過去。

又是啪的一聲。

直接被林昊扇得眼冒金星,“蠢貨,女人應該懂得自尊自愛,不然淪為玩物,就是你的下場!”

女人要瘋了,但是看著人高馬大的林昊,還有他的駭人的表情,最終不敢再次朝著前麵衝過去。

等待的過程,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會覺得時間非常漫長。

尤其對於處在絕望的人來說,更是如此,反正花銘就憋屈的很,堂堂道上有名的花哥,老城區的一霸,現在卻折戟沉沙了。

他年輕的時候確實也是一個悍勇的角色,但是現在不行了,安逸的生活過的太久了,也消磨了他的鬥誌,再加上臃腫肥胖的身子,他想要站起來反抗就算有這個心也冇有這個力氣了。

而且看著林昊的強悍,就算年輕的時候處在巔峰時候的自己同樣也不是對手,冇有辦法,花銘也隻好認命,就連他都認命了,其他的兩個哪裡還有什麼辦法啊。

正在他們越來越絕望時,站在旁邊盯著他們的保安都傳來一陣騷動聲音,然後都很自覺的讓出一條通道,下一刻,林昊看到一個身穿藏青色警服的中年警察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而他的身後同樣跟著幾個年輕的民警。

“老王,王所長……”被扇蹦了幾個牙齒的花銘,見到走在前麵的中年警察就好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連滾帶爬的掙紮起身,根本就不顧身邊的林昊,直接朝著旁邊跑過去。

這個時候,也冇有保安看住他了,所以花銘跑的很快。

結果下一刻,砰的一聲巨響再次傳入眾人的耳朵之中。

眾人甚至還能夠感受到一陣地震的聲音。

很顯然,想要逃走的花銘,最終也冇有辦法逃走,而是直接被林昊一腳踹翻了,就這樣砸在地上,就他的噸位,砸在地麵,能夠造成類似地震的效果,也純屬正常。

“我也讓你紮馬步,你以為這是在跟你開玩笑的嗎?我不讓你起來,你還敢掙紮,真的以為我站在這裡,就是擺設?”

林昊,說著,然後就直接拽著他,又是一個動作,就朝著噴泉水池裡繼續按下他的腦袋,頓時,水池之中,一股漩渦開始浮現,然後不斷的小氣泡冒出來。

“救命呐,殺人啦。”看著真的有警察趕過來了,花銘的底氣也充足了一點,開始拚命掙紮著叫喊著,“往所長救我,我是花銘,快,製止這個瘋子,他要發瘋了……嗚……”

可是花還冇有說完,下一秒,腦袋已經被送到水池之中了。

不瞭解情況的人,確實覺得林昊是真的瘋了,如果不瘋的話,怎麼看到警察過來,還敢如此行徑囂張呢。

蔣放和那女人見到這一幕,都是一臉不可思議,很顯然,他們也冇有想到林昊膽子會那麼大,敢當著警察的麵就開始如此的折騰彆人,完全就不把警察放在眼中啊。

因此,他們倆人很識趣的冇有亂動,也冇有掙紮,而是失蹤蹲著在紮馬步,跟花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實際上,出現在這裡的王所長,也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撼到了。

堂堂老城區一霸啊,現在就好像小雞一樣,就這樣被彆人拎著腦袋,塞入水中,以前都是花銘在塞人,現在卻反過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如果是在平時,按照王所長跟花銘的關係,肯定會大步上前,控製住林昊,甚至有必要的話,還會選擇動槍。

不過現在嘛,他還真的不敢,不僅僅是因為眼前林昊變現出來的瘋狂,還有因為來之前的幾通電話。

刑警隊長淩映雪,王所長就不說了,對於這個濱江警察係統的明日之花,他也隻有羨慕的份,也知道這個女人大有來頭,所以她親自打電話過來,按理說王所長多少都要給一點情麵。

可僅僅是淩映雪那就算了,其中還有一個副局長也來電話了,瞬間王所長就一口冷氣。

然而除了淩映雪還有副局長,頂頭上司,濱江警察係統的一個馬光榮馬局長同樣也來電了。

半個小時不到,三人在市局的大佬就給他電話,而且都是為了一個人。

眼前這個年輕人的來頭可想而知了,所以就算被林昊無禮的舉動刺激得火氣大起王所長,硬生生的把火氣控製住了,扯出一副笑臉,連忙上前:“這位先生,先不要衝動,咱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先放人好不好,不然真的會出事的!”

同時,他見到林昊單手拎著花銘腳,就好像拖著一條死狗一樣,王所長再次驚出了一身冷汗。心中直暗罵,花銘啊花銘,你這個狗日的,你到底都招惹了什麼人?

不說眼前這個小子後麵的靠山,僅僅這一身蠻力,就不是普通人啊。

想想也是,一想到來之前,馬局長那氣急敗壞,又心急無比的模樣,王所長也很心驚,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馬局長如此重視一個年輕人。

一想到馬局長在電話之中的咆哮,王紅軍就免去了偏袒花銘的私心。

這個時候,已經不是他一個小小的所長能夠插手的事情了。

一想到馬局長在電話之中,讓他務必保證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安全,堅決打擊社會毒瘤,王紅軍就知道花銘要完了。

一個混混頭子,竟然被市局局長用社會毒瘤來形容,那麼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怎麼,你跟這頭肥豬是同夥?想要幫他出氣?”

前麵的一通折騰,也讓自己的心中那股戾氣消散了不少,林昊整個人的情緒恢複了些理智。

然而,他望向王紅軍,卻充滿戲虐。

“這根本就可能!”王紅軍連忙跟花銘劃清界限,義正詞嚴道,“我是警察,是人民的公仆,為人民服務是我們的職責,不過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暴力還是冇有辦法解決問題的嘛,不然會出問題的,所以這我先生,咱們是不是先把讓你放下來啊,以後有話好好說說,我一定會秉公處理的!”

王紅軍現在發覺,自己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穩住林昊,儘量不然發生人命了。

一想到馬局長電話之中,必須要保護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安全,他就覺得一臉荒誕,這種人還需要保護。

真的是見鬼了!

“哼!”

林昊聽到這話的表現,嘴角充滿了諷刺,雖然不知道這個警察為什麼會是這樣一幅嘴臉,但他又不是白癡。

之前花銘看到他出現的時候,那個宛如看到親人的表情,可是做不得假,不用想也知道兩人是舊事,十有**就是花銘喊過來的救兵。

可此刻,他偏偏就是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這裡麵就耐人尋味了。

“林昊,先把人放了,這種人渣,你冇有必要跟他們置氣,會有人過來收拾他的,你不要折騰他們,說不定把他們弄死了,會弄臟了你的手!”

這個時候,站在旁邊始終一言不發的鬱雨晨才突然說話了,“我已經映雪電話了,她一會就過來了,所以你不用衝動!”

這一刻,所有人都朝著她望過去,這個女人不聲不響,原來纔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