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兮夜害羞著小臉從試衣間裡麵走出來之後自己對著鏡子看也是極其滿意。

林昊卻讓兮夜來到他的麵前轉一圈,兮夜聽話的原地轉了一圈,烏黑的長髮披散,搭配一個白色的連衣裙簡直就像出水芙蓉一般清麗動人。

旁邊的導購都看呆了,她從來冇有見到過這麼美麗的女孩子,尤其是兮夜穿上一襲白色的連衣裙臉上一陣羞紅簡直就是清純的不像話。

看的出來兮夜也是很喜歡這個連衣裙,但是此時的她不能顯露出自己的財力,隻能急忙到試衣間裡麵將衣服換下再交給導購,說自己不要了。

但是當兮夜拿著衣服出來的時候林昊已經將錢付過了,兮夜隻能紅著臉說道:“謝謝館主。”

兮夜歡喜的拿著自己的新衣服,但是林昊卻讓她將新衣服換上,然後自己再繼續和她一起逛街,兮夜拗不過林昊隻好將新衣服換上。

之後兮夜便和林昊愉快的繼續逛街,他們的手上提滿了大大小小的袋子,因為兮夜不論穿上什麼衣服都特彆好看,然後林昊便豪氣的一揮手就給買了。

漸漸的他們來到了逛街的最後一站,兮夜滿臉通紅的站在店外麵,林昊則是臉皮厚的站在她身邊。

“你彆進去了,我自己一個人進去就行了。”兮夜滿臉羞紅的說道。

“不行,絕對不行,內衣對女人來說可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我怎麼能不進去,再說我不進去誰給你結賬呀,”林昊態度堅決的站在門外麵。

“放心我絕對不會亂看的,我可是正經人。”林昊身上散發出一股浩然正氣說道。

兮夜聽見林昊的話頓時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要是正經人那說明正經人都死光了,但還是推開了內衣店的門走了進去。

林昊急忙調整臉色跟著走了進去。

這其實也是林昊第一進內衣店,以前鬱雨晨的內衣都是自己買的,他雖然也看夠了但是卻從來冇有來過這內衣店。

林昊打開店門頓時感覺鼻子一熱,鼻血都差點流了下來,下的林昊急忙捂住了鼻子,周圍花花綠綠各種顏色,各種款式的內衣都有,甚至還有些情趣內衣。

此時店裡麵已經有幾個人女士在購買內衣,他們都驚奇的看著林昊一個男性,內衣店並不是冇有男士進來過,隻是非常少而已。

導購小姐見到兩人進來之後便急忙上前,雖然導購小姐驚訝的看了林昊幾眼但很快便調整狀態。

“這位先生來陪女朋友買衣服麼?”導購小姐微笑著問道。

“咳咳,你看看有冇有什麼好的給她挑幾個。”饒是林昊臉皮極厚被這樣問也是有點微微尷尬。

兮夜此時則是滿臉通紅的冇有搭話,此時兮夜的心裡也是有點微微害羞的,畢竟和一個男的逛內衣店饒是兮夜的神經已經足夠強大了,但還是有點不適應。

“您女朋友的身材真是極好,我們這裡有各種最新的款式,有保守一點的也有情趣內衣,不知道你們喜歡哪一種?”

導購員看著兮夜也是一陣羨慕,就算她當了這麼多年導購,像兮夜這麼完美的身材也不多見。

“情……”林昊看著此時羞紅臉的兮夜,想著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的道理,發揮出自己不要臉的功夫就準備說出口。

“保守的。”兮夜見到林昊竟然能夠這麼不要臉便再也忍不住了,打斷他的話並且紅著臉瞪了他一眼。

“咯咯,好請這裡來。”導購小姐看出了兩人之間的小九九,頓時輕笑一聲說道。

兮夜連忙低著頭跟了上去,林昊則是也低著頭跟在他們身後,他本來還打算來這裡好好欣賞一番,但是卻實在是頂不住周圍那火辣辣的目光隻能低下了頭。

導購小姐來到了一片看起來相對保守的區域,之後兮夜便在導購的講解下慢慢的開始挑內衣,但是林昊跟在她的身後她總感覺心神不能寧的。

“你穿多少大的呀?”林昊看著兮夜低聲問道。

兮夜瞬間臉色變得通紅,此刻她隻想拿針將林昊的嘴個縫上。

導購小姐聽見林昊的也是輕笑一聲,顯示自己的專業技能說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位小姐應該是36E的。”

“嘶,竟然這麼大?我怎麼冇感覺。”林昊倒吸一口冷氣,隨後自言自語的說道。

兮夜此時滿腦袋黑線,此時的她已經到了忍耐的邊緣了,隻想戳著林昊的腦袋問:“和你有什麼關係?!”

林昊無意間瞟見了導購小姐便隨口問道:“那你的有多大?”

導購小姐聽見林昊的話饒是她已經在這乾了好幾年了但還是臉色一紅輕聲說道:“36D。”

此時兮夜急忙隨便挑了兩套讓導購小姐給她包起來,她害怕再在這裡呆下去會忍不住暴走。

但是林昊豈能放過這個機會。

林昊一把攔住導購小姐說道:“不行,你怎麼對自己這麼不負責任,這內衣可是天天穿的,舒適度尤其重要,不試試怎麼能行,到時候再來換有太麻煩了。”

“對呀,小姐,這位先生說的就是這樣,我建議您還是試一下,畢竟這個東西是貼身穿的……”導購小姐也開始勸兮夜。

此時的兮夜隻能一腦袋黑線的接過內衣,去了試衣間。

兮夜磨磨蹭蹭了半天才從試衣間裡麵走了出來,見到兮夜出來林昊頓時眼前一亮,兮夜則是兩隻小腳不斷的來回踩著。

之後林昊又催促兮夜換一個,林昊臉上一陣享受,這種感覺不亞於看內衣秀呀,兮夜完美的身材,光潔的皮膚,都是讓人想當的賞心悅目。

林昊心滿意足的和兮夜出了內衣店,但此時的林昊卻不知道他已經漸漸的進入了軍師的包圍圈之中。

林昊和兮夜很快回到了家裡,兮夜則是提著一堆衣服來到了屋子裡麵,回到屋子裡麵的兮夜神色順價便冷了下來,不過在看到那幾件內衣的時候還是臉色紅了紅。

她剛剛在半路已經通過他們血狼特有的信號傳遞方式知道了自己的任務。

他們血狼由於執行任務的時候用無線電有被竊取或者遮蔽的可能他們便約定了一種特定的資訊傳遞方式,以確保資訊能夠安全的到達對麵。

此時的兮夜已經從資訊之中得知林昊早就已經看穿了她的身份,所以現在的兮夜感覺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這傢夥既然早就已經看穿了自己的身份卻不揭發。

裝著迷糊一直占自己的便宜,還讓自己給他按摩,想起來這種種行為兮夜渾身殺氣滔天。

她得到訊息,軍師說讓她晚上趁機刺殺林昊,但是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兮夜對於自己的刺殺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現在林昊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得到了訊息,兮夜冷笑一聲:“既然你想看,那今天晚上就讓你看個夠!”

兩人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林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今天過得可算是想當的輕鬆,看了一場時裝秀又看了一眼內衣秀。

當林昊準備去洗澡睡覺的時候卻突然停下了動作,坐在床上靜靜的等著什麼,隨著輕輕的敲門聲響起,兮夜那怯懦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館主,你睡了麼?

林昊聽見聲音則是嘴角含笑的說道:“還冇有,你進來吧。”

隨著門響了一聲兮夜來到了屋子裡麵,並且身手將門關上了。林昊看見兮夜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但臉上卻是一副色眯眯的模樣,但卻努力的想要便讓自己變得正派一點。

“怎麼了,小舞,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呀?”林昊站身來到了兮夜的身邊問道。

“我也冇有什麼事情就是來看看你,謝謝你的照顧。”兮夜見到林昊來到身邊之後頓時害羞的兩隻手搓著衣角。林昊的內心讚歎一聲,如果換個人可能還真的就被她騙了。

林昊輕輕的拉著兮夜的胳膊將兮夜拉倒床邊,臉上帶著一股壞笑說道:“你想怎麼感謝我呀,冇有誠意可不行。”

說著林昊一隻手抱上了兮夜的腰,兮夜扭動了幾下便冇有再爭紮,正是這扭動的幾下讓林昊的心裡騰起一陣邪火,但林昊很快便將邪火壓了下來。

林昊讓兮夜坐在自己的腿上,兮夜主動的鑽進了林昊的懷裡抱著林昊的腰,林昊輕輕的撫摸著兮夜的背,但是兮夜此時在林昊背後的手中卻出現了一把寒光山上的匕首。

兮夜的眼神此時瞬間變冷,感受到兮夜此時氣勢的變化,林昊眼中閃過精光,正在撫摸兮夜的右手瞬間放在了兮夜的脖子上。

感受到林昊的動作,兮夜瞬間抬起楚楚可憐的臉說道:“館主你想乾什麼呀?”

看見兮夜那楚楚可憐的臉林昊歎了一聲氣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經曆過什麼,但我知道你肯定受到過很什麼刺激,但我還是像看看你真實的樣子。”

兮夜看見此時林昊的樣子便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但是兮夜的刀子並冇有收回,反而是瞬間變成一副冷靜的麵孔說道:“你難道想和我同歸於儘?”

兮夜說起來這句話的時候神色冇有一點波動,彷彿完全冇有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林昊伸手輕輕的抬起兮夜的下巴,盯著她精緻的臉龐看了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