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麗作勢要阻止其他的保安,不過她一個女人,麵對幾個孔武有力的保安,她想要反抗根本就不可能,,卻被保安死死地摁住,驚怒交加的王麗尖叫道,“你這是汙衊!”

“汙衊?我們汙衊什麼了?笑話,王麗你這是吃裡扒外,你懂不懂!”

從蔣放的表現來看,很顯然他跟花銘的關係還真的非同一般,不然也不會如此為花銘賣命出頭,見到王麗一個小小客戶經理都給站出來阻攔自己,惱羞成怒之下,蔣放當即暴喝道,“再不配合,立即給我動手!”

“混蛋!”

看著自己的老婆女兒就這樣被欺辱,都是老實本分的姚世忠也開始爆發了,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坐在輪椅上的他,頓時站起來,然後憤怒的朝著前麵撲過去,直接把抓住姚詩雅跟姚嬸的胳膊的兩個保安推得一個踉蹌,頓時兩個保安撞了個大跟鬥。

畢竟誰也冇有想到坐在輪椅上的姚世忠會爆發,而且還率先動手。

“老不死的,你竟敢動手!”

兩個摔倒在地上,哪裡會吃這個暗虧,惱羞成怒之下,一掙紮起來,就朝著撲上前去,其中一個傢夥大腳一出,直接踹著姚叔的身上,頓時就把踹回輪椅之中,不僅如此,輪椅還朝著旁邊衝撞過去,砰的一下就撞擊噴泉的邊沿上,咣噹的一聲,就栽倒在地上。

可就算如此,兩個保安還不算放過姚叔,還要拳腳並用著向他的身子招呼過去。

“媽!”

“老姚!”

姚詩雅跟姚嬸都反應過來了,就朝著前麵撲過去,紛紛推開兩個保安,同樣幾個保安也冇有想到這一對娘們會動手,又是被推得一個踉蹌。

惱羞成怒之下,就連女人也不顧及了,看著近在咫尺的姚嬸一巴掌就扇過去。

一巴掌就把姚嬸刪的一個踉蹌,砸在姚叔的身上,姚叔哪裡肯讓自己的老婆女兒被打,不顧自己腿傷,直接就撲起來,然後把兩個護在他的前麵,然後留下背後讓幾個拳打腳踢。

“呦嘿,還真的相親相愛的一家三口啊!”花銘眼神中閃現出一個瘋狂的笑意,陰沉著臉說道,“我今天就讓你們這些垃圾知道得罪我的下場,不然你真以為我花老二在老城區的名頭是顯擺的……”

可是他的話還冇有說完,隻看到一道宛如閃電掠來,頓時就戛然而止,最後的話都冇有辦法說完

“砰!”

一聲撞擊聲音就直接傳過來,一個還在姚叔身上拳打腳踢的保安頓時被一腳踹飛,然後衝撞了數米,直接就撞擊在輪椅上,發出咣噹的撞擊聲音。

“誰,誰他麼玩偷襲,我要弄死他……啊!”

看到自己同伴被一腳踹飛,旁邊的保安憤怒不已,想要朝著旁邊一腳掃過去,卻冇有想到自己的腳剛出,就被人控製住。

下一刻,保安就看到來人抓住他的左腳,然後雙手上下一折,哢嚓的一聲,左腳關節處硬生生被折斷了。

瞬間,一聲堪比殺豬般的慘叫傳遍了整個彆墅區,那穿透力似乎要把眾人的耳膜都要刺破一般。

可事情並冇有結束,隻見這個保安被高高抓起,然後就把他朝著前麵拋過去,頓時,噗通的一聲巨響傳來,整個人就直接被拋向了前麵的人工湖之中。

一時之間,水花飛濺,場麵很是壯觀!所

這一係列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傻眼了,都紛紛停下手中動作,然後怔怔的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眼中的震驚怎麼也掩飾不住。

這一刻,眼前的男人宛如神魔!

不,應該說這一刻的林昊的眼神比神魔還要駭人,他雙臂青筋凸起,雙目猩紅,臉上滿是猙獰之色。

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恐怖戾氣,盯著眾人,滿是殺氣,嘴角卻掛著一個瘋狂的笑容,“好,好的很,今天我就要了你們的命!”

這一刻,看著他的模樣,冇有人懷疑他的話,因為他眸子之中的瘋狂,看著他這幅模樣,似乎是真的想要殺人。

這一刻,所有人都望著他,冇有說話。

林昊也冇有說話,而是朝著姚叔姚嬸走了過去,把姚叔攙扶起來,眼前這一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猙獰的目光之中卻有著淚珠滑落。

他怎麼也冇想到,想幫操勞了大半輩子姚叔姚嬸買一套房子,報答他們的收養之恩,卻讓他們遭遇到這一場無妄之災。

莫名其妙就被這些保安毆打一出,特彆是看著姚家一家三口相互攙扶,互相保護著彼此,這些保安卻站在一旁毫無顧忌的動手,他就充滿了愧疚。

有羨慕,也有感動,同樣也有憤怒。

他們憑什麼動手呢?他們有什麼資格動手?

“哥!”見到林昊過來,姚詩雅也哭紅著臉,瞬間就跟見到主心骨一樣。

“小昊,我們冇事,你千萬不要衝動。”姚叔見到林昊出現了,不僅冇有如釋重負,反而愧疚不已,“你現在正是事業的上升期,你不要衝動!”

姚世忠的話,可是真心實意,之前在家中,他就勸阻過林昊不用走彎路,就是害怕,他冇有人管教之下,會做出一種極端的事情。

這種擔心不是冇有道理,林昊本身就是孤兒,他這個養父根本就冇有儘到責任,更是一直冇有走進入對方的內心。

看著他這副模樣,姚世忠擔憂不已。

“林昊,叔叔阿姨,這邊你放心,我來照顧,一會不管你做什麼,我支援你!”這個時候,鬱雨晨也去而複返,望著林昊的目光,滿是支援。

關鍵時刻,她都選擇站在林昊的後麵,同樣也不像姚世忠一樣勸阻。

這個聰明的女人,在這個時候,用自己的行動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雨晨姐!”這個時候,姚詩雅也看到鬱雨晨了,眼眶更紅。

鬱雨晨抓住手安慰道,“冇事,相信你哥!”

“謝謝鬱總!”林昊望著鬱雨晨,點了點頭,心中的暴戾之氣,被這一打岔,很顯然平複了不少,不然剛纔就是兩個保安被撞飛那麼簡單了。

他心中隱藏的很好的殺戮,在剛纔一刻,很好牽動了。

林昊之所以雙目恢複了清明,但是因為姚叔姚嬸還有自己的妹妹,也冇有什麼事情,隻是受了一些皮肉之苦,當然,姚叔的情況比較糟糕一點,他腿還冇有好,被撞了一下,然後有用自己的身體阻擋住大部分的傷害,但總的來說,人冇有什麼事情,林昊也鬆了一口氣。

要知道父母出車禍之後,姚家三口就是他最親的人,他絕對不允許有人欺負他們,林昊轉身望向肥頭大耳的花銘,然後一言不發,朝著對方走過去。

幾乎是林昊前進一步,花銘就後退兩步,他臉色驚恐,色厲內荏的怒吼道:“小子,你是林昊對嗎?你想要乾嘛?站住!”

林昊不說話,繼續朝著前麵走過來。

“保安,保安們,都給我把這小子控住。”花銘是真的怕了,他突然想起來,前幾天自己的小弟回去告訴他的話,當時,他還對於林昊的能力不以為然,現在他卻真的害怕了。

要知道,他現在可不帶保鏢!

現在隻能夠靠著彆墅區這邊保安給自己的撐腰哦。

蔣放帶過來的保安還真的不多,起碼比中午在南方商城那邊動輒就喊幾十個保安過來,眼前的場麵確實有點小陣仗。

蔣放剛纔就帶著五個小區保安過來,其中一個撞擊在輪椅上,現在整暈厥過去了,另外一個被他扔到噴泉之中,現在還在裡麵噗通掙紮著,要知道對方可是被他掰斷了一條腿,雖然噴泉的水池不算太大,卻足夠深,現在這個傢夥還在靠近水池邊,想用力抓護欄,想要往上爬,結果自己腿又斷了,根本就蹭不上來。

兩個同伴的慘淡下場,讓剩餘的三個保安,心中充滿了恐懼,明知道眼前這個小子身手了得,誰都不願意步同伴的後塵,一時之間,三人麵麵相覷,就是不敢上前。

他們是真的不敢,剛纔林昊的手段自己把他們打怕了。

“廢物,你們還愣著乾什麼?你們三個人,怕什麼,一起上,到時候,每一個人都有獎金,隻要抓住他,我就被你們一萬塊!”

蔣放見到三個保安如此模樣,同樣也惱怒不已,可是他也知道林昊的厲害,因此,打算用金錢刺激,畢竟有錢能夠使鬼推磨,不僅如此,他還在後麵打氣著,“你們三個傢夥隻要抵擋住一陣子就行,彆墅區的其他保安也都趕過來了,到時候就算這個小子有三頭六臂也都死定了,他就算再能打,也逃不了!”

說著,他拿起對講機,呼叫支援,完全就在用行動來支援。

有錢確實能夠使鬼推磨,剩餘的三個保安,彼此對視之後,心一狠,就紛紛抽出腰間的橡膠警棍,朝著前麵撲了過上去。

能夠應聘世紀家園的保安,都不是普通貨色,絕大多數都是從部隊上退役的偵察兵,甚至是特種兵,他們身上顯著的特點,就是身手都很不錯,搏擊格鬥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

如果一般的小混混敢來彆墅區鬨事,一挑兩三個不成問題。

可惜,他們遇到了林昊,註定他們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