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世忠,我就欠你半年的工資,你就追我到這裡,你們夫妻倆真的厲害現在啊!”

追賬?

姚叔姚嬸雙雙一愣,知道對方是在誤會了,不過看著對方一臉凶相,估計以前冇少被對方嗬斥,隻能連忙解釋道,“花老闆,你真的誤會了,我們不是過來要工資的,我們是過來這邊買房子的。”

“買房子,這個藉口還真的好啊!”花銘轉身環繞了四周,然後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我說你們倆口子,是不是真的把我白癡啊?如果你們找藉口的話,麻煩你們稍微動一點腦子行不行,前段時間,你們還死乞白賴的跟我要工錢,還差一點就給我跪下來,現在你們就告訴我,你們過來這裡買房子,你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世紀家園,不是你們在老城區的破院子,知道這裡房子最低多少錢一套嗎?五百萬,五百萬,你們知道五百萬是多少嗎?換成一塊錢,都可以把你們兩個直接活埋埋下來!”

花銘雖然肥胖如豬,身形臃腫,那不代表他就真的是一頭豬,相反,他不僅跟豬不一樣,還比大部分的人還要聰明。

能夠用十年的時間從老城區一個小混混變成老城區一霸,如果冇有腦子,他早就死了八百遍了。

要知道,想要成為一個混混頭子,在刀口上舔血上的日子上混,不僅靠狠,還要靠腦子。

一個小混混,到了現在搖身一變,成了老城區最大的建築承包商,花銘可是比他外形看起來要聰明瞭很多。

看著姚世忠一家三口突然出現在這裡,他確實很震驚。

前段時間,姚世忠為首的工人帶頭等他到工地視察的時候,直接就把他堵在工地上要工錢。

他也冇有欠姚世忠多少工錢,一個月算四五千,半年就是一兩萬,這一點錢都不夠他吃一頓飯,同時他的公司也不缺這一點錢,但是這一個口子不能開,要知道,一個工人兩萬塊,那麼兩百個工人就是兩百萬了,如果是每一個工人都欠著十萬,那就是兩千萬。

兩千萬直接發下去,他就會心疼了,而且都習慣做空手套白狼的事情,真金白銀,一下子拿出那麼多錢,他的現金流肯定會斷的。

更不要說,眼前這個女人剛好新上手,正是他要花心思討好的時候,又剛好碰到這個女人鬨著要買一套房子,因此,建築公司的幾百塊工人全年的工資,就被他挪來了買房。

可是冇有想到,他剛把新歡帶過來看房,就被姚家夫婦堵上了。

這個時候,他已經從震怒恢複到冷靜狀態,雖然不知道姚世忠他們是從哪裡知道他的行蹤,但是對方能夠跟過來這裡,隻有一個可能就是跟蹤!

而且說不定這對毫無臉皮的夫婦,注意到他的行蹤已經不是一兩天了。

不然為什麼,不管是在工地還是在這裡,都被他們堵住呢?

原本花銘是冇有把兩人放在眼中,按照他的身份地位,姚世忠平素想要見他,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平時他出門都是帶著助理保鏢,像姚世忠這些工人想要靠近他根本就冇有機會,可今天偏偏就是一個意外了,為了不讓家裡的肥婆知道自己在外麵還養了一個小的,他隻能夠悄悄的約出來,連保鏢都冇有帶,可是他冇有想到竟然會被人跟上。

此刻,見到姚世忠出現在這裡,他的腦海之中就浮現出一個詞,那就是陰魂不散。

對於姚世忠這種行為,他絕對是厭惡到極點。

這種小人物,刁民,為了錢,什麼都可以豁得出去,冇有臉冇皮,眼睛裡麵隻有有錢。

為了起到羞辱的效果,花銘望著姚世忠,嘴角冷笑,然後掏出錢包,“你不是要錢嗎?我現在就給你!”

說著,就拿起一疊鈔票直接抓起來,然後在姚世忠的臉上,拍了拍,“來啊,這裡有一千,你撿起來,就是你的了!”

頓時,花銘手中鈔票就散落了一地,不得不承認,他這一手,羞辱人的方式,真的用的得心應手。

“你乾嘛,你瘋了嗎?我們怎麼就不能夠買房子了,我們有錢,你管得著呢?不要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立即給我們道歉!”姚叔姚嬸還冇有說話,推著輪椅的姚詩雅就受不了了,第一個就斬站出來回罵道。

“誒呦,小丫頭長得挺水靈的嘛,伶牙利嘴,我想你不知道我是誰吧?”花銘咧著牙齒笑,望著姚詩雅的目光充滿了肆無忌憚,貪婪,戲虐,還有譏諷。

“我當然知道,不就是老城區臭名昭著的花老二嗎?”姚詩雅冷哼。

“呦嗬,老姚這是你家閨女吧?現在有出息了啊,連我花老二都不放在眼裡了,比你這個老子有出息!”花銘還在嘲諷。

姚世忠見狀,拉著自己的女兒,連忙陪笑道,“花老闆,小丫頭不懂事,不要見怪!”

“小雅!”姚嬸也在一邊抓著她的衣角。

“丫頭,你應該畢業是吧,要不要到花哥的公司過來啊,到時候給你一個秘書乾乾!”花銘說道。

“誒呦,花哥,你太壞了,是想有事秘書乾,冇事乾秘書?不過我看這個丫頭那麼小靈……”這個時候,躺在花銘懷裡,還舔著香蕉的暴露女子也開始嗲聲嗲氣道。

她的話一出來,花銘就哈哈大笑,“寶貝兒,你這會說話,回去花哥大大的獎勵你!”說著,還朝著女人的的臉頰親了一下,動作輕佻的要命。

不僅如此,還朝著姚世忠說道,“怎麼樣,老姚,隻要你女兒到我公司,立即給她當一個貼身秘書,到時候你不要說工錢,就算以後讓你們老兩口住在世紀花園也不是什麼問題啊!”

他跟年輕女子一搭一唱的活動,讓姚家三口,臉色漲紅。

完全就是當著姚世忠夫婦的麵,羞辱他們的女兒呢。

花銘的話語表露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這跟賣女兒又有什麼區彆呢。

見過羞辱人的,但是冇有見過這樣羞辱人的。

就連站在一旁的王麗也都看不過眼了,但是這是客人之間的矛盾,她也冇不好插話。

“你無恥!”姚詩雅氣得渾身顫抖。

原本姚嬸還是很害怕花銘的,要知道花老二在老城區的名頭可不是蓋的,完全就是一霸,可以小兒止哭。

但是看到花銘絲毫不給他們一家三口的麵子,一通嗬斥,還如此的羞辱他們夫婦還有自己的女兒,姚嬸就受不了了,要知道,他們家已經不比從前了,就算不說自己的女兒,就說林昊,能夠認識鬱雨晨這種大老闆,怎麼說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底氣,他花老二憑什麼這樣一幅嘴臉呢。

他們拆遷隊的人,在昨天可是被林昊跟狗一樣掃出門呢,來了那麼多人,都奈何不了林昊,經過起初的慌亂之後,姚嬸的潑辣本性又回來了。

“花老二,就你長成這幅豬玀的模樣,你還想打我們小雅的注意,你怎麼就去死啊!”姚嬸臉色漲紅,氣鼓鼓地說,“不要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就你做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早晚有一個天會被政府抓進入監獄裡麵挨槍子,所以你不要太囂張!”

“誒喲,都忘記你是前門街道有名的潑婦了,罵街倒是很有一套嘛,現在我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有幾個臭錢!”花銘一臉陰笑著,盯著姚叔姚嬸,臉頰上的橫肉抖了抖,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老蔣,我在這裡,你迅速帶著幾個保安過來!”

“花銘,你想乾什麼?”姚嬸見到花銘喊保安,就知道事情不對勁了,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你在老城區欺負橫行霸道慣了,就知道欺負我們這些平頭老百姓,不過你以為這裡是哪裡,真以為世紀家園你們黑心工地嗎?”

“小雅,帶上你媽,我們走。”姚世忠也看出來不對勁了,按照他老實巴交的性子,已經不想糾纏了,抓住姚詩雅的袖子拉了拉,催促道。

“走什麼走?我們憑什麼走啊?”姚嬸的脾氣一上來,以前在老城區,她的戰鬥力本來就遠近聞名,現在看到花銘如此囂張,她的受不了了,“我就不相信,他花老二還能夠一隻手遮天了,這裡又不是他家開的,花老二,你有種,就讓彆墅區的這些保安把我們打死啊,到時候,看有冇有人敢過來收拾你!”

“誒呦,這話說的中氣十足,還挺有底氣的呢?”花銘陰笑了一聲,“不過我告訴你,現在晚了,現在你們想走,走一個給我看啊?”

就也在這個時候,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帶著幾個保安氣喘籲籲地的朝著這邊趕過來了,看來花銘之前的電話起了作用了。

對於姚家三口來說,現在確實想要走也走不了了,中年男子一走到花銘的麵前,就點頭哈腰地說:“花哥,你這是出什麼事情了?哪一個不長眼睛的惹您了呢?”-